神魂至尊 第1658章 命牌碎裂

小说:神魂至尊 作者:八异 更新时间:2018-10-25 14:06:2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寒暄一番,卓文便是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寒鸣郡,不过在他离开的瞬间,他的身上带着难以想象的杀机。

  瞧着那渐行渐远的卓文,雷听琴美眸闪烁,低声喃喃地道:“看来卓公子也是个快意恩仇之人,那血魔一族要倒霉了。”

  以雷听琴那玲珑剔透之心,如何猜不出卓文此行目的是何处。

  距离血炼府足有七八个府域之远的冰火府中的冰火家族,一座偌大的豪华阁楼内,江左梅静静地坐在大厅深处的座椅上。

  此座椅乃是冰火能量组合而成,散发着火红和冰蓝交替的光彩。

  此刻,江左梅那威严的身躯,开始隐隐发颤,他双目迸发出一丝血红,这丝血红内充斥着暴怒。

  他的目光,落在手中的玉符上,此玉符已经彻底碎裂。

  “本座交给寒儿的冰火分身符被毁掉了?寒儿遇到大麻烦了!”

  江左梅脸色极为阴沉,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蹬蹬蹬!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蓦然在大厅之外传来,旋即两名身穿甲胄的士兵,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跪在了江左梅的身前。

  瞧着这两名士兵,江左梅心中的不祥升至极点,这两名士兵他不陌生,乃是守护命牌阁的守卫。

  而命牌阁乃是放置家族重要人物的命牌的地方,这两名士兵常年守卫命牌阁,唯有命牌阁内的命牌发生变故后,这两名守卫才会出现。

  “发生什么事了?”江左梅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

  “家主,大事不好,少主的命牌……碎了……”

  其中一名士兵,颤颤巍巍地道,心中却颇为的苦涩。

  江滨寒可是家族少主啊,其地位极高,也是未来家主继承人的有力竞争者,但现在其命牌竟然碎了,这在家族里面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大事啊。

  而且,江滨寒可是现任家主江左梅的亲子啊,江滨寒的死江左梅必然勃然大怒,到时候整个冰火家族恐怕就得风声鹤唳了。

  江左梅虎躯一颤,旋即双目变得通红无比,他拳头紧紧捏了起来,道:“寒儿的命牌碎了?我不信!”

  说着,江左梅一脚踏出,如风驰电掣般掠出,瞬间消失在了大厅。

  冰火家族命牌阁处,此刻周围重兵把守的许多士兵,都是混乱不堪,江滨寒的命牌碎裂,他们自然是知道,这乃是大事,他们如何不慌乱?

  嗖!

  江左梅瞬间便是来到命牌阁外,而那些慌乱的士兵齐齐跪在地上,朗声道:“家主大人!”

  江左梅根本没理会这些士兵,径直走进命牌阁内,只见命牌阁内,高台伫立在前方,在上方摆列着一道道玉色的牌子,这些牌子正是冰火家族重要人物的命牌。

  江左梅的目光落在从上往下数第四排处,他的视线很快落在了一块玉牌上,只见这玉牌表面写着江滨寒三个字,显然就是江滨寒的命牌。

  只不过,这代表着江滨寒的玉牌,表面已经出现了无数的裂痕,表面更是黯淡无光,仿佛风中残烛。

  “寒儿……”

  江左梅缓步走到高台前,他右手伸出,轻轻握住那满是裂痕的玉牌上,但当他接触到玉牌的瞬间,此玉牌裂痕达到了极限,旋即碎成了无数的齑粉。

  江左梅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侵袭而来,让得江左梅想要怒吼发泄。

  “家主!命牌阁发生何事了?怎么如此混乱?”

  命牌阁外,忽然走来一道修长的身影,此人停在命牌阁门口,对着江左梅背影躬身抱拳。

  此人二十几岁,身材颀长,浑身散发一股凛冽至极的逼人气势,一身紫袍,长发披在双肩,随风而荡,说不出的潇洒脱俗。

  江左梅缓缓转过身来,此刻他目光中的暴怒已经被冷静所取代,只不过这抹冷静仿若万年玄冰般阴寒。

  此人一接触到江左梅的目光瞬间,心中不由得一凛,这是怎样的眼神,其冷冽的深处充斥着森寒和暴虐,仿佛欲要喷发的火山一般。

  青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江左梅露出这等表情,不过,很快他的注意便是落在了江左梅身后的高台上。

  当他瞧见那代表着江滨寒的命牌碎裂后,瞳孔不自觉的缩了缩,便是微低着头,不敢乱说话。

  但他的内心却充满了诧异和震撼,江滨寒乃是家主亲自,深得江左梅喜爱,可以说,江滨寒就是江左梅的一块宝。

  而现在,江滨寒一死,江左梅心中的愤怒恐怕达到了极致,所以青年不敢多说话,生怕触怒了这江左梅。

  江左梅淡淡瞥了眼青年,他冷冷地道:“泽天,你现在是不是心中颇为庆幸呢?寒儿一死,那么你的竞争者也就少了一名。”

  眼前这英气逼人的青年,便是冰火家族的两大妖孽天才之一的江泽天,他天赋奇高,修炼不超过三百年,修为依然达到了许多年轻一辈望尘莫及的地步。

  此刻,江左梅的一席话,让得江泽天瞳孔微缩,毕恭毕敬道:“家主言重了,滨寒乃是家主之子,更是泽天堂弟,两者乃是至亲,滨寒不幸亡故,泽天心中不剩恼怒和惶恐,又如何会庆幸呢?”

  说到这里,江泽天目光中露出一丝恨意,仿佛对那杀死江滨寒的凶手,真的极为的仇恨一般。

  江左梅摆摆手,深深看了江泽天一眼,抚着额头道:“在家族中,你的情报网素来比较灵通,你帮我查查滨寒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还有他是被谁所杀?”

  江泽天俯着身,轻轻应了一声,便是缓缓的退后。

  不过,在江泽天退出命牌阁后,嘴角却是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他低声喃喃地道:“真没想到,江滨寒居然也有这一天,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杀江滨寒。”

  “不过江滨寒毕竟是家主亲子,调查之事,我可不能懈怠,至少不能在江左梅面前做的完美才行。”

  江泽天离开后,江左梅缓缓将江滨寒的命牌收集起来,旋即他取出了一枚玉符,一把将其捏碎。

  玉符碎片开始不断翻涌,最终开始汇聚成了一块散发着白光的头颅,此头颅乃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形象。

  “左梅!何事竟让你使用老夫给你的本命符箓?”白发老者眉头微蹙地道。

  江左梅单膝跪在地上,神色激昂地道:“老祖,寒儿被杀了!您可要帮我查查,我知道现在只有您能够利用大神通预知过去之事。”

  “嗯?滨寒被杀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敢杀我冰火家族的人,而且还是嫡系子弟。”白发老者目光顿时阴沉了下来,他沉声地道。

  “左梅也不知,寒儿身上拥有我的冰火分身符的,但他却偏偏被杀,我根本想不出到底是谁竟会明知他是冰火家族少主,竟还下杀手。”江左梅目露暴怒之色道。

  白发老者目光闪烁,道:“我来算算吧!”

  说着,白发来着双目闭起来,双手不断捏诀,不一会儿,他睁开双目,眉头却是蹙起来。

  “老祖,怎么了?”江左梅连忙问道。

  “我算不出来,滨寒的那段往事,好像被一股力量给封尘了,我算不出来当时滨寒到底是被谁所杀。”白发老者眉头紧凝地道。

  江左梅目光一惊,道:“老祖,连您都算不出来,您可是已经接触到天道的天仙了啊,这种小事应该算得出来的啊!”

  白发老者摇摇头,道:“老夫虽然接触到天道,但毕竟不是专门修炼预卜先知的能力,只能简单卜算而已,而且滨寒的天道好似被人封锁了,我难以破解,所以算不出来。”

  江左梅目露失望之色,他有些颓然地道:“老祖,连您都算不出来,那该怎么办?中土太大了,想要靠人力查探的话,太难了。”

  “此事还有余地,你去先知家族吧,那先知家族那些老家伙可个个都是预卜的老手,特别是先知家族这一代出了个神女,这神女很了得,竟能够沟通预卜圣符,随修炼岁月不长,但她的预卜之能,比先知家族那些老家伙还要恐怖。”

  白发老者说到这里,看向江左梅道:“你备一份厚礼去先知家族吧,此事真相只能靠先知家族了,若是能够请那神女出面的话,此事真相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好了,老夫现在处于闭关的关键时刻,此事就全权交给你处理,没有重大事情,就不要打扰老夫了。”

  说完,白发老者缓缓的消散,而江左梅则是俯身一拜,目光流露出恭敬之色。

  等到白发老者彻底消散后,江左梅走出了命牌阁,此次他准备一份大礼,前去先知家族。

  在江左梅准备大礼的时候,原本北方的先知家族,一处庞大的祭塔内部,神女静静盘坐在一块蒲团之上,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座巨大的祭台。

  “江左梅过一段时日就会前来我先知家族了!”神女低声喃喃道。

  她话音刚落,其身后阴暗处,走出一道带着鬼脸面具的黑袍人,此人嘿嘿笑道:“不愧是神女,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哪知神女却是摇摇头,道:“你说错了,有一人即使是我靠着预卜圣符,都难以掌控。”

  “是谁?”鬼脸面具之人诧异地道。

  神女却没有回答,她脑海中回忆起卓文的身影,她低声道:“此子必须要尽快除去,下一步棋,我也应该适当的出点狠招了,我……并不需要变数!”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神魂至尊,神魂至尊最新章节,神魂至尊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