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219

小说: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作者:啥的轮廓 更新时间:2020-05-22 04:33:12 源网站:笔趣阁
  可是转念一想有觉得不妥,昆的事情只是开端,后面还有更加严重的事情,如果没有她帮忙,李元初他们是对付不了的,毕竟他们将要面对没有一个是比昆还弱的。

  正在女娲不好抉择的时候,善婴也加入了进来,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是善婴本人也恍惚起来,当李炎和李逸出手的时候,善婴心中有种冲动,就好像有人在召唤她一样,让她也加入其中。

  善婴的出手完全是不受他自己控制的,就是昆也奇怪起来,刚想说话就意识到不对,在善婴加入的那一刻,阵法就开始在缩小,幅度很大,力量也很大,昆用尽了全力依然没有阻止半分。

  很快就剩昆周围一层,便再也缩小不了,昆的整个身体都不能动,此刻与他被封印失去自由时一样,能动的就只有眼睛。

  这时昆还没有绝望,他心中的那种感觉还没有生出,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女娲他们要维持这个状态必须要持续输入灵力,只要她们有一点不输入昆的活动范围就会变得,这让昆惊喜不已。

  虽然现在他不能行动,可毕竟还有机会,在那感觉来之前他都有机会,最重要的是他们是不可能一直维持这种状态的,只要她们稍微松懈,自己就能重获自己。

  昆心里清楚的很,女娲是不可能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昆看着女娲含含糊糊的说:“你我都知道你不可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乃要面对的比我多的多。”

  女娲自然清楚昆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善婴加入的时候,女娲心中是很惊奇的,善婴的力量能起到作用就说明她是缺少那三样之一。

  霎时间女娲就想明白了善婴是阴阳相济的最完美的结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遇到善婴,为什么她会到仁济村里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只是善婴参与的结果并不是很好,虽然阵法的范围大幅度减小,可是她们却不能离开半步,现在这种状态不要说会出什么事情,就是不出什么事她们也不可能长久的维持。

  然而事情早已注定,不是不到,只是还没有到时间,昆刚和女娲说那样的话,还没有来的及兴奋,突然心中就感到不安。

  这不安瞬间就蔓延到全身,昆的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这是恐惧所致,一种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恐惧过后昆就开始后悔了。

  他后悔为什么要待在这仁济村,为什么不老早就少了李炎他们,要是他这样做的话,恐怕也不会把性命丢在这里。

  昆心中的恐惧就是对死亡的恐惧,他有了一种感觉,今天自己会死在这仁济村,有那么一瞬间,昆觉得这样的结果很好,有时候死了比其他的任何东西更轻松。

  他不想再被封印,不想再过那么多年不见天日的生活,要是真那样的话,他还不如就此死了,昆心中还有些无奈,自己被封印了那么多年,今天出来却只是一天的时间,想想真是讽刺,这与他当时就死了有什么区别。

  这些想法确实在昆的脑海里存在过,但只是某一时刻的表现,昆还没有完全失望,虽然他感受到了恐惧,但还是没有当年他被封印的感觉,只要那种感觉不出现他就有希望。

  很快昆就明白这感觉来自何处,从屋子飞出两样东西来,一是一个镜子一样的东西,一个就是一副画,那画昆是认得的是女娲补天图。

  他还没有明白那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心中的恐惧大盛,那一刻昆本能的认为恐惧撕开胸膛冲了出来,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

  昆的感觉并没有什么错,虽然没有什么从他胸膛出来,但他确化成了一股黑雾,李逸他们看的明白,这黑雾与袭击他们的一样。

  那石镜一样的东西是紫璃,那幅画是女娲补天,后来李逸才明白,紫璃所代表的是先天的力量,那幅画所代表的是后天力量,昆如何受的了。

  昆虽然化成了黑雾却并没有死,那些黑雾还逃过了阵法附到那些村民的身上,昆此时的意识已经很模糊,却还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附在村民身上,昆大笑起来,女娲看着那些村民脸上的黑雾,摇摇头道:“执迷不悟。”

  话一出,那阵法瞬间汇合到一起,黑雾随即消失干净,那一瞬间昆心中无比舒畅,与此同时昆仑山山林中一群鸟飞起,仁济村重归黑夜,夜色朦胧,无比安静。

  长弓镇位于康县以东五十里,它并不算很大,此时国富民丰,近十年内没有什么大的战乱,这里生活的百姓日子也算富足。

  长弓镇村民多以做买卖为生,至于原因也很简单,长弓阵再向东五十里便是幕县,康县和幕县皆是大县,又是此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往来贸易之人自然很多。

  有碍于商人多以骡马驮物,往来百里,一天之内定然赶不到,无论从两县哪里出来之人,多在长弓镇歇脚,长弓镇村民多依此赖以生活。

  长弓镇原先的居民很少,由于链接两县的缘故,还有天下太平人民生活富足,手中有些闲钱,那些稍有些经商头脑之人,看中长弓阵的地理位置,便在这里开门迎客。

  没有几年,长弓镇便发展成现在的规模,各种商店一应俱全,再加上是交通要道,这里的东西比着那些大城没有丝毫逊色。

  本来长弓镇是没有什么管事的人的,但是随着规模越来越大,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更重要的是它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是很乐观的,上面便基于这样的原因,派了一个管事的来。

  那些商人便自发出钱给那管事的盖了所院子,并上书府衙二字,这本来是不合规矩的,但上头没有说话,下面的人便也这样做了。

  那些商人又出钱招了几个闲人以便供管事那人差遣,于是一个完全有民间发起的官方便就此形成,只是这衙门并没有什么用。

  不是因为他不作为,实在是这里的居民的民风特别淳朴,做生意的公平,种地的勤奋,并没有什么不和的事发生,久而久之那衙门就成了通告上面公文的地方,而且是唯一的用处。

  当然下面的事跟这衙门也没有什么关系,之所以要说这些,只是为了说明这里的居民都很淳朴,心中没有什么歪歪肠子如此而已。

  总之长弓街做什么生意的都有,什么饭店,茶馆什么,当然最多的还是客栈,毕竟来这里的大多是一些过客。

  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找个地方好好吃些东西,睡上一觉,要是手中还富余的话,就找个澡堂子洗上一个热水澡,身上的疲惫就消除了大半。

  要是还嫌不尽兴就找个戏园子,听上一出戏,或者找个茶馆,听先生说上那么一段,身上所有的疲惫便也都消了去了,人也就变得很精神了,人精神了什么好事都会发生。

  一般的商人是做不到这个地步,他们带着货物,心里自然着急,很多只是吃了饭就睡了,因为他们还要起个大早,路程就那么多,起的早到的也就早。

  有着急的自然也有不着急的,他们也是旅客,只是单纯的旅客,他们就轻松的多了,本来他们出来就都是玩的,定然是要尽兴的。

  这样的人大多是有钱的主,只要能让他们高兴,他们不会在乎花多少钱,正如刚才所说长弓镇所有人的生意人不说都是童叟无欺,当也算是合理公平,什么都享受一遍并不需要花费很多。

  话要分两头说,这里说的不会花费很多只是相对那些黑店来说,只是说价格很公平,但也是一项不少的花费,也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起的。

  无论是洗澡,听戏还是吃饭一般都在不同的地方,要想都享受一下也要费不少的功夫,有费功夫的就有不费功夫的,有一个地方能同时享受这些待遇,那就是长弓镇最大的客栈。

  “来回”这是客栈的名字,其寓意也是来回,这是店家给出的解释,只是很多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自然不认为如此高雅的客栈的名字会如此简单。

  特别是那些文人秀才,同能找出很多种说法,每个人的都不一样,经常有人为此争辩,最后找来店家评理,店家始终就是那句就是来回,来了回了如此而已。

  这样的回答那些人不会满意,无奈老板的名声极好,他们也都不好为难老板,只好不了了之,独自在心中生闷气。

  来回客栈是长弓镇最大的客栈,也是唯一能实现吃饭,洗澡,看戏所有的事情在同一个地方完成,说道这里也许会有人问,这几样每一样都需要不少的花费,别的不说,单说看戏这一样就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了的。

  这是对的,一般来说一场戏的价格便是一个拥有五亩地的普通人间半年的收入,这样的价格自然不是不是普通人能听的起的。

  这就是来回的特别之处,他们的戏台子就在大厅的后面,而且只有一个戏台子,要想在这里听戏就只有这个地方,而且是开放性的。

  来回客栈的规模绝对是最好的,并不是这里的东西就是最贵的,在来回客栈最便宜的是茶水,与一般茶水店的价格一样。

  只要你点上一杯茶,你就能在这里待一天,只要你不走,就不会有人赶你,所以任何人都能出入来回客栈。

  再说唱戏,戏台只有一个,想要在这里听戏就只能在这个地方,而且来回客栈只提供戏台,并不提供唱戏的,你要想听戏可以自己去请,价格什么的也都是自己的事情,与来回客栈并没有什么关系。

  戏开唱客栈里的人都能听见,戏是一个人付的钱,一般来说是这样的,当然也有一起对钱来听的,毕竟是少数,一个人买单所有人都看戏,这就是来回客栈的规矩。

  来回客栈不存在包场的概念,任凭你有天大的本事只要进了来回客栈就要听这里的规矩,没人不听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来回客栈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能在这里听戏的毕竟是少数,来回客栈的戏台上也不是总有人在唱戏,这里最多的还是过路的客人,和吃饭喝茶的当地人。

  来回客栈的茶种类非常齐全,只要你说的出来他们这里就能提供,小的寻常百姓的高沫,大到帝王家的尊贵茶,这里都能提供。

  种类不同价格也就不同,在来回客栈最常见的就是这些喝茶的人,他们经常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

  还有一点是要说明的,由于当今帝王英明,并没有什么禁言禁论之举,这里所有的言论都是自由的,只要不是很过分什么都可以说。

  当然在长弓镇最重要的还是这里山高皇帝远还没有人管,自然能畅所欲言,说到底他们只是一些闲人,最多也就说些闲话,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

  他们心中也都清楚,真正利害的话也不会在大庭广众说,普通人如此,那些文人也都是如此,他们很少谈论什么国家大师,最关心还是文人最基本的那些东西。

  什么哪部书里哪句话是什么意思,哪个人的注解有什么问题了,总之他们讨论都是虚伪缥缈的东西,他们胸中多有文墨,又都有自己的见解,时间一长总是觉得自己的理解才是最对的别人的东西都是不全面的。

  这样的想法在心头久了就多少有些看不起别人,本能要去反驳别人,他们之间的争论比那些普通人要多得多。

  再加上他们又都克制自己知礼,即使心中有很多不愤也不会表现出来很野蛮的样子,更不会破口大骂,甚至连偶尔冒出那么一句不合体的话也会羞得脸红。

  最后就是他们的话多苦涩难懂,不懂诗书之人自然不会那么理解,在旁人看来他们总是言辞激烈,又尽量保持举止优雅,最重要的是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他们叽叽喳喳的表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全人类穿越玩游戏,全人类穿越玩游戏最新章节,全人类穿越玩游戏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