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七百二十六章 吕家之殇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随侯田家!”

  听着乾帝盘的喃喃自语,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就连眼神之中也充满了某种忌惮。

  随侯田家!

  田家是大乾王朝历史上,怎么绕也绕不过去的存在。

  田家是上古大族,中古时期更是谋权篡位,斩杀了吕家后裔,成为王族,君临天下。

  也正是因为这个事情,田家和吕家是世仇,说是不共戴天也不为过。

  后来随着气运更迭,田家的王位,被其他人推翻。

  随着气运反噬,也没了中古时期的声势,但,就算是田家没落了,那也是一个庞然大物。

  特别是太祖刚刚发迹之时,田家家主田不易慧眼独具。大力支持太祖,成为了从龙之臣。

  后太祖登基,敕封天下,田家也沐浴皇恩,成为了太祖朝的重臣。

  太祖初年,边疆不靖,前朝贼子时常作乱,意图复辟。

  太祖大为恼火,希望有臣子能够镇压边疆。

  因为田家忠心耿耿,是军伍世家出身,善于战阵,被太祖敕封为异姓王,镇压边陲,世袭罔替。

  那田不易,不愧是王族出身,军事才能十分了得,心肠更是坚硬如铁。

  一人造反,诛杀十族。

  不仅自己的父母,子女,亲属跟着遇难,就连老师也没办法独善其身。

  此办法虽然残暴,被世人所诟病,但是的确十分有效。

  田不易到达滇南之后,以此实施,杀人盈野,但是不过数载,就让当地无敢做乱者。

  本来有些动荡的滇南,也恢复了平静。

  甚至,当时的滇南人,听到田不易的名字,都会全身发抖。

  太祖当年听到滇南的情况之后,不由的大喜。

  想要将田不易撤回,但是又恐滇南之人死灰复燃,最后只能让他留在滇南,继续镇守。

  谁知道。。。。这一镇守就是三百年。

  田家经过三百年的经营,早就将滇南之地变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

  虽然田家之人,爵位从亲王被降到了随侯。

  但是,他们的影响力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力量变得更加的强悍。

  就算是雄才大略的乾帝盘,也不敢轻动。

  随侯田家,不轨之心,日久。

  随侯之心。。。

  人尽皆知!

  以前,朝廷强盛之时,随侯田璜只能蛰伏。

  但是近日,北郡作乱,宗门暗中媾和,大乾四处狼烟,乱象已现,随侯田璜的态度也变得闪烁迷离起来。

  边疆之地兵卒频繁调动,时不时和当地的守军发生摩擦,其中之意,不言而喻。

  也正是因为这些反常的情况,让乾帝盘异常的紧张。

  “随侯田家。。。。”

  听着乾帝盘的喃喃自语,李德福的眼睛陡然收缩,并且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气。

  “田家可是有了异动?”

  “哼!”

  “随侯田璜私自离开领地,去了北郡!”

  乾帝盘示意所有人都退出大殿之后,他才幽幽的说道。

  “什么!”

  “他去北郡做什么?”

  “下面的人怎么没有回禀!”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眼睛陡然就是一凝,有些难以置信下意识的问道。当他看到乾帝盘那冷峻的脸色之后,急忙闭住嘴巴,撅着屁股使劲叩头。

  “奴才该死!”

  “奴才该死!”

  “奴才该死!”

  “哼!”

  “你是该死!”

  “自己派出的人,早就被田家渗透,都不知!”

  “正是因为你的无能,田家之人才能瞒天过海,轻松的离开南疆,出现在北郡之中!”

  乾帝盘看着撅着屁股,不停叩头,哀求的李德福,鼻子中不由的发出一声冷哼,满脸不满的怒声斥道。

  “诺!”

  “陛下说的是。。。”

  “奴才的确是疏忽了。。。”

  “不过请陛下放心,用不了两日,那些变节的人,全部都会尘归尘,土归土!”

  李德福听到乾帝盘的训斥,脸色不由的就是一僵,随即好似受到了什么羞辱,顿时变得赤红起来在乾帝盘面前丢了颜面,脸色顿时变得狰狞,眼睛中寒光不停的闪烁,好似咬牙切齿的说道。

  “哼!”

  乾帝盘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显然是默认了李德福的处置。在历朝历代,对于变节者,叛徒都是非常厌恶的。

  对待他们的处置,也是最激烈的。

  斩杀,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最激烈的手段,不论是三法司,还是黑石,都有无数种手段,让人生不如死。

  “随侯田璜不在自己的封地。”

  “在这个时候去北郡做什么?”

  “难道他就不怕路途遥远,被人暗算?”

  虽然知道了随侯田璜的行踪,但是司礼监大太监,还是心中有些说不出的迷惑,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随侯田璜为什么会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出现在北郡。

  “北郡究竟有什么价值。。。”

  “竟然让坐不垂堂的千金之子随侯田璜远离故地!”

  “哼!”

  “田璜那贼子,可不是张家那等林癣之患,他所谋甚大。。。。”

  “他去北郡,是为了一个人。”

  看着李德福眼睛中的迷茫,乾帝盘嘴角不由的上翘,从鼻子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谁?”

  “究竟是谁,竟然有如此大的魅力,竟然让田璜不顾千金之子的贵重,亲自抵达北郡?”

  听着乾帝盘的话,李德福的眼睛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惊讶,有些诧异的问道。

  “吕家长女吕雉,天生不凡,诞生之时,曾有鸾凤齐鸣,紫气升腾,钦天监曾经秘密上书,云此女乃是鸾凤命格,最是贵重,只有皇子,太子才能与之匹配!”

  “朕本想和吕家结成秦晋之好。”

  “但是不知田家从什么渠道,知道了这件事情,想要将吕家的鸾凤命格据为己有,提升自己子嗣的命格气运,竟然提前一步派出使节,到吕家提亲,吕家拒绝。这才派人追杀。。。。吕家为了自保,不得不隐姓埋名,逃亡北郡。”

  “田家之人以为做的隐秘,但是却不知,朕早就知道了他的打算,并且提前布下了暗子。”

  “本以为是一步闲棋,没想到近日却被唤醒。。。。”

  “哼!”

  “田家真是狼子野心。。。”

  “竟然想要娶吕家之女,真是痴心妄想!”

  “谁人不知,吕家和田家是世仇,中古时期,田家祖上本是吕家的臣子。。。。以下犯上,才有了今日的田家。”

  “所以,吕家和田家是万万不可能结亲的。”

  听着乾帝盘的解释,李德福的眼睛不由就是一滞,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没错!”

  乾帝盘重重的点头。声音有些凝重的说道:

  “吕家之人躲避了十八年!”

  “没想到,还是被田家找到了踪迹。”

  “为了采摘吕家长女的红丸,剥夺她身上的气运,随侯田璜这才不顾危险,亲自出了南疆。。。。”

  “这。。。”

  “一定要阻止他!”

  “随侯田璜,命格本就贵重,如果再得到鸾凤命格的滋养,定然会蜕化。。。到了那时,真的是难以钳制!”

  李德福听到乾帝盘的话语,脸色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有些着急的说道。

  “哼!”

  “朕自然知晓!”

  “不过,这次田璜却是自作聪明了。。。。”

  “他以为做的隐蔽,不为人知,殊不知,他早就落入朕的股掌之间!”

  “你这个奴才,倒也忠心。。。。”

  “你不用担心。”

  “吕家长女近身,有朕的人,但凡出现了不可控的因素,手起刀落,定然不会让田家贼子得逞。。。”

  “只是可惜了那吕家之女,可惜了那鸾凤命格。”

  “如果将她册封为太子妃,说不得,太子的命格会被完全激发出来,虽然不能成为一代圣君,但也能够成为守成之君。”

  “而且两人的子嗣,必定会得天地之钟秀,生来就是贵不可言。”

  “未来成就,甚至有可能在朕之上。。。。”

  “毕竟朕的母妃出身。。。。”

  乾帝盘眼神幽幽,好似陷入追忆,声音呢喃的说道。

  听着乾帝盘的呢喃之音,李德福的身体不由的就是一僵,毫毛炸起,脸上更是浮现出难言的苦涩。

  乾帝盘虽然没有明言,但是李德福多少能够猜出他的想法。

  毕竟朕的母妃出身卑微。

  乾帝盘的出身,在宫中并不是什么秘密。

  他的生母只是一个卑微丑陋的宫女,能够怀上龙胎,纯属机缘巧合。

  这样的一个人,资质必定不会太高,气运也不会太强。

  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乾帝盘的路走的异常艰难。

  如果真龙命格的太子和鸾凤命格的吕雉,诞下子嗣,那么不论是资质,还是气运,都不是常人能够企及的。

  这也是乾帝盘在吕雉一出生,就想要将吕雉收入宫中的原因。

  可惜,天不遂人愿。。。

  因为随侯田璜的悍然出手,吕家不得不流离失所,隐姓埋名。

  就算是乾帝盘,也失去了他们的消息。

  等他在得到消息之时,吕家已经在北郡隐姓埋名。。。他也是鞭长莫及。

  “除了太子。。。。”

  “不论是谁。。。”

  “都别想要得到她。。。。”

  “否则。。。。”

  乾帝盘的眼睛不停的闪烁,脸色中透露出一种危险,有些狠辣的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