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七十章 妙人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5:40:31 源网站:八一中文
  “彩!”

  “彩!”

  “彩!”

  不论是面色清癯身穿儒服的秀才,还是大腹便便身穿丝绸的商贾都站起身,大声喝彩道。

  丝竹之音适时响起,一个个容貌秀丽,身材婀娜,穿着得体的侍女端着食物器皿依次进场,这些侍女不仅身形婀娜多姿,声音更是吴腔软语,在举人士子之间穿梭,一杯杯美酒从上游投放。

  司徒刑看着这些侍女虽然地位卑微,刻意逢迎,但是言行举止却是落落大方,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并非普通风尘女子可比。

  官妓!

  大乾王朝会将罪臣之子流放,罪臣之女贬为奴籍,沦为官妓。

  一个个秀才自然也能发现侍女的不同,都放开矜持,推杯换盏起来。

  喝到高兴之处,更有人即兴赋诗,希望能够博得佳人一笑。

  如果能够让侍女自荐枕席,在发生一点风流韵事,就再好不过。

  因为侍女们的加入,整个诗会的气氛陡然变得轻松起来。

  司徒刑知道这些都只是开胃菜,诗会中的斗诗环节才是高潮。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文人相轻,武人相重。

  傅举人端坐在上首,才子多情,士子风流,和秀丽侍女调情,在他看来这都不是什么问题,反而是一种情趣。

  “司徒兄,可让我好找。”

  一个穿着文士衫,脸上堆着肉,胖乎乎好像是一个圆球,见人张嘴便笑的黄子澄,径直走到司徒刑身边盘膝坐下,有些自来熟的拿起司徒刑文案上的酒杯开怀畅饮起来。

  司徒刑旁边的秀才见黄子澄端坐在文案之后,毫不犹豫的站起身形,仿佛是羞于与他为伍一般。

  黄子澄也不气恼,反而向那边挪了挪,肥胖的大腿盘膝跌坐,身体前倾,让自己坐起来更加舒服。

  “你这厮,不去狎妓,莫不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迷失了路径,反而来了诗会。”

  司徒刑看着黄子澄,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但是嘴上却丝毫不饶人,奚落道。

  黄子澄是知北县中的一朵奇葩,也是一个妙人,书香门第,其父辈更是有名的大儒,但是他获得秀才学位后,竟然不思进取,天天流连于勾栏之所,每日做诗词文章,只为搏红颜一笑。

  很多士子视他为斯文败类,文坛耻辱,数次联名上书学政,要割了他的功名。

  司徒刑对他倒没有多少敌意,反而认为他颇有另一个时空杜牧的风采。杜牧曾在十年一觉扬州梦,迁怀中写道: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也曾经流连勾栏之所,因其文才出众,不少清官花魁自荐枕席,从而赢得薄幸之名。

  黄子澄虽无杜牧之才,却有杜牧之志。更是将司徒刑引为平生知己,经常带着美酒到他那小酌几杯。

  “乱花渐欲迷人眼,果真是好诗,虽然只是半阙,已经足见不俗,知我者,司徒兄也。”

  黄子澄小眼迷离,仔细咀嚼了一会,摇头晃脑,有些陶醉的说道。

  “司徒兄,真是大才。可否把其他几阙赐下,也让子澄先睹为快。”

  “把你肥乎乎的大手拿开。”

  司徒刑拍掉黄子澄伸过来的胖手,有些嫌弃的说道。

  “嘿嘿。”

  黄子澄不以为杵,腆着脸,有些讨好的笑着。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只是想到这一句。”

  司徒刑不想出尽风头,有些藏拙的说道。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黄子澄眼睛陡然一亮,砸吧砸吧嘴,有些兴奋的连着痛饮三杯,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全身上下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通透。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旁边的侍女听闻,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司徒刑。直到不小心将美酒溢出酒樽,这才陡然惊醒,看着司徒刑似笑非笑的表情,脸瞬间如同蒙上红布一般。

  “小姐芳名?”

  司徒刑心中玩性高涨,神色有些轻佻的问道。

  那侍女没想到司徒刑如此大胆,脸色红霞更重,低着头用苍蝇蚊之音小声说道。

  “夭夭。”

  “夭夭。。。”

  司徒刑用手指沾着酒水,在条案上写完后,小声问道,可是这两个字。

  侍女也识字,见司徒刑的字横平竖直,别有一番风骨,不由害羞点头。眼睛中欣喜之色更重。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真是好名,真是好名。”

  司徒刑端起前方酒樽,一口饮干,有些赞叹的说道。

  侍女脸颊赤红,双手托腮,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滚烫。看的黄子澄暗暗发笑。

  “真是好诗,好诗。”

  叫做夭夭的侍女有些害羞的低垂着头,小心的给司徒刑填满酒樽,最后更是丝毫不顾及其他人,立在司徒刑身侧。

  “知北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黄兄浪迹花丛,才是真正赢得青楼薄幸名。”

  司徒刑有些调笑的说道。

  胖乎乎的黄子澄也不在意司徒刑的调笑,放下酒盏,用肉呼呼的手掌随意的摸了一把嘴上的酒水。脸上露出享受的神色,又有些神秘的凑到司徒刑近前小声说道:

  “知我者,司徒兄也,孔圣人曾曰,食色性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边去。”

  司徒刑有些好笑的推了黄子澄一把。

  “不过这里的酒水真是不错!”

  司徒刑端起酒盏,品了一口,眼睛陡然一亮,对黄子澄小声说道。

  “那是自然,这些酒可是十年陈酿,一般场合根本喝不到。”

  黄子澄暗暗的给司徒刑树了一个大拇指,两人看着四周高谈阔论,吟诗作赋的众人,非常默契的拿起桌前的酒盏,又痛饮一杯。

  司徒刑盘坐在末席,偏远的角落向来不引人注意,耳根难得的清净。

  黄子澄名声更差,也不想被人发现,自然求之不得。

  拒绝了侍女的服侍,司徒刑和黄子澄两人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等其他人注意到他们,流水上的酒水已经少了多半。

  司徒刑一杯接着一杯的畅饮,诗会刚进行一半,就有些微酣。索性敞开自己的衣衫,让清凉的风吹拂。

  黄子澄头上冒出微汗,也有样学样,不停的扇动衣衫,试图让自己变得凉快一些。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