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六百八十四章 贵人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5:40:31 源网站:八一中文
  泗水县城

  吕太公还没有出摊,但是围绕在四周的百姓越发的多了。

  县衙射覆游戏不仅没有损他的声誉,反而让吕太公名声大噪。

  现在不仅是本地的人来找他占卜,就连临县也有很多人慕名而来。

  其中不乏官贵,豪族!

  “你们知道么?”

  “前几日临县的县尊,亲自差人来问卜!”

  一个身形消瘦的汉子,站在人群中央,口绽莲花的说道。

  “怎么了?”

  “县尊大人,那可是大人物,百姓的生死荣辱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发愁?”

  旁人有些诧异的看着,难以置信的问道。

  “就是!”

  “县尊怎么可能有事求吕先生,难道他也想要让先生算算,他手中握着的是何物?”

  更有人嗤笑一声,有些讥讽的说道。

  “这。。。”

  众人下意识的看了那人一眼,没有一人接他的话头。

  这里是可是泗水县城,是范进的地盘,在这里讥讽县尊,简直是。。。

  那人好似也意识到自己失言,急忙讪讪的闭上嘴巴,有些灰溜溜的离开人群,钻进小巷子。

  “萧爷!”

  “那厮竟然敢在背后诽谤大人!”

  “我们是不是?”

  穿着便服,混杂在人群中的衙役李刚,看着那人的背影,眼睛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冷色,有些询问的说道。

  “哼!”

  “算了!”

  “现在是大乾,又不是先秦。。。。”

  萧何顿时明白了李刚的意思,但他还毫不犹豫的轻轻摇头。

  “那。。。”

  “大人那里怎么交代?”

  李刚看着那人越来越远的背影,心中还是有着几分不甘,有些悻悻的问道。

  “这里只有你我二人!”

  “你不说,我不说!”

  “大人又怎么会知道?”

  萧何转头,目光冰冷的看着衙役李刚,声音冷漠的说道:

  “莫非,你想到大人那里告发萧某不成?”

  “这怎么可能?”

  “萧大人说笑了!”

  “小的怎么敢,怎么敢。。。”

  衙役李刚被萧何好似毒蛇一般冷漠的目光盯住,心脏不由的就是一揪,后背更是感到一阵阵的发凉。

  有些讪讪的说道:

  “不敢就好!”

  “如果让本官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风声。。。”

  “你知道后果!”

  萧何又盯住他一会,等那人的背影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他才扭转头颅,看向别处。

  “请萧大人放心!”

  “小的知道怎么做了。。。”

  萧何的目光落在别处之后,衙役李刚异常狼狈的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知什么时候,他全身竟然不知何时都被冷汗湿透。

  显然,萧何刚才的话,让他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

  “恩!”

  萧何不由置否的轻轻点头。

  衙役李刚看着萧何点头,不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本来提着的心,这才慢慢的放在肚子里。

  萧何虽然整日板着脸,好似冰块一般,让人感觉十分不好相处,但是他在县衙之中却有着很高的威望。

  并且他虽然是寒门出身,但却有功名在身,更是泗水县的主簿,权利之大,仅在范进之下。

  这样的人物如果想要给他为难,李刚是怎么也承受不起的。

  看着那人消失,众人心中本来有些提着的心,这才落地。

  本来有些紧张的脸色也变得松弛起来。。。。

  “和二!”

  “你刚才说的事情是什么?”

  “说来听听,也让我们大家长长见识!”

  “好嘞!”

  身体消瘦,脸色有些发黄,看起来好似病夫的和二见众人好奇的询问,不由的嘿嘿的一笑。

  这次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惊吓。

  他竟然没有卖关子,也没有讨要酒水。

  “黑山县的县尊老母亲生病!”

  “没到晚上,就会疼痛的呻(shen)吟,不知找了多少位大夫!”

  “吃了不知多少名贵药材,都不见丝毫好转。”

  “这不,听说泗水县有一个奇人,活神仙,这就差人来问询。”

  “原来是这样!”

  “还别说,这位黑山县令,真是一个大孝子!”

  “谁说不是!”

  “怪不得他会有求于先生。”

  “原来是老人家的事情!”

  “老太身体有疾病,差人千里之外求医。”

  四周的人听到和二的话,脸上顿时流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别打断!”

  “别打断!”

  “后面发生了什么样精彩的故事?”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议论,有人不满的嘟囔道。

  “是啊!”

  “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精彩的故事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满脸好奇的问道。

  “好!”

  “和某继续说。。。”

  “黑山县令差人来到泗水县之后,请太公代为占卜。”

  “太公占到解卦六爻动,其动爻辞曰:你在高隆之上用弓箭射雕,获得,没有问题。。。”

  和二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之后,这才清了清自己的嗓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这?”

  “什么?”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对啊,什么意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众人一头雾水的看着和二,不知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是啊!”

  “就是!”

  和二被众人诘问,脸色有些发红,但他也是见过市面的人,只见他轻轻的一抹嘴,有些不忿的说道:

  “什么!”

  “什么什么意思。。。”

  “你们还听不听了?太公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无知!”

  “真是无知!”

  “太公说的是《易经》中的一段话!”

  “解卦的第六爻,爻辞是,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

  “没读过书的人,就是不行。。。”

  一个头戴纶巾的书生,斜了和二一眼,嘴角上翘,有些嗤笑的说道。

  那和二被书生讽刺挖苦,也不生气,反而重重的接连点头。

  “对!”

  “对!”

  “对!”

  “太公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他告诉来人,今天过午时之时,会有一个带着弓箭的人从你家的附近经过。你可以请他帮忙,便能治好你母亲的病!”

  “那个黑山县令也是一个难得的孝子,听到先生的话后,按照他的吩咐寻找,果然在路旁见到了当地的猎户李楚宝。”

  “啊!”

  众人听到和二的讲述,眼睛不由的圆睁,嘴巴更是大张。

  他们虽然早就知道吕太公的神奇,但是亲耳听到,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后来呢?”

  “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啊。。。。”

  和二见众人脸上都流露出好奇之色,不由的奸诈一笑。止住话头,任凭众人如何催促,都不在发一言。

  “预知后情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听着和二的话,众人心中顿时有一种戛然而止的感觉。更有着说不出的憋闷难受。

  “和二!”

  “赶紧说。。。”

  “哪里有你这样的!”

  “没到关键时刻就停住!”

  “如果不是怕官府追究,某家真想把你一刀砍了!”

  一个敞开怀,露出黑色胸毛,身体魁梧,满脸煞气的汉子,看着和二,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就是!”

  “和二,你这样做实在是太不地道了!”

  看着众人愤怒的表情,被称作和二的瘦弱汉子不仅不害怕,脸上反而升起一丝说不出的皮滑。

  只见他有些得意的向四周拱手作揖,嘴巴不停的开张,做出喝酒的动作。

  “和二!”

  “赶紧说!”

  “不过是一顿酒菜!”

  “赶紧说,说完了爷请你去清风楼喝一顿!”

  其中一个身穿华服,看起来手里还算宽裕的人,看着和二的那奸诈的目光以及拿捏的神色,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轻笑,毫不在乎的说道。

  “好了!”

  “谢谢这位爷!”

  “书接上文!”

  和二见有人请客,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作揖行礼之后,这才接着说道:

  “县太爷将李楚宝请到家中,款待他酒食,到了晚上又将他留宿。”

  “当晚明月姣姣,李楚宝出去查看,发现房顶上站着一只大鸟,以嘴啄屋。”

  “这时,屋内便传来县尊大人母亲的呻(神)吟声。李楚宝立即开弓搭箭,两箭都射中大鸟,鸟惊而飞走,屋子里的呻(神)吟声也停止了。”

  “什么!”

  “大鸟啄屋,老母病痛!”

  “难道,这一切都是大鸟的原因?”

  “大鸟啄屋,县令大人的母亲为什么会疼痛呢?”

  “难道这只大鸟是一只妖兽?”

  众人听着故事,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惊讶之色,更有人忍不住的发表自己的想法。

  “别说话!”

  “都别说说话!”

  “后面的故事定然会更加精彩!”

  被勾起兴趣的百姓,有些厌恶的看了那几个打断和二说话,窃窃私语的人。

  那几个人看着众人怒目,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妥,急忙闭上嘴巴,眼睛直直的看着和二。

  “几位爷说的都有道理!”

  “但是,后面事情的发展,绝对会出乎你们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快说!”

  “快说!”

  众人见和二又卖关子,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

  “好!”

  “好!”

  “马上说!”

  和二见有些犯众怒,干笑几声,急忙说道。

  但就在众人以为他马上要说的时候,和二的脸上竟然陡然一变,浮现出一丝难得的恭敬。

  “吕先生来了!”

  “吕先生来了。。。。”

  众人听到和二的话,脸上表情也顿时变得严肃恭敬起来,

  吕太公虽然在泗水县的日子并不算长,但是却拥有了很高的名望。

  现在整个泗水,吕神仙之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围绕在这里的人,有和二这样凑热闹的,但也不乏真正有事相求的。

  所以听说吕先生到了,很多人的眼睛中顿时精光闪烁。

  “和二!”

  “吕先生等一会才能过来,你赶紧的长话短说!”

  “就是!”

  “别吊大家胃口了,赶紧快说!”

  其他人听到这个提议,不由重重的点头,一脸赞同的说道。

  “好!”

  和二看着众人眼睛中的期盼,知道这不是卖关子的时候,急忙用简略的语言说道。

  “正是李楚宝昨晚射出去的,从此以后,董县令母亲的病再也没有复发!”

  “什么!”

  “这么神奇!”

  “那只大鸟难道是堆臼变化而成么?”

  “这怎么可能?”

  众人眼睛不由的圆睁,满脸的置信,更有人满脸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但是,董母的病的确是好了!”

  “这件事在黑山县传播的很广,很多人都知道。”

  “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去黑山县打听!”

  “太公快过来了,大家都让一让,大家都让一让?”

  听着众人有些怀疑的口气,和二的脸上顿时升起了几丝不渝。

  他生气,不是因为众人怀疑他,而是因为众人怀疑吕太公,要知道,经过这么多事情,他早就是吕太公的忠实粉丝。

  听到有人怀疑,他心中怎么可能不生气?

  “我要请太公占卜!”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身穿华丽衣服,腰间别着宝玉的中年富商,最先走了出来,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也要请太公占卜!”

  “我也要请太公代为占卜!”

  “我家贵人的事情最大,你们都等明日再来。。。”

  那富商的话,好似一块巨石落在平津的湖面之上,顿时激起千重波浪。

  看着为了占卜名额争的面红耳赤的众人,太公也不说话,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轻轻的品尝香茗。

  “我也要请太公占卜,我家在黑山县有数个门面,家中很是富庶,但是膝下一直无子,还请各位承让!”

  “哼!”

  “你家的事情重要,我们的事情就不重要么?”

  “还是按照规矩来,价高者得!”

  “我黑山李家出纹银五百两!”

  “黑山李家,好大的名头,北郡孙家纹银千两!”

  “北郡孙家,那又如何?”

  “说到底,还是拼银子!”

  “城东刘家纹银两千两!”

  “这!”

  众人有些震惊的看着一个个好似打了鸡血的富商。

  一个名额,竟然被众人推向了两千两的大关,这两千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如果换算成后世人民币单位,最少也得有二百万!

  二百万算一个卦,想想都感觉疯狂!

  但是,这场的每一位家主,都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仿佛,吕太公的一次占卜,就值这个价钱。

  “诸位!”

  “你们还要和刘某争吗?”

  “两千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你们大可以后在。。。”

  听着刘家家主的话语,其他家主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迟疑。

  正如刘家家主所说,两千两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就算他们家里富庶,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银钱,也是感到有几分肉疼。

  想到刘家的提议,众人眼睛中不由的闪过几丝意动。

  “既然几位家主没有异议!”

  “那么刘某就多谢各位家主承认。。。”

  看着众人脸上的犹豫,刘家家主双手抱拳,对着四周行礼,满脸堆笑的说道。

  今日,他出这么银两,固然是因为吕太公名声在外,更主要的是,他要通过这次举动,向外界传达一个信号。

  那就是刘家,虽然不是北郡豪族,但实力,也不容任何人小觑。

  “吕先生!”

  “刘某再次叨扰!”

  “还请先生今日为刘某。。。”

  “哎!”

  “刘家主,非是吕某不为你预测,而是实在不巧。。。”

  吕太公看着刘家主那壮硕的身体,以及似曾相识的面容,不由满脸无奈的说道。

  “什么!”

  听着吕太公抱歉的话语,刘家主的脸色顿时大变,眼睛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四周。

  “难道今日,还有贵人不成?”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