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六百五十一章 身份暴露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2:28:00 源网站:999文学
  轰!

  轰!

  轰!

  司徒刑眼睛微眯,象征着大乾律法威严的“约法三章铜板”缓缓的升起,一道道好似锁链的青色光芒射出。

  一个个古朴的隶书文字浮现凸起,最终飞舞在空中,组成一篇篇让人感到熟悉的律法。

  公平!

  公正!

  其中有最为大乾最为古朴原始,太祖进入关中和当地百姓约定,也就是大乾法律的雏形约法三章!

  也有随着时代的变迁,历代人王,根现实慢慢修改完善,堪称巨著的大乾律令!

  杀人者,斩!

  奸(jian)**女者,斩!

  偷盗伤人者,斩!

  但是,不论是《约法三章》,还是现在的《大乾律》,象征的都是朝廷的威严,象征的都是人王的权柄。

  里面更蕴含了法家的思想精髓。

  所以当这些文字浮现的时候,空中的法网陡然落下。

  一根根象征律法的锁链,好似长蛇毒龙尖锐的毒蝎尾巴一般在空中飞舞交织。

  身体已经大半虚化,马上就要消失这个空间的刘子谦眼睛不由的一滞。

  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有一种被锁定的感觉。身后的汗毛一根根的竖起,尾椎之处,更有着一抹说不出的冰凉寒意。

  “这怎么可能?”

  “在血月的催动下!”

  “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虚化,马上就要由实化虚,彻底的消失在这方空间。”

  “别说司徒刑只是一个先天武者,就算他成为真正掌握道的武道宗师,也没有办法打碎空间!”

  “但是,自己为什么心中会有这种不安的情绪呢!?”

  刘子谦下意识的环顾四周,眼睛不停的闪烁,有些担忧的看着四周,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仿佛,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画!

  地!

  成!

  牢!

  司徒刑面目肃穆,声音庄严,好似宣判一般,一字一顿的说道。

  轰!

  空中的龙气,还有象征着律法威严的法网,好似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刺激,陡然变得沸腾起来,一股股青色好似锁链的光线从天而降,在空中相互交织,好似筋骨一般支撑,让本来凌乱破碎的空间顿时变得凝固。

  “这怎么可能?”

  刘子谦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四周。

  因为,被他击碎的空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恢复,而且比刚才还要牢固不少。

  “这怎么可能?”

  “空间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坚固!”

  刘子谦的身形好似离开水面的鱼,一点点的被从虚无黑洞中挤了出来,他的身体也从虚幻一点点的开始变得凝实。

  他的嘴巴大张,一脸的难以置信。下意识的回头,看着面色肃穆的司徒刑。

  “九幽僵尸拳!”

  “爆裂空间!”

  刘子谦看着满脸冰冷的司徒刑,不敢再犹豫,全身的气劲爆裂,想要再度打开空间虫洞。

  但是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四周的空间好似被彻底的冻住,任凭他如何爆裂,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没有用的!”

  “这一片空间都被我锁住!”

  “你是逃脱不了的!”

  司徒刑看着面色大变的刘子谦,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自得,有些戏虐的说道。

  “这不可能!”

  刘子谦看着自己黝黑的手掌,以及没有任何反应的空间,眼睛不由的收缩,满脸的难以置信。

  不过,刘子谦也不是迂腐之人!

  见四周空间好似被坚冰冻住一般,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没有溶化解封的迹象。

  反而因为轰击的关系,自己体力消耗了不少。

  这样消耗下去,恐怕更难以脱身。

  想到这里,刘子谦不再犹豫,身形好似流矢一般窜出!

  司徒刑也不阻拦。

  眼睛戏虐的看着刘子谦身形狼狈,好似丧家之犬一般逃窜!

  “竟然如此托大?”

  “难道我真的这么弱?”

  刘子谦虽然在逃窜,但是一刻都没有放松对四周的观察,当他发现司徒刑并没有追赶时,脸色不由的一滞,虽然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但他的眼睛中还是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窃喜。

  “既然你如此托大!”

  “那就不要怪我。。。”

  刘子谦的眼睛陡然收缩,速度不仅没有减慢,反而气血燃烧的更加厉害,在强大的气血推动下,他的身体不停的燃烧,在空中竟然好似流星,又好似火光一般在空中连续闪烁几下之后,身形竟然好似鬼魅一般,竟然瞬间消失在司徒刑的眼睛反光之中。

  轰!

  刘子谦的身体消失之后,司徒刑的耳边才传来气爆之声。

  为了逃脱性命,刘子谦是真的拼命了!

  通过不停的燃烧气血,还有妖月的加持,他的速度竟然超越了声音。

  也正是这个原因!

  空中才出现了刚才这样奇特的景观。

  但是,司徒刑的眼睛,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好像他还有什么依仗,一切还没有脱离掌握!

  如果仔细观察,不难从司徒刑的眼睛中看到一丝隐藏不住的戏虐!

  仿佛好戏即将上演!

  一息!

  两息!

  三息!

  又过了几息!

  司徒刑还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追赶的打算。

  刘子谦的身形已经瞬间挪移了数千米,而且整个人还在加速,剧烈的摩擦,让他的身体开始发热发光。

  一抹刺目的红光萦绕在他的四周,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飞火流星。

  随着和司徒刑的距离越来越远,刘子谦眼睛中的焦急之色越来越轻。

  就连他本来紧绷的身体,也看起来放松不少。

  有惊无险!

  总算脱离了虎口。

  司徒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背景如此的雄厚,更身负多家传承。

  不过山不转水转!

  终有一日,自己一定要将你斩杀,用你的头颅祭奠枉死的春娘!

  想到这里,刘子谦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狰狞,好似一头随时可能择人而噬的恶狼。

  又过了几息!

  轰!

  在前方数万米的地方,陡然传来一声巨大,好似列车脱轨的撞击声。

  “呵呵!”

  司徒刑对此好似早有预料,脸上并没有流露出惊讶之色。

  只见他的耳朵微动,好似蝙蝠一般,将所有的声音都尽收耳底,脸上的戏虐之色不仅没有消散反而看起来更浓,他的身体更是不紧不慢的,好似龙蛇一般向滑行。

  他并没有刻意加快速度。

  但是,数万米的距离,对常人来说不短,但是对他来说不过是几秒的功夫。

  虚无的虚空,好似一块被人撞碎的镜子。

  一条条黑色的缝隙不停的向四周延伸,不过,这块空间却出奇的坚硬。

  任凭裂痕如何的蔓延,始终都没有任何破碎的迹象。

  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裂痕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我修复!

  这个趋势!

  恐怕用不了几分钟,整个破碎的空间就会完好如初。

  脸色铁青,眼睛收缩,全身好似前倾,做出奔逃姿势的刘子谦。

  整个人好似撞到了某个透明的物体上。

  又好似一头栽进蜘蛛网,或者是透明琥珀的昆虫。

  手臂大张,腿脚笔直,好似一张人物肖像画诡异的悬挂在虚空之中。

  头不着天!

  脚步落地!

  一时间竟然形成了某种诡异的平衡。

  正是这种诡异的平衡,让他的身体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牢牢的吸附住,竟然没有从空中掉落下来。

  如果是有现代人在此,一定会惊呼,打人如挂画!

  在中国传统国术中,国术大成者对力道控制达到精微的地步,收放自如,就能做到这种打人如挂画!

  当然,刘子谦这个状态,虽然和打人如挂画有些相似。

  但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会这样,不是碰到了某个国术大师!

  而是因为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

  以超过音速的状态撞击到障碍物上,产生的撞击力是非常惊人的,也因为他的身体经过《九幽僵尸功》的改造,出奇的坚硬,才没有直接陨落。

  但就是如此!

  刘子谦的头颅也是有些发瘪,眼前更是一片金星闪烁,因为剧烈的碰撞,他的头脑明显有些发蒙。

  他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虚无的空气,怎么也想不明白。

  明明刚才还是虚无柔软,轻易就能穿透的空气!

  怎么会瞬间变成寸步难行的铜墙铁壁!

  “你搞得鬼!”

  “定然是你搞得鬼!”

  刘子谦看着满脸戏虐的司徒刑,脸色顿时变得赤红,羞辱愤怒的大声吼叫道。

  “没错!”

  “不只是这里,四周数万米的空间,全部都变成了铜墙铁壁!”

  “没有我的许可,你根本不可能逃脱!”

  “你说的没有错!”

  “就是我捣的鬼!”

  “但是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司徒刑静静的看着因为剧烈撞击,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刘子谦,重重的点头,脸上戏虐之色更浓,好似挑衅一般说道。

  “你!”

  刘子谦看着满脸得意,毫不在乎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气急,但是正如司徒刑所说,就算自己知道这一切是司徒刑所为,那又能如何。

  他有些侥幸的用自己的神念观察四周,甚至是再度好似炮弹一般射出,试图从其他方向突围。

  但是最后的结果,让他感到绝望!

  四周数万米的空间,都被一种未知的力量所凝固。形成好似坚冰一般的存在,就算他借用妖月的力量。

  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寸进!

  更不用说,打破空间,逃逸出去。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为什么会让四周的空间凝固,形成好似铜墙铁壁一般的存在?”

  想到自己根本不可能逃脱出去。

  留在在这里,最终可能面对的,就是被司徒刑斩杀,或者是活活打死的结局!

  刘子谦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他的眼睛中神光更是不停的闪烁,再也没有刚才的神采飞扬。

  “逃啊!”

  “怎么不逃了?”

  司徒刑有些戏虐的看着好似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的刘子谦,等他绝望停下身形之后,这才面色肃穆,声音庄严,目光直视刘子谦的眼睛,好似宣判一般说道:

  “刘子谦,你身为儒生,身受圣人教化,理应造福乡里,结果却因为一己私欲,成为逆种文人,更加入宗门,聚众造反!”

  “这可是重罪,按照《大乾律》,理应夷灭九族!”

  “本官念你事出有因,而且家眷无辜,只诛杀首恶,其他人既往不咎!”

  “汝可心服?”

  随着司徒刑面色庄严,引经据典的宣判,空中的龙气和法网顿时好似煮开了的水,不停的沸腾。

  一道好似锁链一般的青色光线陡然垂下,将刘子谦的身形缠绕。

  更有一个个文字浮现在半空之中,如果仔细看,不难发现,这些文字竟然是一篇檄文。

  其中,刘子谦的名讳,更被人用红色朱笔重点的圈出,并且好似死刑犯一般,在名字上方被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号。

  刀光雪白,透着彻骨寒意的斩仙飞刀,在空中不停的振翅,欢快的飞舞,三对近乎透明的翅膀有规律的扇动,一丝丝银粉洒落空中,形成一片片银光闪烁。

  斩仙飞刀好似流水一般在空中划过,好似精灵一般,竟然有着说不出的美感。

  但是,刘子谦却不这么认为!

  被斩仙飞刀的眼睛中的银光定住之后,他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不由自主的浮起,心中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萦绕。

  常人总说,生死之间有着大恐怖!

  刘子谦现在第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恐怖。

  “不!”

  “我不要陨落!”

  “我可是先天强者,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怎么可以陨落在知北县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

  刘子谦面色苍白,眼睛收缩,满脸恐惧的大声喊道。

  嘭!

  看着越来越近的斩仙飞刀!

  刘子谦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狠色。他紧握着家传宝刀的手掌竟然陡然炸开,黑色腥臭的血液,白色透着银汞之色的骨骼,全部都被他献祭。

  闪烁着红光,整体看起来说不出妖异的家传宝刀贪婪的吮吸着,空中本来有几分暗淡的赤月再次变得明亮起来。

  轰!

  刘子谦的身体再度消失!

  不过这次,司徒刑没有继续放纵。

  而是手掌轻轻的抬起,眼睛直视前方,声音无比肃穆庄严,好似闷雷一般洪亮:

  “绳之以法!”

  嗷!

  嗷!

  嗷!

  就在这几个字落地的瞬间!

  一道龙形赤色的龙气,好似绳索一般穿过无数空间,顿时从天而降。

  还没等刘子谦反应过来,那道赤色好似锁链一般的龙气就攀附在他的身上,并且好似巨蟒一般不停的勒紧。

  “这!”

  “这是什么?”

  正在试图破开空间壁垒,溜之大吉的刘子谦,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上,一条活灵活现,麟角俱全的蛟龙,竟然好似绳索一般将他捆绑。

  任凭他如何的用力,竟然都没有办法挣脱,反而因为挣扎的关系,锁链捆绑的力度更加的强大。

  让他的身体上的肌肉和骨骼,都发出一种令人感到牙酸的呻(shen)吟声。。。

  “绳之以法!”

  “法家!”

  “司徒刑,你竟然是法家!”

  “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

  突然,刘子谦仿佛想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眼睛不由的圆睁,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儒皮法骨的口诀!”

  “不是董圣陨落后,就在也没有人知道了么?”

  “司徒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隐瞒自己法家的身份,并且试图混入儒家,难道就不怕天下儒林对你口诛笔伐么?”

  “怪不得,你要追到此地,才暴露出自己的底牌!”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逆种文人!”

  司徒刑听着刘子谦的呵斥,眼睛收缩,脸色更是不由的微变,手背上的青筋更是浮起显然刘子谦的话,击中了他的软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