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六十三章 喝问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0:19:39 源网站:云来阁
  “彭万里真是废物。”

  捕头严肃眼睛偷瞄,发现那个面色枯瘦的人,并不是彭万里,也不是两个差人,心中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敢问大人,按照大乾律,官府中以李代桃僵之法,私自释放死囚。该如何处理?”

  司徒刑直接走到胡不为近前,躬身施礼之后,大声问道。

  县尊胡不为面色不有的一僵,杨凤仪等人眼睛不由的一缩。严肃本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难道彭万里等人手脚不干净,被司徒刑抓住了把柄?

  没有人证物证,只要自己咬定青山不松口,相比就是司徒刑也没有办法治自己的罪责。

  想到这里,严肃心中有了对策,脸上表情也慢慢的松弛。

  官身通匪,私放囚徒,不论是哪一条在大乾都属于重罪。

  难道眼前的生,有胡不为通匪的证据?

  看了看好似烂泥一般的病痨汉子,众人再看向胡不为的眼神,就有了几分说不明的变化。

  “你这个生,休要胡说。”

  感受到几人目光的转变,胡不为再也坐不住,站起身形,面色阴沉的怒声呵斥道。

  严肃听到通匪,私放囚犯等罪名,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是整个人还是如同雷击,双股战栗,白净的脸上瞬间渗出白汗。

  “按照大乾律,当诛!”

  胡不为的眼睛在司徒刑的脸上转了几圈,警告味十足,这才冷冷的说道。

  “如果诬告,按照大乾律,当反坐。”

  “学生知北县丙申年秀才试第二十九名,座师知北县学政傅举人,恳请老大人今日为学生做一个见证!”

  司徒刑没有接胡不为的话茬,而是对着杨凤仪拱手施礼,朗声说道。司徒刑此举也是拉虎皮做大旗。

  大乾科举制度中,有三师,蒙师,恩师,座师。

  蒙师是启蒙之师,启蒙最难,故而恩情最重。古语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恩师,则是深造之师,恩情次之。

  座师,多是否则科举阅卷之官。既无启蒙之恩,又无再造之德,恩情最轻,关系最浅。

  “原来是傅举人的弟子,怪不得有此风采。”

  杨凤仪看着躬身施礼的司徒刑,不由的一愣,他很快就反应过来,面色和煦的说道。

  “说起来,我和你座师还是同年,我们都是甲子年的进士。”

  “你有什么要说的,尽管大胆的讲,老夫等人给你做个见证。”

  “谢老大人!”

  司徒刑见杨凤仪应承下来,兵家,儒家,墨家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这才起身大声说道。

  “我今日要状告,知北县捕头严肃,官身通匪,更为了一己之私,释放死囚彭万里,导致三家弟子枉死秘境。”

  轰!

  刚才还抱着看戏态度的三家弟子,陡然炸锅。眼睛睁得老大,死死的盯着司徒刑。

  “你血口喷人!”

  严肃听到司徒刑的控诉,身体不由的一软,差点站不住身形。但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硬撑着说道。

  杨凤仪,陈九宫等人都是老油条,哪里看不出严肃的色厉内茬。眼神之中,不由的多了些玩味,还有一些说不明道不白的情绪。

  “你可有证据?”

  “严捕头虽然没有官身,但是担任知北县捕头多年,兢兢业业。不能轻侮,如果诬告,本官定然要上报学政,革掉你的功名。”

  胡不为豁然站起,看着司徒刑,面色冰冷的说道。功名对儒生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寒窗苦读就位了一举成名。这个威胁不可谓不重。

  “大人明鉴,此人就是彭万里!”

  司徒刑用脚踢了踢昏迷不醒的彭万里,昂首说道。

  “怎么可能?彭万里为祸一方,早就开刀问斩,而且此人面色枯黄,全身病痨,怎么可能是彭万里!”

  胡不为面色大变,瞳孔收缩,一脸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个就要问我们的严肃,严捕头了!”

  司徒刑面色冷峻,眼神玩味的看着严肃。

  严肃见众人眼神落在他的身上,心中不由暗暗的叫苦。脸脸色煞白,更有白汗滴下,嘴巴张了几下,都没有发出声音。

  “严肃,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见黄河不死心。事到如今,你还不认罪?”

  司徒刑用法家神通震慑怒声喝道。知北县的法网震动,龙气升腾,司徒刑全身上下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仪。

  看的胡不为,杨凤仪等人都暗暗点头。

  本就心神失守,患得患失的严肃,竟然被司徒刑的一喝吓破了胆,面色发白,一时间头脑发昏,身体本能的转身就跑。

  “好一个正气盎然的生!”

  “好一声直指人心的怒喝!”

  杨凤仪看着格局气度都要远超常人的司徒刑,有些赞赏的说道。

  “最后这一喝,倒也兵家的狮吼功有些相似,都能震慑敌胆。”

  陈九宫有些震惊的看着司徒刑。听完杨凤仪的感慨,陈九宫只将这一切归咎于儒家的浩然之气。

  心正则胆气壮!

  那捕头严肃,心中有鬼,在司徒刑喝问之下,自露马脚。不是没有人将司徒刑和法家联系在一起,但是最后都下意识的否定了这个想法。

  先秦灭亡之后,法家势微,弟子稀少,大多在帝都等龙气沸腾之地。知北县只是一个边陲小邑,怎么可能有法家弟子?

  “这个知北县,藏污纳垢,真是该好好整顿一番了。”

  杨凤仪看着眼前的闹剧,不由的摇头,再看面色有些发白,惊慌失色,毫无作为的胡不为,有些失望的想到。

  这个胡不为不仅没有儒家的风骨,更没有治世的手段。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人没有一个合格。

  倒是生司徒刑仪表堂堂,有勇有谋,面临上官而不谄媚,有读人的骨气,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果真该杀!”

  莫自行放在膝上的宝剑陡然出鞘,只见一道寒芒闪过,众人下示意的闭上双眼。等再睁开,严肃已经跪倒在地上,鲜血仿佛不要钱一般喷涌而出,眼见就是活不成了。

  “可惜。”

  司徒刑看着气息微弱的严肃,心中不免有些可惜。如果严肃不死,借着这条线索,说不得还能挖出更深层的信息。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