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六百零九章 斩首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2:28:00 源网站:999文学
  司徒刑和诸葛见龙毫不在意四周简陋寒酸,盘膝坐在黄色干燥的枯草之上,推杯换盏,酒过三巡。

  两人脸色发红,眼睛都有了几分醉意,但是两人都好似较劲一般,竟然谁也没有放下手中的酒樽。

  “大人!”

  “你已经醉了!”

  诸葛见龙醉眼迷离的看着司徒刑,醉态可鞠的笑着说道。

  “本官还能喝三大碗,倒是先生已经现出醉意。”

  司徒刑轻轻的摇头,有些逞强好胜的说道。

  “喝!”

  “谁怕谁。。。”

  牢头看着醉态可鞠的两人,不由暗暗摇头,谁能想到,平日面色威严的司徒刑,竟然有这么豪放的一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站在远处观察的衙役和牢头都转身离开,诺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司徒刑和诸葛见龙两人。

  刚才还一脸醉态的两人,竟然诡异的清醒过来。

  眼睛里根本没有一丝醉色,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清醒。

  两人竟然都没有喝醉,刚才的一切都是为了迷惑外人。

  “不知眼前之事,先生有什么教我?”

  诸葛见龙不由的打了一个酒嗝,丝毫不介意别人诧异的目光,没有任何形象的抹了抹嘴上的酒渍。笑着说道:

  “关于知北县的事情。。。”

  “老朽共有三策。。。。”

  “知北县虽然只是一个弹丸之地!”

  “但古话说的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而且知北县孤悬海外,地理位置十分的特殊,只要用心经营未必不能成就一番大业。。。”

  司徒刑看着侃侃而谈的诸葛见龙,他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好似有些疑惑的说道:

  “先生说的是。”

  “可是知北县自古以来,都是百战之地。”

  “就算本官有心做一番伟业,也难以为继!”

  诸葛见龙轻轻的摇晃着手中的羽扇,一脸胸有成竹的说道:

  “大人所虑之事,老朽也多有考虑。”

  “但只要大人执行三策,就定然能够成就一番伟业!”

  “还请先生教我。。。”

  司徒刑见诸葛见龙一脸的笃定,成竹在胸,急忙站起行礼,一脸真诚的问道。

  “无他!”

  “高筑墙,广纳粮,缓称王。。。。”

  诸葛见龙轻轻的颔首,声音柔和,但却充满笃定,一字一顿的说道。

  “高筑墙!”

  “广纳粮!”

  “缓称王!”

  司徒刑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嘴巴蠕动,好似咀嚼一般,但是他的眼睛越来越亮,到最后更是好似灯泡一般夺目。

  “高筑墙!”

  “不仅可以抵御蛮荒,外域的压力,而且,就算大乾真的发生动乱,凭借厚重的城墙,也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广纳粮!”

  “好计谋!”

  “真是好计谋!”

  “本官得先生,犹如高祖得子房,还请先生出仕,助本官一臂之力!”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躬身倒地,一脸真诚的说道。

  “愿意为大人效力!”

  诸葛见龙见司徒刑态度真挚,也没有任何犹豫的重重点头,笑着说道。

  北郡

  自从成郡王之事发生后,张玉阶基本吃住都在军营。甲胄,兵刃随身,更有无数的兵丁护卫。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三法司找了数次机会,都没有得手。

  甚至还有些打草惊蛇,

  让本就谨慎的张玉阶,变得更加的小心翼翼,现在就算接近大帐,也会被盘查询问,一有异动,顿时就会被击杀。

  在这样严格的护卫之下,别说是杀手,就算是一个蚊子也别想飞进大营。

  一身戎装的张玉阶跪坐在帅案之前,眼神幽幽的看着前方。

  在帅案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火盆,里面放了干柴,还有油膏,燃烧的异常旺盛,红色的火苗向上升腾。

  就连空气都好似被点燃一般。

  在火焰上方,有一头羊羔,已经被炙烤的金黄,一滴滴油脂落下,整个营帐中有着说不出的香气。

  十数个面色坚毅,身体魁梧的大将坐在食案之后,眼睛贪婪的看着烤羊。更有人已经将刀叉握在手中,摆出一副磨刀霍霍向猪羊的架势。

  一身便服,好似浊世俏公子的石崇坚环顾四周,看着每一个人的头顶气运,都好似水煎油烹一般,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暗暗的得意。

  云台二十八将!

  根据紫薇金斗推算,天地之间共有二十八个将星,贪狼,破军,七杀,司命。。。。

  虽然贪狼星,文曲,武曲星无意间逃逸。

  但是其他星宿,还是大多被他寻来。

  也正是因为这些星宿的护卫,张玉阶的紫薇星命变得越发的尊贵。

  “诸位!”

  “这可是外域万里草原上饲养的黄金羔羊,肉质最是粉嫩。而且因为喝的是天山上的泉水,吃的是山涧的灵药。”

  “所以对气血最是滋养。。。”

  “吃上一顿,可以抵的住数日苦工!”

  “平日公子都舍不得拿出来吃。。。。”

  周围的将士听石崇坚如此说,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垂涎之色。眼睛里更有着说不出的蠢蠢欲动。

  看着众人眼睛中的垂涎,张玉阶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得意。

  正如石崇坚所说,他这个羊羔来的真是不易。

  一般人别说吃,就算听,都没有听说过。

  “羊羔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入味!”

  “我们现在说说军事!”

  “玄甲军现在战力如何?”

  张玉阶嘴角上翘,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眼神下意识的落在桌案上的地图,上面详细的标注着北郡的每一个山峦,每一条河流,以及每一个村落。

  只要是战事升起,凭借这个详尽的地图,玄甲军能够快速的将整个北郡占领。

  “回禀家主!”

  “玄甲军现在已经扩张大五万于人,而且每一个人都能够以一敌人。”

  “再配合末将的阵法,兵书,就算面对百万大军,吾也不惧。。。。”

  一个面色赤红,身体壮实的大汉走出人群,对着张玉阶行礼之后,一脸自信的说道。

  “好!”

  “诸位还是要多加努力!”

  “一定要将云台二十八星宿大阵演练成功,到了那时,就算朝廷大军前来围剿!”

  “我等也是不怕!”

  张玉阶眼睛闪烁,有些满意的点头,但还是细声嘉勉道。

  “诺!”

  “只是。。。。”

  那个红脸大汉轻轻的点头,但是他的眼睛中不知为何,竟然流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怎么了?”

  见大汉迟疑,张玉阶的眉头不由轻轻的皱起,好似有些不满的问道。

  “可是有什么问题?”

  “启禀家主!”

  “这个云台二十八将,本是上古秘传,威力无穷,不亚于诸葛丞相秘传的《八阵图》,但是成阵的条件却是非常的苛刻。共需要二十八位上应天星之人,兄弟同心,才能牵引天上的星光下垂,天地人合为一体!”

  “现在我等只有十数人,更何况,作为主星的贪狼不在。。。”

  “大阵的威力,恐怕会减弱不少,末将担心。。。。”

  张玉阶的眼睛不由的一滞。

  这个事情也正是他最担心的。

  本来贪狼星主杨寿,他是势在必得,但是因为司徒刑命格干扰的缘故,杨寿竟然诡异脱离了紫薇金斗的束缚。

  脱离了自己本来应该有的轨迹。

  变成了一颗流星。。。。

  最后更是投在司徒刑门下,成为知北县黑山大营的一名主官。

  “刘将军!”

  “此事你不用担心。。。”

  “小生正在寻找其他星宿转世之身,只要有紫薇金斗在手,凑齐二十八星宿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大半星宿聚齐,就算没有贪狼星主,也足以发动大阵。。。”

  “要知道,家主可是紫薇星命,有他镇压大阵,效果定然会远在原先的阵法之上。。。。”

  一身白衣的石崇坚,将怀里的紫薇金斗取出,满脸自信笃定的说道。

  张玉阶听石崇坚如此的自信,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喜,轻轻的点头,笑着说道:

  “崇坚说的是!”

  刘大洪眼睛一滞,心中虽然还有一些不安,但也只能顺着说道:

  “公子的命格是中天紫薇星。”

  “有公子镇压,云台二十八星宿大阵的威力,定然更胜往昔。。。”

  就在这时,一只木头雕刻,活灵活现,看起来好似活物的信鸽飞进大帐。

  他在空中环绕几匝之后,红宝石镶嵌的眼睛陡然就是一亮,展开的羽翼陡然收拢,身体好似流星一般滑翔而下。

  高居主座上的张玉阶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下意识的伸出自己的手掌。

  那只木雕信鸽,好似能够长了眼睛一般,竟然十分准确的落入他的手掌。

  “密信!”

  看着信纸上面特殊的标志,张玉阶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

  只见他没有任何犹豫的站起身形,轻轻的挥手,将刘大洪,石崇坚等人赶出大帐之后,这才小心的展开,仔细的阅读起来。

  没人知道,那个密信来自何处,上面写的是什么。但是,密信到达半晌之后,石崇坚,刘大洪等军中大将全部被喊进大帐。

  本来有些松懈松弛的军备,竟然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兵卒不仅加强了戒备,更向四周传令,张家父子所掌握的兵马竟然出现调动聚拢的迹象。

  轰!

  轰!

  轰!

  玄甲军军营里的大鼓,被人重重的敲响,一队队穿戴整齐的兵卒,在校场上不停的操练。

  一身戎装的,面色坚毅的刘大洪手里拿着两根赤红的旗帜,高居帅台之上。

  随着他手中旗帜的摆动,兵卒们在将领的带领下,有规律的跑动起来,并且形成一幅巨大的远古星图。

  一颗颗星斗,十分诡异的出现在上空,并且射下道道肉眼可见的星光。

  全身穿着玄色轻甲的兵卒,在星光照射下,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提升了不少。

  将领们的变化更是巨大,一颗颗或明或暗的星斗浮现在他们的头顶。

  源源不断的给他们提供着力量。

  “这?”

  “这是?”

  “云台二十八星宿大阵!”

  “这怎么可能?”

  “这个阵图不是消失了么?”

  “张家不过是北郡一个司马,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底蕴!”

  一身白衣,打着白色小伞,面色蜡黄的吴起站在辕门之外,看着空中的星斗变化,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大人!”

  “张家好像得到了什么消息。。。”

  “分散在各地的兵马正在调动,并且有向北郡靠拢的迹象。”

  旁边的番子,看着外松内紧的张家大营,面色异常难看的说道。

  “得到了消息?”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三法司最高机密,根本没有几分人知道?”

  “究竟是哪个环节走漏了风声?”

  “还是说,张家的力量已经渗透进了三法司?”

  吴起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惊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属下不知!”

  “但是,根据属下得到的情报,蛇的确是惊了。。。”

  番子理解吴起的心情,他得到情报的第一瞬间也是感觉不信。但不论他们是相信,还是不相信,种种迹象都表明,张家已经发现了朝廷的意图。

  以前制定的斩杀之策,明显已经失败。

  “不好!”

  “传令的人去大营了么?”

  吴起的脸色不由的大变,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

  那个番子的脸色也是大变,顾不得其他,急忙转身向后跑去。

  但是,半晌之后,只见他满脸苦涩的走回,有些担忧的说道:

  “大人!”

  “实行斩首的人,已经出发。。。属下去追,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了张家玄甲军的大营。。。”

  “希望他们不会有事!”

  吴起看着满脸苦涩后悔的番子,眼睛不由的也是一滞,手背上的血管更是一根根好似蚯蚓一般浮起。

  “大人,属下是不是带人将他们追回来?”

  番子看着吴起满脸痛苦的样子,急忙上前问道。

  “不!”

  吴起眼睛中升起一丝意动,但最后还是毫不犹豫的摆手。

  “现在不能异动,只能寄希望于希望张家父子现在还不知道朝廷的举动。否则真要危险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