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五百六十一章 奸夫**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0:19:39 源网站:云来阁
  陈年老鬼得到司徒刑的允许,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

  但是他并没有立即上前,反而眼睛中流露出畏惧之色,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收缩,好似司徒刑在他眼睛里是洪水猛兽一般。

  “本官就有如此的可怕?”

  看着好似遇到洪水猛兽一般,不停后退的陈年老鬼,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一凝,有些不悦的说道。

  “大人!”

  “你有所不知!”

  “大人的气血如柱,官威更好似大日一般,小的别说靠近,就是看上一眼,身上都有一种灼烧之感。”

  “所以小的这才不停的后退,生恐被大人的气血灼烧!”

  陈年老鬼见司徒刑的脸上流露出不悦之色,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焦急,急忙上前解释道。

  但是还没等他靠近,就被灼热的气血逼退。

  正如他自己所说,任何鬼物都不敢靠近司徒刑,更不要说有任何不轨之心了!

  “恩!”

  司徒刑轻轻的颔首,脸色也变得好看一些,显然是认可了陈年老鬼的说法。

  “给他一件皂衣!”

  “皂衣虽然品阶低微,但是上面也有着一丝龙气庇佑!”

  “诺!”

  “诺!”

  牢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司徒刑,但还是将身上象征着身份的皂衣脱下,轻轻的向前一抛。

  “谢大人!”

  看着空中的皂衣,陈年老鬼的眼睛不由的一亮,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欣喜。

  那皂衣好似蝴蝶一般在空中飞舞,就在即将落地的时候,空中竟然陡然出现一股看不到的力量。

  在那股力量的干预之下,本来即将落地的皂衣竟然诡异,好似有一根看不见的线牵引,慢慢的飞了起来。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竟然真的好似有人穿着一般。

  衣服的袖子,下摆不停的晃动,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好似几息,又好似一刻钟。

  那个空荡荡的皂衣竟然好似人身一般站立,两个衣袖聚拢,最后好似活人一般对着司徒刑拱手行礼。

  “小老儿见过大人!”

  “免礼!”

  “你究竟有什么冤枉,速速道来!”

  司徒刑眼睛如电,看了一眼直立在空中,空荡荡,但却好似被稻草充填一般的皂衣,面色冷峻的问道。

  “诺!”

  “大人!”

  “小老儿生前本是一个秀才,家中也颇有浮财。”

  “日子过的也是不错,在知北县当地也有些名望。”

  “但是怪就怪,小老儿色心萌动,看上了一个烟火女子,并且将她娶进家门!”

  那陈年老鬼讲的很仔细,事情其实也是十分的简单。

  卢员外当年也是鬼迷心窍,看上了一个烟花女子,并且不顾其他人的反对,将她娶为妾室。

  一年之后,那烟花女子,也就是卢氏为卢员外诞下一子。

  但是,让卢员外没有想到的是。

  那烟花女子嫌弃卢员外年岁已高,身体孱弱,竟然和府中的管家私通,并且有了身孕,因为担心被家里的老爷发现。

  这两人竟然不顾昔日恩情。共同做局,可怜那卢员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亲近的枕边人和自己最信任的下人竟然联手算计于他。

  那个下人和烟花女子共同诬告,诬告他有谋反之心,并且有诗词为证。

  上一任县令胡不为,因为收了别人的好处,而且想要图谋老鬼的家产。索性葫芦僧错判葫芦案。

  将这个老秀才抓进牢狱。

  老秀才的诺大的家业,也被人瓜分。

  老秀才因为生气上火,还有年岁已高,竟然没有熬住,最后暴毙在牢狱之中。

  因为生前是读人,念头比常人的要通达不少,又因为牢狱的特殊环境,这才诞生了灵智,成为一个陈年老鬼。

  “卢员外!”

  “你是卢员外!”

  跟随在司徒刑身旁的金万三听到陈年老鬼的描述,眼睛不由的一怔,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

  “你知道老夫?”

  陈年老鬼的情绪陡然变得激动起来,悬空的衣服好似被风吹拂一般不停的抖动,发出沙沙一般的声音。

  “哦!”

  司徒刑有些诧异的扭头,看了一眼金万三。

  那金万三见到司徒刑眼睛中的疑惑,急忙小声说道:

  “大人!”

  “当年卢员外的案子闹得非常的大!”

  “小的也有耳闻!”

  “现在如何?”

  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

  金万三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漂浮在空中,身外裹着皂衣的卢员外,这才小声的说道:

  “听说,那个女子已经下嫁给卢家的下人,并且抚育有一女!”

  “卢家的产业,也被他们如数霸占!”

  “而且那女子,还十分的不要脸面,任凭众人如何唾骂,都是怡然自得,更时不时的穿金挂银,在大庭广众之下,抛头露面,丝毫不顾及羞耻二字!”

  “贱人!”

  “真是贱人!”

  “当年老夫真是瞎了眼睛,才娶这个贱人入门!”

  “老夫恨啊!”

  “老夫更恨,竟然在身边养了一头白眼狼!”

  “他们吃老夫的,花老夫的,最后竟然行这等苟且之事!”

  金万三说的小声,但是他却忘了,卢员外现在是鬼神之身,耳力远超生前,故而他的声音刚刚落地。

  那个卢员外身上的皂衣不停的颤动。发出沙沙之声,显然已经是气急。如果不是顾虑守在大门上方的狱神,以及高悬空中不停释放光和热的太阳,恐怕卢员外定然会化作厉鬼冲出,前去索命。

  “还有。。。”

  金万三看了一眼暴怒,好似随时拼命的卢员外一脸的为难之色。

  “还有什么?”

  “那贱人又做了什么无耻之事?”

  罩在皂衣之内,好似一团黑烟,没有形状的卢员外感受到金万三眼睛中的犹豫,不由的怒声问道。

  “听说。。。”

  “听说,卢员外的幼子,其实并非亲生,而是那贱人和管家**。。。”

  金万三小心的看了一眼卢员外,有些同情的说道。

  “什么!”

  漂浮在空中,好似黑烟一般的卢员外,眼睛不由的大睁,好似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他的身躯竟然陡然炸开,好似烟花爆炸一般,变成一团团黑色烟雾,好似毒蛇一般向四周扭曲攒射。

  “冤!”

  “冤!”

  “冤!”

  卢员外身上的黑气更浓,怨气更重。

  守在监狱上空,好似龙兽又好似狮虎的狱神,眼睛不由的一凝,脸上更是流露出担忧之色。

  “哼!”

  “难道就没有人惩处他们不成?”

  司徒刑眼睛幽幽,有些不满的说道。

  “大人!”

  “卢员外生前没有子嗣,他又冤死在狱中。”

  “那贱人和奴仆里应外合,将诺大的家业全部转移,又用银钱上下打点,故而,就算其他人心中不满,也拿他们不能如何?”

  金万三一脸无奈的说道。

  说到底,还是银钱的惹祸。

  那烟花女子本就是长袖善舞之辈,否则也不会让卢员外晚节不保,并且搭上自己的性命。又有卢员外的家业资产进行疏通。

  又因为没有苦主,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百姓就算心中有所不满,只能背地里议论,但却不能耐他们这对奸夫**如何?

  “真是岂有此理!”

  “这就是现实版的西门庆和潘金莲,而且情节比西门庆潘金莲更加的恶劣。”

  “长此以往,必定败坏人伦。”

  司徒刑本就聪慧,又经过如此多的历练,哪里会不明白其中的诀窍,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也流露出一丝难掩的怒气。

  “大人!”

  “谁是西门庆和潘金莲?”

  金万三见司徒刑怒气勃发,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恐惧,但还是压不住心中的好奇,小声追问道。

  “西门庆,潘金莲!”

  “古之奸夫**!”

  “本官本以为,那二人已经是天下之最恶!”

  “没想到,知北县的奸夫**更甚,那小厮,不仅私通主母,而且图谋主家家财,暗害自己的家主!”

  “不忠不孝不义,简直是罪大恶极!”

  “那个卢氏,也是淫荡之人。”

  “此二人,罪行简直令人发指!”

  “最可恨的是!”

  “如此淫荡之人,私通下人,谋害主上,最后竟然还是逍遥法外,日夜笙歌!”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长此以往,知北县的道德必定崩溃。。。”

  “来人!”

  “捉拿淫荡的卢氏以及奸夫!”

  “本官要亲自审理,给卢家,给知北县百姓一个交代!”

  “这等**之人逍遥法外,天理不容!”

  司徒刑面色凝重,眼睛冰冷,声音好似雷霆一般怒斥。

  “大人!”

  “那卢氏十分的奸猾!”

  “并且交好很多无良文人,这些人大多精于刀笔之术,而且善于诡辩。”

  “以律法论处,恐。。。。”

  看着一脸怒色的司徒刑,金万三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卢氏已经将罪证消灭!”

  “又有很多无良文人,巧舌如簧,恐怕难以按照大乾律论罪?”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凝,脸色凝重的问道。

  “诺!”

  “大人当听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之说!”

  “卢氏侵吞卢家产业之后,恐日后罪行暴露,故而用重金贿赂了当时的主官胡不为,将很多证据以遗失为名湮灭,并且聘请不良文人做为状师,巧舌如簧,颠倒黑白!”

  金万三轻轻的点头,算是认可了司徒刑的说辞,这才满脸认真的说道。

  “哼!”

  “颠倒黑白!”

  “但是本官更相信,邪不胜正!”

  “执行!”

  金万三见司徒刑心意已决,心中不由的暗暗叹息,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上前接令。

  “诺!”

  随着他从司徒刑手中接过令牌,笼罩在知北县上空的龙气陡然翻滚起来,一根根青色的锁链从法网中陡然射出。向着知北县西城的方向射出。

  那里也是曾经的卢府所在之地。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