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五百五十八章 地主之谊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5:40:31 源网站:八一中文
  “喂,喂。。。”

  “不是吧,你们!”

  “你们真的信他胡言乱语。。。”

  看着狱卒在牢头的指挥下,竟然真的拿着扫帚,清水开始打扫地面,年轻狱卒的眼睛里不由的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有些夸张的说。

  “不是吧?”

  “你们是在逗我吧?”

  “肯定是这样的!”

  “你们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他只是一个疯子!”

  “风言风语你们竟然也相信。。。”

  牢头走了过来,用手掌拍打着他的肩膀,眼睛中流露出崇敬之色,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我知道你在怀疑!”

  “我知道你认为我们都疯了!”

  见年轻狱卒想要解释,牢头不由的伸出手掌阻止,毫不在意,满脸微笑的说道:

  “不用解释!”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怀疑!”

  “那时候我也以为他们都疯了!”

  “但是。。。。”

  “十多年来,他说的每一件事都应验了!”

  “所以,明天肯定会有贵人来知北县监狱,你也被闲着,赶紧帮忙打扫,如果冲撞到贵人就不是太好了!”

  年轻狱卒有些呆愣的看着手中的扫把,一脸的难以置信。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牢头看了一眼四周忙碌的人,突然十分突兀的问道。

  “知北县大牢!”

  年轻狱卒一脸的呆傻,下意识的回到。

  “废话!”

  “我知道这是知北县大牢。”

  “我问的是,这里的地名叫什么?”

  牢头见狱卒那呆傻的模样,不由生气的跳起,用自己枯瘦的手掌,在他浑圆的头颅上重重的敲击一下,一脸无奈的说道。

  “鲤鱼口!”

  “我听我父亲说过,知北县的形状好似一条跳跃的鲤鱼,县衙是建在鲤鱼头之上,而我们脚下的位置,就是鲤鱼的口腔。听说当年这块地方是阴阳家的高人亲自选定。”

  “也正是因为这个典故的原因,大牢这块地方,自古都被人叫做鲤鱼口,或者是鲤鱼嘴!”

  青年狱卒也被自己逗乐,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眼睛里流露出思索之色,大声的回道。

  “不错!”

  “这个地方就是鲤鱼口!”

  牢头满意的点了点头,脸色也变得松弛了不少,他的眼神幽幽,好似陷入了回忆,大约过了半晌,他才淡淡的说道:

  “记得那是十年前的一个春天!”

  “那时候我还不是牢头。。。只是一个普通的狱卒。”

  “知道!”

  “你前几天还不是牢头。”

  “如果不是上一任牢头徇私枉法,帮助豪族陷害关押百姓,被查办,恐怕你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狱卒呢!”

  年轻的狱卒看了一眼头发花白的牢头,心中小声的嘀咕道。

  牢头见年轻狱卒眼色古怪,心中不由的诧异,但也没有往别处想,只当他被自己的故事吸引,这才清了清自己的嗓子,抑扬顿挫的说道:

  “那一年也和今年差不多,连日大旱,没有一丝云水。不过,说来也怪!”

  “那一年,竟然每天都有一个穿着蓑衣,手提鲤鱼前来叫卖的老者!”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乡间的渔夫,钓到鲤鱼之后,不都是如此么?”

  年轻的狱卒被牢头的故事吸引,下意识的说道。说完之后,他才感觉到不妥,好在牢头并没有生气,而是好似陷入了回忆之中。

  “叫卖鲤鱼,本来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但是奇怪的是,那个老者在鲤鱼的嘴巴里放了一根点燃的香。”

  “如果香燃烧结束后,鲤鱼还没有卖出,老者就会离去。”

  “这是什么样的规矩?”

  年轻狱卒有些好奇的说道。

  “刚开始,我也是不知!”

  “后来有一次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就上前攀谈。那老者说,在鲤鱼嘴里插上香,是为了向旁人证明鲤鱼的新鲜。”

  “长香燃尽,鲤鱼也就不新鲜了,他就会将鲤鱼带回家,自己烹饪食用!”

  牢头见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眼睛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得意,好似说评书讲故事一般娓娓道来。

  “这件事,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次我们闲聊,被诸葛先生听到。没有想到是,当时诸葛先生的脸上竟然豁然大变。”

  “他马上让我们将当时的牢头找来,并且言之凿凿的说大牢必定会失火,让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啊!”

  “怎么会是这样?”

  所有人听到牢头的话,脸上都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和你们的反应也是一样的!”

  “不相信!”

  “知北县大牢,虽然不是三法司的召狱,也不是神都的天牢,但也是经过高人设计,更有数十个狱卒看守。”

  “怎么可能失火?”

  “简直就是危言耸听!”

  牢头环顾四周,将所有人的脸色都尽收眼底,好似开玩笑的说道。

  “没有错!”

  “这就是危言耸听!”

  “县衙大牢不仅有重兵把守,更有狱神镇压,怎么可能失火?”

  “我当时的表情和你们现在表情一样!”

  “我也是感觉很好笑,甚至把他当做疯子来对待。”

  众人看着语气轻松的牢头,不由暗暗的点头,在他们心中,的确将诸葛见龙当做一个疯子,不是疯子怎么可能赖在大牢中不愿意离去。

  不是疯子,怎么可能说出县府大牢会失火这样的蠢话。

  “但是。。。。”

  牢头的脸色陡然变得僵硬起来,眼睛中也出现了寒冰一般的颜色,因为他情绪的变化,本就阴冷的监狱变得更加的死寂。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三日后,知北县的大牢真的失火了。”

  “而且,不仅是知北县大牢,就连四周的商铺民居,都被烈火点燃。。。”

  “有几十个犯人,因为转移不及时,被烈火活活的烧死。”

  “这!”

  “这!”

  “这!”

  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在不停的收缩,他们的嘴巴更是大张,一脸的震惊,好似见鬼一般。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诸葛见龙放的火?”

  “知北县大牢怎么可能失火?”

  “这里可是阴阳家高人亲自测量,并且在墙壁之上,书写了强力的符文,别说是意外,就算刻意为之,一般的火焰,也别想将大牢的砖瓦点燃!”

  年轻的狱卒一脸难以置信的豁然站起身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脸上布满沟壑的年老牢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定然是那诸葛见龙放的火焰,否则怎么会是如此的巧合?”

  其他人也是轻轻的点头,显然这个想法,也是他们心中所想。

  “我们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

  “当时,我,还有牢头一起去见了诸葛先生。”

  “他仿佛早就知道我们的心思,竟然没有绕弯子,和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

  “原来,这场大火,和那卖鲤鱼的老汉竟然有脱不开的干系!”

  “此地叫做鲤鱼口,而那老汉在鲤鱼口中放点燃的香火,这不就预示着此地要发生发火灾么?”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诸葛先生这才向我们示警。”

  “但是可惜,我们当时并不相信他,这才酿成惨祸!”

  “诸葛先生,躺在枯草之上,竟然提前数日,预知大祸,你说此事神奇不神奇?”

  牢头环顾四周,见众人被自己的故事吸引,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高兴,仿佛他就是诸葛见龙一般。竟然有着说不出的兴奋。

  “神奇!”

  “神奇!”

  “神奇!”

  其他的几个人不由的轻轻的颔首,眼睛中流露出兴奋之色,一脸敬佩的说道。

  “不过后面的发生是事情,那还是真正的神奇!”

  “自从这件事之后,诸葛先生神算之名不胫而走。”

  “不仅是牢狱里的人都喜欢找他卜算,就连牢狱外的人,也有慕名请教者。”

  “但不论什么棘手的问题!”

  “总能被先生三言两语解答。”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诸葛先生最多算的上是一位卜算高人,称不上智者!”

  “真正让我们刮目相看,甚至是说心生崇拜的,还是第二年夏天!”

  “那一年夏天,知北县挖井的时候,土里挖出了一个似狗又似羊的怪物,谁也不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就连最博学的学政傅举人也是被问的哑口无言。实在是没有办法,就在这时,有人想到了蜗居在监狱之中的诸葛先生。

  就向先生请教。先生说“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夔、罔阆,水之怪龙、罔象,土之怪坟羊。”“从此先生善识怪物的名声传了开去,后来外域攻打蛮荒,得到一副巨大的骨骸。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只能询问先生。先生果然知道,说“这是防风氏的骨头。”外域使者又问了一大堆希奇古怪的问题,先生不假思索,对答如流,外域使者不禁大为叹服,曰:“善哉先生!”

  “这才是真正的智者!”

  “先生的才华在我等看来,就好似那天上的神龙,水里的鲲鹏。”

  “如果不是先生生性懒惰,婉拒了外域的招揽,恐怕现在早就高居尊位!”

  “你说,这样的人!”

  “我们有必要怀疑他么?”

  牢头一口气将诸葛见龙的传奇讲完,这才感觉口渴,将一大碗酒水喝完之后,这才环顾四周,大声的问道。

  “不怀疑!”

  “不怀疑!”

  “不应该怀疑!”

  其他人好似小鸡啄米一般,不停的点头。

  “那你们还不赶紧去打扫!”

  “都围在这里干甚!”

  “诺!”

  “诺!”

  “诺!”

  整个监狱都因为诸葛见龙的一个预言变得鸡飞狗跳。不仅是活人,就连很多死人也是眼睛里神光闪烁,显然打算想要拦路喊冤。

  牢头等人虽然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无可奈何的摊手。

  毕竟他们是狱卒,不是法师!

  更不是宗门中人,他们虽然供奉有狱神,但是,只要这些鬼神不是想要逃出监牢,狱神是不会出手的。

  所以,他们也就听之任之。

  翌日

  司徒刑端坐在大堂之上,三班衙役分列两侧。

  经过这段时日的磨合,司徒刑对审案判案处理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还没有当晌午时分,他就将所有的案子处理妥当。

  “大人!”

  “这是您要的席面,都是燕归楼的大厨亲手烧制,还有一壶老酒。”

  就在这时,金万三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走进大堂,一脸欣喜的说道。

  “大人!”

  “今日是在花厅用餐,还是就在这里?”

  司徒刑将手中的毛笔放下,有些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外面刺目的阳光,他眼睛不由自主的微眯,过了一会,好似慢慢的适应,他才淡淡的回道:

  “我们今日不再这里用餐!”

  “你陪我去一趟知北县大牢!”

  “大人!”

  “你这是?”

  金万三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想要去知北县大牢,不由诧异的问道。

  “没想到,我知北县竟然有诸葛先生这般斑斑大才!”

  “作为地主,本官自然要尽到地主之谊!”

  司徒刑看着金万三满脸的惊诧,不由的微微一笑,好似毫不在意的说道。

  “诺!”

  金万三见司徒刑主意已定,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应诺之后,将食盒内的食物,酒水全部放好,招呼过两个衙役,小心的提着,向知北县大牢方向走去。

  “大人,我们是不是提前通知一下!”

  金万三看着一脸轻松的司徒刑,嘴巴蠕动几下,有些询问的说道。

  “不用!”

  “本官过去,只是作为地主宴请宾朋,不用兴师动众,而且本官也想看看,他们平时都是如何工作的!”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摇头,将金万三的提议否决。

  金万三无奈,只能心中暗暗的祈祷,希望知北县牢狱那些人,不会不开眼,让司徒刑不痛快。

  当然,如果他们胆敢让司徒大人不痛快,金万三也肯定会想办法,让他们全部都不痛快。

  “不用担心!”

  “本官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凶神恶煞!”

  “是不会故意为难他们的。”

  “水至清则无鱼!”

  “人至察则无徒!”

  “这个道理,本官还是晓得的!”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