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四百六十三章 夜宴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2:28:00 源网站:999文学
  吕太公身形矫健,一点也看不出像是六十岁的人。

  他的心中充满了好奇,在知北县这等偏远之地,能够拿出一万钱做贺礼的并不是很多,确切说是前无古人。

  对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不好奇?

  当然在他的内心深处,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感激。

  如果不是司徒刑的恰逢其会的出现,现在恐怕他已经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他虽然年龄大了,但是并不昏聩。

  李家为什么一直要娶自己家的长女?

  除了因为吕雉艳丽无双之外,何尝没有借助联姻吞并吕家的打算。

  毕竟吕家到自己这一代一直没有男丁,只有两个女儿。

  想到这里,吕公的脸色不由的变得铁青,想的挺好,打的一手好算盘。

  但是你们不知道是,吕雉是凤命!

  岂是一般人能够觊觎的?

  李家如果在如此不知进退,少不得要大祸临头。

  “司徒先生?”

  难道是知北县刚到任的县尊司徒刑?

  吕太公眼睛中闪过一丝幽光,有些疑惑的想到,但是没有听到铜锣开道之声。要知道官员出行,是要铜锣开道,百姓回避的。

  可是不是他,又会是谁?

  一万铜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拿得出的。

  知北县何时有了一个司徒先生?

  不过,好在这个谜团并没有困扰他太长时间。

  当司徒刑的身躯从月亮门后面露出来的时候,吕太公的眼睛不由的圆睁,嘴巴更是张开一脸的难以置信。

  他并没有见过司徒刑。

  但是这并妨碍他判断出司徒刑的身份。

  司徒刑虽然穿着便服,但是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仪,更何况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好似狗腿的金万三。

  他的身份瞬间就呼之欲出!

  司徒刑!

  知北县新来的县尊。

  更是今日宴会的主角。

  吕太公虽然已经过了耳顺之年,但是并不代表他是瞎子,他是聋子,相反,他对信息的掌握绝对要超过知北县的绝大数人。

  他怎么会不知道,今日这么多宾朋前来祝寿,并非看在他的颜面上,而是是因为司徒刑要来的关系。

  “司徒大人亲临,让吕府蓬荜生辉!”

  吕太公急忙上前行礼,一脸笑容好似弥勒一般的说道。

  司徒刑也没有躲闪,笑着受了吕太公一礼。

  现在他是官身。

  吕公敬的是他的身份,佩的是大乾的制度。

  他自然不需要躲闪。

  “太公客气了。”

  “但愿本官的到来,没有打扰了吕公的雅兴!”

  司徒刑微微一笑,有些开玩笑的说道。

  “大人真是说笑了。”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大人能来,小老儿已经是喜出望外,怎么可能打扰。”

  吕公一脸堆笑,笑着伸出自己的手掌,做虚引之状。

  司徒刑也没有客气,将手中的卷轴交给金万三,自己昂首挺胸,好似得胜归来的大将军,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别院,来到宴会的大厅。

  胡御道等人虽然在主桌上饮酒谈论,气氛看起来很是热烈,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大门方向。

  他们心中也十分的好奇,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豪掷千金。

  难道真的是县尊司徒刑?

  但是,县尊司徒刑的出身他们都有所了解,家族弃子,根本没有什么背景。在知北县是小有产业,但是那些产业在他们眼中都是小打小闹,根本入不得眼。

  而且他今年考中状元,刚刚外放做官。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财?

  难道他就不怕被人诟病么?

  “胡兄!”

  “该你喝酒了!”

  “这么在这里愣着?”

  就在胡御道心中百转千回之时,旁边的白家家主有些打趣的说道:

  “胡兄,你不会是被哪家的小娘子勾走了魂魄吧?”

  “呸!”

  “你这个老不正经的!”

  胡御道眨巴了下自己不大的眼睛,有些唾弃的笑着骂道。

  不过他的思绪却收了回来,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自己是年龄越大,想的越多,管他是谁,现在难受的是李家的小子,和自己何干?

  自己最多算是敲边鼓的,就算吕家想要怪罪,也落不到自己的头上。

  李承泽一脸铁青的坐在那里,眼前的食物十分的精美,就连饮酒的杯子都是钧瓷所制,如果是平常他定然要大快朵颐。

  但是今日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索然无味之感。

  如同爵蜡!

  这就是他现在的感受。

  再好吃的食物,落在他的口中也是没有任何味道。

  胡家公子,白家少爷因为身份的缘故,并没有被安排到主桌之上,但是他们的位置也是十分的靠前,和李承泽隔着的距离并不是太远。

  当他们看到李承泽那阴沉的脸色,已经眼睛中的冷色之时,两人不由的下意识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有人要倒霉了!

  李承泽面色赤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又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两只眸子好似尖刀一般四处巡视。

  没有人怀疑李家的能量。也没有人怀疑李承泽的愤怒。

  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李承泽这个巨大的火药桶就会瞬间爆炸。

  在场之人,哪个不是玲珑之辈。

  自然没有人冒头,做那个点燃引线的人。

  所以,任凭李承泽胸中抑郁,也只能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眼睛好似利刃一般死死的盯着大厅入口。

  只要那人一出现,他就会暴然发难。

  其他人也看出了他的心思,都有些好笑,又有些期盼的看着花厅大门方向。

  他们心中也充满了好奇。

  究竟是谁,胆敢如此的猖狂,丝毫不顾及知北县第一公子李承泽的颜面?

  也许因为都抱着这种心态的缘故,刚才还热闹异常的大厅竟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不管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他们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大门方向,好似一头头趴伏在地上准备狩猎的猎豹。

  司徒刑在吕太公的虚引下,谈笑风生的走入大厅,但是令他感到诧异的是,大厅虽然高朋满座,但是却出奇的安静。

  安静的让人感到一阵诡异。

  吕太公的脸色也是不由的一滞,眼睛中带着诧异之色的看着四周。

  刚才他出去的时候,大厅内还是人声鼎沸,怎么这一刹那的功夫就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这?”

  “这是谁?”

  “怎么如此的面生?”

  “难道是外乡人?”

  大多数宾客都一脸诧异的看着一身青袍,年纪尚轻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震惊狐疑之色。

  因为他们感觉司徒刑十分的陌生。

  任凭他们回想,也没有一个人的身份能够和他重叠。

  他究竟是谁?

  这是所有人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胡家公子和白家少爷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轻视。

  这人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大的来头,否则自己等人怎么会对他没有印象。

  不要因为作为纨绔,就百无禁忌。

  在纨绔的心中只有两种人,惹得起的人和惹不起的人。

  当他们成为纨绔的第一天,长辈就他们身边耳提面命,就是要牢牢的记住,谁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谁是自己不能惹的人。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在知北县横行霸道数年,却一直没有惹出不可收拾的乱子。

  既然这人在自己心中没有印象。

  那就说明这个人是自己能够惹得起,也是能够惹的人。

  想到这里,两人不由暗暗的摩拳擦掌。

  当然,也有人知道司徒刑的身份。比如李承泽,比如胡御道等人,但是这样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众人看着司徒刑的全貌后,好似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看向李承泽,眼睛中都流露出看好戏的神色。

  但是,李承泽并没有和他们想象的那样拍案而起,而是面色苍白,眼睛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司徒刑。

  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和司徒刑会以这种形式再次见面。

  最令他感到难以接受的是,上次见面他是主簿公子,而司徒刑只是一个家族弃子,落魄的儒生。

  而半年以后,两人身份已经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司徒刑不仅是北郡的状元,傅举人的得意门生,更是知北县的主官,正七品的县尊,就算他的父亲李博伦见到他,也得恭恭敬敬的行礼,高呼一声大人。

  他不过是借助家族余荫,在司徒刑面前又算的了什么?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苍白,眼睛也顿时变得空洞。好似提线木偶一般坐在那里。

  “这!”

  众人有些诧异的看着李承泽,当看到他的神色变化之后,心中不由的一揪。

  就算他们在迟钝,也反应过来,眼前的年轻书生身份十分的不简单,否则素来有知北县第一公子之称的李承泽不会如此失魂落魄,面色苍白,眼睛更隐隐有着惧怕之色。

  司徒刑随意的瞄了一眼,当他看到李承泽之后,眼神只是停留了一秒钟就挪到其他方向。

  地位不同,眼界也会发生变化。

  李承泽现在对他来说,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主簿公子,不过是一个蝼蚁,随手就可以拿捏。

  根本没有什么特殊,更也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

  现能够成为他对手的,是知北县主簿李博伦!

  还有知北县本地家族势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