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四百五十七章 风满楼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青龙居于东方,属于木,代表了生长之力。

  白虎居于西方,属于金,代表了肃杀之气。

  朱雀居于南方,属于火,代表了赤火之力。

  玄武居于北方,属于水,代表了洪水之力。

  四种力量各不相同,甚至是两两对立。

  但却是兵家最基础的阵势之一,可以让兵卒的力量倍增。

  青龙之力,可以让士卒身体充满活力,恢复能力大增。

  白虎之力,可以让战士手中的兵刃更加的锋利。

  朱雀之力,可以让战士的移动速度大增,就好似火焰一般迅猛。

  玄武之力,可以让战士拥有坚固的防御,不畏惧刀枪等等。。。

  嗷!

  嗷!

  嗷!

  嗷!

  就在这时,四方神兽眼睛不由的圆睁,好似发现了黑山鬼王的暗中窥视,不由的怒气勃发,扭转头颅发出愤怒的吼声。

  嗷!

  嗷!

  嗷!

  嗷!

  黑山鬼王看着愤怒的神兽,心中不由的一惊。急忙闭上双眼。强行自己的脑袋扭转到别的方向。

  再也不敢窥视!

  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是窥视一眼,就被镇压的神兽发现,在气血的燃烧下,全身好似即将被点燃一般。

  这还是在十余里之外都有这种惊惧的感觉。

  如果真的身处其中,又会如何?

  恐怕瞬间就会被气血点燃,好似阳春白雪一般消失于无形。

  浑身黑气的黑山鬼王脸上流露出惊惧之色,想了半晌,他留恋的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几百年的洞窟,然后毅然向着深山中飞去。

  因为军营的存在。

  他竟然放弃了盘踞数百年的老巢。

  如果司徒刑等人知道此事,定然足以自傲。

  如同黑山鬼王一般,因为军营士气大振,而仓皇逃窜的鬼物并不是一个两个。

  可以说方圆盘踞在军营四周数十里内的鬼物竟然一靖。

  “大人!”

  “门下收到了一份请帖。”

  “吕老太公寿宴,邀请知北县的名流参加。特派人给大人送来了请帖。”

  “我是不是回绝了他!”

  金万三看着脸色有些沉重的司徒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司徒刑从故纸堆中抬起头颅,表情格外的凝重,知北县的问题很多,千疮百孔,风雨飘摇。

  整理衙门中一些文案之后,他才发现问题要比他想象的还有复杂。

  不!

  是复杂的多!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北县,但是暗处却波涛汹涌。

  王朝的力量,诸侯的力量,外域的力量,宗门的力量,还有本土的势力错综复杂。

  只要一个处置不当,就有可能引发可怕的连锁反应。

  也怪不得胡不为挂印而去。

  这样的局势,就连他都感到万分的棘手。

  在他看来,现在的知北县就是一团乱麻,常规手段,根本难以奏效。

  “吕太公!”

  “可是商家那个吕?”

  司徒刑眼神幽幽琢磨了半晌,没有想到破局之法,有些怔怔的问道。

  “是的!”

  “正是那个吕家!”

  “吕家是大姓,一代始祖是上古时期的吕尚,辅佐周武王成就了八百年基业。据说最后更是成为武道圣人,打破虚空,成为永恒不朽的存在。”

  “吕氏后人不肖,在也没出现过吕尚那样惊才艳艳之辈,但就是如此,吕家在中古时期也是王族!”

  “曾经乾坤独断数百年,直到被臣子造反,吕家才消失在历史当中。”

  “几十年后,吕家又出了一位精彩艳艳的人物。”

  “那就是奇货可居的吕不韦!”

  “他一介商人,最终成为先秦的相国,权倾天下,成就一代传奇。”

  “吕家当时也将他视为吕尚之后最有成就的,甚至预言他也会像吕尚那样打破虚空,成为不朽的存在。”

  “但是可惜。”

  “吕不韦虽然惊才艳艳,但是却遇到了更加强大的琴帝,不仅身死道消,就连家族也受到了牵连,再也不复以前的声势。”

  “到了吕太公这一代更是凄凉,不仅龟缩在知北县这等边陲之地,更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

  金万三知道司徒刑的意思,重重的点头说道。

  “大人!”

  “我是不是帮您推了!”

  “吕家无后,只有两个女儿,实力早就大不如以前,现在在城中,只能算是二流势力,大人大可不必理睬!”

  司徒刑走到书房窗户近前,轻轻的推开窗户,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色,还有冷冽的寒风,过了半晌才幽幽,有些感慨的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

  “现在的知北县,就好似外面的天气。”

  “乌云密布,随时都有可能降下倾盆大雨!”

  金万三看着外面低垂的铅云,时不时划过天际好似银蛇的闪电,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化不开的忧色。

  正如司徒刑所说,现在的北郡的形势就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不仅是他感觉到了。

  就连其他人也都感觉的到。

  就如同风暴来临之前,最先感觉到危险的鱼类一般。

  活跃在知北县上层的这些人,对危险的感知要远远超过常人。

  听说现在很多家族的人正在积极寻找后路,更有人打算全部搬到北郡生活。

  就算因为家族产业等原因不能离去的,也在积极寻求自保的手段,或者是雇佣护卫,或者是和人结成同盟。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和知北县的各个家族交流认识一下。”

  金万三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会出席吕太公的寿宴,但是他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

  正如司徒刑所说,趁着这个机会,和知北县的本地势力进行交流。

  “城中的粮食价格还在飞涨?”

  司徒刑看着远处乌云中闪烁的电光,听着耳边隐隐传来的雷声,看似毫不在意的问道。

  “是的!”

  “大人!”

  “现在城中的粮食价格可以说是一日一价。再这样下去,百姓真要无米可炊!”

  金万三见司徒刑主动询问,不敢有丝毫隐瞒。并且有些担忧的说道:

  “大人,如果在不平抑粮食价格,城中恐怕要出大事情了!”

  “平抑粮食价格!”

  “怎么平抑?”

  司徒刑看着远处铅黑如墨的乌云,一脸的平静,但是他的瞳孔之中却有着闪电的倒影。好似即将出击的雄狮,给人一种难言的威慑。

  “现在整个知北县粮仓之中只有万石粗粮,出去给山寨的军粮,还能剩下多少?”

  金万三低垂着头,他知道司徒刑说的是事实。

  知北县的官仓早被上一任县令胡不为搬空,给他们留下的粮食真的不是很多。

  但是,就这样坐视不理?

  现在还好,再过些时日,粮食价格将会升到天价。

  到那时恐怕不知要饿死多少百姓?又会惹出多少祸端?

  司徒刑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眼睛中不时闪过阴郁还有冰冷的光芒。

  王家!

  李家!

  白家!

  这几个囤积居奇,哄抬粮价的家族都被他记在心中。

  在看来,这些家族表面上都是乡绅,是楷模表率。

  但是实际上都是国之大贼!

  民之大贼。

  囤积居奇,哄抬粮价,丝毫不顾及百姓的生死。

  这样的人就算斩首诛杀也丝毫不为过。

  “本官会让他们平抑粮食价格的!”

  过了半晌,司徒刑眼神幽幽的说道。

  金万三的表情不由的一愣,他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司徒刑有这么强的自信。

  要知道,这些家族他多少都有过来往。

  毫不客气的说,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为赚钱,他们才不会管别人的死活。

  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也不会趁着知北县大灾之年,囤积居奇,哄抬粮价。

  而且这些家族在知北县经营已经百年,甚至数百年,关系盘根错节,势力已经浸透到知北县的每一个角落。

  是当之无愧的土皇帝!

  就算,司徒刑是县尊,是知北县的最高长官,恐怕也很难让他们开仓放粮,平抑物价。

  “如果他们不同意怎么办?”

  金万三犹豫再三,还是小心的问道。

  司徒刑横了金万三一眼,就他心如惴惴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话的时候,司徒刑才淡淡的说道:

  “那就查查他们嘛!”

  “这!”

  金万三的眼睛陡然大睁,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他实在没有想到,司徒刑的话会说的如此露骨。

  查查他们!

  这几个字很轻,但是蕴含的分量却是很重。

  查!

  怎么查?

  这里面都大有文章可做。

  如果司徒刑真的下心思追查一些陈年旧案,恐怕这些家族就算不死,也会脱掉一层皮!

  想到这里,金万三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同情。

  希望那些家族不会太不识相,这位县太爷的手段可不是胡不为,或者是以前的县令可比的。

  老辣!

  丝毫不像是初出茅庐之辈。反而像是那些浸染官场几十年的老油条。

  说话做事,滴水不漏。

  而且关键的是胆大心黑。

  敢想敢做!

  “将这些年的卷宗都给本官拿过来,尤其是本地的家族的。”

  仿佛想到了什么,司徒刑声音幽幽的说道。

  “诺!”

  金万三表情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急忙转身出去,不大一会就抱着厚厚的卷宗回到书房。

  知北县天高皇帝远。

  这些家族横行日久,他们也从来没有人想过有人胆敢在他们太岁头上动土,所以根本不需要刻意的去调查,各种卷宗随手可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