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四百二十三章 好好招待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胡庭玉是知北县的校尉,虽然和军营没有统属关系,但张火儿还是见过几次的,故而,并不算陌生。

  既然胡庭玉亲身陪同,而且处于下位,司徒刑的身份顿时呼之欲出。

  虽然有些不情愿,他也知道现在没有理由拖延,身体有些笨拙的摇晃从箭塔上爬下,招呼几个士卒上前,将紧闭的寨门慢慢的打开。

  不过,这个张火儿也不是无脑之辈,悄悄的在一个激灵的士卒耳边言语几句,让他去县城勾栏之所,寻牛泓回来。

  整个军营都知道,牛泓最近迷恋上一个窑姐。每日都在青楼过夜,现在定然还在青楼勾栏之所。

  司徒刑面色阴沉的迈着步子进入军营大寨。

  眼睛如刀的盯着张火儿的眼睛十数息,张火儿顿时有一种被猛虎盯住的感觉,全身上下竟然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心中不由暗暗的叫苦,他有一种直觉。

  眼前的这位大人,和胡不为不同。

  他今日口无遮拦,得罪了司徒刑,必定会为自己招惹祸端。

  司徒刑死死的盯了他半晌,就在他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这才收回目光,在樊狗儿的等人的陪同下,向中军大帐走去。

  张火儿不由长长松了一口气,僵硬的身体顿时变得委顿起来,如果不是旁边的兵士搀扶,说不得要摔倒在地。

  “太可怕了!”

  “我的乖乖!”

  “这位县太爷好大的杀性!”

  张火儿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大半,眼睛中流露出恐惧之色,有些震惊的说道。

  司徒刑面色冷峻,龙行虎步的向前,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难以表述的气场,仿佛是一头老虎,又好似一头蛟龙。

  “军中饮酒,赏他三十军棍!”

  司徒刑走了几步,突然停住身形,看着一脸讪笑的张火儿,面色威严的说道。斩仙飞刀不停的颤动,象征着大乾律法的铜牌上的文字一个个凭空浮现,一丝丝青铜色好似锁链的秩序之力垂下。

  张火儿只感觉心头一震,身体竟然不由的一僵,好似有某种未知的力量降临,他的身体竟然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

  “诺!”

  “诺!”

  樊狗儿和曹无伤紧随着的脚步不由的一顿,对视一眼,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竟然敢辱骂县尊,真是不知死活。

  想到这里,两人面色有些狰狞,好似食人猛虎一般看向张火儿。

  张火儿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见两人的表情就知道,如果落在两人手中定然不会讨的好,急忙上前讨饶道。

  “这!”

  “大人,你不能这样?”

  “不知者不怪!”

  “某家真的不知道你是县尊,还请大人饶恕!”

  司徒刑用眼睛横了他一眼,丝毫不为所动,龙行虎步的继续向前。

  “军中严令禁止饮酒!”

  “不严惩不足以扬军威,不严惩不足以警士卒!”

  张火儿看着面色严肃,全身上下有着说不出的威严的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突,本来想好的说辞,竟然被堵在胸口,怎么也说不出。

  但是看着面色狰狞,眼睛冰冷的樊狗儿和曹无伤,他的心不由的惴惴。

  “大人!”

  “某家乃是军中将领,就算有错,也是牛泓将军惩处。”

  “大人虽然是县令,但是却不能越俎代庖!”

  司徒刑的脚步不由的一顿,转头有些诧异的看着张火儿。他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伍长,竟然胆敢在知道他的身份之后还敢顶撞。

  这个伍长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否则其他的士卒脸上也不会流露出认同之色。

  当然他们更多的却是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毕竟司徒刑可以处置张火儿,自然也能处置他们。

  “对啊!”

  “大人!”

  “军中和地方政务不同。”

  “一直以来都是由牛将军负责,就算胡大人在任之时,也没有过多插手。”

  “大人品阶虽然是正七品,远在我等之上。但是却没有权利干预军中事物,还请大人收回成命!”

  一个个身穿铠甲的伍长,队正之流,见司徒刑想要惩戒张火儿,顿时升起兔死狐悲之感,上前进言道。

  “大胆!”

  “尔等想要造反不成?”

  “司徒大人乃是知北县尊,尔等虽然是军伍之人,但是终究在知北县的土地之上,自然要被管辖!”

  身穿铠甲,手按刀柄的胡庭玉见众人群情涌动,不由的疾步上前,怒声呵斥道。

  “胡大人!”

  “你虽然是巡检!”

  “但是,却没有资格插手军队内务。”

  “就算张火儿有过失,也应由军法司处置。胡大人此举,可是越俎代庖,牛将军得知,定然不喜!”

  一个队正看着身穿盔甲的胡庭玉,眼睛收缩,有些阴仄仄的说道。

  “牛泓虽然是主簿,从七品武官,但是却管不到老子头上。”

  “你这个兔崽子休要用牛泓来压老子。”

  “牛泓呢?”

  “怎么不见他出来。”

  “县尊大人视察,他怎么不出来迎接?不会是在哪个窑姐那厮混吧?”

  胡庭玉在司徒刑面前,被一个低阶队正不软不硬的话挤兑,顿时感觉颜面尽失,眼睛不由的收缩,心中更是升起一种难言的怒火,索性不再给牛泓留颜面,大声的呵斥道。

  “这!”

  围拢在寨门附近的几个队正,伍长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尴尬之色,正如胡庭玉所说的那样,牛泓现在真的不在营中。

  “牛泓怎么不在?”

  “老子可听说,他现在和勾栏院的一个窑姐打的火热,每天都在那里睡到日上三竿!”

  胡庭玉看众人的表情,那里会不明白,脸上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屑之色,有些讥讽的说道。

  司徒刑静静的看着,队正和伍长们的脸色被他尽收眼底。

  好一个牛泓!

  好一个知北县主簿!

  怪不得军纪如此的散漫,原来是上行下效。

  “人皇圣喻,敕封本官为状元及第,统领知北县的文武。但有违背,可以行使先斩后奏之责。”

  “你说本官有没有权利处置你等?”

  司徒刑冷冷的看了众人半晌,就在众人眼神躲闪,不敢和他对视的时候,他才声音肃穆的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地,他的头顶气运中陡然射出到一道代表红光。象征着王权的龙气和空中象征军营军纪的法网融为一体。

  司徒刑头顶的那一丝龙气好似是一把钥匙,平静的法网顿时翻滚起来。

  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法度之力垂下,让司徒刑的面容变得更加的威严。在这股气运的加持下,司徒刑头顶的锦鲤越发的精神,眼睛中散发着凶光,发出一声肉眼看不见的怒吼。

  不论是胡庭玉,樊狗儿,亦或者张火儿,队正等人,头顶的气运都是陡然一低,好似被大锤击中,或者是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压制一般。

  那几个言语肆无忌惮的校尉,队正头顶的气运被压制的最厉害,竟然看起来好似风中残烛,好似随时都可能熄灭一般。

  “这!”

  “这是怎么回事?”

  不论是胡庭玉等人,还是张火儿等人在司徒刑宣读圣旨之后,心头都是不由的一紧,身体竟然下意识的弯曲,看向司徒刑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些说不出的畏惧。

  那几个言语放肆的校尉,队正更是不堪,好似一柄重锤狠狠的敲打在他们的心头。更好似有一座看不见的大山,压在他们的心头,不仅没有了刚的肆无忌惮,而且眼睛中还有着深深的恐惧,仿佛司徒刑能够一言决定他们的生死。

  “拉下去!”

  见众人都没了言语,司徒刑轻轻的挥动衣袖,有些厌恶的说道。

  “执勤期间,竟然饮酒。”

  “真是目无国法军纪!”

  “诺!”

  “诺!”

  樊狗儿和曹无伤见众人不再阻拦,急忙上前,就要将张火儿按倒在地。

  “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姐夫是主簿牛泓。”

  “牛将军可是成郡王的心腹,别说你只是一个正七品的县令,就是巡抚也得给几分颜面。”

  张火儿看着满脸狞笑的两人,心头发颤,急忙扯虎皮树大旗道。

  樊狗儿和曹无伤的动作不由的一顿,下意识的望向司徒刑。成郡王在北郡的影响力巨大,可以说是深入人心。

  在民间,有人不知道北郡总督霍斐然是谁,但是都知道,流水的总督,铁打的成郡王。

  “嘿嘿!”

  司徒刑见正在挣扎的张火儿不由的冷笑两声。

  “原来是牛泓的便宜小舅子,怪不得如此的嚣张。”

  “成郡王!”

  “本官真的好害怕!”

  “将他带下去好好招呼!”

  “他可是县尊的爹,不要怠慢了!”

  张火儿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他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真的不给牛泓面子,更不畏惧成郡王的权势。

  这怎么可能?

  他司徒刑不想要头顶的官帽了,竟然胆敢如此?

  疯子!

  真是一个疯子!

  不仅张火儿难以置信,就连其他人也是心头好似擂鼓一般。

  牛泓因为早年担任过成郡王的亲兵,因为功劳被委任知北县的主簿。正因为这一层关系的存在,牛泓在知北县向来霸道。

  历任的县令都要给他几分颜面。

  司徒刑这个刚刚上任的县令,屁股还没有坐稳,竟然就敢拿牛泓的小舅子开刀,这也太疯狂力量吧?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成郡王的权势?

  樊狗儿和曹无伤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睛中看到了一丝狰狞。

  “大人放心,我等不敢怠慢,定然好好招待。这位可是县太爷的爹。。。。”

  张火儿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有些求饶的看向司徒刑。但是司徒刑好似未见,在胡庭玉的陪同下龙行虎步的向大营走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