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四百零六章 太极(贺豆蔻茶叶蛋舵主)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曹无伤看着抱着竹剑,一脸不屑的白猿。

  又看了看自己的长剑,非常理智的将拼命的想法抛弃。

  不是他不想教白猿重新做猿,而是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

  “你的剑法繁而杂,看似狂风骤雨,实则漏洞百出。”

  “如果不是老夫见猎心喜,只需要数招就能将制伏。”

  曹无伤的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更流露出尴尬之色,白猿虽然没有言明,但是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确。

  白猿看也没有看一脸尴尬之色的曹无伤,将头颅扭转,看着手持柳枝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兴奋赞赏之色。

  “你很不错!”

  “你的剑法虽然很简单。”

  “但却是真正的杀人技,稍有不慎就会可能饮恨剑下。”

  “但是你的剑法虽然是杀人技,而且也非常的狠辣,但是终究没有蕴含道韵!”

  司徒刑眼睛微眯,轻轻的点头,对白猿的话表示赞同。

  他的剑法脱胎于西洋剑,只是技而不是道。

  所以白猿的点评是非常有道理的。这门剑法的极限也就是技法的巅峰,而永远触摸不到道的存在。

  “老夫游历天下,曾经到过烂柯山,并且机缘巧合看过棋圣对弈,从而领悟棋奕之道,并且将这种道融入自己的剑法当中,形成了《奕剑术》。”

  “不知你能挡得住几剑!”

  白猿双手握住竹剑,面色变得肃穆,眼睛微眯,全身上下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虔诚。

  司徒刑手中的柳枝垂下,全身软绵绵的,好似无力。仿佛只要一下,就能将他击败。

  但是白猿却不这样想,他的眼睛却不停的收缩,仿佛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难以抉择。

  因为司徒刑站着的姿势看似随意松垮,漏洞百出。但是当你真正想要突进的时候,又会发现,所有的漏洞其实都不是漏洞。

  也正是这个原因,白猿的眼睛中才出现了那么一丝犹豫。

  但是这一丝犹豫并没有保持多久,白猿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果决,他的神性身形更凭空跃起,手中的长剑好瞬间刺出。剑意纵横,在空中形成阡陌之势。

  空中瞬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棋盘,一条条线路交错,形成无数的方格。

  竖十九!

  横十九!

  空中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围棋棋盘。

  而随着白猿竹剑的直刺,本来空无一物的棋盘中央竟然出现了一颗黑色的棋子。

  先黑后白!

  先阴后阳!

  直落天元!

  白猿的剑法乃是观棋圣对弈,而心有所感。故而他的剑意中蕴含了对弈之道。

  直落天元!

  是白猿的投石问路!

  但也是霸道。

  要知道天元乃是整个棋盘的核心,如果站立天元,就仿佛帝王登基,可以雄视八荒,占据优势。

  所以天元如同中原一般,向来是棋家必争之地!

  白猿一上来就子落天元,对这次剑斗的信心不可谓不足。

  司徒刑眼睛中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棋盘,白猿的竹剑化作一个黑色的棋子,仿佛流星一般砸落。

  子落天元!

  剑指中原!

  白猿之心,如同那司马昭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但是司徒刑并不感觉惊讶,也不担忧。也没有和白猿争抢天元之位,而是手中的柳枝挥舞起来,好似山野的牧童在空中无意识的画着圆圈。一个圆圈,两个圆圈,三个圆圈,大的圆圈,中的圆圈,小的圆圈,大圆圈套着小的圆圈,小的圆圈里面还有更小的圆圈。

  这些看似非常普通的圆圈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图案。

  好似静止水面上的涟漪,又好似蝙蝠口中的声波,说不出的奇妙。

  噗!

  白猿的竹剑出奇的锐利,好似水中的奇峰,瞬间将一个个圆圈刺穿。

  但是司徒刑柳枝化作的圆圈好似无穷无尽一般,任凭他的竹剑如何冲刺,都没有办法全部斩碎。

  白猿看着空中不停扩散的圆圈,眼睛不停的收缩,因为这一个个看似普通的圆圈,但是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他的竹剑好似落入油脂之中,又好似被漩涡撕扯,不仅前进的速度锐减,巨大的力量竟然让他的长剑发生了一定的歪斜。

  而空中那棋盘中的黑子也擦着天元的位置,落在其他位置。

  啪!

  白猿的竹剑被司徒刑柳枝上的力量牵引到一旁,鲜嫩的柳枝好似毒蛇一般弯曲,直刺白猿的脖颈。

  吓的白猿跳跃后退才没有被柳枝刺中。

  司徒刑也不追赶,好似闲庭信步一般站在那里,满脸微笑的看着白猿。

  “这怎么可能!”

  白猿有些不信邪的跳跃,手中的竹剑从一些众人根本想不到的角度刺出,异常的刁钻。

  但是司徒刑的剑势旋转,可看起来形成一个个巨大的圆圈,好似连绵不绝的瀑布,不论他从何种角度出剑。

  都被他轻松的化解。

  啪!

  啪!

  啪!

  一个黑子落在棋盘上方。

  但是因为受到司徒刑柳枝上的力量牵引,白猿的棋子显得十分的零落,和他的预期差的不少。更没有办法对司徒刑形成合围之势。

  “这怎么可能!”

  曹无伤的手背上青筋凸起,摸着怀中的宝剑,脸上流露出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神色,在他的眼中司徒刑的剑势实在是太诡异了。

  好似一个巨大的漩涡,将白猿所有的剑势统统吞噬,又好似平静的水面,看似不争实则大争。

  白猿的棋奕之道,在他的剑术面前,竟然没有任何作用,反而畏手畏脚。

  啪!

  司徒刑的柳枝横扫,白猿下意识的用竹剑格挡。

  但是柔嫩的柳枝好似不着力一般,又好似阴阳两极的磁石,竟然黏在白猿的竹剑之上。

  杀!

  白猿的眼睛不由的一缩,身体向前一探,手中的竹剑刺向司徒刑的左肋。

  走你!

  司徒刑手轻轻的挥动,那柄竹剑竟然在这股看似微妙的力量牵引下,向外面滑动了半分。

  但是就这半分,本来能刺中司徒刑的竹剑,直接刺在空气当中。

  挑!

  白猿的面色微怔,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他的反应也堪称迅速,竹剑转动,对着司徒刑的腰间横扫。

  司徒刑看到白猿的反应,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赞赏,但是他的身形并没有停止,而是不退反进,瞬间向前滑动。

  柳条下压,让白猿的竹剑剑尖向下,柔韧的柳条好似鞭子一般抽向白猿的手掌。

  白猿看着那一抹绿影,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苦笑。

  手掌张开,任凭竹剑落在地上。

  胜负已分!

  曹无伤等人眼睛大睁,嘴巴圆张,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刑。

  他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身体看似有些虚弱的司徒刑,在剑道山上的造诣竟然如此的深,只凭借一根柔弱的柳枝,竟然能够逼迫白猿弃剑。

  要知道,不论是铁剑,竹剑,都是剑!

  剑对一名剑客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

  甚至有的剑客,对剑的爱惜超过自己的生命。

  能够让一名剑客扔掉自己的宝剑,而且还是以痴剑闻名的白猿一族,这是常人根本难以想象的。

  但是司徒刑竟然凭借一根树枝,将这个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完成。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壮举。

  白猿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地上的竹剑,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这怎么可能?

  身为白猿一族骄子的存在,被誉为百年之内最有可能成为“白猿剑圣”的存在,怎么可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族打败!

  难道自己去挑战人类高手。

  他们派出的都是弱者,想要以此来麻痹自己?

  从而麻痹妖族,给妖族造成人族实力很弱的假象,从而让妖族降低警戒?

  如果不是如此,也没有办法解释,为何在这荒无人烟之地,随意碰到一个瘦弱的人族,剑道之上竟然有如此的造诣。

  真是可恶的人族!

  正如族中长者所说,人族是最狡猾的!

  论狡猾,就算是妖族中公认最狡猾的狐族,也没有办法和人类相提并论。

  以前他还是不信!

  今日,他算是领教了人族的狡猾,如果不是自己恰好遇到这么一位人族,恐怕真要被人族欺骗了!

  司徒刑摸了摸鬓角并不存在的汗珠,也是一脸的惊惧。

  太可怕了!

  白猿看着手持柳枝,好似闲庭信步一般的司徒刑心中惊惧,眼睛不停的收缩。

  司徒刑何尝不是如此?

  他虽然取得了这场剑斗的胜利,但是他心中竟然没有一丝喜悦之情。

  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惊惧和郁闷。

  妖族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过是一个剪径的山野猕猴,竟然就有如此的实力。

  如果是高等血脉的妖族,又会如何?

  实在是可怕!

  除了为人族担忧之外,司徒刑心中还有着一丝说不出的苦闷。

  那就是,自己以前实在是坐井观天了!

  没有想到在深山中遇到一个猢狲,竟然能够和自己缠斗这么久。如果是遇到更高等级的妖族,那又会如何?

  “人类!”

  “你刚才用的剑法可有名字?”

  “我从中感触到了阴阳的力量。以及柔弱胜刚强之理。”

  身穿青衣,头戴斗笠的白猿从地上将竹剑捡起,有些爱惜的擦拭干净,这才忍不住的问道。

  司徒刑眼神幽幽,好似陷入回忆,过了半晌,才淡淡的说道:

  “太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