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三百七十二章 弹劾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2:28:00 源网站:999文学
  势指挥使看着北郡拟定的皇榜,司徒刑的名字竟然不在三甲之列,他的眼睛不由微不可见的收缩了一下,但是他掩藏的很好,就连对面的乾帝盘也没有发现。

  势指挥使好似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将皇榜看完这才抬头看着面色阴沉的乾帝盘。

  乾帝盘眼睛如刀的盯着势指挥使,眼睛里的怒火好似实质一般。仿佛是一头侵犯了领地的雄狮,又好似一条被触犯逆鳞的怒龙:

  “查!”

  “给朕仔细的查!”

  “朕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肝胆将手伸到春闱之中。”

  “诺!”

  势指挥使没有任何犹豫的低头跪倒,点头大声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从大殿外跑了进来,他的双手之上捧着一个暗红色的奏折:

  “报!”

  “北郡急奏!”

  乾帝盘下意识的抬头,看着身上带着风尘之色的小太监,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诧异。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呈上来!”

  “诺!”

  随身侍奉的小太监急忙上前接过,低头躬身给乾帝盘呈到案前。

  “北郡儒生司徒刑文章无双,诗词盖世,有状元之才,但臣等收到百姓诉讼,司徒刑不守孝道,悖逆人伦,有失德之嫌,故而,臣等再三斟酌,并且听取了数位大儒的意见,最终决定剥夺司徒刑三甲之名,恭请圣裁。”

  乾帝盘看着眼前的奏折,脸色不由的一僵,眼睛中陡然闪过一丝精光。

  这个奏折是弹劾司徒刑的,列了数个罪状,其他都是旁枝末节,道听途说。

  真正的重罪就是不遵孝道,有背圣人教诲。

  乾帝盘是有名的孝子。

  这也和乾帝盘的出身有关。

  乾帝盘的生母只是一个宫女,而且其丑无比。

  有多丑呢?

  在皇宫中也是最卑微的存在。

  任人欺凌。

  也许有人要问了,既然这个宫女如此的丑陋,怎么会怀上龙种?这个事情不科学!

  对啊!

  皇帝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更有后宫佳丽三千,什么样的漂亮女人没有,怎么会临幸这么一位其丑无比的宫女?

  难道是言情小说和电视连续剧中那样,一个宫女将三四个皇子迷的神魂颠倒?

  也不是狗血的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

  现实要比小说和电视中残酷的多。

  可以说乾帝盘的出身是带有耻辱色彩的。

  因为他就是一个意外。

  而且并不是非常美丽愉快的意外。

  当时的文皇帝还没有登基,只是一个皇子。

  有一次在围场中狩猎,还是皇子的文皇帝猎了一头雄鹿。他非常高兴,趁着鹿血还没有冷却,就饱饮了一番。

  诸位都知道,鹿血最是壮阳。

  而且因为是狩猎,文皇帝也没有带随身的妃子,恰巧这位其丑无比的宫女在那里侍奉。

  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文皇帝也没有在意,对他来说,那个宫女虽然丑陋,但是只是他发泄的工具,仅此而已。

  但是让人没有想到是,就这么一次意外。

  那位宫女竟然怀了龙种。

  等文皇帝知道此事的时候,丑宫女已经接近临盆。

  按照文皇帝的意思,虽然怀的是龙种,但只是一次意外。

  让下人给这个宫女一些银两,将她打发掉。

  毕竟,他可不想在和她发生点什么。

  长的实在是太丑了!

  丑到他根本没有再见她的想法。

  当日如果不是鹿血太过壮阳,就算用刀架在文皇帝的脖子上,他也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就在众人为丑宫女收拾行李的时候。

  景皇帝突然驾到,当他了解事情的始末之后,重重的训斥了文皇帝。

  但是那个宫女实在是丑陋。

  景皇帝以生产污秽有碍圣荣为由,将她安排在外面的草芦中生产。

  因为这些曲折,乾帝盘并不是出生在宫中,而是在行宫的马厩草芦中出生的。

  那个宫女虽然长得丑陋,但是乾帝盘却是相貌堂堂。深得景帝喜欢,后被景帝抱回宫中,交给妃嫔抚养。

  年岁渐大之后,乾帝盘这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每次回想,乾帝盘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耻辱,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和生父文帝关系并不是很和谐。

  倒是和景皇帝有着如慕之情。

  景皇帝也十分宠爱这个出生在草芦中的孙儿,竟然戏称他为“丑儿”。

  很多人都知道乾帝盘有一个乳名叫做“丑儿”,都以为是贱命好养的缘故,但是没有人知道,乾帝盘的出身竟然如此的可怜。

  正是因为心中有着如此的不甘,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耻辱。

  乾帝盘从小都十分要强,好似被鞭子不停抽打的骏马,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不论文治武功,在诸位皇子中都是最好。

  最终在朝臣的拥护下,登上了九五至尊宝座。

  乾帝盘登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册封生母丑宫女为皇太后,和嫡母慈安太后并列两宫。

  但是就这件事,引起了满朝文武的反对。

  中书省更是将乾帝盘的圣旨数次驳回。

  一时间,乾帝盘的圣旨出不了宫闱。

  也正因为这件事,导致乾帝盘和中枢辅政大臣彻底的决裂,他用了两年的时候,获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不仅收回了大权,更力排众议,将丑宫女册封为西宫太后。

  乾帝盘登基以来,素来以仁孝治理天下,每日寅时起床后都会准时到两宫太后处请安,这个规矩雷打不动,已经坚了数十年。

  因为特殊的出身他生平最愤恨的就是不忠不孝之人。

  “司徒刑不孝!”

  想到这里,乾帝盘的眼睛再次落在奏折之上。

  孔圣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此乃人伦之情也。

  乾帝盘眼神幽幽,李子轩奏折中的“亲亲相隐”,最早是孔圣所说,后来历朝历代也有类似的法令。

  卑幼首匿尊长不负刑事责任;尊长首匿卑幼,死刑以外的不负刑事责任。

  大虞律法多以此为蓝本,以《疏议》最为典型。它认为血缘关系是亲属相为隐的基础,同时在较大范围内承认人情的合理性。

  除谋反、谋大逆与谋叛此等重大犯罪外,亲属和同居者可以相隐不告。

  就连大乾,也有类似的规定。

  想到这里,乾帝盘不由暗暗的点头。

  司徒朗,司徒刑之叔父也,虽无教导之责,但却有养育之恩。

  司徒刑不为其相隐,是为不孝。

  奏折内容很长,引经据典,有理有据,但是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

  司徒朗犯罪了,司徒刑没有包庇,这就是不孝顺。

  这样不孝顺的人,怎么有资格位列三甲呢?故而我们一致决定剥夺他状元的名号。

  这个理由在现代人看来,是非常可笑和难以接受的。

  这是什么鬼?

  司徒朗犯罪了,自然要接受法律的严惩,司徒刑大义灭亲,应该褒奖。

  但是在古代,却恰恰相反。大义灭亲,在儒家看来是难以接受的。

  说到底,是两种制度,两种思考方式。

  现代人的思维模式和古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现代**治,古人讲人治。

  现代的法制,和古代的法家有些类似。

  而古代的人治,则完全继承了儒家的思想。

  司徒刑虽然是儒家小圣人,但是骨子里还是一个现代人,受法家思想影响更重一些,故而他很多行为是不被古代人所认可,接受的。

  司徒刑棱角分明,力争上游,但是很多人却认为他锋芒毕露,不符合儒家的中庸之道。

  司徒刑和众人保持距离,不愿意陷入朋党泥潭,也有很多人认为司徒刑过于孤芳自赏。

  如此言论不再少数,其中非议最多的还是司徒朗的案子。

  司徒朗和司徒刑素来不睦。

  而且里面还牵扯到了嫡子和庶子之争。

  但是不论如何说,司徒朗都是司徒刑的叔父。

  如果是一个纯粹的儒家弟子遇到,必定会想尽办法为司徒朗进行掩盖。以全人子之孝。

  而司徒刑作为一个现代人,脑海中的第一念头,就是要将他绳之以法。给枉死的一个交代,以正国法威严。

  这就是古人和现代人的区别,这也是儒家和法家的区别。

  乾帝盘脸上的怒气渐渐消除,他的眼睛中流露出思索之色。

  李子轩等人的奏折,在他看来也不无道理,司徒刑的行为,的确有些偏激,而且有失孝道。

  剥夺他的状元之名,到也不算是师出无名。

  但是,这封奏折来的也实在太过凑巧,就在司徒刑刚上书“推恩令”之后,就有人上书攻讦,要说其中没有联系,乾帝盘是不会相信的。

  “好一个以进为退!”

  “真是好心机,好手段!”

  “趁着乾帝盘责问之前,先倒打一耙。扰乱乾帝盘的视线,这几位大人背后有高人啊!”

  势指挥使站在那里,并没有出言,但是他眼睛中却闪烁着幽光,脑海中快速的将整个事情推演。

  事情并不复杂,但是对方的手段却很高明。站在道德的高度,不仅中伤司徒刑,还能将自己置身事外。

  高明!

  实在是高明!

  这也是朝臣惯用的手段。推波助澜,隔岸观火!

  如果是司徒刑只是一个常人,面对这些滑不留手,老奸巨猾之辈,自然没有办法处置反击。

  但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司徒刑真正的跟脚是法家。他的背后还矗立着三法司这个庞然大物。

  想到这里,势指挥使的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凶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