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嗡!

  嗡!

  青铜铸造的巨钟被合抱的木柱撞响,巨大响声就连北郡的角落都清晰可闻。

  正在忙生计的百姓都站直身体,扭头看向贡院方向。脸上都流露出期盼或者祝福的神色。

  不仅是北郡。

  这一刻,大乾九十九个州,贡院中的文钟同时敲响。

  无数的学子端坐在号房之中,焦急的等待着试题的下放。

  神都

  一身龙袍的乾帝盘神色威严的端坐在太极殿之中。一身灰袍的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好似一只慵懒的老猫站在他的身后,好似在打瞌睡又好似在想事情,脑袋一点一点的。

  整个皇宫,在乾帝盘面前,也只有这位老祖宗胆敢如此放肆。

  乾帝盘也不以为杵,反而更加的信任李德福。

  乾帝盘的面前悬挂着一副巨大的地图,上面不仅有大乾九十九个州郡,而且还有一层层薄雾,好似随风在上面流转,说不出的神奇。

  如果有外人在此,肯定会震惊大呼,原来,这一幅地图竟然是皇家的宝物,江山社稷图。

  传说此图是上古神物,具有鬼神莫测之能。

  不仅能将江山显现,而且还能将每一寸土地的变化,事无巨细的表现出来。

  天子只需要端坐神宫,就能视天下如指掌。

  嗡!

  嗡!

  嗡!

  神都中也响起了文钟浑厚的声音,乾帝盘的眼睛不由的一亮。就连好似瞌睡的李德福也全身肌肉紧绷,好似陡然惊醒一般。

  江山社稷图上一个个象征州郡的节点好似宝石,又好似星辰一般亮起,发出夺目的光芒。

  乾帝盘从龙案后站起身形,眼睛迷离的看着一个个亮起的州郡。满脸的兴奋之色。

  “龙门开!”

  “天下良才尽入朕的毂中。”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看着好似星斗一般明亮的节点,眼睛中也流露出一丝欢喜,笑着说道:

  “恭喜陛下!”

  “贺喜陛下!”

  “看颜色亮度,这次文气要明显强于上届。”

  “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

  “陛下英明圣武,大乾国泰民安,才有如此多的良才出仕。”

  乾帝盘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喜色,但还是好似训斥的说道:

  “你这个奴才,就知道拍朕马屁。”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一转,有些讨喜的说道:

  “陛下是真龙,就算奴才真的拍,那也是龙屁。”

  “更何况我大乾国泰民安,陛下英明圣武,这是事实。”

  乾帝盘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得意,这才笑着问道。

  “北郡的节点光芒好似北斗,在诸郡中竟然最强,可知有那几位遗贤参加了科举?”

  司礼监太监李德福听闻乾帝盘询问正事,脸上嬉皮笑脸之色顿时收敛,眼睛中流露出严肃干练之色,好似木头人一般说道:

  “启奏陛下!”

  “参加本次科举的有文坛领袖,隐世不出的安乐先生!”

  乾帝盘眼睛微眯,流露出一丝惊诧,安乐先生参加科举,显然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恩!”

  “还有谁!”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躬身继续说道:

  “还有一位来自蛮荒,眼生双瞳的童子,号极乐。据说是上古圣贤转世,虽然只有八岁但是学问不再安乐先生之下。”

  乾帝盘看着江山社稷图上的北郡城池,好似在思索,久久没有讲话,过了半晌,他才好奇的问道。

  “还有谁?”

  “最后一位就是北郡圣人司徒刑,他虽然年岁不大,但是却自悟了“知行合一”,在儒家拥有很高的声望,只要在成长几年,未必不能成为第二个鱼玄机。”

  “可惜此人太过刚强,竟然硬抗雷劫,虽然保住性命,但是却消耗了百年阳寿。”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睛中流露出一丝可惜,有些唏嘘的说道。

  “三人实力都很强悍,往年定然能摘得桂冠。”

  “但是今年注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老猴,你说他们谁能成为状元?”

  乾帝盘眼神闪烁,好似有些好奇的问道。

  “陛下又在消遣奴才。”

  “谁能成为状元,还得靠陛下乾坤独断。”

  司礼监太监李德福干笑两声,有些赖皮的说道:

  “奴才又不是陛下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得知。”

  “你这个滑头的奴才!”

  “真的不知?”

  乾帝盘脸色和煦,好似开玩笑的说道:

  “现在朝中诸公都再说,这个世上最了解朕的,不是真的皇子公主,也不是后宫的妃嫔,而是你这个老猴。”

  “朕看你这个奴才是不想说吧。”

  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的身体不由一僵,眼睛收缩,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恐之色,跪倒在地有些恐惧,又有些委屈的说道:

  “陛下乃是天子,奴才不过是一介凡人,怎么敢揣摩圣意?”

  “究竟是那个在背后如此污蔑奴才?”

  “真是用心歹毒,这是在逼奴才去死啊!”

  乾帝盘看着跪倒在地上的司礼监大太监李德福,眼神怔怔,好似出神。过了半晌才幽幽的说道:

  “朕不过和你这个奴才开个玩笑。”

  “看把你这个老猴吓得。”

  “跪安吧!”

  “诺!”

  司礼监大太监急忙起身,低头退出。走出大殿,沐浴阳光之中,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但是脸上还有一丝惊惧之色没有化掉,仿佛在他身后大殿之中有着洪荒猛兽一般。

  “老祖宗!”

  一个小太监见他出来,急忙迎上去,满脸堆笑的说道。

  啪!

  小太监一脸惊惧委屈的看着李德福,他不明白素来和善的老祖宗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查!”

  “发动黑石的全部力量!”

  “定然要给老祖查出来,究竟是谁在陛下面前告了老祖的刁状。”

  看着满脸阴沉,杀气腾腾的大太监李德福,小太监不敢怠慢,身形好似游蛇瞬间向远方电射。

  黑色基石那个能够媲美三法司的庞然大物,因为一道命令全速运转起来。

  一个个指令,一条条信息被搜集,然后经过数个谋士的总结归纳分析。

  最终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兵部侍郎田千格。

  身穿朱袍,坐在中央的李大人也站起身形,环顾四周,双手抱拳向着神都方向行礼之后,这才大声说道。

  “奉圣上口谕,本官负责北郡科举,为国取士,请各位大人和本官共同检查封条。”

  “诺!”

  “诺!”

  “诺!”

  其他七位大人知道自己的职责,也没有推辞,起身向前,仔细的检查。

  见那根黄色的圣旨官印封条完好,而且也没有道法破坏的痕迹,这才轻轻的点头。

  “封条完好!”

  “没有窃取的痕迹,可以开卷!”

  头发花白的李大人,在其他人都退去后,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这才取出自己的官印盖在卷轴之上。

  嗷!

  嗷!

  嗷!

  众人仿佛听到一声好似实质的龙吟,文院上空的文气陡然变得沸腾起来,在文气之中更有一条巨龙镇压八荒。

  此刻别说是没有龙气认可的妖术,就连那些身有官印,被龙气庇护的道法司道人也好似被人点住了穴道,根本不敢有一丝妄动。

  “文气鼎立!”

  “龙气沸腾!”

  “正是壮哉!”

  八个大儒看着空中沸腾的龙气,还有好似云雾一般的文气,眼中都流露出振奋之色。

  “壮哉大乾!”

  “壮哉儒道!”

  卷轴慢慢的打开,一个个充满威严,好似真龙一般的字体显露出来。

  这是乾帝盘为科举亲自拟的考题,从写到封存,都是高度保密,就算李大人身为主考官,也是第一次见到。

  不论李大人还是其他大儒都不由的伸长了脖子,一脸好奇的看了过去。

  诗词:

  春雨!

  文章:

  命运!

  策论:

  削藩!

  乾帝盘亲自拟的考题十分的简略,但是却暗藏玄机。

  现在正是初春,雨水稀少。

  如果儒生们能够在春闱中写出出郡诗词,或者是镇国诗,必定能够缓解旱情。

  这是民生!

  文章命运!

  让他们感到诧异,不知乾帝盘为何要出如此题目。

  别说是他们,就连乾帝盘最亲近的司礼监大太监也不是很明白。

  还是偶然一次机会得知,命运为了消除司徒刑的时空轨迹,竟然逆转因果,乾帝盘有感众生被命运戏弄,这才随笔写下命运二字。

  虽然他也感觉做为考题,有失严谨,

  但是君无戏言,只能期盼考生能够给他一个惊喜。

  最后一个削藩,则是他故意为之。

  不论是李大人还是其他诸位臣公都面色冷峻,眼睛中不停的闪烁着神光。

  这是乾帝盘利用科举向外界传递他的决心,那就是削藩之事不可逆转,也不可改变。

  任何人胆敢阻止破坏,那么就必须有承担乾帝盘的怒火的心理准备。

  想到这里,他们几个人不由的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春雨!

  命运!

  削藩!

  当考题被悬挂,儒生的脸色顿时也变得精彩起来。

  春雨是民生。

  削藩是国策。

  那么命运是什么?

  儒家典籍中也有没有关于命运的记载和论证啊?

  司徒刑坐在桌后,看着空中的考题,眼神幽幽,好似在思索,又好似在发呆。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