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光球,就是道家最高等级的存在。

  度过九次雷劫,与天地同寿的阳神!

  如果说阴神因为念头中存在阴暗物质的原因,害怕雷霆和阳光,火焰,武者的气血!

  那么阳神则恰恰相反,他们所以的念头都已经由阴转阳。

  火焰,雷霆,炽热的气血,不仅不会让他们感到不适,反而对他们来说好似温床一般。故而阳神喜欢栖居在太阳之中,高达几十万度的烈焰让他们的身躯感到说不出的舒服。

  这些道家先辈成就阳神之后,就在太阳中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沉睡。

  也许有人会问,他们既然成就了阳神。在大乾是无敌的存在,为什么不到地面上呢?

  因为在阳神看来,地面上的人实在是太笨了。

  他们全身由无数好似钻石一般晶莹透亮,永远不会腐朽的念头组成,运算的速度超过后世银河计算机组数百倍,数千倍,甚至数万倍。

  大乾所有的籍,他们只要一秒钟就能掌握其中的经义。

  所以很多人称呼他们为全知。

  而且正常人念头交流的时间大约有两秒钟,也就是说,人类在听到一个信息之后,需要两秒钟的思考时间之后才会复。

  因为他们全身都是阳神念头,大脑的计算能力是人类的数千倍,数万倍,甚至亿万倍。

  所以,如果他们和人类交流,恐怕人类的大脑还没有做出反应,他们就去忙的别的事情了。

  因为太慢了!

  阳神等待千分之一秒后,就因为没有办法容忍时间的浪费而离去了。

  这也是阳神为什么不喜欢到地面上和人类生灵接触的原因。

  偶尔有阳神到地面上游历,那也不是他们的本地,只是他们的一个念头。虽然只有一个念头,但是他的计算能力也不是常人能够比拟的。

  也正因为这些原因,阳神宁可选择沉睡,也不愿意到地面上浪费时间。

  今日司徒刑挣破命运的枷锁,唤醒众人心底的梦想,产生的愿力竟然让这些古老的存在有了一丝苏醒的迹象。

  北郡总督霍斐然看着站在空中,好似金人,又好似明灯的司徒刑,幽幽的叹息一声,有些羡慕的道:

  “就算司徒圣人现在陨落,凭借这些众生愿力,也能立地封神,”

  和北郡总督霍斐然一样,身穿粗布衣服,头戴破旧儒冠的老者的心也被触动了。

  他仿佛看到了一只战天战地,永远不知什么是妥协的大泼猴。

  他的手掌紧紧的握着笔杆,在敞开的白纸上行云流水一般写到。。。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会,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且就一日而论: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申时晡而日落酉,戌黄昏而人定亥。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缯而万物否矣。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寅会,生人生兽生禽,正谓天地人,三才定位。故曰人生于寅。

  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曰西牛贺洲,曰南赡部洲,曰北俱芦洲。这部单表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随着老者的笔锋落下,一丝丝文气升腾,在文气中隐隐四片大陆,在东方的东胜神洲,有一国名傲来国,在傲来国有一神山,名花果山。

  在花果山之上,有一神石,也是一块神卵,里面孕养着一尊神灵。

  站在空中的老者,看着一脸不屈,敢于和天道对垒,而且还要胜天半子的司徒刑。

  灵感好似被打开的水渠,源源不断的涌现。

  一个个场景,一个个故事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面如粉团的童子抱着天马的脖子飞到空中,看着笔走龙蛇,在文气中出现一幕幕场景的老者,他的心中也出现了一篇故事。

  司徒刑并不知他变成了小说中的主角,更不知道老者以他为原形,写了一部旷世奇大泼猴,影响鼓舞了无数的人。

  看着天劫消失,命运无踪。司徒刑的脸上升起一丝解脱的笑容,他那锐利好似鹰隼的眼神变得暗淡,全身的力气更好似被陡然抽干了一般。

  轰!

  司徒刑的身体好似陨石一般从空中重重的砸落。

  好在鲍牙等人早有准备,才没有直愣愣的跌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快!”

  “快!”

  “请华老!!”

  总督霍斐然见司徒刑眼睛紧闭,面色蜡黄,好似重病缠身,不由的急声喊道。

  “诺!”

  士卒急忙转身,不大一会,一个须发洁白,身穿布衣,挎着药箱,全身带着几分仙气的老人急忙上前。

  他就是北郡医术最高,已经成就大医的医者华平,据说他的祖上是中古神医华佗。

  家传的青囊非常的厉害,具有医死人,活白骨的奇效。

  也正因为此,华平在北郡拥有很高的民望,就算霍斐然是总督之尊也不敢怠慢。

  华平显然和众人交情颇深,和全身甲胄的武道圣人,以及脚踏金雕的老者笑眯眯的点头打过招呼之后才来到司徒刑身旁。

  让众人将司徒刑小心的平躺下之后,他伸出了自己的三根手指,轻轻的按在司徒刑的手腕寸关尺之上。

  嘭!

  嘭!

  嘭!

  一丝丝震动从指肚上传来,也传进他的心中。老郎中眼神幽幽,修长的白眉不停的颤动,不时的观看司徒刑的面色瞳孔,以及舌苔。

  司徒刑的脉象仿佛出乎华平的预料,他的右手放在司徒刑的手腕上,左手下意识的揪着自己的胡须。

  眼睛中更流露着惊诧,迷茫之色,好似遇到了难题。

  看的总督霍斐然,鲍牙,武道圣人,,以及那个神秘老者的心也不停的揪起,过了半晌,华平才将自己的手指挪开,发出一声好似怅然的叹息。

  “先生,司徒的身体不要紧吧?”

  总督霍斐然看着面色古怪的华平,有些担忧的问道。

  华平看着全身铠甲破碎,布满干涸血渍,眼睛紧闭的司徒刑,语气中充满了矛盾的说道:

  “老夫从医几十載,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古怪的脉象。”

  “司徒镇国为了对抗天劫,以秘法刺激自身气血,透支潜力,伤了根本。故而脉象孱弱,需要以进补滋补之物,辅以养精固本之法,促进气血的中性平和。但是,在他体内还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正在修补他被破坏的肌体。”

  “这种力量十分的特殊,不仅蕴含了生命的力量,里面还有着一丝造化的气息,真是前所未见。”

  “在家祖华佗的青囊经中曾经有过一段记载,有着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称的“战神”吕布,年幼之时曾被天雷击中,侥幸保住性命,从那之后他的力量远超常人,悟性根骨更是俱佳。”

  “司徒镇国体内的特殊能量,应该就是来自于雷劫。”

  “家祖华佗在青囊中称这种神秘的能量为造化。”

  “家祖的医术早就通神入化,进入入微之境,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现这种古怪却有充满生机的能量!”

  “先生,我家老爷的身体没有大碍吧?”

  鲍牙虽然知道华平,也知道他在北郡有着很高的名望,就连总督霍斐然,郡王成郡王都得给几分颜面。

  但是司徒刑身体受到重创,气血枯竭,全身肌肉消瘦好似干尸。

  他那里有心情听华平讲祖上的丰功伟绩。顾不得其他,有些不礼貌的打断华平掉袋,焦急的问道。

  华平谈兴正浓,被鲍牙打断,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喜。见总督霍斐然等人也都流露出倾听之色。这才心中的不喜压住,面色认真的说道:

  “经过老夫的诊断,司徒镇国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终究伤了根本。阳寿缩减了百载,如果不修心养性,再次透支,恐怕有立即殒命之忧。”

  医家的老者轻轻的拨开司徒刑外面的黑发,竟然露出几缕白丝,不由的叹息一声。

  武道圣人眼睛中流露出了然的神色,怪不得司徒刑爆发出和他境界完全不相符的战力,原来是用秘法燃烧气血,消耗寿元的缘故。

  这样的秘法,他也掌握不少,但是轻易不敢使用。

  毕竟没有成为不朽,寿元都是有限的。

  “燃烧了百年载寿元!”

  总督霍斐然看着司徒刑黑发中的白丝,他的眼睛不由的收缩,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鲍牙也是眼睛大张,一脸的难以置信。

  其他人虽然没有出声,但是脸上都是惊诧之色。

  百年寿元!

  人生匆匆不过百载,就算武道圣者,身体机能旺盛,也不过是两百年的寿元。

  司徒刑刚才为了“胜天半子”,竟然燃烧了百年寿元。

  由不得他们不敢到惊诧和不信。

  “司徒镇国定然服用过天地奇珍,寿元远超常人。否则,恐怕早就变成坟冢枯骨。”

  一身素衣的华平看着双目紧闭的司徒刑,眼睛中流露出一丝艳羡。

  “先生,司徒镇国还有多少阳寿?”

  北郡总督霍斐然面色严肃,眼神炯炯的看着华平,认真的问道。

  “三载!”

  “甚至更少!”

  华平眼神幽幽,思考了一会,认真的道。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司徒刑怎么可能只剩下三载阳神。

  天骄即将陨落么?

  天妒,定然是天妒!

  性子柔弱的绣娘,看着司徒刑干枯没有生机的身体,眼睛中顿时充满了泪花。

  “这怎么可能!”

  和其他人的震惊难以置信不同,和司徒刑有过冲突的成郡王眼睛里却是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狂喜。

  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不是天才。

  就算司徒刑有通天的本领,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步伐!

  “可有办法增加他的阳寿?”

  北郡总督霍斐然看着躺在地上好似干尸的司徒刑,眼睛里流露出心痛之色。

  这是天妒么?

  为什么每一位天骄,纪元之子都要承受这些常人难以忍受的苦难。

  孔丘当年精彩艳艳,年纪轻轻就体悟圣道,被当代人尊为孔子。但是他一生不得重用,虽然学生三千,但是却居无定所,仓皇好似丧家之犬。

  鱼玄机在风雨夜顿悟礼记,存天理,灭人欲,但是却丧失了七情六欲,仿佛石头人一般冰冷。

  “气血亏损,药石可调!”

  “但是寿元亏损,乃是命数,医者医病不医命,非老朽推辞,而是真非老朽所能。”

  华平脸上的倨傲之色尽去,看着面色枯黄,好似干尸一般的司徒刑,他的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苦涩,又有些为难的说道。

  “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定然还是有办法的对不对?”

  “司徒先生如此大才,注定是圣道中人,他怎么可能早夭?”

  看着身体消瘦,好似干尸,头上已经有几分花白的司徒刑,绣娘心中不忍,带着哭腔问道。

  “除非。。。”

  看着悲伤心痛的秀娘,华平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不忍。声音吞吐的说道。

  “除非。。。”

  “除非什么?”

  北郡总督霍斐然,见华平的脸上流露出犹豫之色,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狂喜,有些激动的说道:

  “只要能补充司徒镇国的寿元,医治他身上的伤患,北郡宝库中的灵药先生可以任意取用。”

  “如果北郡药库中没有先生所需,本都就上朝廷,只要能挽救司徒镇国的性命,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本都也在所不惜。”

  华平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神光,好像是意动,看了一眼北郡总督,最后脸上又升起一丝无奈,声音幽幽的说道。

  “你们是不可能拿到的。”

  “除非什么,只要能够挽救老爷的性命,我鲍牙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因为情绪激动,鲍牙的眼睛有些猩红,声音颤动的说道。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