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二百四十一章 思之极恐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0:19:39 源网站:云来阁
  感受着龙气对他的压制,还有白蛟的愤怒。

  司徒刑知道,这是因为他恶了成郡王,气运最迅,所以才被成郡王的气运打压,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也就是他气运雄厚,又有铜板,六次雷劫的念头这等法器镇压,气运才没有被彻底的击溃。

  如果是常人,被成郡王所恶。轻则断了前程,重则命丧黄泉。

  这就是贵人,只要他们轻轻的一个表情,就会有无数的人为了讨好他,而对司徒刑落井下石。

  “司徒先生,少年英资,弱冠之年就有如此成就,真是让孤艳羡!”

  成郡王看着司徒刑,一脸亲近的说道。

  “殿下过誉了。殿下才是天人之表,日月之姿!”

  司徒刑微微一笑,有些吹捧的说道。

  成郡王脸上也爬上一丝笑容,没有再言。

  “殿下,中古圣人老冉曾经说过: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婴儿最是天真纯洁,殿下以刀兵加之,恐是不祥。以刀兵屠戮婴儿,恐有损殿下清誉,还请殿下收成命!”

  司徒刑走到成郡王近前,躬身行礼,声音悲怆的说道。

  众人神色无不一僵,眼睛中也流露出悲怆之色。

  毕竟,因为成郡王的一个命令,北郡将会有数百乃至数千婴儿被处死。

  就算在冷酷的人,心中也难免会升起不忍。如果不是慑于成郡王的威势,恐怕早就有人进言反对。

  司徒刑说出了他们想说却不敢说的话。

  故而他们的眼睛中也流露出心有戚戚的神色。

  成郡王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温和,好似一头激怒了的野兽,直勾勾的盯着司徒刑的眼睛。

  众人被成郡王的气势所摄,只感觉煞气萦绕好似身处战场一般,心中不由的胆怯。

  但是司徒刑好似未觉。眼睛平和的注视,全身上下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浩然,就算煞气到了他的身体四周,瞬间就会好似阳春白雪一般化掉。

  他的眼睛更好似深秋的古潭,说不出的深邃。就算成郡王的霸道,以及久在军营沾染的煞气,都不能让他的眼神波动半分。

  司徒刑能够如此淡定,但是其他人,就要差上不少。他们只感觉一股寒气陡然扑来,全身不由自主的战栗。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仿佛成郡王就是一头猛虎。随时可能食人,想到这里,几个胆小的汉子已经是面色苍白,两股战战。

  更有的人不漏痕迹的后退,生恐遭受池鱼之祸。

  更有人一脸惊惧的看着司徒刑,心中想不明白,司徒刑究竟有什么底气,竟然敢如此顶撞成郡王。

  司徒刑和成郡王都没有在意众人的反应,两人站在那里,气场碰撞,就连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有些不稳。

  柔弱的花草摇摆,好像随时都可能折断一般。成郡王的气势好似大山大河,说不出的霸道炽烈。

  而司徒刑则好似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潭。

  又好似一团棉花,任凭他如何霸道,总能将气势化于无形。

  深得九阳真经总纲上三昧,他强任他强,他横任他横,清风抚山岗,明月照大江。

  “司徒先生,如此年龄就能诗成镇国,更写出传唱千古的圣文。生而知之,不过如是。”

  “司徒先生必定是先贤转世,否则弱冠之年,焉能有如此的大的成就?”

  就在两人对峙之时,成郡王身后的儒生满脸堆笑,声音却有几分阴仄仄的说道。

  其他人听到儒生的话后不由的一愣,随即流露出果然的神色。

  “就是!”

  “司徒先生必定是先贤转世!”

  “我听说,司徒老夫人在怀孕的时候,梦到天星入梦,隧有身孕。”

  “司徒先生可是天上的文曲星转世。文章才华都是天授,否则怎么可能弱冠之年,有如此高的成就?”

  “就是,就是!”

  “司徒先生定然是先贤或者是大儒转世,当日他出生的时候,空中有一颗流星落在司徒府。司徒府的老人都能作证。。。。”

  “司徒先生出生之时,司徒府一夜之间开满鲜花,长满灵芝!”

  阴世

  司徒铭和老家主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迷惑。

  这些人说的言之凿凿,仿佛亲眼所见。

  但是,他俩根本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

  司徒夫人有孕之时,未曾梦到天星入怀。

  司徒刑出生之时,更没有什么异象。而且,有几个自称是司徒府老人的,他们再三打量,也没任何印象。

  中年儒生看着被他引导议论纷纷的人群。眼睛深处隐晦的闪过一丝得意。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凝,再看向中年儒生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

  鬼蜮伎俩!

  中年儒生看似在为司徒刑张目,实际上却是在败坏司徒刑的气运。

  朝廷对宗门防范日久,对宗门的转生之人,虽然表面上推崇,以贤人称之,但是却日夜提防,生恐他们掌握权柄。

  今日之话如果传到人王的耳朵里,必定会心生芥蒂,日久就是祸害。

  司徒刑是法家弟子,更是三法司的秘密成员,,自然晓得三法司和黑石的厉害。好似流水一般,无孔不入。

  只要人王想要知道,就连大臣在卧榻之上说了什么,都能晓得。

  中年儒生的话真是思之极恐,用心险恶!

  “晚生出生之时,并无任何异象。更非先贤托生,否则怎么可能被流放知北,仓皇好似丧家之犬。”

  司徒刑眼睛中闪过一丝幽幽,拱手向四周行礼,一脸苦笑,又好似伤怀的说道。

  司徒朗的脸上表情不由的一僵,下意识的想要低头。众人果真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当年,司徒家主遇刺身亡,庶子联合族老夺位,并且将嫡子流放知北。

  这件事当时在北郡传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曾经有过耳闻。今日听司徒刑主动提及,眼中都流露出感慨之色。

  正如司徒刑所说,如果他真的是先贤转世,司徒朗安敢如此欺辱?

  想到这里,他们都用讥讽的眼神看着司徒朗以及司徒家的众多族老,真是有眼不识金香玉。

  竟然错把千里马当驽马!

  “有眼无珠!”

  “真是有眼无珠,司徒家将会是北郡最大的笑柄!”

  “为了一个庶子,竟然将才华横溢的嫡长子驱逐,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些族老也是为老不尊!”

  “定然是拿了司徒朗的好处,这才构害家主嫡子。要我说都应该告到官府,按照大乾律:有嫡的,应当嫡子继承家业。这个司徒朗只是一个庶出旁支,有什么资格窃据高位?”

  司徒朗和几位族老面色不由的变得苍白。这人虽然只是随便议论,但是已经接近真相。如果真的告到官府,细查之下,不难发现蛛丝马迹。

  到时,他们不仅要将这些年的所得退,还要被判处刑罚。

  中年儒生脸色微变,他没想到司徒刑竟然没有上当。对他的心智感到佩服,而且司徒刑看他的眼神,让从内心感到一种彻骨的寒意。

  但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将心中的不安强行压下,他这才微微一笑,看着有些讨好,实则心怀叵测的说道:

  “司徒先生实在是太过谦逊了,是吾辈之楷模。先生不过弱冠,就如此大的成就,远非常人可比。又怎么可能是个常人呢?”

  这话初听没有问题,但是实则却是充满了暗示。说者无心,听者会有意,何况中年儒生故意引导。

  果然,有的人眼神微变,显然是联想到了什么。

  司徒刑横目斜视,脸色阴沉。就在他想要反驳的时候,一直沉默的成郡王陡然出声,司徒刑的话只能硬生生的吞了去。

  “放肆!”

  “司徒先生是北郡的大才,更是大乾的遗贤,尔等岂能如此放肆。”

  “如果再有下次,定然军法处置!”

  身穿校尉军服的将领没有想到会因为此事被郡王呵斥,身体不由的一僵,但还是低头应诺。但是他们心中还是憋着一口气,脸上异常的难看。心中对司徒刑的不满越发的严重。

  而那位中年生的脸色却恰恰相反,隐隐中有着得色。

  成郡王看似在训斥儒生,其实是不给司徒刑反驳的机会,他大乾遗贤的话不亚于一锤定音。

  成郡王仿佛毫无察觉,和旁边的大儒陈九璋谈笑风生起来,好似对刚才的事情毫不介意。

  看的众人不由暗暗的点头,成郡王不愧是朝中贤王。

  胸襟格局非常人能比。

  “宰相肚里好撑船!”

  “成郡王真是好胸襟,不愧是天潢贵胄,乾帝幼子。自幼在神都大内生长,又得到乾帝盘的悉心培养。胸襟格局自然不是常人能够比拟,否则在朝中也不会有贤王的美誉,屡次被嘉奖。”、

  “如果不是幼子,成郡王必定能够登上大宝!”

  成郡王面色坦然的站在那里,好似根本没有听到众人的夸奖之言。但是他的眉角已经隐隐含笑。头顶之上的白色蛟龙也发出欢畅的龙吟,就连气运也好似变得浓郁几分。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