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一百七十一章 口诛笔伐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来自异域的玉石,被司徒刑毫不怜惜扔在地上,因为巨大力量撞击的关系。玉石表面出现了一道明显的裂痕。

  就好像绝世美女的脸上被划出一道口子,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和难看。

  李承泽看着摔断的美玉,脸色不由的大变。

  仿佛有人重重在他的脸上打了一巴掌。脸颊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和火辣。

  四周的人也是面色大变,眼睛中都流露出可惜之色。这块美玉,可是价值十两黄金。但是对司徒刑这样一摔,价值必定大损。

  年轻,还是年轻啊!

  冲动,还是冲动啊!

  只是可惜了这方美玉因为两人意气之争而损坏。

  “太可惜了。”

  “实在是太可惜了。”

  几个爱惜美玉的商人有些心疼的说道。

  外域商人表情有些发僵,愣愣的看着断成两截的玉石。一时不知如何处置。

  李承泽看着地上碎成两半的玉石,更从众人眼中看到了那一丝怜悯,心中不由的恼怒,对司徒刑的恨意也越发的强烈。

  眼神也愈发的冰冷,就连空气都开始变得凝重。

  “司徒刑,你竟然敢如此放肆。”

  “你认为我不敢将你投入大牢么?”

  司徒刑看着被摔成两半的玉石,还有面色扭曲的李承泽,嘴角不由的升起一丝可有可无的冷笑。

  “我为什么不敢这样做?”

  “现在玉石已经破碎,我们俩都不需要争了。”

  “避免同室操戈,想来座师也会非常的欣慰。”

  “要知道,我们的座师最厌恶的就是弟子同室操戈。”

  司徒刑丝毫没有被李承泽的威胁所惊到,眼睛冰冷的直视,软中带硬,绵里带针的说道。

  李承泽的眼神不由的一凝,气势也是一滞。

  好似被司徒刑点到了穴位,又好似好似被扎破了的气球,刚才还气势汹汹。瞬间就又变了一副模样,脸色变得和煦起来。

  众人看着李承泽脸上的不自然,还有那强挤出来的笑容,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不屑和讥讽。

  这一丝不屑和讥讽,让李承泽的内心更加的愤怒,心中不由的升起一丝耻辱感。

  但是他并不敢立即翻脸,因为他知道,司徒刑说的对。

  傅举人最终人伦,对父子反目,同室操戈之事,最是厌恶。

  李承泽虽然霸道,但是也明白,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否则就算他父亲是知北县的主簿,也不能嚣张到今日。

  傅学政掌管知北县的科甲,更能一言决定儒生的功名。

  而傅学政是儒家弟子,最重纲常,对同室操戈之事更是厌恶至极。

  李承泽如果执意针对司徒刑,必定会恶了傅举人。

  对李承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这也是司徒刑底气所在。

  “司徒年兄,承泽只是和你开个小小的玩笑,没有想到你竟然还当真了。”

  李承泽面色尴尬难看,看起来好似便秘一般,但是为了以后的前途,他只能强忍着心中的不愉快,有些讪讪的说道

  外域商人有些震惊的看着地上破成两截的玉石,他想到了无数可能,唯独没有想到司徒刑会将玉石摔碎。

  “这是十两黄金的银票,官票!”

  司徒刑从怀里取出十两黄金的银票,直塞外域商人怀中。有些调笑的问道:

  “李兄,现在还要这块玉石么?”

  李承泽面色异常的难看,眼睛死死的盯着司徒刑半晌,仿佛要把他刻在自己的心中。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忍不住发怒之时,这才重重的冷哼一声。

  使劲摔了自己的衣袖,不过两个小厮转身而去。

  两个小厮见主子被侮辱,不由的大怒。站在司徒刑面前,眼睛冰冷的看着司徒刑,仿佛忠犬一般龇牙之后,这才亦步亦趋的紧跟在他的身后。

  司徒刑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李承泽眼中的愤怒,还有小厮的威胁。眼神幽幽的说道:

  “不过是狗仗人势尔,不足为虑!”

  众人的面色不由变得怪异起来,司徒刑虽然简单,却是充满了玄机。

  狗仗人势!

  是说奴仆仗着李承泽的势?

  还是说李承泽仗着父辈的权势?

  这个狗究竟是奴仆,还是李承泽,或者两者都是?

  在大乾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就是读书人,他们不仅地位尊贵,是天子门生,如果机缘具足,还能鲤跃龙门。

  更因为读书人天生就是一张利嘴,口诛笔伐,杀人不用刀。

  只凭一支毛笔,几张薄纸。就能够让人遗臭万年,永世不得翻身。

  “头尖身细白如银,

  论秤没有半毫分。

  眼睛长在屁股上,

  只认衣衫不认人!”

  司徒刑看着渐渐远去的主仆三人,眼神幽幽,有些感慨的作诗道。

  一寸,两寸,三寸!

  这首好似打油诗一般的诗歌,竟然在空中升起三寸文气。

  众人无不大惊!

  但是随之而来的则是面目古怪。

  “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衫不认人。”

  这首诗短小精干,看似在描写绣花针,其实却是在嘲讽!

  嘲讽李承泽和奴仆的狗仗人势。

  嘲讽世人的有眼无珠。

  特别是最后两句更是点睛之笔,让众人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之感。

  怪不得看似随意打油,竟然有三寸文气。

  “司徒八斗!”

  “司徒八斗!”

  “知北县文气有十斗,司徒刑一人独占八斗。”

  正在步行的李承泽步伐不由的一滞,当他听到司徒刑新作,特别是“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衫不认人”之时,面色不由变得古怪煞白,眼睛中流露出惊惧愤怒之色,司徒刑你怎么敢!

  司徒刑不仅敢,而作的做的很绝。

  随着这首诗词的广为流传,李承泽必定会成为大家口中的笑柄。

  严重了甚至会影响到考官,人王对他的印象,从而影响仕途升迁。

  太狠了!

  司徒刑真是杀人不见血!

  想到这里,李承泽的心口不由的疼痛,嘴角竟然有一丝鲜血溢出。

  “公子!”

  小厮看着陡然吐血,气色微眯的李承泽,急忙上前搀扶,有些担忧问道。

  李承泽困难的扭转过头颅,看着高大巍峨的酒楼,他仿佛看到了司徒刑得意的笑容,还有其他人脸上的嘲讽。

  金发碧眼棕色胡须的异域商人,看着拂袖而去的李承泽,还有自己怀里的十两金子,脸上不由的升起一丝苦笑。

  酒楼外的人听着口齿清晰,好似天桥说书先生一般抑扬顿挫的讲述李承泽刁难,司徒刑怒摔宝玉。

  众人无不发出叹息之声。

  太可惜了!

  那可是价值十金的美玉,就因为意气之争,被摔成两半。

  当小二说完司徒刑的新作后,每一个百姓面色都变得诡异古怪起来。有的人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现场一片混乱。

  就连正在维持秩序的胡庭玉等人也是引俊不止。

  “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衫不认人。”

  这位司徒公子的嘴巴真是够损的,这也是大家都不愿意得罪文人的原因。

  文人骂人通篇不带脏字,但是却能让你遗臭万年。

  以后恐怕大家在朗诵这首诗词的时候,就会想到今日的场景。

  李承泽的刁难,还有奴役的狗仗人势,都会被人提及。名望被污,这位李公子的功业必定会受损,如果严重,还有可能牵连到他父亲主簿大人身上。

  毕竟子不教,父之过!

  而且,李承泽所仗之势,也来自主簿。

  “小姐,司徒公子脾气可真是不小。”

  小厮打扮的绿儿钻进车厢,有些震惊的说道。

  “价值十金的美玉,那可是价值十两黄金的玉石啊!”

  “外面的人都替司徒公子感到可惜呢。认为他实在是太冲动了。”

  “那个李承泽也不是什么好人,故意出来搅局。”

  傅蔷薇看着立场鲜明站在司徒刑这一方的绿儿,眼神幽幽,有些震惊狐疑的说道:

  “司徒公子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否则也不会解开棋王残局,怎么可能冲动做出这种事情。”

  “里面说不定有什么隐情。”

  “小姐,里面能有什么隐情?”

  绿儿捧着自己的脸颊,眼睛冒光,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也是不知,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定然没有如此简单。”

  傅蔷薇一时语塞,但仍然一脸笃定的说道。

  “小姐,你对司徒公子就这么大的信心?”

  绿儿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棋道最能反应出一个人的品性。”

  “我仔细研究过司徒刑的棋路。发现他这个人,坚韧不拔,谋定后动。”

  “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

  “别说是李承泽给他施压,恐怕就是父亲给他压力,他也会抗争到底。”

  傅蔷薇眼神幽幽,仿佛在她的脑海中有一副巨大的棋盘,一粒粒黑白分明的棋子阡陌纵横。

  “可是小姐,司徒公子最后虽然手段比较激烈,但还是放弃了啊。”

  绿儿有些诧异的说道。

  “所以我才感觉诧异。”

  “里面必定有隐情。”

  傅蔷薇眼神中隐藏着狐疑,喃喃的说道。

  “不过司徒刑最后的那一首诗真是大快人心。”

  “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衣衫不认人。说的不是绣花针么?但是不知为什么,心中竟然有一种难言的舒畅。”

  绿儿有些兴奋的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