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一百六十六章 捧杀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老银匠,你认得这个工艺?”

  大乾商人们眼睛不由的一亮,有些兴奋的问道。

  外域商人则脸色一僵,眼睛里隐隐有着担忧之色。

  “这是外域特有的工艺,老银匠也是偶尔见过一两次。”

  “将金银或其他金属细丝,按照墨样花纹的曲屈转折,掐成图案,粘焊在器物上,谓之掐丝。这种工艺最早发源自外域,后流传到大乾。但这个酒壶上的花纹图案栩栩如生,充满异域色彩,定然是大工匠亲手所作。而且,看器物外型,异常的优雅,壶盖和壶身更是浑然一体。就算在外域,此等酒壶也是难得之物。想来是宫中,或者是贵族所有。”

  老银匠眼睛发亮,有些贪婪的摩挲着壶壁,指着其中精妙之处,兴奋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这把酒壶是皇宫中流出的物品。就算在外域也是价值连城。”

  外域商人面带喜色,不停的点头,有些兴奋的说道。

  “做这把酒壶的人,可不是普通的匠人,技术精湛,曾经为我们的国王陛下做过头顶王冠。”

  众多商人眼睛不由的一亮。他们虽然没有去过外域,但是也知道,外域的君主头顶带有金冠。

  那顶王冠是权利的象征,更是一件了不得法器。

  能够为国王锻造金冠的匠人,都是手艺达到了极高的水平。

  这样的人制造的酒壶,哪怕是前期的作品,价值也要远超常人。

  有几个商人,眼中更流露出意动的神色。

  “那这个酒壶究竟是不是纯银打造?”

  请老银匠来的商人对这把酒壶也十分的看好,有些焦急的问道。

  “这个。。。”

  老银匠收起脸上的兴奋,将酒壶放在手中,用苍老粗糙的手掌不停的摩挲,更时不时用手指敲打壶壁,用耳朵仔细倾听壶身特有的回音。

  但是,他的表情越来越犹豫,眼神也越来越古怪。

  到最后更是幽幽的一叹,将那把通体白银金边掐丝镶嵌宝石酒壶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之上。

  “老银匠,结果如何?”

  众人一脸焦急的追问道。

  “实在是愧对大家,这件银器做工实在太过精致,手艺更是炉火纯青。老朽也一时难以辨别。”

  老银匠拱手,一脸苦笑的说道。

  “那就是说这件银器是真品?”

  在众人外面的商人高声问道。

  “这个。。。”

  “这件银器,不知为何给老朽一种古怪之感。究竟是为什么,老朽也是不知。”

  老银匠想到刚才的感觉,脸色越发古怪,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件银器,老朽也说不好。”

  “你是城中手艺最好的银匠,你都看不准,又有何人能够看得准?”

  其他商人有些泄气的说道。

  外域商人看着众人眼睛里的游离和退却,眼睛里不由的闪过一丝计谋得逞的神色。

  不破开壶壁,来鉴别酒壶的真伪。

  在他看来是非常困难,几乎不可能有人做到。

  在外域,只有智慧塔上的贤者才能够破解这个难题。

  这些大乾人固然有几分智慧,但是和智慧塔上的贤者相比,又能算的了什么呢?

  “这有何难?”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紧闭房门的包厢中传来一个清越的声音。

  司徒刑面色古怪的看着包厢,这个声音他十分的熟悉,怪不得看背影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其他商人面色则是大喜,不停的对着包厢拱手表示感谢。

  紧闭的包厢被打开,一身锦袍,腰上挂着美玉的李承泽轻轻摇动折扇,颐气指使,好似养在深闺妇人之手的富家公子。

  “好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哥!”

  “不愧是知北县第一公子。”

  不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在心中暗暗的叫了一声好。

  司徒刑面目有些古怪。眼睛里更流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这还是那个喜好人妻的主簿公子么?

  在流觞诗会上,因为刘子谦的事情而颜面扫地,据说回家后就被主簿禁足。

  难得真的是洗心革面,痛改前非?

  “李公子!”

  “李公子!”

  “李公子!”

  商人们见李承泽从包厢中走出,脸上挂着谄媚,笑着上前打招呼道。

  “李公子风采更胜往昔。”

  “李公子不愧是我知北县第一公子,格局气度常人能及。”

  李承泽下巴上挑,脸上挂着淡淡的倨傲的笑容,既不和人亲近,又不拒人千里之外。突然,他的眼睛不由的一凝。

  司徒刑面色淡然的坐在那里,端着酒杯,轻轻的嗅着,淡淡的酒香好似羽毛一般轻轻撩拨着他的鼻腔。

  让他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陶醉之色。

  其他人也发现了李承泽的异样,声音不由下意思的一低。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司徒刑,只见他身穿青衣,头顶书生帽,一副乡间学子常见的打扮。并没有出彩之处,而且他坐在大堂,菜品酒水也不是很丰,想来并不是大家富贵出身。

  “原来是一个穷书生!”

  “这人是谁啊,竟然敢如此的倨傲,见到李公子都不起身?”

  “真是不知道死活。竟然敢在李公子面前摆谱。”

  “有好戏看了。。。”

  “定然是外乡人,或者乡下的土包子。”

  商人们心中瞬间衡量,小声议论道。

  更有甚者,为了向李承泽表忠心,已经对司徒刑怒目而视,好似拴着铁链的家犬,只要主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出去使劲的撕咬。

  李承泽没有发话,只是轻轻的摇晃着纸扇,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神色。

  “原来司徒兄也在此处喝酒,倒是承泽怠慢了。”

  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发怒之时,李承泽竟然微微一笑,异常热忱的说道。

  “诸位可能有所不知,我这位年兄可是了不得,知北县有名的才子,座师傅举人的得意门生,写出鸣州诗《陋室铭》的司徒刑。”

  “今年春闱定然高中,以后再见,我等可要喊一声司徒大人了。”

  “原来是司徒公子!”

  “陋室铭一出,天下无词。”

  “现在是鸣州,来日必定镇国。”

  刚才恶言相向的商人面色不由的微变,扯着嘴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些讨好的说道。

  司徒刑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端着酒杯的手不由的一滞,眼神深邃的看着李承泽。

  “司徒公子,我家小女对公子甚是仰慕,如果公子有暇,不妨到我家做客。”

  “司徒公子才艺无双,将来必成大器。”

  “这还用你说,司徒公子来日必定高中。”

  司徒刑面色淡然,静静的坐在那里,他有一种直觉,李承泽的话必定是先扬后抑。其他人见司徒刑面色冷淡,没有任何攀谈的意思,脸上都带有几分讪讪之色。

  但是他们心中却不敢怨恨,反而感觉本应如此。

  司徒刑是知北县有名的才子,并且和县里的贵人交往甚密。更有传言,学政傅举人和巡检胡庭玉对司徒刑甚是看重。

  司徒刑就是一条隐在深渊中的蛟龙,一有机会定然会升腾九天之上。

  如果现在和他攀上几分交情,以后定然会获得非常丰厚的回报。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杂家祖师吕不韦,就是前期投资了秦国质子子楚,才有了后期的滔天权势。

  这也是奇货可居的由来。

  司徒刑虽然不是子楚那种蛟龙,也算不上奇货可居,但未来未必不能位高权重。

  所以这些商人才不要自己的脸面,围拢在司徒刑四周,不停的攀谈,想要攀上几分关系。

  李承泽看着刚才还对自己一脸谄媚的商人,现在却好似家**仆,众星捧月一般围着司徒刑。

  真是人心不古。

  不过,这也不能怪商人势力,因为商人趋利,这是他们的本性。

  心中不由的有几分吃味,看向司徒刑的眼睛也越发的冰冷。

  既生瑜,何生亮?

  “各位,请安静一下。”

  “这个酒器虽然精美,手工也是难得。”

  “但是定然难不住我们的司徒公子。”

  司徒刑眼神幽幽,心中暗道,果然!

  捧杀!

  这位李公子,还真是眦睚必报。

  因为流觞诗会上,刘子谦的事情落了他的面子,更让他颜面扫地。

  “司徒公子,你才智无双,定然要帮帮我们。”

  “这个银器固然不值多少银子,但是大乾的颜面不能丢啊。”

  “是啊,司徒公子。”

  “司徒公子,不能让外域人看了笑话啊!”

  “司徒公子在楼上,他定然有办法。”

  “司徒公子加油!”

  “司徒公子,司徒公子!”

  听着楼下众人发出整齐的喊声。司徒刑的眼里流露出一丝诧异,但是当他看到李承泽眼中的戏虐还有缺了一个的小厮。

  心中不由明白了几分。

  定然是李承泽暗地里让小厮到楼下大肆宣扬。才弄的人尽皆知,更将司徒刑给架到了了火上。

  让他进退维谷。

  李承泽真是狠毒,这是捧杀。

  司徒刑能够鉴别真伪,固然可以获得大家的崇敬,获得大量的人望。

  但是如果没有鉴别出来,期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对司徒刑的声望也会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