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史家青史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胡不为本就古怪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眼神愤怒的看着一脸戏虐的傅举人,心中暗暗骂道:

  “皓首匹夫!老而不死是为贼!”

  夫贤士之出世也,譬若锥之处囊中,其未立见!

  这句话出自史家圣人司马公所著的《史记平原君虞卿列传》,意思是人才就像是锥子放在布袋当中,迟早是会出头。

  这也是鼓励有才能的人不要急躁,要安心等待时机,总会有机会让你发挥。

  傅举人在这里引用史家圣人的名句,就是要告诉胡不为,司徒刑是一个有才干的人,就如同锐利的锥子放在布袋里,出头只是时间问题。

  不是他胡不为能够阻挡的!

  胡不为被傅举人揶揄,眼睛里闪过一丝丝阴霾,但是却没有办法去反驳。

  史家也是百家之一,虽然人数不多,都是史官,虽然不是大权在握,但就帝王也要对他们也得礼让三分。

  因为他们掌握着上古神器“青史”,任何人的姓名只要被镌刻在青史之上,就会名垂千古。

  是非功过,皆由后人评说。

  正是这个原因,历代人王对史家都颇为仁厚。

  大乾太宗,更是对史家推崇到了极致,曾有明言。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

  以史为鉴,可以明得失!

  故而大乾对史家比历代更加的优渥,除了司马氏薪火相传以外,还有班固凭借《汉书》一书封圣,其妹班昭虽然没有著书封圣,但也是史学大家。

  班氏一族,既司马家以外,成为第二个史家世家。

  要知道,世家可不是乱封的,只有家族中出过圣人,才能被称作世家。

  董圣之后,儒家大兴。权倾朝野,人才辈出。

  从孔圣人开始,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又有亚圣孟轲,关西孔圣杨雄,圣人后裔孔颖达等各领风骚数十年。

  但是能够称作世家的,不过是孔家,孟家,董家,朱家等寥寥几家。

  其他各家能被称作世家的更是稀少。

  史家历代人数最少,而且以强项,不畏死而著称。

  固然地位特殊,得到人王礼遇,但也容易招来杀身之祸。

  就算史家圣人司马公,也曾因为强项得罪人王,而被判处宫刑。就算后来成就圣人位格,光耀千古,那也终究不是完人,白玉微瑕。

  更不用说他人,史家因为言论获罪被杀者不知凡几,特别是大争之世,更是如此。

  故而史家能有司马家,班家两个世家传承,已经是非常的难得。

  纵然胡不为胆子再大,也不敢背后非议圣人。

  所以,他只能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有阴郁的眼光看着司徒刑。心中有些愤恨骂道:

  “不过是小人得志尔!”

  司徒刑在胡庭玉的陪同护卫下,双手捧着行文放在供桌的架子上,面色肃穆的朗声说道:

  “后学司徒刑不负大人所托,缴令!”

  司徒刑说完之后,又对着供桌上的行文连着行了三个大礼,这才头颅微抬,有些期盼的看着。

  只要上峰收回行文,就意味着司徒刑使命的结束。卸任使节之后,龙气自然离体,他的命格也会从上使变为普通人。

  上使固然看起来威风,但是也给自己带伤了一个紧箍咒。

  因为上使代表了上官,故而一举一动都要格外小心。

  诚惶诚恐,如履薄冰,唯恐失礼遭人攻讦。

  更恐言行不当,有辱官声,恼了上官,绝了前程。

  辞去上使之职,固然让他没了威仪,损失了气运。

  但是也让司徒刑恢复了自由,不必被上使身份所禁锢。

  况且那气运本就并非是他所有,强行取之,必有祸患。

  “准!”

  众人耐心的等了半刻钟,静止不同的行文陡然颤动起来,纸面上更是浮现出一个形体匀称,笔锋老道的“准”字。

  “谢大人!”

  司徒刑眼中流露出欣喜之色,躬身行礼说道。

  就在那个准字浮现的瞬间,司徒刑只听到一声欢悦的龙吟。他身上赤色代表上使身份的龙气陡然散开。

  而那道完成使命的行文,更是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无火自燃,瞬间变成一堆飞灰。

  就在行文燃烧成灰烬的一瞬间,司徒刑的眼睛微不可查的波动几下,因为他竟然看到了一道赤色的光点陡然飞出。这个光点在他的头顶旋转几匝之后,这才缓缓的落下。

  这个光点看似微不可查,但是却有着难以想象的威能。

  仿佛是一把钥匙,又好似一把钥匙。

  随着它的落下,司徒刑头顶的气运仿佛受到刺激一般,不停的翻滚,而其中的锦鲤更欢悦的跳跃起来。嘴巴大张,有些急不可耐的将那光点瞬间吞入。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站在那,看着自己头顶已经完全变成青色的气运,他感觉自己的气运已经到了某个节点,或者是到了某个瓶颈。

  只要再有临门一脚,或者是得到一丝机缘,就能蜕凡脱俗,由民而官。

  而这一丝机缘,就是春闱!

  民望,才干,气运都已经足够,那么司徒刑只要静静的等待,只要在春闱中获得一个好的名词,或者是得到天子的青睐。

  就能完成“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华丽转变。

  气运中的锦鲤仿佛是感受到了司徒刑心中的想法,有些兴奋的弯曲身体,尾巴狠狠的抽打在青色气运之上。

  借助反弹的力量,气运锦鲤高高的跃起。

  “鲤鱼跃龙门!”

  司徒刑想到前世关于鲤鱼跃龙门的故事,传说中黄河之上有一座石头雕琢的龙门,只要能够跳过去的锦鲤,就会脱胎换骨,成为九天之上的真龙。

  故而每年,都有数不清的锦鲤会逆流而上,到达位于黄河之上的石门山,想要凭借自身的力量越过高耸入云的龙门。

  龙门高寒,只有偶尔几个幸运的鲤鱼才能越过。

  绝大数的鲤鱼在逆流的途中,不是被天敌吃掉,就是活活的累死,或者是从龙门之上摔落,跌死。

  但是鲤鱼还是一代接着一代,前仆后继的去跳跃龙门。

  因为他们坚信,跃过龙门之后,就能化为遨游九天之上的神龙。

  前世的司徒刑,对这样的故事向来嗤之以鼻,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龙门,怎么可能有神龙?

  但是直到今天,司徒刑才真正体悟到故事的精髓。

  这是古人借物喻事。

  那些鲤鱼用来比喻天下寒窗苦读的士子,而那龙门就是开榜取士的春闱。

  只有学子在春闱中一举成名,获得钦点,才有资格脱胎换骨,由民而仕。

  这和故事多么的吻合?

  司徒刑前世虽然没有经历过春闱,但是也经历过高考。在他看来,高考就是另类的“春闱”。也是另类的龙门。

  莘莘学子就是前仆后继的鲤鱼。

  “定然可以的。”

  司徒刑想到即将面临的春闱,心中暗暗的给自己鼓劲。按照他现在的积累还有气运,定然能够在春闱中高中,定然能够脱胎换骨,定然能够成为大乾士族中的一员。

  “大人舟车劳顿,下官略备酒席,不成敬意,还望大人不要推脱。”

  胡不为腆着脸,一脸谄媚的站在吴起身旁,有些讨好的说道。

  “你可知我在神都哪个衙门供职?”

  一身白衣,撑着白色纸伞,面色稍微有些蜡黄的吴起有些好笑看着胡不为,有些玩味问道。

  “下官不知。”

  胡不为腆着脸,有些溜须的说道:

  “想来大人在神都定然身居要职,不是中枢,也是三省!”

  中枢是世人对天子近臣的美誉。而三省,则分别代表中书省,尚书省,门下省,除了帝君所代表的中枢之外。

  三省是神都权利最大的要害部门,除了起草诏书,审核诏书,执行法令之外,还具有临机独断之权。

  “虽不中,但不远矣。”

  吴起用手帕捂嘴,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胡不为,眼神幽幽的说道。

  “不过,我想胡大人是不愿意和本官交朋友的。”

  “大人位居高位,下官怎么敢和大人交朋友,在知北县,只要大人有需要,请尽管吩咐,下官必定全力以赴。”

  胡不为被吴起盯上,瞬间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身体弓着,仿佛家奴狗腿一般,哪里还有一县之尊的威仪。

  看的胡庭玉,傅举人看着卑躬屈膝,好似奴仆的胡不为,眼中都流露出反感无奈之色。

  傅举人心中更是长长叹息。

  这胡不为也是两榜进士,读了几十年的圣贤书,怎么品行如此不堪?

  就这样的人竟然也能主政一方,身为万民父母。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

  想到这里,傅举人的眼睛里不由的多了一丝阴霾。

  士卒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生恐给自己惹来祸端,但是眼中时不时闪过失望鄙夷之色。

  司徒刑面色不变,站的笔直好似青松一般挺拔。

  他心中没有失望,也没有怀疑。

  胡不为这样的人,他在后世见得多了。溜须拍马,迎来送往,投机取巧,还别说这样的人,市场还真不小。

  就算今日斩掉胡不为,但是会有千千万万个胡不为站起来。

  这不是圣人教诲出了问题,也不是体制的关系。

  历朝历代,这样的人都如同过江之鲫,从未断绝。

  说到底,还是人性本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