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大丈夫当如是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10-24 03:14:02 源网站:全书网
  司徒刑眼神幽幽的看着吴起,这个男人虽然在不停的咳嗽,脸上也有病色,但气运却异常的浓郁,天生位格不凡,头顶气柱已经全部变红,说不出的高贵。

  这还是司徒刑自重生以来见过气运最雄厚的人,就连杨凤仪,陈九宫,莫自行等都比他差上不少。

  更不用说胡不为,傅举人之辈。

  他甚至有一种直觉,如果吴起只需要轻轻一言,就能罢免胡不为。

  恐怕,他的权势不在起草行文那位大人之下。

  在红色的气柱之中,更有一头鹰视狼顾的异兽。

  这位大人,看着儒雅,但恐怕早就满手血腥,也是心很毒辣之人。

  看着那头异兽,司徒刑心中暗暗的说道。

  那头异兽仿佛也发现了司徒刑的窥视,转头冰冷注视。

  司徒刑只感觉心如雷击,背后的汗毛陡然炸立。

  危险!

  他头顶气柱中的鲤鱼更是不堪,软绵绵的趴着,更隐隐有一种臣服之意。

  嗷!

  就在这时,司徒刑手中的行文陡然射出一道龙气,隔绝了鹰视狼顾异兽的目光,这也让司徒刑心中不由的一松。

  司徒刑面色不变的站在那里,但是他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湿透,眼睛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吴起的头顶。

  吴起的脸色有些古怪,就在刚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对司徒刑竟然有着一丝莫名的敌意。

  “你真的不惧生死?”

  吴起将心中莫名其妙的念头甩掉,看着司徒刑有些好奇的问道。

  “惧!”

  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你很实诚,那为何不躲?”

  吴起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和玩味,有些好奇的问道。

  “臣更惧失节。生死事小,失节事大!”

  司徒刑挺直腰板,一脸严肃的说道。他虽然身有功名,但却不是官员,本没有资格称臣,但是现在是上使。地位特殊,故而称臣也不算逾制。

  “好一个生死事小,失节事大!”

  吴起脸上流露出激动的潮红,看着司徒刑的眼神越发的满意。有些兴奋的说道:

  “如果朝中诸臣,都有此操守,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惧死,何愁我大乾不兴。”

  “你很好!”

  说完吴起感觉有些失言,理智的闭上嘴巴,眼神幽幽的看了司徒刑一会,就在他全身毛骨悚然之时,才淡淡的说道。

  士卒有些羡慕敬佩的看着司徒刑,要知道那位可是来自神都的贵人,竟然能够得到他的肯定,真是不易。

  想到最后,竟然有一种心有荣焉之感,毕竟司徒刑也是知北县的一员。他获得了荣耀,也就是知北县获得荣耀。

  但是知北县县尊胡不为却不这么想,他躲在人群后面,眼睛不停的闪烁,有些嫉妒又有些艳羡的看着。

  这可是从神都出来的大人物,能够得到他的一句夸赞,身上就等于多了一层保护,以后的仕途定然能够顺畅不少。

  但这些本应该属于自己的荣耀,却被司徒刑这个狗贼窃取。

  越是如此想,胡不为心中就是越生气。看向司徒刑的眼神也变得越发的不善。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或者是以身代之。

  司徒刑面色不变,但是心中却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就在刚才,一道赤色的气运陡然从天而降,他气运中的锦鲤兴奋的跃起,一口吞下,全身鳞片光鲜,看起来更加的灵活。

  而司徒刑白色带青的气运,也因为这一句夸奖,青丝的数量陡然增加十余根。

  从半青半白的状态,变为大半都是青色。

  按照他的估计,这次所得气运竟然不亚于建立府邸时所带来的人望。

  这就是大人物的权势么?

  生死富贵,一言予夺。

  自己精心谋划数月,历经千辛万苦,所获得气运,竟然比不得一言之功。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但是他心中很快又升起更强大的信念。

  就如同项羽当年见到始皇东巡,被其威严权势所感染,大呼:大丈夫当如是!

  司徒刑心中也在不停的感慨。

  大丈夫当如是!

  大丈夫当如是!

  大丈夫当如是!

  司徒刑现在的心态也是如此。

  胡不为再也顾不得地上的泥泞和石路上的血污,一路小跑到吴起的近期,弓着腰一脸的谄媚。

  “下官是知北县县令,大人定然是舟车劳顿。驿站太过简陋寒酸,客栈又是吵闹恼人,如果大人不弃,下官这就命令下人打扫府邸,恭迎大人下榻。”

  看着一脸谄媚,前倨后恭的胡不为。

  吴起不由的嗤笑一声。

  胡不为尴尬的站在那里,脸上带着讪讪之色。

  司徒刑因为有使命在身,只能对吴起点头,表示感谢,好在吴起也是体制中人,明白司徒刑的处境。

  微微一笑,身体向外一侧,让开路径。

  司徒刑面色严肃的捧着行文,在胡庭玉和士卒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向玉清观最大的中殿走去。

  这座大殿位于玉清观建筑群的最中央,也是最核心的建筑,里面不仅供奉着道家神灵,而且还有玉机子等祖师的神位,每日都会被信徒祭拜,是阴地的根本。如若平日,此地有数十名道士,或明或暗的守护。闲杂人等轻易靠近不得,但是今日,他却仿佛被剥光了衣服的处女,蓬户洞开,让人肆意妄为。

  “打开大殿正门,恭迎行文!”

  司徒刑看着已经有些残破不堪的大殿,声音冷冽的说道。

  显然,在刚才的战斗中,这座大殿也没幸免遇难,遭受了兵火之劫。不过好在,这座大殿的结构异常坚固,虽然被巨石砸中数次,但是却没有倒塌的危险。

  大殿的正前方有三扇朱漆大门。中间一扇最大,左右两侧的要小上不少。

  这里面也蕴含了礼制。

  中门最大,也叫正门。只有迎接贵宾或者是上使的时候才会打开,平时道士香客只允许走左右两个角门。

  司徒刑现在是上使,代表是北郡的意志,自然要从中门进入,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等级的威严。

  “诺!”

  司徒刑懂这个道理,胡庭玉自然也明白。没有任何犹豫的低头诺道。

  “行文到,开中门,迎接上使!”

  “行文到,开中门,迎接上使!”

  “行文到,开中门,迎接上使!”

  前方的士卒好似接龙一般大声吼道。当最后一个士卒的声音落地,一直紧闭的大门陡然洞开,露出里面有些破败的神坛。

  神坛上方端坐着一尊身穿日月道袍,头上梳着发髻的道士,看其模样和阴间玉机子竟然有七八分神似。

  在神像之前,有一个神位,上书:玉清观初代始祖显化道德真人玉机子之神位。

  在神位的前方,还供奉着一团明黄色的圣旨,上面隐隐有龙气浮动,显然是先帝册封之物。

  司徒刑手捧行文,在左右的护卫下,跨过高大的门槛。面色冷峻的看着高大的神像,已经用上好香木雕琢的神位。

  “上谕:知北县玉清观初代始祖显化道德真人玉机子,因授徒无方,德行有亏,大逆不道。特剥夺显化道德真人封号。”

  司徒刑面色坚毅,展开行文,声音清越,一字一顿的诵道。

  就在他声音落地的瞬间,供奉在神案上,本就龙气不多的圣旨竟然无火自燃起来,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彻底的化成一团黑灰。

  司徒刑具有望气异能,看到比众人更多。他发现圣旨上的龙气竟然瞬间四散,本来还有着灵光的神像瞬间变得暗淡不少。

  正在阴间和杜城隍对峙的玉机子突然面色大变,他背后的道宫就在刚才,又陡然倒塌不少。黑气的鬼气,阴气无情的吞噬着一切。

  “玉机子,阳世大军已经平叛,你的徒子徒孙不是死就是逃,你就等着被捣毁神坛,身死道消吧。”

  杜城隍看着凭空倒塌的宫殿,眼睛中陡然射出一丝喜色。

  “哼!”

  玉机子面色僵硬,冷哼一声,不顾倒塌的宫殿,还有被鬼兽吞噬的道士,精气神三花陡然绽放,全身精气神好似潮汐一般翻滚。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他巨大的手掌陡然向空中一捞。

  “大胆,竟然敢袭击特使!”

  “你真是不想活了!”

  杜城隍看着玉机子略显疯狂的眼睛,脸色陡然大变,声音急促的说道。

  嗷!

  盘踞在行文中的龙气,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陡然怒吼一声,化作一条赤光落下。

  暗淡无光的阴世,陡然出现一条张牙舞爪的神龙,他愤怒的咆哮一声,重重的撞在玉机子的能够覆盖苍穹的手掌之上。

  轰!

  天地为之震颤!

  强大的冲击就连阳世也受到影响,整个大殿诡异的摇晃起来,不时有瓦块之物落下,仿佛要随时倒塌一般。

  士卒们惊惧的看着空中,生恐被倒塌的房屋掩埋。

  看着不停摇晃,好似随时倒塌的大殿,胡庭玉也有些心惊,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司徒刑,请他做主。

  “无妨,这尊恶神已经没了手段,狗急跳墙而已。”

  司徒刑面色不变,看也不看一眼摇晃的大殿,声音清越的继续朗声读道:

  “上谕:玉清观从匪作乱,此乃不赦重罪。祸及先人,特命滋捣毁神像,查封庙产,打落神坛,定为淫祀,官府黎民皆不可祭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