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高徒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咏柳

小说:法家高徒 作者:竖子不可教 更新时间:2018-09-14 02:28:00 源网站:999文学
  “可惜了!”

  “如果我孔门长辈在此,仅凭这一首春怨,就足以溶化百里寒冰!”

  看着慢慢凝结的水面,孔祥东的手掌不由的紧握,声音中更是充满了说不出的不甘心。

  其他孔府之人,脸上也大多都流露出这种神情。

  “哎!”

  公输颌等人看着被寒气逼着不停后退的暖风,眼睛中也是流露出浓浓的遗憾。

  正如孔祥东等人所言,如果他们的修为在高深一些,也许就能破开眼前的困局。

  想到这里,众人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司徒刑身上。

  毕竟,和孔祥东等人比起来,司徒刑的修为要更加的高深,甚至已经触摸到圣人之位。

  只要他出手,定然能够化腐朽为神奇。

  看着众人期盼的目光,孔祥东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眼睛中更是有着难掩的羞赧。。。

  不过,到了这时,他们也不得不承认。

  司徒刑的不论武道境界,还是文气,都已经超越了当代。

  甚至能够和一些老牌的高手,有平起平坐的资格!

  就算孔祥东等人心中再是不服气,也没有办法望其项背。

  想到这里,孔祥东不由的上前半步,低头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说道:

  “大人!”

  “这篇《春怨》乃是我孔门前辈所做。。。”

  “因为是绝笔,所以知道的人并不是太多,但是,论文气,已经超过了六寸,已经具备鸣州诗的资格。”

  “如果大人愿意!”

  “我孔家愿意将这个诗篇献给大人。。。只期望大人能够唤醒春风,度过眼前之难!”

  “这!”

  “这!”

  听着孔祥东之言,众人不由的流露出惊讶之色。

  特别是孔府之人眼睛更是大张,脸上更是流露出震惊,以及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种没有流传开来的诗词,都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司徒刑真的脸厚心黑,大可将这首诗词据为己有。。。

  到了那时候,就算是孔祥东出来解释,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就算司徒刑不会如此做。

  世人也只会知司徒刑,不知孔祥东。。。

  可以说,孔祥东这是将唾手可得的机会,送给司徒刑。

  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多么大的取舍,孔祥东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看着满脸真诚,好似不知其中风险的孔祥东,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就是一滞。本来揣在袖子里的手掌,更是缓缓的伸出。。。

  看着司徒刑那好似白玉的手掌,离圣纸越来越近,孔祥东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难掩的肉疼。眼睛更是变得灰白不少。。。

  但是他并没有躲避,更没有将手掌收回。

  而是咬牙,满脸毅然的将手掌中的宝筏伸出。。。

  “春怨!”

  “铁画银钩!”

  “好诗,好字,只是可惜。。。”

  “此诗词中,拥有太多的抑郁之情。。。”

  “春天乃是生发之季,如此的幽怨,终究不妥!”

  “也正因为如此,此诗只能鸣州,而不能镇国。可惜,可惜,委实可惜!”

  “鸣州诗和镇国诗,虽然只是一线之差,但是,其中的差别却好似云泥。”

  “这首诗,就算是本官亲自读诵,恐怕也没有办法溶化这八百里冰川!”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接过孔祥东手中的诗词,并没有立即读诵,而是仔细的来回打量,好似鉴赏,过了片刻之后,他才好似点评,又好似遗憾的说道。

  “这!”

  “这!”

  就算众人对司徒刑的学识早就认可,但是听他如此点评孔门前辈,孔祥东眼睛还是不由的就是一眯,脸上更是浮现出几分几分不服气。

  毕竟,在他看来,能够写出此诗的先辈,恐怕早就问鼎鸿儒。。。

  这样人写成的绝笔,难道会如此的不堪?

  难道说,司徒刑这么的厚今薄古,是为了自抬身价?

  不仅是他在这么想,其他儒家之人也是这么想。所以,每一个人都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司徒刑的身上,不知,他究竟能够做出什么佳作?

  更有人幸灾乐祸,认为司徒刑这是自取其辱。

  古圣贤的诗词,其实那么好超越的,而且,这首《春怨》明显已经超过了鸣州,只差一点就能镇国。

  司徒刑如此狂妄,必定会付出代价。

  “碧玉妆成一树高!”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众人以为司徒刑不会读诵之时。

  司徒刑站在甲板之上,迎着刺骨的寒风,声音洪亮的朗诵道。

  随着他的朗诵,一寸寸文气,陡然腾空而起。。。

  在文气当中更有无数的碧玉堆积成树木的形状。。。

  “这是?”

  “这是咏春的诗词?”

  “这里面也没有春字啊!”

  “难道说,不是和春天有关的诗词?”

  “几寸文气?”

  “是出县,鸣州,还是镇国?”

  看着满脸肃穆的司徒刑,不论是孔祥东,还是其他儒家子弟眼睛不由的都是大张,脸上更是流露出倾听之色。

  不过,出乎他们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的第一句诗,好似和春天根本没有什么干系。

  而且因为,司徒刑只是朗诵了一句。也很难判断出诗词的等级。。。

  不过,按照他们的经验来看,司徒刑这首诗词,文气稀薄,恐怕很难超越前者。。。

  “司徒刑,你终于出手了。”

  “让本将等的好是心急!”

  就在司徒刑朗声高诵之时,一身鳞片,好似穿着盔甲的鲶鱼大将,眼睛也是不由的就是一亮。脸上更是浮现出某种希冀。

  鲶鱼大将虽然是异类,但是也熟读兵法。

  将是兵的胆。

  在船队之中,司徒刑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船队之所以,没有被困难打败,就是因为他们对司徒刑,还心存希望。。。

  只要,能够堂堂正正的击败司徒刑,众人必定会丧失信心,最终做鸟兽四散之状。

  也正是因为这样,见到司徒刑出手,鲶鱼大将,不仅没有交集,反而满脸的欣喜。。。

  在万众瞩目之中,司徒刑的嘴巴微张,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一个个字却异常清晰的灌入众人耳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法家高徒,法家高徒最新章节,法家高徒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