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兵王 418.第418章 离开山村

小说:都市兵王 作者:河帅 更新时间:2018-11-03 00:25:50 源网站:全书网
  “叶先生,不好意思啊。”张天利擦着额头的汗,走到叶青面前,陪笑道:“刚才误会你了,我已经确定,你的确跟这个案子没有关系。而且,这个偷窃案,也跟这位冯先生没有关系。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事情的转变,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连秦京也直勾勾地看着叶青,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冯建设偷了厂里的金子,这已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了,怎么在张天利嘴里,却又变成是侯仁康陷害冯建设了?

  冯建设也是一愣,看了看叶青,又看了看张天利,道:“我……我能回去了?”

  “放心吧,没你的事了。”张天利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友善一些,只怕得罪了叶青。

  叶青也没说什么,转身扶着冯建设便离开了矿区。临上车的时候,他突然转头看着秦京,道:“京子,一起走吧!”

  “我靠,能不能别这么叫!”秦京满脸尴尬,走到车边,道:“去哪?我这还在上工呢!”

  “跟我去城里,我给你找个好工作。”叶青看了看那矿区,道:“绝对比你在这里好得多!”

  “我靠,那还说什么,走啊!”秦京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无比利索。

  叶青把冯建设扶上车,驾车离开了这个厂区。

  厂区里的人看着车辆驶出很远,方才逐渐回过神,扭头看着被张天利打得满头是血的侯仁康。

  侯仁康已经被人扶了起来,正在用卫生纸擦脸上的血迹,模样狼狈至极。

  “张天利,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侯仁康怒吼连连:“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张天利猛地转头看向他,侯仁康顿时吓了一跳。张天利走了过来,侯仁康连连后退,急道:“你……你别过来,我去县里告你了啊……”

  “闭嘴!”张天利不耐烦地喊了一声,朝侯仁康身边几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滚蛋。

  这几人立马溜走了,开玩笑,谁敢跟派出所所长对着干啊?侯仁康都被打成这样了,他们可不想变成残疾。

  “哎哎哎,你们去哪?你们回来?”侯仁康大声喊叫,但那狗腿子却是谁都不敢回来了。

  张天利走到侯仁康身边,伸出手,侯仁康顿时吓得一个哆嗦。

  “别怕,我不打你!”张天利拍了拍侯仁康的肩膀,道:“老侯,咱俩也算老朋友了,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侯仁康怒道:“你……你不害我,你还打我?”

  “我打你,是为了帮你啊!”张天利叹了口气,道:“我今天要是不打你,你就不是受点伤这么简单了。”

  “什么意思?”侯仁康奇道。

  张天利道:“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什么身份吗?”

  “什么……什么身份?”侯仁康看着叶青的那辆车,他心里突然有些害怕。能开这种车的人,又岂是一般人物?

  “这么给你说吧,他是咱们市警察局黄局长的好朋友!”张天利沉声道:“为了他的事,刚才王局长打电话过来把我臭骂了一顿。王局长都这么紧张,你想想,他的身份能简单了?这件事不闹大也就罢了,要是闹大了,人黄局长随便一句话,咱俩这辈子也就完蛋了!”

  “啊?”侯仁康眼珠子都瞪圆了,惊呼道:“他……他是黄局长的朋友?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张天利道:“你别管他可能不可能,这件事,你最好窝在肚子里,以后别再提了。不然的话,县局真要查你,我也没办法!”

  侯仁康也真的是害怕,他在这金矿当厂长,手脚也的确不干净。如果县里要查他,那他肯定得完蛋。

  侯仁康低声道:“老张,刚才……刚才谢谢你了……”

  看看,被人揍了一顿,还得跟人说谢谢。若是冯建设在这里,肯定又是一番震撼了!

  “咱俩这么多年关系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说什么谢谢。”张天利摆了摆手,帮着给侯仁康收拾了一下。这时,外面却有几个警察相互搀扶着走了进来,为首那人正是赵斌。

  叶青回去之后,就直接让赵斌他们滚蛋了。赵斌见冯建设完好无损地回去了,还以为张天利放过了他们,这不匆忙跑回来,要跟张天利汇报叶青袭警的事情呢。

  看到张天利,赵斌老远便嚷嚷道:“张所长,张所长,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张天利转头看来,见他们几人这模样,不由奇道:“怎么了?”

  “张所长,你不是让我们去抓那个冯建设吗?我跑到他们家里了,结果,被冯建设的外甥给打了!”赵斌捂着头,道:“他这就是袭警啊,张所长,这种人,不能因为他带了金子回来自首就放了他们啊!”

  张天利皱起眉头,走到赵斌面前,看着他们几人这样子,突然劈手就给了赵斌几个耳光,打得赵斌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所长,怎……怎么了?”赵斌诧异地道。

  张天利怒声喝道:“你他妈给我记清楚了,以后冯建设家的事,提都不许提。不然的话,老子第一个先把你开除了!”

  赵斌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张天利现在是什么心情。刚才他施展苦肉计,把侯仁康揍了一顿,好不容易才把叶青这尊大佛给送走了。

  结果赵斌又回来,嚷嚷着要抓叶青,能让他不火吗?

  侯仁康幸灾乐祸地看着赵斌,道:“我记得你跟冯建设不还是亲戚吗?怎么闹成这样啊?”

  “什么亲戚啊,我跟他们没什么关系!”赵斌立马撇清关系,道:“他偷金子这件事,我可不知道。而且,我亲自带队去抓他,就证明我跟这件事没有关系了!”

  侯仁康道:“哦,这么说,你跟那个叶青也不算是亲戚了?”

  赵斌道:“当然了,他算什么东西,我都没见过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跑来一个人就开始胡乱攀亲了!”

  侯仁康不由冷冷一笑,心道:小子,你现在撇的这么干净,我看以后怎么把这些话收回去!

  叶青回到村里,将姑奶一家几口人全部接上车,离开了村子。冯雪华始终还在失魂落魄着,她还在惦记着赵斌要跟她离婚的事。女人就是这样,如果太依靠一个男人,就会失去自己的生活和主见,逐渐成为这个男人的附属品,她现在便是如此!

  回到县城,叶昌见到多年没见的姑妈,也是高兴异常。听说了家里发生的事情,叶昌也是恼怒不已,连声责骂赵斌的无情无义。

  这些年,叶青他们家也跟姑奶家没有多少联系,毕竟都过得不好。自己的生活都顾不过来,哪有时间去顾别人的事。但是,现在叶青家的条件终于改变了,看到姑奶家如此情况,也自然想帮他们一把了。

  晚上,叶青安排了满满一桌,给姑奶一家人接风,顺便把杨老五也请来了。给冯建设冯雪华安排工作的事情,找杨老五是最适合的了。

  徐长志和黄飞明下午的时候就被县里几个主要领导一起请过去了,经过昨晚的事,不少人都已经打听到了徐长志的身份。在县里这些领导的盛情邀请下,徐长志也不好拒绝,只能去赴宴了。所以,晚上来的只有杨老五一个人。

  杨老五现在跟叶青关系极好,听完叶青的话,直接拍胸口道:“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了。好的工作我安排不了,但是,保证生活肯定是没问题了。”

  最后,杨老五根据冯建设和冯雪华的情况,分别给他们安排了工作。冯建设被杨老五安排到新城区建设项目部那边看守器材,工作很简单,根本没有任何辛苦的说法,但工资却很高,一个月三千多,足够他养活一家人了。

  至于冯雪华,她会的东西不多,杨老五便安排她去自己的饭店做采购工作。工资不高,一个月只有一千多,但这种工作,靠的也不是工资,采购这种事,油水很大的。毕竟杨老五这饭店对材料的需求量很大,想销货的人,都会给采购人员回扣的。就算是一个老实人,一个月下来,也能拿几千块了。当然,工作是有点辛苦,每天都得早起去买东西。但是,冯雪华在家的时候,每天天不亮也要下地干活,比这可辛苦多了。所以,这点辛苦根本不算什么。说起来,杨老五对叶青的亲戚,也算是做的仁至义尽了。

  冯雪华一直以为出去找工作是一件难事,没想到,杨老五这么简单地就帮她解决了,一时间简直都不敢相信。直到杨老五先给她拿了一千块钱,当做第一个月的工资,她这才回过神,不由喜极而泣。

  今天到了县城,她一直都在迷茫当中。跟赵斌离婚之后,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生存了。而杨老五给她的这份工作,让她今后的生活有了保障,也顿时燃起了她生存的希望。现在的她,好像突然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信心和希望,连眼睛都有神采了许多! “叶先生,不好意思啊。”张天利擦着额头的汗,走到叶青面前,陪笑道:“刚才误会你了,我已经确定,你的确跟这个案子没有关系。而且,这个偷窃案,也跟这位冯先生没有关系。你们可以先回去了,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事情的转变,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连秦京也直勾勾地看着叶青,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冯建设偷了厂里的金子,这已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了,怎么在张天利嘴里,却又变成是侯仁康陷害冯建设了?

  冯建设也是一愣,看了看叶青,又看了看张天利,道:“我……我能回去了?”

  “放心吧,没你的事了。”张天利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友善一些,只怕得罪了叶青。

  叶青也没说什么,转身扶着冯建设便离开了矿区。临上车的时候,他突然转头看着秦京,道:“京子,一起走吧!”

  “我靠,能不能别这么叫!”秦京满脸尴尬,走到车边,道:“去哪?我这还在上工呢!”

  “跟我去城里,我给你找个好工作。”叶青看了看那矿区,道:“绝对比你在这里好得多!”

  “我靠,那还说什么,走啊!”秦京直接打开车门钻了进去,无比利索。

  叶青把冯建设扶上车,驾车离开了这个厂区。

  厂区里的人看着车辆驶出很远,方才逐渐回过神,扭头看着被张天利打得满头是血的侯仁康。

  侯仁康已经被人扶了起来,正在用卫生纸擦脸上的血迹,模样狼狈至极。

  “张天利,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侯仁康怒吼连连:“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张天利猛地转头看向他,侯仁康顿时吓了一跳。张天利走了过来,侯仁康连连后退,急道:“你……你别过来,我去县里告你了啊……”

  “闭嘴!”张天利不耐烦地喊了一声,朝侯仁康身边几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滚蛋。

  这几人立马溜走了,开玩笑,谁敢跟派出所所长对着干啊?侯仁康都被打成这样了,他们可不想变成残疾。

  r />

  “哎哎哎,你们去哪?你们回来?”侯仁康大声喊叫,但那狗腿子却是谁都不敢回来了。

  张天利走到侯仁康身边,伸出手,侯仁康顿时吓得一个哆嗦。

  “别怕,我不打你!”张天利拍了拍侯仁康的肩膀,道:“老侯,咱俩也算老朋友了,你觉得我会害你吗?”

  侯仁康怒道:“你……你不害我,你还打我?”

  “我打你,是为了帮你啊!”张天利叹了口气,道:“我今天要是不打你,你就不是受点伤这么简单了。”

  “什么意思?”侯仁康奇道。

  张天利道:“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什么身份吗?”

  “什么……什么身份?”侯仁康看着叶青的那辆车,他心里突然有些害怕。能开这种车的人,又岂是一般人物?

  “这么给你说吧,他是咱们市警察局黄局长的好朋友!”张天利沉声道:“为了他的事,刚才王局长打电话过来把我臭骂了一顿。王局长都这么紧张,你想想,他的身份能简单了?这件事不闹大也就罢了,要是闹大了,人黄局长随便一句话,咱俩这辈子也就完蛋了!”

  “啊?”侯仁康眼珠子都瞪圆了,惊呼道:“他……他是黄局长的朋友?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张天利道:“你别管他可能不可能,这件事,你最好窝在肚子里,以后别再提了。不然的话,县局真要查你,我也没办法!”

  侯仁康也真的是害怕,他在这金矿当厂长,手脚也的确不干净。如果县里要查他,那他肯定得完蛋。

  侯仁康低声道:“老张,刚才……刚才谢谢你了……”

  看看,被人揍了一顿,还得跟人说谢谢。若是冯建设在这里,肯定又是一番震撼了!

  “咱俩这么多年关系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说什么谢谢。”张天利摆了摆手,帮着给侯仁康收拾了一下。这时,外面却有几个警察相互搀扶着走了进来,为首那人正是赵斌。

  叶青回去之后,就直接让赵斌他们滚蛋了。赵斌见冯建设完好无损地回去了,还以为张天利放过了他们,这不匆忙跑回来,要跟张天利汇报叶青袭警的事情呢。

  看到张天利,赵斌老远便嚷嚷道:“张所长,张所长,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张天利转头看来,见他们几人这模样,不由奇道:“怎么了?”

  “张所长,你不是让我们去抓那个冯建设吗?我跑到他们家里了,结果,被冯建设的外甥给打了!”赵斌捂着头,道:“他这就是袭警啊,张所长,这种人,不能因为他带了金子回来自首就放了他们啊!”

  张天利皱起眉头,走到赵斌面前,看着他们几人这样子,突然劈手就给了赵斌几个耳光,打得赵斌整个人都愣住了。

  “张所长,怎……怎么了?”赵斌诧异地道。

  张天利怒声喝道:“你他妈给我记清楚了,以后冯建设家的事,提都不许提。不然的话,老子第一个先把你开除了!”

  赵斌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张天利现在是什么心情。刚才他施展苦肉计,把侯仁康揍了一顿,好不容易才把叶青这尊大佛给送走了。结果赵斌又回来,嚷嚷着要抓叶青,能让他不火吗?

  侯仁康幸灾乐祸地看着赵斌,道:“我记得你跟冯建设不还是亲戚吗?怎么闹成这样啊?”

  “什么亲戚啊,我跟他们没什么关系!”赵斌立马撇清关系,道:“他偷金子这件事,我可不知道。而且,我亲自带队去抓他,就证明我跟这件事没有关系了!”

  侯仁康道:“哦,这么说,你跟那个叶青也不算是亲戚了?”

  赵斌道:“当然了,他算什么东西,我都没见过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跑来一个人就开始胡乱攀亲了!”

  侯仁康不由冷冷一笑,心道:小子,你现在撇的这么干净,我看以后怎么把这些话收回去!

  叶青回到村里,将姑奶一家几口人全部接上车,离开了村子。冯雪华始终还在失魂落魄着,她还在惦记着赵斌要跟她离婚的事。女人就是这样,如果太依靠一个男人,就会失去自己的生活和主见,逐渐成为这个男人的附属品,她现在便是如此!

  回到县城,叶昌见到多年没见的姑妈,也是高兴异常。听说了家里发生的事情,叶昌也是恼怒不已,连声责骂赵斌的无情无义。

  这些年,叶青他们家也跟姑奶家没有多少联系,毕竟都过得不好。自己的生活都顾不过来,哪有时间去顾别人的事。但是,现在叶青家的条件终于改变了,看到姑奶家如此情况,也自然想帮他们一把了。

  晚上,叶青安排了满满一桌,给姑奶一家人接风,顺便把杨老五也请来了。给冯建设冯雪华安排工作的事情,找杨老五是最适合的了。

  徐长志和黄飞明下午的时候就被县里几个主要领导一起请过去了,经过昨晚的事,不少人都已经打听到了徐长志的身份。在县里这些领导的盛情邀请下,徐长志也不好拒绝,只能去赴宴了。所以,晚上来的只有杨老五一个人。

  杨老五现在跟叶青关系极好,听完叶青的话,直接拍胸口道:“这种小事,包在我身上了。好的工作我安排不了,但是,保证生活肯定是没问题了。”

  最后,杨老五根据冯建设和冯雪华的情况,分别给他们安排了工作。冯建设被杨老五安排到新城区建设项目部那边看守器材,工作很

  简单,根本没有任何辛苦的说法,但工资却很高,一个月三千多,足够他养活一家人了。

  至于冯雪华,她会的东西不多,杨老五便安排她去自己的饭店做采购工作。工资不高,一个月只有一千多,但这种工作,靠的也不是工资,采购这种事,油水很大的。毕竟杨老五这饭店对材料的需求量很大,想销货的人,都会给采购人员回扣的。就算是一个老实人,一个月下来,也能拿几千块了。当然,工作是有点辛苦,每天都得早起去买东西。但是,冯雪华在家的时候,每天天不亮也要下地干活,比这可辛苦多了。所以,这点辛苦根本不算什么。说起来,杨老五对叶青的亲戚,也算是做的仁至义尽了。

  冯雪华一直以为出去找工作是一件难事,没想到,杨老五这么简单地就帮她解决了,一时间简直都不敢相信。直到杨老五先给她拿了一千块钱,当做第一个月的工资,她这才回过神,不由喜极而泣。

  今天到了县城,她一直都在迷茫当中。跟赵斌离婚之后,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生存了。而杨老五给她的这份工作,让她今后的生活有了保障,也顿时燃起了她生存的希望。现在的她,好像突然对未来的生活有了信心和希望,连眼睛都有神采了许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兵王,都市兵王最新章节,都市兵王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