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兵王 366.第366章 不平静的夜(十更爆发)

小说:都市兵王 作者:河帅 更新时间:2018-09-13 23:12:48 源网站:999文学
  看到如此情况,顾先平大惊失色,匆忙跑过去拦在病房门口,急道:“别……别把他扔出去,他还在流血呢,我这就出去找钱,给他交押金,你们先救救他好不好?”

  “你别废话,这人都送到这里俩小时了,你们的押金还没交上。按照医院的规矩,这就是该扔出去的!”护士一摆手,道:“别理他,赶紧把人扔出去,要不一会邓医生又该发火了。”

  几个男子匆忙跑过去,将顾先平推开,径直进去,把奄奄一息的陈俊抬起来便往外走去。

  “你们把他放下,你们把他放下啊……你们是医生啊,你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顾先平上去抓住一个男子的胳膊,用力摇晃,想要拦住他们。但是,相比较这几个身强体壮的男子,他实在太瘦弱老迈了,根本无法阻止人家分毫。

  “老家伙,找死啊!”一个男子抬手便把顾先平推到一边,道:“滚开,别妨碍我们做事!”

  顾先平踉跄着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都没能爬起来。看着陈俊被抬走,他不由老泪 ww. 纵横,颤声道:“作孽啊,作孽啊……”

  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顾云志突然冲上去,抱住刚才那个把顾先平推开的男子,张嘴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男子痛呼一声,气急败坏地回手一巴掌扇在了顾云志的脸上,破口骂道:“小杂种,你他妈找死啊!”

  顾云志只是个初中生,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发育也不好,被这男子一巴掌打趴在地上。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爬起来,而这男子愤怒未消,又是一脚踹在顾云志腰部,这才愤愤地道:“妈的,想死滚远一点死,别来惹老子!”

  说完,几个男子合力把陈俊抬了出去。顾先平看顾云志趴在地上半晌没起来,挣扎着跑过去把他扶起来,却看到顾云志口鼻出血,模样凄惨。

  “云志!云志!你怎么样了?”顾先平抱着儿子,声音都沙哑了,颤声道:“云志,你别吓唬我啊,你说句话啊……”

  顾云志缓缓睁开眼,看了顾先平一眼,又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男子那一脚踹在他腰部,踹得可不轻啊。

  便在此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哟,这不是顾老师嘛!”

  顾先平抬头看去,只见何涛带了七八个人正远远地走过来。何涛面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仿佛顾先平已经是他的掌中之物了。

  看到何涛,顾先平只吓得面容失色。他一直避着何涛,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过了!

  “顾老师,彪哥说了,请你过去走一趟。怎么样,有空吧?”何涛走到顾先平面前,弯腰淡笑看着他,眼中尽是傲慢与轻蔑。

  医院门口,何涛刚把顾先平父子带走,一辆出租车也直接驶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人,正是侯大,他艰难地扶着墙,一步一步走进医院,同时拿起电话,再次拨了报警号码,询问道:“我……我就是刚才那个报警的,你们出警了吗?我……我弟弟怎么样了?”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你这个人烦不烦啊,你都打了七八个电话了。我说了,所里人员现在调动不过来,等人员回来之后,立马就去看那边的情况。我警告你,别再往这儿打电话了,不然我就告你妨碍公务了!”

  侯大急道:“怎么会人员调动不过来?我……我弟弟都快死了,你们为什么不派人去看看啊?人命关天啊,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我们怎么做事轮不到你管,现在所里没有警察,我能怎么办?我告诉你,说话小心点,不然,小心我把你抓起来!”

  侯大愣了一下,道:“我就是报个警,没必要抓我吧……”

  “你少废话,你一直打报警电话,这就是骚扰,你明白不?算了,我不跟你废话了。我警告你,再打过来,我立马派警察抓你去!”

  “你不是说所里没警察了吗?怎么还有人来抓我?喂,喂,喂……”

  侯大放下手机,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突然一咬牙,转身慢慢往医院外面走去。警察靠不住,那他就要亲自回去看看弟弟。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让弟弟一个人在那里承受!

  侯大刚离开医院,又有两辆车冲进了医院,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地从车上下来。带头的那人正是王青,她一脸嚣张愤怒的模样,好似一个泼妇似的,带着那几个人直接冲进了医院,奔到前面的询问台便直接敲着桌子问道:“有个叫袁小正的住在哪个病房?”

  刚才在顾先平面前很嚣张的那个护士,反倒被王青这气势汹汹的模样给吓住了,小心翼翼地道:“你们是……”

  王青身后一人瞪眼道:“废什么话?问你袁小正住在哪个病房,你就回答嘛,管我们是谁!当护士的怎么是你这个素质,你还想不想干了?”

  护士吓得一个哆嗦,匆忙拿起桌上的本子,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给你们查一下……”

  王青不耐烦地敲着桌子,嚷嚷道:“快点快点,怎么这么慢!”

  护士翻了一会,匆忙抬头道:“他……他在三楼五号病房……”

  “走!”王青一摆手,根本不理会这护士,带着那几个人直接上了楼。

  三楼五号病房里,袁小正刚刚被包扎好,现在正在病床上躺着。姐姐袁小玉守在身边,看着袁小正那鼻青脸肿的模样,袁小玉是又心疼又愤怒。坐在床边,抓着袁小正的手,双眼满是泪水。

  便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嚷嚷的声音:“这就是五号病房了,看来那个杂种就住这个房间!”

  “错不了了,走,进去!”说话间,病房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七八个人冲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袁小玉立马站起身,道:“这个病房已经被我包下了,你们……”

  王青根本不理她,瞪眼道:“这个是不是袁小正?”

  “你认识小正?”袁小玉一愣,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洪明明他妈!”王青一瞪眼,道:“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这几个是明明的舅舅和姨夫,你个贱人,你是袁小正的什么人?”

  听到洪明明三字,袁小玉便知道面前这几人肯定是来找麻烦了。她面色也是一寒,沉声道:“我是小正的姐姐,原来就是你儿子把我弟弟打成这样了。怎么的,你们现在来这里是什么意思?赔礼道歉吗?不好意思,我弟弟还没醒,没时间听你们说话!”

  “哈哈……”王青抬头大笑,道:“贱人,你想得还真美啊。赔礼道歉,你凭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老公是县政法委书记洪天祥,我哥哥是县教育局局长,我弟弟是县林业局副局长,你让我们给你道歉?你凭什么啊?”

  听着这几人的身份,袁小玉气势有些低了。她不是叶青,没有叶青那样的胆量和气势。面对这几个强势官员,她当然有些弱势了。

  “怎么,不敢说话了,怕了啊?”王青撇了撇嘴,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穷人是最没骨气的。敢让你弟弟跟我儿子打架,怎么这个时候就不敢说话了?你刚才不是挺厉害嘛,什么病房让你包了,什么赔礼道歉?我给你赔礼道歉,你受得起吗?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赔礼道歉啊?”

  “你说话别太过分了啊!”袁小玉不忿地道:“你儿子把我弟弟打成这样,最起码的道歉都没有吗?有你这样教育儿子的吗?”

  王青怒道:“你弟弟被打成这样?那你知不知道你弟弟拿到捅伤我儿子的事?你弟弟这还算是学生吗?这简直就是杀人未遂啊!”

  袁小玉道:“那你儿子带了那么多人去打我弟弟,你怎么不说这件事呢?”

  “我不管那么多,现在是你弟弟拿刀捅了我儿子,这件事就得好好解决!”王青愤然道:“我不知道你们通过什么关系,让潘洪亮那个王八蛋把你弟弟放了。但是,对我来说,你弟弟就是犯罪,是不能饶恕的犯罪。他这样的人,就必须住在监狱里,这件事必须好好审理……”

  “我弟弟今年才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他又没犯罪,凭什么住监狱?”袁小玉怒道:“我警告你,你说话注意点,不然我……”

  “不然你还怎么样?”王青的弟弟王彻一声大喝,直接走到袁小玉面前,劈手便是一巴掌,骂道:“操,你他妈什么东西?还敢这样跟我们说话?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就你这样的,拉到警察局,审完了也就是一刁民!”

  袁小玉被打得愣了一下,而后面色大变,一声哭喊,扑上去便用双手去挠王彻,口中大喊道:“我跟你拼啦!”

  王彻抓住袁小玉的头发,一巴掌把她打开,怒道:“敢动手,揍她!”

  王彻身后几个王家的人一哄而上,将袁小玉围在中间,立马拳打脚踢起来。

  这一夜的九川县,注定不会平静了!看到如此情况,顾先平大惊失色,匆忙跑过去拦在病房门口,急道:“别……别把他扔出去,他还在流血呢,我这就出去找钱,给他交押金,你们先救救他好不好?”

  “你别废话,这人都送到这里俩小时了,你们的押金还没交上。按照医院的规矩,这就是该扔出去的!”护士一摆手,道:“别理他,赶紧把人扔出去,要不一会邓医生又该发火了。”

  几个男子匆忙跑过去,将顾先平推开,径直进去,把奄奄一息的陈俊抬起来便往外走去。

  “你们把他放下,你们把他放下啊……你们是医生啊,你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顾先平上去抓住一个男子的胳膊,用力摇晃,想要拦住他们。但是,相比较这几个身强体壮的男子,他实在太瘦弱老迈了,根本无法阻止人家分毫。

  “老家伙,找死啊!”一个男子抬手便把顾先平推到一边,道:“滚开,别妨碍我们做事!”

  顾先平踉跄着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都没能爬起来。看着陈俊被抬走,他不由老泪纵横,颤声道:“作孽啊,作孽啊……”

  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顾云志突然冲上去,抱住刚才那个把顾先平推开的男子,张嘴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男子痛呼一声,气急败坏地回手一巴掌扇在了顾云志的脸上,破口骂道:“小杂种,你他妈找死啊!”

  顾云志只是个初中生,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发育也不好,被这男子一巴掌打趴在地上。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爬起来,而这男子愤怒未消,又是一脚踹在顾云志腰部,这才愤愤地道:“妈的,想死滚远一点死,别来惹老子!”

  说完,几个男子合力把陈俊抬了出去。顾先平看顾云志趴在地上半晌没起来,挣扎着跑过去把他扶起来,却看到顾云志口鼻出血,模样凄惨。

  “云志!云志!你怎么样了?”顾先平抱着儿子,声音都沙哑了,颤声道:“云志,你别吓唬我啊,你说句话啊……”

  顾云志缓缓睁开眼,看了顾先平一眼,又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男子那一脚踹在他腰部,踹得可不轻啊。

  便在此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哟,这不是顾老师嘛!”

  顾先平抬头看去,只见何涛带了七八个人正远远地走过来。何涛面上带着戏谑的笑容,仿佛顾先平已经是他的掌中之物了。

  看到何涛,顾先平只吓得面容失色。他一直避着何涛,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过了!

  “顾老师,彪哥说了,请你过去走一趟。怎么样,有空吧?”何涛走到顾先平面前,弯腰淡笑看着他,眼中尽是傲慢与轻蔑。

  医院门口,何涛刚把顾先平父子带走,一辆出租车也直接驶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人,正是侯大,他艰难地扶着墙,一步一步走进医院,同时拿起电话,再次拨了报警号码,询问道:“我……我就是刚才那个报警的,你们出警了吗?我……我弟弟怎么样了?”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你这个人烦不烦啊,你都打了七八个电话了。我说了,所里人员现在调动不过来,等人员回来之后,立马就去看那边的情况。我警告你,别再往这儿打电话了,不然我就告你妨碍公务了!”

  侯大急道:“怎么会人员调动不过来?我……我弟弟都快死了,你们为什么不派人去看看啊?人命关天啊,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我们怎么做事轮不到你管,现在所里没有警察,我能怎么办?我告诉你,说话小心点,不然,小心我把你抓起来!”

  侯大愣了一下,道:“我就是报个警,没必要抓我吧……”

  “你少废话,你一直打报警电话,这就是骚扰,你明白不?算了,我不跟你废话了。我警告你,再打过来,我立马派警察抓你去!”

  “你不是说所里没警察了吗?怎么还有人来抓我?喂,喂,喂……”

  侯大放下手机,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突然一咬牙,转身慢慢往医院外面走去。警察靠不住,那他就要亲自回去看看弟弟。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让弟弟一个人在那里承受!

  侯大刚离开医院,又有两辆车冲进了医院,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地从车上下来。带头的那人正是王青,她一脸嚣张愤怒的模样,好似一个泼妇似的,带着那几个人直接冲进了医院,奔到前面的询问台便直接敲着桌子问道:“有个叫袁小正的住在哪个病房?”

  刚才在顾先平面前很嚣张的那个护士,反倒被王青这气势汹汹的模样给吓住了,小心翼翼地道:“你们是……”

  王青身后一人瞪眼道:“废什么话?问你袁小正住在哪个病房,你就回答嘛,管我们是谁!当护士的怎么是你这个素质,你还想不想干了?”

  护士吓得一个哆嗦,匆忙拿起桌上的本子,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给你们查一下……”

  王青不耐烦地敲着桌子,嚷嚷道:“快点快点,怎么这么慢!”

  护士翻了一会,匆忙抬头道:“他……他在三楼五号病房……”

  “走!”王青一摆手,根本不理会这护士,带着那几个人直接上了楼。

  三楼五号病房里,袁小正刚刚被包扎好,现在正在病床上躺着。姐姐袁小玉守在身边,看着袁小正那鼻青脸肿的模样,袁小玉是又心疼又愤怒。坐在床边,抓着袁小正的手,双眼满是泪水。

  便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嚷嚷的声音:“这就是五号病房了,看来那个杂种就住这个房间!”

  “错不了了,走,进去!”说话间,病房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七八个人冲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袁小玉立马站起身,道:“这个病房已经被我包下了,你们……”

  王青根本不理她,瞪眼道:“这个是不是袁小正?”

  “你认识小正?”袁小玉一愣,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洪明明他妈!”王青一瞪眼,道:“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这几个是明明的舅舅和姨夫,你个贱人,你是袁小正的什么人?”

  听到洪明明三字,袁小玉便知道面前这几人肯定是来找麻烦了。她面色也是一寒,沉声道:“我是小正的姐姐,原来就是你儿子把我弟弟打成这样了。怎么的,你们现在来这里是什么意思?赔礼道歉吗?不好意思,我弟弟还没醒,没时间听你们说话!”

  “哈哈……”王青抬头大笑,道:“贱人,你想得还真美啊。赔礼道歉,你凭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老公是县政法委书记洪天祥,我哥哥是县教育局局长,我弟弟是县林业局副局长,你让我们给你道歉?你凭什么啊?”

  听着这几人的身份,袁小玉气势有些低了。她不是叶青,没有叶青那样的胆量和气势。面对这几个强势官员,她当然有些弱势了。

  “怎么,不敢说话了,怕了啊?”王青撇了撇嘴,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穷人是最没骨气的。敢让你弟弟跟我儿子打架,怎么这个时候就不敢说话了?你刚才不是挺厉害嘛,什么病房让你包了,什么赔礼道歉?我给你赔礼道歉,你受得起吗?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赔礼道歉啊?”

  “你说话别太过分了啊!”袁小玉不忿地道:“你儿子把我弟弟打成这样,最起码的道歉都没有吗?有你这样教育儿子的吗?”

  王青怒道:“你弟弟被打成这样?那你知不知道你弟弟拿到捅伤我儿子的事?你弟弟这还算是学生吗?这简直就是杀人未遂啊!”

  袁小玉道:“那你儿子带了那么多人去打我弟弟,你怎么不说这件事呢?”

  “我不管那么多,现在是你弟弟拿刀捅了我儿子,这件事就得好好解决!”王青愤然道:“我不知道你们通过什么关系,让潘洪亮那个王八蛋把你弟弟放了。但是,对我来说,你弟弟就是犯罪,是不能饶恕的犯罪。他这样的人,就必须住在监狱里,这件事必须好好审理……”

  “我弟弟今年才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他又没犯罪,凭什么住监狱?”袁小玉怒道:“我警告你,你说话注意点,不然我……”

  “不然你还怎么样?”王青的弟弟王彻一声大喝,直接走到袁小玉面前,劈手便是一巴掌,骂道:“操,你他妈什么东西?还敢这样跟我们说话?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啊?就你这样的,拉到警察局,审完了也就是一刁民!”

  袁小玉被打得愣了一下,而后面色大变,一声哭喊,扑上去便用双手去挠王彻,口中大喊道:“我跟你拼啦!”

  王彻抓住袁小玉的头发,一巴掌把她打开,怒道:“敢动手,揍她!”

  王彻身后几个王家的人一哄而上,将袁小玉围在中间,立马拳打脚踢起来。

  这一夜的九川县,注定不会平静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兵王,都市兵王最新章节,都市兵王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