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兵王 332.第332章 他是赵成双的朋友

小说:都市兵王 作者:河帅 更新时间:2018-09-13 23:12:48 源网站:999文学
  “李文平,你这是公报私仇!你敢这样对付我,我一定会去市里告你的!”刘定军挣扎连连,却还是无法挣开,只能愤怒地看向自己那些手下,破口骂道:“你们这帮胆小鬼,被他几句话都唬住了。我市里有人,不用怕他,我就不信市局会这样对我!”

  刘定军那几个手下面面相觑,但还是不敢过来帮忙。

  李文平慢悠悠地走到刘定军身边,弯腰看着他,道:“刘定军,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哼,我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刘定军瞪眼道:“李文平,你扳不倒我的。最多明天,我就能再回来。到时候,我一定要你好看!”

  “呵呵……”李文平戏谑地一笑,道:“刘定军,看来,你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知道为什么市局要抓你吗?”

  “为什么?”刘定军愤然道。

  “因为你眼瞎啊!”李文平悄悄看了叶青一眼,低声道:“全深川市的~ 警察都知道,叶青叶老板跟赵成双关系很好。而且,这个孤儿院,是林家和赵家共同支持叶先生盖的,你还敢带人过来闹事,你说你该不该死?”

  “啊?”刘定军顿时愣住了,赵成双的名字他当然知道。之前赵成双立功的事情早已传遍全市,身为警务人员,他当然早就听说过,自然明白赵成双已经被列为重点培养对象了。而这一次赵成双抓了贺子强的功劳,更是让赵成双名声大震,绝对是市局目前最红的人啊。

  赵成双自己的功劳,再加上赵家的实力,赵成双在市局说话可是非常有分量的。说实话,要对付他这个小小的所长,赵成双一句话就够了啊!

  刘定军忍不住看了叶青一眼,他怎么也没想到,叶青竟然跟赵成双是好朋友。若是早点知道这个消息,打死他也不敢来这里闹事啊,这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嘛!

  “他……他……他怎么……怎么跟……怎么跟赵成双是……是朋友啊……”刘定军声音哆嗦的都不成语调了。

  “他怎么就不能是赵成双的朋友了呢?再告诉你一个消息,这个命令,是赵成双在省厅亲自下的。他说了,要肃清一切阻碍孤儿院建设的障碍,不管是什么人!”李文平拍了拍刘定军的脸,道:“这下,你可算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了吧!”

  刘定军傻眼了,以赵成双在深川市的地位和身份,他说出这么一句话,二窑镇有谁敢阻拦叶青开工啊?

  李文平摆了摆手,让手下把刘定军带走。而他则跑到叶青那边,用讨好的语气向叶青保证,绝对会保证孤儿院顺利施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刘乙兵在旁边目睹了整个过程,局势转变之快,让他简直难以接受,一时间都没法回过神。直到李文平派人把他也抓走,他才开始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趁乱先跑了,不过现在后悔什么都晚了。

  见刘定军这个土霸王都被带走了,黄福林和大飞等人皆是诧异万分。尤其大飞,他以前可没少被这些警察欺负。对他来说,这些警察就是他的克星一般,见到这些警察他基本都是绕着走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刘定军也有这么一天。

  他不是傻子,当然清楚,刘定军被抓走,肯定跟叶青有关。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跟着叶青的决心,以叶青的财力和实力,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刘定军被抓走,基本也算是给二窑镇当地的一些地方势力敲了一个警钟,估计是没人敢再来这边闹事了。接下来就是建设的事情了,叶青跟黄福林商量了许久,设计图稍作修改,最后拍板定下来。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找人建造,叶青准备回市里找一些有资质的工程队来做这件事。

  回到市里,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叶青还没回到天盛,便接到了铁永文的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去形意武馆坐一坐。

  昨天晚上铁永文便暗示他,要教他形意拳,看样子是今天就要正式开始了。叶青把天盛的事情交代给刚刚出院的疯狗处理,自己则直接赶去形意武馆。

  赶到形意武馆,具体情况跟叶青猜想的并不一样,武馆门口停了六辆小车,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叶青将车停在旁边,径直走进武馆。刚走进大门,那个矮个便迎了过来。

  叶青昨天跟铁永文的闲聊当中已经得知,这个矮个名叫高树森,而那个高个的名字则叫向云鹏,是铁永文最早收的两个徒弟,也是跟他时间最长的两个徒弟。

  “叶先生!”高树森迎上叶青,压低声音道:“今天丁家的人也来了,一会进屋,师尊会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你只需要听就可以了。你放心,师尊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叶青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外面那些车是怎么回事了,看样子应该是丁家的来人。铁永文办事也真的是雷厉风行,昨晚说要给叶青一个交代,今天便把丁家的人召集过来处理这件事了,这一点让叶青很是佩服。

  叶青随高树森走进大厅,远远地看到铁永文在主座上坐着,下手分坐八个人。五个中年男子,两个中年女子,还有一个便是面色苍白的丁少彦。

  铁永文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面容与铁永文有些相似,听高树森的介绍,这个男子名叫铁卫华,是铁永文的独子。这形意武馆馆主吴兴怀,也是铁卫华的徒弟,所以这形意武馆才有南形意门正宗之称。

  见到叶青进来,丁少彦眼中立马闪过一丝怨毒,而丁家其他人只是冷淡地看着叶青。丁家这些人莫不在居高位,叶青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个体经营者,他妈根本不需要把叶青放在眼里。其实,若非铁永文在这里,丁家这些人是根本不会来跟叶青废口舌的。

  “叶贤侄!”铁永文则直接站起来,亲自把叶青迎了进去,对叶青的态度非常好。

  叶青知道,铁永文这么做,其实主要是因为李三爷的原因。不过,铁永文对叶青的重视,也是在暗示丁家那些人,要给叶青足够的面子。

  “铁叔叔!”叶青恭敬地朝铁永文弯了弯腰,跟随铁永文走进大厅。他本来是想在旁边站着,但铁永文直接把他带到了主座边,让他站在自己另一边,与铁卫华同样的位置。

  铁卫华看了叶青一眼,对铁永文如此安排,他颇有微词。但是,这里这么多人,他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面上有些不悦。

  铁永文并没有注意到这么多,朗声道:“各位,既然叶贤侄已经到了,那咱们就不要耽误时间,把这件事好好处理一下吧。”

  铁永文说完,转头看向丁少彦,道:“少炎,刚才我说的那些罪状,你承认否?”

  在叶青还没到的时候,铁永文便把丁少彦所做的事情全部给丁家众人说了一遍,这也是丁家众人情绪不太好的主要原因。

  丁少彦颤巍巍地站起身,看着身边的叔伯阿姨,身体哆嗦个不停。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铁永文的话。

  “老爷子经常跟我说,丁家能够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一直走到今天,靠的不仅是丁家的团结,更多的是丁家一贯以来的做事方法。”铁永文朗声道:“这么多年,无论做什么事,丁家始终都是以理服人。丁家人员虽多,但却不出小人。这次少炎所做的事情,是这么多年来,我在丁家听到的最让人痛心的事情。说真的,我没想到,这会是丁家的人做出来的!”

  丁家众人纷纷看向丁少彦,丁少彦面红耳赤,低着头不敢与众人对视,眼中却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铁叔叔,我们丁家做事向来恩怨分明。这次的事情,是少炎的错,我们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坐在铁永文右手边一人朗声回道,同时看着叶青,道:“叶先生,想要多少钱,你尽管说,我们丁家会尽力给你们一个满意的数字的!”

  叶青还没回答,铁永文便猛然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巨大的声音震得屋内众人皆是一惊。

  “丁长远,你这说的是人话吗?”铁永文愤愤瞪了那人一眼,怒声道:“王铁柱还在上中学的妹妹,被人逼迫去卖身,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女孩子,竟然被逼的从六楼跳下去,变成了植物人。王铁柱,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差点被人用毒品害死。这些事,都是你儿子做出来的,你觉得用多少钱能让一个植物人苏醒?你觉得用多少钱,可以让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不用因为这件事而背负一辈子的耻辱!”

  铁永文的话让屋内众人皆是一个哆嗦,他虽然年纪大了,但内功雄厚,说话中气十足。愤怒之下,说话更是声若洪钟,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丁家众人也清楚,铁老爷子这是真的怒了!

  “铁叔叔,事已至此,说这些都已经晚了。这些事是少炎做的,我们承认。但是,我们也真的没办法能让那个女孩子苏醒,我们丁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旁边一个中年女子委婉地道:“这件事,对少炎来说,绝对是一个教训。不过,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处理那俩可怜孩子的事情,而不是来责怪少炎啊!” “李文平,你这是公报私仇!你敢这样对付我,我一定会去市里告你的!”刘定军挣扎连连,却还是无法挣开,只能愤怒地看向自己那些手下,破口骂道:“你们这帮胆小鬼,被他几句话都唬住了。我市里有人,不用怕他,我就不信市局会这样对我!”

  刘定军那几个手下面面相觑,但还是不敢过来帮忙。

  李文平慢悠悠地走到刘定军身边,弯腰看着他,道:“刘定军,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哼,我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刘定军瞪眼道:“李文平,你扳不倒我的。最多明天,我就能再回来。到时候,我一定要你好看!”

  “呵呵……”李文平戏谑地一笑,道:“刘定军,看来,你还真的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你知道为什么市局要抓你吗?”

  “为什么?”刘定军愤然道。

  “因为你眼瞎啊!”李文平悄悄看了叶青一眼,低声道:“全深川市的警察都知道,叶青叶老板跟赵成双关系很好。而且,这个孤儿院,是林家和赵家共同支持叶先生盖的,你还敢带人过来闹事,你说你该不该死?”

  “啊?”刘定军顿时愣住了,赵成双的名字他当然知道。之前赵成双立功的事情早已传遍全市,身为警务人员,他当然早就听说过,自然明白赵成双已经被列为重点培养对象了。而这一次赵成双抓了贺子强的功劳,更是让赵成双名声大震,绝对是市局目前最红的人啊。

  赵成双自己的功劳,再加上赵家的实力,赵成双在市局说话可是非常有分量的。说实话,要对付他这个小小的所长,赵成双一句话就够了啊!

  刘定军忍不住看了叶青一眼,他怎么也没想到,叶青竟然跟赵成双是好朋友。若是早点知道这个消息,打死他也不敢来这里闹事啊,这简直就是自取灭亡嘛!

  “他……他……他怎么……怎么跟……怎么跟赵成双是……是朋友啊……”刘定军声音哆嗦的都不成语调了。

  “他怎么就不能是赵成双的朋友了呢?再告诉你一个消息,这个命令,是赵成双在省厅亲自下的。他说了,要肃清一切阻碍孤儿院建设的障碍,不管是什么人!”李文平拍了拍刘定军的脸,道:“这下,你可算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了吧!”

  刘定军傻眼了,以赵成双在深川市的地位和身份,他说出这么一句话,二窑镇有谁敢阻拦叶青开工啊?

  李文平摆了摆手,让手下把刘定军带走。而他则跑到叶青那边,用讨好的语气向叶青保证,绝对会保证孤儿院顺利施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刘乙兵在旁边目睹了整个过程,局势转变之快,让他简直难以接受,一时间都没法回过神。直到李文平派人把他也抓走,他才开始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趁乱先跑了,不过现在后悔什么都晚了。

  见刘定军这个土霸王都被带走了,黄福林和大飞等人皆是诧异万分。尤其大飞,他以前可没少被这些警察欺负。对他来说,这些警察就是他的克星一般,见到这些警察他基本都是绕着走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刘定军也有这么一天。

  他不是傻子,当然清楚,刘定军被抓走,肯定跟叶青有关。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跟着叶青的决心,以叶青的财力和实力,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刘定军被抓走,基本也算是给二窑镇当地的一些地方势力敲了一个警钟,估计是没人敢再来这边闹事了。接下来就是建设的事情了,叶青跟黄福林商量了许久,设计图稍作修改,最后拍板定下来。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找人建造,叶青准备回市里找一些有资质的工程队来做这件事。

  回到市里,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叶青还没回到天盛,便接到了铁永文的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去形意武馆坐一坐。

  昨天晚上铁永文便暗示他,要教他形意拳,看样子是今天就要正式开始了。叶青把天盛的事情交代给刚刚出院的疯狗处理,自己则直接赶去形意武馆。

  赶到形意武馆,具体情况跟叶青猜想的并不一样,武馆门口停了六辆小车,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叶青将车停在旁边,径直走进武馆。刚走进大门,那个矮个便迎了过来。

  叶青昨天跟铁永文的闲聊当中已经得知,这个矮个名叫高树森,而那个高个的名字则叫向云鹏,是铁永文最早收的两个徒弟,也是跟他时间最长的两个徒弟。

  “叶先生!”高树森迎上叶青,压低声音道:“今天丁家的人也来了,一会进屋,师尊会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你只需要听就可以了。你放心,师尊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叶青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外面那些车是怎么回事了,看样子应该是丁家的来人。铁永文办事也真的是雷厉风行,昨晚说要给叶青一个交代,今天便把丁家的人召集过来处理这件事了,这一点让叶青很是佩服。

  叶青随高树森走进大厅,远远地看到铁永文在主座上坐着,下手分坐八个人。五个中年男子,两个中年女子,还有一个便是面色苍白的丁少彦。

  铁永文身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面容与铁永文有些相似,听高树森的介绍,这个男子名叫铁卫华,是铁永文的独子。这形意武馆馆主吴兴怀,也是铁卫华的徒弟,所以这形意武馆才有南形意门正宗之称。

  见到叶青进来,丁少彦眼中立马闪过一丝怨毒,而丁家其他人只是冷淡地看着叶青。丁家这些人莫不在居高位,叶青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一个个体经营者,他妈根本不需要把叶青放在眼里。其实,若非铁永文在这里,丁家这些人是根本不会来跟叶青废口舌的。

  “叶贤侄!”铁永文则直接站起来,亲自把叶青迎了进去,对叶青的态度非常好。

  叶青知道,铁永文这么做,其实主要是因为李三爷的原因。不过,铁永文对叶青的重视,也是在暗示丁家那些人,要给叶青足够的面子。

  “铁叔叔!”叶青恭敬地朝铁永文弯了弯腰,跟随铁永文走进大厅。他本来是想在旁边站着,但铁永文直接把他带到了主座边,让他站在自己另一边,与铁卫华同样的位置。

  铁卫华看了叶青一眼,对铁永文如此安排,他颇有微词。但是,这里这么多人,他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面上有些不悦。

  铁永文并没有注意到这么多,朗声道:“各位,既然叶贤侄已经到了,那咱们就不要耽误时间,把这件事好好处理一下吧。”

  铁永文说完,转头看向丁少彦,道:“少炎,刚才我说的那些罪状,你承认否?”

  在叶青还没到的时候,铁永文便把丁少彦所做的事情全部给丁家众人说了一遍,这也是丁家众人情绪不太好的主要原因。

  丁少彦颤巍巍地站起身,看着身边的叔伯阿姨,身体哆嗦个不停。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铁永文的话。

  “老爷子经常跟我说,丁家能够在这风雨飘摇的时代,一直走到今天,靠的不仅是丁家的团结,更多的是丁家一贯以来的做事方法。”铁永文朗声道:“这么多年,无论做什么事,丁家始终都是以理服人。丁家人员虽多,但却不出小人。这次少炎所做的事情,是这么多年来,我在丁家听到的最让人痛心的事情。说真的,我没想到,这会是丁家的人做出来的!”

  丁家众人纷纷看向丁少彦,丁少彦面红耳赤,低着头不敢与众人对视,眼中却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铁叔叔,我们丁家做事向来恩怨分明。这次的事情,是少炎的错,我们愿意承担所有责任!”坐在铁永文右手边一人朗声回道,同时看着叶青,道:“叶先生,想要多少钱,你尽管说,我们丁家会尽力给你们一个满意的数字的!”

  叶青还没回答,铁永文便猛然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巨大的声音震得屋内众人皆是一惊。

  “丁长远,你这说的是人话吗?”铁永文愤愤瞪了那人一眼,怒声道:“王铁柱还在上中学的妹妹,被人逼迫去卖身,一个不到十六岁的女孩子,竟然被逼的从六楼跳下去,变成了植物人。王铁柱,这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差点被人用毒品害死。这些事,都是你儿子做出来的,你觉得用多少钱能让一个植物人苏醒?你觉得用多少钱,可以让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不用因为这件事而背负一辈子的耻辱!”

  铁永文的话让屋内众人皆是一个哆嗦,他虽然年纪大了,但内功雄厚,说话中气十足。愤怒之下,说话更是声若洪钟,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丁家众人也清楚,铁老爷子这是真的怒了!

  “铁叔叔,事已至此,说这些都已经晚了。这些事是少炎做的,我们承认。但是,我们也真的没办法能让那个女孩子苏醒,我们丁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弥补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旁边一个中年女子委婉地道:“这件事,对少炎来说,绝对是一个教训。不过,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处理那俩可怜孩子的事情,而不是来责怪少炎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兵王,都市兵王最新章节,都市兵王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