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764章 传承之宝残片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中天城中一家颇为热闹的酒肆内,东方墨端坐在一间华丽的隔间。

  而在他身后,孙然一恭敬的站立着。

  于他对面,姑苏慈和姑苏婉儿二人,与他相对而坐。

  这隔间内本来就有一层特有的禁制,能够防止他人窥视和查看。不过为了小心起见,东方墨挥手间又布置出了一层‘蒙’‘蒙’的罡气。

  “切,一看就是没有来过中天城的穷酸,在此城还这么小心谨慎。”看着他的动作,姑苏慈一脸鄙夷。

  “你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东方墨冷哼。

  “东方无脸你骂谁!”

  姑苏慈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东方墨‘揉’了‘揉’脑袋,此子就是个愣头青,从来不肯吃亏的主,于是不打算再刺‘激’他。不然也是在‘浪’费时间和自讨没趣。

  眼看他不说话,姑苏慈才气呼呼的重新坐了回去。

  “东方无脸,你不是在那低法则星域吗,怎么会跑到这儿来,而且你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了。”

  这时一旁的姑苏婉儿开口问道。

  闻言,姑苏慈也将眼神偷偷瞄了过来。

  东方墨略一沉‘吟’后,将他的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至于容貌的改变,他也没有隐瞒,只是说是自己修炼了一种功法所致。

  当听到他的身份,居然是人族东方家一位少族,姑苏慈和姑苏婉儿无不吃惊的张了张嘴。

  “啧啧啧,当年那穷酸竟然也有臭咸鱼翻身的一天,堂堂东方家的少族,这可了不得呀。”姑苏慈‘阴’阳怪气的说道。

  东方墨懒得理会此子,直接将他无视过去。

  “而且你现在这幅皮囊,比当年也要好看那么一点点。”姑苏婉儿亦是点头。

  摇了摇头后,东方墨并未解释什么,岔开话题道:“对了,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这不明知故问吗。”姑苏婉儿白了他一眼,那模样极为娇媚。

  “呵呵,你们应该是特意来找到我的吧。”东方墨道。

  “你知道就好,当年我二人都曾救过你的狗……小命,现在你可不是当年那穷酸了,说吧,堂堂东方家的少族,你要怎么报答我们。”只听姑苏慈说到,不过话到一半他就发现了不妥,于是立刻改口。

  东方墨神‘色’‘抽’动,最终还是强忍住收拾一番这小子的冲动,转而将面前的灵茶端起来小品了一口。

  “你们想要我怎么报答,这么多年过去,不知婉儿姑娘有没有道侣,若是没有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以身相许的。”将茶盏放下后,他极为认真的说道。

  姑苏婉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按理来说,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境界,言谈举止怎么可能如此轻浮,但偏偏东方墨这人就是这般不要脸。东方无脸这四个字,还真是名副其实。

  并且东方墨的话,也惹得一旁的姑苏慈呸了一口。

  “呸,这次来找你可不是跟你磨嘴皮子的,而是有正事相商。”

  “正事?你能跟我有什么正事,莫非还想打我身上某些宝物的主意?”东方墨没好气的说道。

  “我懒得给你扯,我且问你,南宫雨柔呢。”姑苏慈道。

  “南宫雨柔?你找她干什么?”东方墨送到嘴边的茶盏一顿。并且这时他突然想起,当年这小子在见到南宫雨柔的时候,就曾唆使自己向南宫雨柔出手,不过被自己断然拒绝了。

  听到他的话,姑苏慈下意识的看了看东方墨身后的孙然一。

  对于他的举动,东方墨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随即他一声轻笑:“放心吧,此‘女’是我的贴身近卫。”

  “不行,这件事情太过于重要,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姑苏慈毫不退让。

  见此东方墨反倒来了兴趣,于是对着身后的孙然一道:“你先守在外面。”

  孙然一躬身领命,退了下去。

  但就算如此,姑苏慈还一副不够放心的样子,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只青‘色’的圆珠子,法力滚滚注入其中。

  霎时,一个气泡从这珠子上迸发而出,并且逐渐的涨大,最终将三人身躯穿过,将他们包裹在了其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姑苏慈才将珠子一收。

  “实话告诉你吧,南宫雨柔手中那件丝巾法器,其实是我姑苏家一间传承之宝的残片,所以那东西无论如何我都要拿回来。”这时就听他开口说道。

  “嗯?”东方墨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你如今出现在这高法则星云,我二人这次来找你,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想问问那南宫雨柔的下落。”姑苏婉儿补充到。

  东方墨先是‘摸’了‘摸’下巴,接着就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消息坏消息你们先听哪个。”

  “先听好消息吧。”姑苏慈非但没有在意东方墨的故‘弄’玄虚,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好消息就是南宫雨柔在一百多年前,修为还是筑基期的时候,就通过星域传送阵,传送到了人族的高法则星云了。”

  “什么?她早就出来了?”二人愕然。

  “那坏消息呢?”不过姑苏婉儿短暂的兴奋后,压下了‘激’动问道。

  “坏消息就是此‘女’如今出了些状况。”东方墨道。

  “什么状况?莫非她不在人族星云了?”这次是姑苏慈开口。

  “不,她还在。”

  “那不就对了,我管她什么状况,拿了我姑苏家的东西,就要给我还回来。告诉我,南宫雨柔在哪里。”姑苏慈理所当然的说道。

  “告诉你当然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东方墨将灵茶端起来,笑眯眯的又品了一口。

  “条件?”姑苏婉儿疑‘惑’。

  “我二人不但救过你‘性’命,我还给你偷来了长生须,你居然敢跟我讲条件。”说着姑苏慈一把将他手中的灵茶抢了过来,并啪的一声砸在面前的桌上,转而怒气冲冲的看着他。

  东方墨拍了拍自己的衣袖,将其上的水渍给拂干。

  他本来是打算告诉这二人,关于南宫雨柔还有那夜灵族修士的事情。但他不敢保证这二人得知消息后,为了那件传承之宝的残片,会不会招来诸多高阶修士,直接杀到古凶之地去。

  他虽然远在东方家,可对于姑苏家还是有所耳闻的。这个家族极为神秘,最闻名的,就是在炼器一道上的造诣了。当年姑苏慈曾扬言,他姑苏家的炼器上若是称第二,人族没人敢称第一。他本以为是此子在吹嘘,现在他倒不这么认为。因此,这姑苏家中的高手,必然数不胜数。

  而那时候,他身上的尸煞血毒指不定就会被夜灵族修士引爆。就连南宫雨柔此‘女’,多半也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码归一码,这件事情关乎到我的小命,自然要给你讲条件了。”东方墨道。

  “这……”

  闻言,姑苏慈二人相视,反而迟疑了起来。

  “南宫雨柔被一个归一境的夜灵族修士给占据了‘肉’身,我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被那夜灵族修士偷袭,身上中了一种叫尸煞血毒的东西。而后此人‘交’给我了一枚‘玉’简,让我将‘玉’简中的东西全部找齐给她送去,那时,她才会解了我身上的尸煞血毒。”

  “我的条件很简单,若是你二人能替我解毒的话,我立刻告诉你她的下落。否则你们要是知道了她的行踪找人直接杀过去,我身上的尸煞血毒必然会被此人给引爆。”

  东方墨如实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二人大感震惊,而后毫不犹豫的将他掌心的尸煞血毒查看了一番。

  但最终不出所料的是,这二人对于尸煞血毒没有任何头绪。

  对此东方墨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算在意料之中。毕竟这二人的修为摆在那儿,怎么可能有办法。

  “这什么尸煞血毒我虽然无法解,但你放心,你告诉我她在哪儿,我姑苏慈保证不会告诉家族的人,因为那件传承之宝的残片,这次我要独自将它拿到手,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否则当年我姑苏家的人早就去那低法则星域,将南宫雨柔抓来了,何必等到现在。”姑苏慈道。

  “这……”东方墨细思之下,倒觉得这小子说得似乎有道理。

  但最后他还是说道:“不行,你小子一会儿一个意思,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变卦,必须先替我解决尸煞血毒。”

  “你这不要脸的,一会儿一个意思的人是你吧,当年答应给我‘交’换东西,换了之后又后悔的人是谁。”姑苏慈大骂,小脸撇得通红。

  “那是你当年欺我不识货,反正这件事情没得商量。”一想起这件事情东方墨就一肚子火气,当年这小子想用区区几件法宝,就换他袖口的魇尾。这笔买**岳老三那厮做的还绝。要是当年真跟他换了,恐怕他肠子都要悔青。而且说不定也无法活到现在,那条魇尾可是在关键时刻救过他的小命的。

  姑苏慈指着东方墨的鼻子本想反呛几句,可听到“欺我不识货”几个字,话到嘴边他硬是咽了回去,接着有些心虚的咳嗽了两声,并故意扯开了话题。

  “咳咳……话说这尸煞血毒你应该找过你东方家的高人看了吧,若是他们都没有办法的话,我也不骗你,姑苏家恐怕解毒的几率也小。”

  “那就不怪我了。”东方墨一摊手,他并没有将中尸煞血毒东方家还不知道的事告诉二人。

  “你……”

  眼看东方墨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姑苏慈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但随即他就想到了什么,眼中‘精’光一闪的看向东方墨道:“对了,你刚才不是说那夜灵族修士‘交’给你了一份‘玉’简吗。只要你将‘玉’简上的东西准备齐全,他就会给你解毒,那我们何不用这种办法。”

  “这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用这种以身犯险的方式。毕竟到时候此人会不会出尔反尔,谁也不敢保证。”东方墨道。

  “咯咯咯,你也有怕别人出尔反尔的时候啊。”一旁的姑苏婉儿捂嘴娇笑了起来。

  东方墨本想出言调戏这小娘皮几句,但这时姑苏慈又开口道:“我看这样吧。我先回去找我爷爷,他认识一个很厉害的炼丹高人。这位高人托付我姑苏家代为炼制一件宝物,只待这件宝物炼成之后,他就会来取。既然一般人无法替你解毒,想来这位高人应该会有些办法的。到时候此人再来我姑苏家时,我就通知你,你立刻赶来,你看如何。”

  “这……倒不是不可以,只是那宝物什么时候炼成,那位高人又什么时候来,这尸煞血毒不定时就会爆发,万一我坚持不了那么久一切都白搭。”东方墨道。

  “短则十年,多则数十年左右吧。”姑苏慈思量了一番后,就开口道。

  “好,这点时间倒也等得起。”东方墨点头。

  “另外你将那夜灵族修士‘交’给你的‘玉’简拿来看看,要是那高人也无法替你这倒霉蛋解毒,我们就只有用下下策的办法了,将那些材料准备齐全给她送去。因为你一个人准备的话费时费力,我姑苏家别的不敢说,对于一些寻常材料,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话到此处,姑苏慈和姑苏婉儿两人脸上,同时浮现了些许傲然之‘色’。

  东方墨心中一喜,之前他还准备打这二人的主意,现在姑苏慈这小子就善解人意的主动开口了。对此他自然不可能客气,立刻将‘玉’简取出‘交’给了二人。

  姑苏慈当先一把将‘玉’简抓了过来,贴在额头开始查看。

  小片刻后,他将‘玉’简放下,不过脸‘色’已经开始‘抽’动了起来。

  见状一旁的姑苏婉儿有些好奇,于是将‘玉’简拿起,贴在了自己的额头。

  随着此‘女’将‘玉’简放下,和之前的姑苏慈一样,脸‘色’同样变得不大好看。

  “还真是狮子大开口,这些东西就算对归一境修士来说,都极为珍贵,比如那三岁‘花’,还有邪王石。竟然让你一个小小的化婴境修士去找,还真是看得起你。”只听姑苏慈道。

  “放心,这些东西中的一部分,我已经靠东方家的势力找到了,你二人只需要找到剩下的部分即可。”说着东方墨将已经有的材料和灵‘药’道了出来,只让二人找‘玉’简中没有的,到时候也不用‘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

  将东方墨说的那些材料和灵‘药’等物细心的记下后,最后姑苏慈开口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但话说回来,我给你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到时候我要找到那传承之宝残片的事情,说不定就需要你出力,毕竟我是要单独将那残片‘弄’到手的,不会仰仗其他人。”

  “好说好说。”东方墨连忙打了个哈哈。

  不过心中却暗骂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自己一个筑基期修士,也敢打归一境修士的主意。恐怕这已经不能用不知天高地厚来形容了,完全就是不知死活。

  但他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情况说一个不字,他还要靠这二人找到诸多的材料,以及联系到那位高人。

  而有了这二人的帮助,东方墨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无论如何,现在是有了两个可靠的帮手。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又谈论起了其他的事情。

  期间东方墨曾问过姑苏慈当年是不是在那座低法则星域的虚空中,布下了一座一次‘性’单向传送阵。

  后者诧异之余,点头承认了此事。于是东方墨就提起了岳老三,说他自降修为,动用那座传送阵离开低法则星域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后,姑苏慈看待白痴一样看着他。说若是没有强**宝守护自身,炼气期修士想通过星域传送阵传送到高法则星云,过程中‘肉’身必然会被搅得稀烂。

  而炼气期修士法力孱弱,本来就无法催发法宝这种等级的宝物。当年姑苏慈能够催发法宝,乃是靠血脉之力,岳老三可没有那种血脉之力‘激’发的法宝,所以现在的他多半骨头都风化干净了。

  东方墨知道岳老三身上的宝物不少,但靠血脉之力‘激’发的法宝,肯定是没有的。因此他只能心中为这厮祈祷起来,更是暗道好在自己当初没有跟他一起传送离开。

  接下来的谈论中,他又问起了姑苏慈的修为,还打趣了一番他**岁的模样,对于此子,他可不会刻意的压制自己心中的好奇。

  但是当他问出这些问题之后,一向说话肆无忌惮的姑苏慈沉默不语起来。一旁的姑苏婉儿,也眼观鼻鼻观心,不想解释什么。

  东方墨自然猜得出其中应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但二人既然不想说,他也不去问。

  “对了,东方无脸,你怎么会跑到中天星域来,还有之前我看到的那道士,好像是青灵道宗的人,你怎么跟青灵道宗的人‘混’在一起了。”姑苏婉儿这时转移了话题。

  “呵呵,没什么,其实这次我是去青灵道宗,参与青灵圣子角逐的。”东方墨不以为意的说道。

  “噗!”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姑苏慈嘴里一大口灵茶喷了出来。

  好在东方墨一挥手,将所有的茶水挡在三尺之外,这才避免了狼狈的一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