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59章 山穷水尽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35:39 源网站:全书网
  与此同时,东方墨豁然感觉到头顶一股压迫的气息。

  猛然抬头,当真看见一只猴面兽魂自上而下扑了过来。

  不由大惊失色,同时身形一晃,化作了一道淡淡的青影,出现时已经在三丈之外。

  “吱!”

  猴面兽魂扑了个空,此刻一呲牙,化作了一股浓稠的黑烟,同样消失。

  东方墨身影刚刚浮现,那股黑烟就瞬间钻了过来,眨眼临近,就要钻进其身躯当中。

  见此,东方墨伸手一抓,只见雪白的拂尘瞬间炸开,化作了漫天拂丝,对着那股浓稠黑烟狠狠搅动。

  “哗啦啦!”

  周遭黑气瞬间被搅的一阵混乱。

  “哼!”

  趁此机会,其手中毫不犹豫的弹出了两颗漆黑的雷震子,直直射向被较乱的黑烟当中。

  “轰轰!”

  黑烟顿时被一阵火光淹没。

  隐约能够听见一声若有若无的惨叫声从火光当中传来。

  公孙徒之前就自爆了八只兽魂,余下的十只也是受伤不轻,此时在被雷震子一炸,那兽魂差点消散。猴面兽魂遭到重创,其心神亦然受挫的样子。

  于是不再犹豫,手中法决一变。

  剩下的九只兽魂竟然三只一层,围成了一圈,由内而外足足三层,将东方墨包在其中。

  九只兽魂围成了三圈,反方向不断旋转,周围一股淡淡的黑气渐渐散发出来,并且越发浓郁的样子。

  转眼间,东方墨四周就处在了昏暗当中,难以看清台下的样子。

  “阵法”

  见此,他隐隐有些明白,但下一刻,嘴角却翘起了一丝弧度。

  同时,就见他手中连连弹射,一颗颗漆黑的雷震子居然对着周遭围绕的兽魂砸去。

  “轰轰轰!”的声响连成一片,周围黑气更是一阵乱颤,围绕的兽魂起初尚能坚持,但数十颗雷震子过后,阵脚刹那不稳,下一刻阵型就要被打乱的样子。

  这时,公孙徒脸色异常难看,同时手中法决再变,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那悬浮的折扇之上。

  “吼……吼……”一声声高亢的兽吼传来,兽魂慌乱的阵型就像是注入了无穷的法力,再次稳固下来。

  “看你血多,还是我的雷震子多!”

  东方墨眼中露出讥讽更甚,同时伸手在储物袋一抓,又是一大把雷震子被拿了出来,不断弹射,只听轰轰的声响,周围红光闪耀。

  见此,公孙徒终于有些不支,这东方墨就像是个暴发户,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雷震子,如此下去的话,魂阵破开只是迟早的事,说不定还要再次损失一两只兽魂。

  若是之前还好说,组成十八兽魂阵,绝对能够抵挡这低阶的雷震子,可如今兽魂自爆了八只,十八魂阵难以组成,余下的威力最多能够发挥出一半。

  只是数十颗雷震子砸在魂阵之上还能承受,可当见到东方墨一次又一次从储物袋钟拿出,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那一圈兽魂顿时又开始颤抖起来。

  再看到他又一次伸手向储物袋时,公孙徒眼皮一抽不再犹豫,手指一轮对着悬浮的折扇隔空一吸,折扇顿时被他拿在手中,其手腕转动,那颤动不停地兽魂刹那化作了黑烟,被其尽数吸进其中,这才“啪”的一声,将折扇关上。

  突然间感觉到周围黑气尽数消失,东方墨终于暗自松了一口气,此刻储物袋当中的雷震子所剩寥寥无几,若是公孙徒再咬牙坚持片刻,那么极有可能便会陷入魂阵的包围当中。

  “若不是仗着如此多的雷震子,你岂能破开我的魂阵!”远处公孙徒神色冰冷。

  “之前是谁说雷震子对他没用的!”东方墨嘴角冷笑。

  “哼,不过今日你依然难逃一败。”公孙徒也不辩解。

  “是吗!”

  “是!”

  语罢,只见公孙徒突然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好!”

  同时,东方墨身躯一转,手中拂尘翻手就向着身后抽了过去。

  “噗!”

  只见一团黑影已经悄然临近其不足一丈,还好他反应及时,可黑影被拂尘击散的一瞬间,就化作了道道黑烟,那黑烟如若活物一般灵动,只是不到一息,就向着他钻了过去。

  东方墨大惊失色,拂尘一阵搅动,同时身形化作了一道淡淡的青影爆退开来。

  可黑烟如影随形,即使他动作再快,依然有一丝钻进了其身躯当中。

  “嘶!”

  霎时,东方墨只觉得浑身一冷,体内法力居然出现了凝迟的现象,同时脑海略显的混沌。

  “中了我的魔魂之气,我看你还能如何嚣张。”公孙徒冷笑。

  可迎接公孙徒的却是一股拧紧犹如钢绳的拂丝,对着他面门抽了过去。

  “啪!”

  公孙徒身形一退,拂丝抽了个空。

  但下一刻,那拂丝再次炸开,漫天飘飞,四处飚射。

  “雕虫小技!”

  三丈之外,公孙徒眼中讥讽更浓,这般手段若是还能对他有用的话,那他这辈子白修炼了。

  只见他伸手画出一个半圆的形状,而后交叉打出一个繁琐的手印,霎时对着头顶一抬。

  “噗噗噗!”

  其周身顿时形成了一片雨幕,将其笼罩其中。而成千上万的拂丝扎在雨幕当中,堪堪刺进了数分,便难以寸进。不仅如此,拂丝更是像是深陷泥沼当中,想要收回,却被一股大力吸住。

  “看你还有何招数!”

  公孙徒神色一喜。

  “舌燥!”

  只见一道丈许长度的黑色剑芒已然斩来,在看清那剑芒的同时,公孙徒眼中不由一花,出现阵阵幻影,虽然转瞬就醒转过来,可那剑光却是结结实实的劈在了雨幕之上。

  “哗啦!”

  雨幕顿时被劈开了一道数尺的深度,在雨幕当中,公孙徒一缕长发削断,轻洒飘落。

  更让他骇然的是,在那剑光落下的同时,数颗雷震子已然袭了过来。

  竟然是东方墨将储物袋当中仅仅剩下的七八颗雷震子尽数拿出,趁着雨幕被劈开的刹那,借机扔进那裂缝当中。

  公孙徒神色大便,猛然摇身,可那数颗雷震子瞬间炸开。

  轰隆隆的声音练成了一片,震耳欲聋。周遭火光漫天,随后便是漫天的水珠倾洒下来。

  东方墨眼疾手快,在雷震子炸开的一瞬间,就已经感觉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向后疾驰而去。

  此刻豁然收回了拂丝,动作却微微一顿。

  “嗯”

  感觉到体内法力越来越呆滞,想要调动便越发的困难,于是不再犹豫,身形栖身对着那白影而近。

  同时就见到他面色一阵潮红,手指飞快轮动,刹那间周遭一股浓郁的木灵气凝聚。

  不过三五个呼吸,只见他一声爆喝,手指对着公孙徒猛然指点而去。

  “咻咻咻!”

  上百根手臂粗细的木刺,对着公孙徒凌空爆射,木刺连绵成片,那景象就像是一把由数百根淡青色木刺组成的巨剑,对着前方猛然刺去。

  这将近大成的木刺术,若是没有借助周遭充沛的木灵气,东方墨只能凝聚这般上百木刺的样子,远远达不到之前对付赵无极那成百上千的程度。

  可即便如此,也着实声势骇人了。

  公孙徒本欲闪躲而开,但木刺连绵不绝,将他死死堵在石台一角,避无可避的样子。

  随即,就见他脸色一冷,手中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对着那激射而来的巨剑左右狂扇。

  “呼…呼!”

  数股浓稠的黑风呼啸而过,化作了密不透风的样子,同样对着那巨剑而去。

  “噗!”

  下一刻,就见到那木刺形成的巨剑刺进了黑风当中。

  只是片刻,黑风就四散而开,化作了一缕缕黑烟消散,而繁多的木刺却并未完全消失,剩下的数十道直直射向了公孙徒,堵住其四面八方。

  “哼!”

  公孙徒一声冷哼,手中掐诀,在木刺临近其不过一尺之时,其周身再次撑开了一面雨墙。

  啪啪的声音连成一片,只见公孙徒脚步连连后退,最终踏在那石台边沿数寸才堪堪停下。

  至此,那数十木刺终于化作了灵光消散。

  周遭围观的众人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实力只是四阶的道士如此生猛。

  就在公孙徒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透过雨墙突然看见一道细长的白影,竟然是那拂尘拧成了一股麻绳,眨眼抽在雨墙之上。

  之前雨幕就已经耗尽了灵力,徒有其表而已。

  “啵!”的一声。

  此时刹那被抽碎,拂尘气势不减,继续对着其腰间缠绕而去。

  公孙徒大惊,手中折扇一挥,一道白光飚射而出,后发先至的打在拂丝之上。

  “啪!”

  拂丝炸开,可在这一瞬间,从那散开的拂丝当中居然飚射出了几道蒙蒙的黄光。

  那黄光本就距离公孙徒不过尺许的样子,猝不及防之下,直直袭向了其面门,仔细一看之下,竟然是几张符箓。

  公孙徒神色一紧,那几张黄蒙蒙的符箓豁然间化作了一片火雨,当头洒下。

  “哗!”

  如此近的距离,转瞬其身形就被淹没在一片火海当中。

  “呼哧!”

  足足数息的功夫,才看到一道狼狈的身影从火海当中飚射了出来。

  这身影不是公孙徒还能是谁,不过此时的他道袍一片漆黑,脸颊更是有被灼烧的痕迹,原本英容的相貌哪里还有一丝神姿。

  不只是南宫雨柔和赵无极,远在大殿之上借着石镜观看的众位长老也瞪大了眼睛。

  这小道士当真只是四阶中期的修为吗,竟能将公孙徒逼成这个样子。即便是那几个顶尖的宗门弟子,在他这般修为的时候,怕是也有所不如。

  “很好。”公孙徒一阵剧烈的咳嗽,竟然带有一丝淡淡的血渍。

  他没想到东方墨即便中了魔魂之气还能如此生龙活虎,更是将他压制的节节败退,若是一般人早该法力凝固了才对。

  “现在该我了吧!”

  此时公孙徒气喘吁吁,看着远处那手拿拂尘依然镇定自若的小道士,眼中的怒意不可遏止。

  他堂堂公孙家族嫡子,天赋自然不用说,虽然只是五阶后期的修为,但却是一直压制的结果,正因如此,寻常六阶修士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即便七阶修士,也能一战。

  可如今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甚至只是四阶中期修为的小子节节压制,心中不怒才怪。

  下一刻,就见他犹如长鲸吸水一般,猛然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吸持续了近十息,其体内法力剧烈波动,就要使出某种威力巨大的术法一般。

  再看远处,东方墨拂尘一甩,神色古怪的看着公孙徒,在其出手的刹那间,淡淡道:

  “我认输!”

  闻言,公孙徒一鼓作气形成的气势,刹那崩溃,实在想不到上一刻还出手狠辣果断的东方墨,这一刻居然瞬间开口认输,而且看其认真的样子更是让他体内法力絮乱,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

  台下众人更是一脸错愕。

  “怎么!认输都不行吗!”东方墨傲然抬头看着公孙徒,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殊不知此时的他才是名副其实的外强中干,强弩之末。方才一连串攻势,导致体内的法力终于亏空,最主要的是那丝魔魂之气在其体内不断游走,如今即便是吸收灵力,也变得迟缓异常。若不是他的**经过药血珠洗礼,怕是那魔魂之气初入身躯就已经难以调动丝毫法力了。

  是以见到公孙徒再次站在石台上,虽然有些狼狈,但却还有一战之力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开口认输。

  更是在公孙徒几欲喷火的目光当中,慢吞吞的走下了石台。

  可就在他走过南宫雨柔时,身形穆然一顿,随即看向其肩头那抹触目的伤口,眉头微微一皱。

  在南宫雨柔诧异的目光当中,缓缓蹲了下来。

  只见东方墨双眼紧闭,豁然鼓动体内剩余的全部法力,手指一阵掐动,数息之后就见到他本就苍白的脸色浮现一片不正常的殷红,身躯一震,嘴角淌出一缕鲜血。

  随之在其手中凝聚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的墨绿色光影。

  这团木灵**提炼出来的生机,抽空了他仅存的所有法力,此时全靠着虚弱的肉身支撑才没有倒下。

  只见他手掌微微颤抖将那团光影轻轻压在南宫雨柔的肩头。

  南宫雨柔突然感觉到伤口处一阵冰凉,随即就是****的感觉,只是片刻间,肩头的伤口竟然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直到将那团墨绿色的光影尽数吸收。至此,伤势虽然并未痊愈,可却好了七七八八,不再影响丝毫。

  再看东方墨,身子一偏,差点倒下,来不及体会手掌处的细腻之感,就收回了手臂,踉跄站起,这才气机虚浮一步一缓的走下石台。

  南宫雨柔原本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娇羞,东方墨即便是给她疗伤,毕竟大庭广众之下,男女授受不亲。

  但看着他嘴角的鲜血,以及疲惫至极,却强忍着没有倒下的背影,心中似有什么堵住一般,原本的话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咽了下去。

  “我已尽力,剩下的就靠师姐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