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55章 镇魔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35:39 源网站:全书网
  就在莫千离追逐东方墨而去之时,南宫雨柔和公孙徒二人却斗得不可开交。

  公孙徒手中一把折扇时而一转,时而一抖,道道白色的锋刃激射而出,周遭铁竹成片倒下。

  南宫雨柔俏脸一寒,手中金边丝巾不知是何材质,尽数接下,期间那丝巾更是猛然涨大,化作一张锋利的飞毯,速度奇快的上下飘飞,一阵劈斩。

  “南宫仙子,你是斗不过我的。”公孙徒风度翩翩,身形急而不迫。

  “少废话,手底下见真章。”

  “既如此,南宫仙子可要小心。”

  语罢,只见公孙徒身形一晃,出现在远处。

  “啪!”的一声,打开折扇。

  同时,对着南宫雨柔一挥。

  下一刻,那精巧的折扇,居然刮出一股黑风。

  黑风呼啸而出,诡异的是凝而不散,对着南宫雨柔逼迫而来。

  “雕虫小技。”

  南宫雨柔双手飞快结印,随后玉指一圈轮动。

  对着黑风瑶瑶一指。

  霎时,黑风一顿,随后四散而开。

  见此,公孙徒不惊反喜。

  果然,那黑风四散的同时,居然化作了一缕缕纤细的黑丝,就像是活物一般,对着南宫雨柔速度奇快的扑了过去,瞬间就临近其身前数寸,眨眼就要钻入其身体当中。

  “魔魂之气!”

  南宫雨柔心中一惊,若是任由这黑丝钻入体内,必然影响神魂。

  下一刻,就见她伸手一招,飘飞的丝巾陡然消失,出现时已化作了一层薄薄的轻纱,将其当头罩下,同时丝巾四周一圈金边猛然大亮,在那缕缕黑丝钻来的一瞬间,南宫雨柔口中轻轻吐出一个“炼”字,顿时,轻纱一阵光华照耀。

  “呲呲!”

  一缕缕黑丝就像是一滴滴清水,落在了烧红的铁板之上,瞬间就被炼了个干干净净。

  南宫雨柔身处轻纱之后,此时玉臂一弯,下一刻就对着轻纱一推。

  “轰隆隆!”

  轻纱一震,飘飞而起,看似薄弱,却发出震耳欲聋之声,变成了一面纱织的丝墙,方圆十足丈,向着公孙徒当头撞了过去。

  见此,公孙徒眉头一簇,手中法力猛然鼓动,一拳对着那丝巾化作的墙壁狠狠一砸。

  拳头灵光凝聚而成,由小变大,最终化作了一丈大小,轰在丝巾之上。

  “砰!”

  但下一刻,其身影却倒飞了出去。

  身形抛飞四五丈,这才踉跄站稳。

  公孙徒露出吃惊之色,看向那丝巾眼中满是狐疑。

  “没想到南宫仙子手持一件高阶法器,那在下也不藏着掖着了。”

  只见其眼神一凌,手中折扇再次“啪”的一声打来,同时往高空一抛,那折扇无风自动,悬浮在半空当中。

  见此,公孙徒立刻盘膝而坐,双眼紧闭,口中念念有词。

  就看见那原本只是一些山水字迹的折扇,其上水墨一阵扭曲,最终凝成了一条栩栩如生的巨大凶鱼!

  同时一声暴喝,豁然睁眼,对着折扇一指,那凶鱼顿时从扇中游了出来,化成两丈大小,张开巨嘴,露出了一排排密集细小的牙齿。

  不止如此,随着公孙徒手中动作不断,折扇当中再次飞出一只巨大的狐鹰,狐鹰张嘴一声嘹亮高亢的鸣叫,俯冲而下。

  ……

  “镇魔图?”

  这时,远在大殿之上,不知谁一声惊呼。

  随即众人一片哗然的议论开来。

  “不过是仿制品罢了,而且魔魂还需要靠法器封印,大惊小怪。”为首的绝尘长老一声冷哼,打断了众人的讨论。

  闻言,众人这才再次打量一番,眼中渐渐明悟。

  “我便说,这白衣小子修为不到筑基,如何能够炼制镇魔图那等神通。”那五旬老道捋了捋胡须。

  “不错,即便是我等,也不敢轻易尝试修炼此功,此神通,非要大毅力不可,若有不甚,必然万劫不复。”其中一个老者也点了点头。

  ……

  而此时的南宫雨柔却大惊失色,看向公孙徒手中的折扇满是不可思议。

  但片刻后,心神镇定不少,露出些许迟疑。

  “南宫仙子,这不过是镇魔图的仿制品而已,被在下炼化了不少兽魂封印其中。”

  公孙徒微微一笑。

  “我就说,以你不到六阶的修为,如何敢修炼那等魔功。”

  闻言,南宫雨柔似是松了口气。

  “虽然只是仿品,南宫仙子也不见得就能够应付得了吧。”

  公孙徒将南宫雨柔神色尽收眼底。

  “那你就来试试。”

  随后南宫雨柔不再犹豫,足下一点,踏在丝巾化作的墙壁之上,随着隆隆声响,那堵看似薄弱,实则千钧的丝墙再次撞了过去。

  公孙徒嘴角一扬,就见他双手手背放于膝盖,手指不断掐动。

  同时那凶鱼还有狐鹰一左一右对着丝墙扑了过去。

  “哗!”

  兽魂毫无悬念的撞在丝巾所化作的墙壁之上。

  公孙徒却眉头一皱,只见丝墙就像是一层弹性十足的软布,被顶出了一只凶鱼和狐鹰的尖锐形状。

  丝墙看似下一刻就会被刺破,却始终能够将其抵挡,最后到了某种程度,凶鱼和狐鹰更是难以寸进。

  “给我炼!”

  南宫雨柔一声娇喝,手中法决突然一变,那丝墙陡然燃烧起来,眨眼间熊熊烈火就将那两只兽魂烧的“呲呲”声大响。

  火焰当中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咆哮。

  “哼!”

  公孙徒一声冷哼,同时猛然瞪眼,手臂划出一个半圆,屈指一弹,一个古怪的法印瞬间没入折扇当中。

  “嗷……”

  霎时间,折扇一阵颤抖,其中更是传来声声凶兽咆哮,似是有何凶物挣扎。

  与此同时,一只只或是虎,或是蟒,或是熊的兽魂冲了出来,细数之下,足足十六只。

  而之前被南宫雨柔丝巾化成火焰所焚烧的凶鱼和狐鹰,也化作两道黑光消失,再次凝聚时,已经落在了远处。

  和余下的十六只兽魂形成了某种奇特的阵势,将南宫雨柔围在其中。

  “仙子若是能够破了我这十八凶魂阵,那在下认输就是。”

  这时,公孙徒看向南宫雨柔淡淡开口。

  闻言,南宫雨柔神色一凌,公孙徒话语刚刚落下的一瞬间,突然感觉到四周一股强大的威压传来,伴随着阵阵兽吼,那威压似乎越来越强,而且一股令人神魂眩晕之感陡然袭上心间。

  “若是没有这法器,说不定还真要费一翻手脚,罢了,就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南宫雨柔眉头先是微微一簇,片刻后便舒展开来。

  随后只见她伸手一抓,那丝巾再次化作了一道轻纱被她抚在手中,同时对着头顶一抛,张口吐出一口精血在轻纱之上。

  “哗啦啦!”

  轻柔的薄纱转瞬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匹练,哗啦啦的席卷在铁竹林的每一个角落。

  不过数个呼吸,周遭就被这匹练包裹的密不透风。

  下一刻,那匹练就像是一块巨大的海绵,猛然收缩,四周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

  这吸力不仅将四周的灵气吸收,就连那十八只兽魂的灵魂也被拉扯,就要吸入其中,被其炼化。

  在看到这轻纱化作匹练,遮住了四面八方之时,公孙徒脸色大变。

  “这不是法器,这是法宝!”

  下一刻,庞大的吸力瞬间让其坐立不稳,体内法力一阵乱颤。

  更加可怕的是那十八只全部五阶修为的兽魂在这吸力的拉扯之下,已经开始慢慢融入那轻纱当中。

  公孙徒一脸骇然,此时一咬牙,手指猛然指点之前那凶鱼还有狐鹰。

  “轰……轰!”

  随着两声巨响,两只兽魂同时自爆而开。

  刹那间,笼罩四周的匹练一颤,同时四周吸力顿了一下。但随着兽魂自爆威力的消散,庞大的吸力再次传来,更有一番摧枯拉朽之势。

  公孙徒一声暴喝,倒也是果断之人,手指连连指点而出。

  随着轰隆隆的声响,前后六只兽魂自爆而开。

  “噗!”

  由于那十八只兽魂与他心神相连,自爆了八只,犹如自伤心神,此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笼罩四周的匹练,在八只兽魂自爆之下,终于被撑开了一丝间隙,趁此机会公孙徒抽身而起,同时一把抓住半空当中的折扇,口中叨念出一段晦涩的法决,拼着重伤,这才将余下十只奄奄一息的兽魂收进了折扇当中。

  身形一跃飞遁而出,可刚刚跳出那匹练的缺口,却陡然注意到匹练的一角有着两个古朴的字体,看见那两个字体的一瞬间,公孙徒眼中露出一抹震惊,随即想也不想的落入了竹林间,转眼就消失在前方密林。

  眼看公孙徒居然落荒而逃,飞舞的匹练终于一顿,随后开始收缩,最后化作了一张轻柔的丝巾落入了一脸苍白的南宫雨柔手中。

  此时的她脸上毫无血色,气息虚浮,体内法力更是亏空了大半。

  还好这公孙徒逃了,若是他拼着自爆剩余的兽魂,说不定两人就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毕竟这丝巾并非真正的法宝。

  看了看公孙徒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看之前东方墨离去的方向。

  南宫雨柔来不及调息一番,就向着后者所在追去。

  待她离去之时,一路疾驰的公孙徒终于在数十里之外停了下来。

  强忍着压住体内的伤势,此时神情依然满是震撼,难以平复。

  “那不是法宝,应该极为接近法宝层次的高阶法器。”

  再一联想到之前看到那金边一角,似乎有些两个模糊的字体,公孙徒眼中惊疑不定,喃喃道:

  “上古姑苏世家!”

  ……

  半个时辰之后,南宫雨柔终于感觉到了前方不远处传来打斗的声响,以及法力的阵阵波动。

  当她疾驰而去时,正好看到了赵无极手中铁棍从东方墨背后袭去的一幕。

  千钧一发之际,手中丝巾凌空激射,堪堪将那铁棍挡下。

  “终于来了。”

  见到来人正是南宫雨柔,东方墨这才放下摸在储物袋的手掌,大大松了口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