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53章 横插一脚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这时,东方墨也不禁将莫千离上下打量一番,只见此时的她脸色苍白,气喘吁吁,衣衫甚至略显得凌乱。

  由于本命法器两年温养白费,甚至牵连心神受创,莫千离花费了数日时间才堪堪压制住体内伤势,直至今日终于顶着罡风登上断台。

  “莫仙子!”

  远处,公孙徒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而赵无极也睁开了眼睛,看了莫千离一眼,随即又闭上继续养神。

  “嗯!”

  莫千离对着公孙徒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此时却陡然转身看向一个十岁出头的小道士,眼中满是寒意。

  看到莫千离看向自己,东方墨连忙把头一低,做出一副不敢直视的样子。

  “莫妖女,你可知道本姑娘等了你好几日,你却久久未能登上这断台,当真是让我好生失望。”

  可这时,南宫雨柔却踱步来到莫千离面前,淡淡开口。

  “南宫妖女,若不是碰上一只六阶灵兽,姑奶奶早就到此除了,你休要猖狂!”

  听到南宫雨柔这番奚落,莫千离心中当真憋屈。

  “一只六阶灵兽就把你弄成这幅样子,酒囊饭袋,你看看赵无极,不同样碰上了一只六阶灵兽,早在数日前就已经到此地了。”

  南宫雨柔却是一声不屑。

  闻言,不仅是莫千离,东方墨也略显哑然的看向了蓝袍少年。没想到他即便撞上了一只六阶灵兽,也能这般快速的登上断台,实力果然不凡。

  莫千离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那赵无极是体修,本就善于厮杀。而自己不过是仗着一柄中阶法器而已,本命法器虽然早已祭炼,放在体内温养,却不敢轻易动用,若是擅自动用的话,轻则温养白费,灵性大失,重则法却损毁,人器两败俱伤。

  之前逼不得已,已经祭出了本命法器,落得个人器受损的状态,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伤势,能够走到这一步来,实属不易。

  是以对南宫雨柔的话想要反驳,却又懒得开口。

  但这落在南宫雨柔眼中,无疑是占尽了上风,心中大为畅快,甚至打定了主意,只待明日进入铁竹林之后,定然要对莫千离施展万般手段压制,要是能够将其阻挡在外门的话,那才是大快人心,堂堂莫家千金,却是连这太乙道宫内门都进不了,实在让人笑掉大牙。

  莫千离一声冷哼,莲步轻移,在南宫雨柔俯视的目光之下,独自走到了断台的另一侧,只为了离得她远一些,眼不见心不烦。

  “师姐!”东方墨看向南宫雨柔开口道。

  “嗯?”

  南宫雨柔略显得疑惑看了过来。

  “待得明日,便有我来缠住那莫千离如何。”

  “为何?”

  对于莫千离,南宫雨柔是想要亲自动手的。

  “谁让她对师姐如此不敬,就有我来缠着他,师姐你抓紧时间对付那公孙徒,解决他之后,再来祝我一臂之力便可。”

  东方墨继续说道,可心中当然是打着莫千离此时受创不小的算盘,对于他来说,对付受伤的莫千离应该比起那公孙徒容易一些。

  但落在南宫雨柔耳中,就像是东方墨为了她而主动请缨一般,再一联想到当初东方墨对她虽说的那番话来,此时脸色微微一红。

  她便是这般,若是公孙徒那等有实力有背景的人对她表达喜爱之情,站在同等的高度,那南宫雨柔若是不喜欢,绝对不会给你任何好脸色。

  可对于东方墨这种毫无实力和背景,同样对她表达爱意,那站在高他一等的位置,势必会有些怜悯的意味,也再难对东方墨表达出任何不屑。

  “这也好!”

  南宫雨柔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见此,东方墨心中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

  第二日转眼即过。

  晨时一到,断台之上近两百人无一不从打坐当中站起身来,大多数人经过这几日的调息,即便是未能完全恢复,也差不多了。

  而在偏峰之下盘坐当空的古板道士,此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这断台之上,看着底下一百多人,此时肃然开口道:

  “穿过这铁竹林,便算是通过大比考验,成为我太乙道宫的内门弟子。”

  “不过此次大比只招收九十九人,由这铁竹林攀上山顶,山顶之上共有九十九面内门弟子的宗牌,在座所有人只能取其中一面,取得宗牌者不得再次主动和他人向斗,未取得宗牌之人,可以挑战抢夺,违规者取消比试资格。”

  “比斗期间,不可故意残害同门性命,若实在情况危急,对方难以收手,可捏碎手中传送符箓。”

  “大比第二关,正式开始。”

  老者随即一声令下,便闭上双眼。

  众人沉寂一息功夫,下一刻便犹如脱缰的野马,身形快若闪电一般向着那竹林而去。

  大多数人方一进入竹林便向着山顶攀爬,想要一把夺得先机。不过少数几人却突然大打出手,手中术法法器挥舞不断。

  此时,南宫雨柔和东方墨相视一眼,却并未妄动。

  因为在远处,莫千离等三人同样并未立马起身,反而是面色不善的看向东方墨二人。

  见此,南宫雨柔看向三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随即道:

  “走吧!”

  于是乎,二人同样身法奇快的向着铁竹林而去。

  在二人动身的那一刻,莫千离三人几乎同时跟在二人身后步入其中。

  就在刚刚踏进铁竹林的一瞬间,公孙徒一声大喝:

  “小道士,我看你往哪儿跑。”

  同时,东方墨突然感觉到身后一道白影闪现,竟是公孙徒手中的折扇飚射出一道晶莹的白光,向着自己后背袭来啊。

  “哼!”

  南宫雨柔早有准备,不等东方墨动手,此时手中一条镶着金边的白色丝巾陡然一转,瞬间将那白光包裹,挡在东方墨身前。

  “朴!”

  白光就像是打在了海绵之上,丝巾微微拱起,便将其轻易地化解。

  “莫小娘皮,若是你今日能够打过我,我便给你个追求我的机会!”

  在南宫雨柔一收丝巾的同时,东方墨此时面带微笑,看向了莫千离淡淡说道。

  闻言,莫千离原本还有些犹豫,此时脸色刷的一下通红,同时一声娇怒:

  “小贼,今日定然好让你生不如死!”

  于是脚下一顿,便化作了一道黄光,钻入地下。

  东方墨在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息从脚底袭来,看向南宫雨柔点了点头,于是身形一顿,化作了一道青影,瞬间遁出十余丈,同时向着山顶而去。

  在他身后的土地之下,一道黄光却是紧随其后,速度似乎比他还要更快一丝。

  见此,公孙徒本欲同样追着东方墨而去,却被南宫雨柔拦了下来。

  “公孙徒,今日你我打个赌如何!”

  “嗯?什么赌?”闻言,公孙徒略显得疑惑。

  “若是你能胜我,那我便不管你是否上我南宫家提亲,若是你败了,那以后就休要再提此事。”

  “哦?此话当真?”

  公孙徒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自然当真!”

  南宫雨柔神色一凌。

  “好,那边如此说定了!”

  语罢,只见公孙徒身形一动,手中折扇啪的一声撑开,同时反手一转,数道白色的凌光对着南宫雨柔激射。

  见此,南宫雨柔眼中闪现不屑,那丝巾一转,就像是活物一般,微微晃动,便尽数接下。

  二者眨眼就斗在一起。

  再看一侧的赵无极,此时不苟言笑的脸庞左右看了看,最终却向着东方墨和莫千离二人的方向追去。

  东方墨本欲就这般一追一逃,和莫千离拖延时间,只待南宫雨柔解决了那公孙徒之后前来相助自己,可没想到身后莫千离的气息居然越来越近,心中不禁大骂。

  竟是这莫小娘皮的修为高过他一阶,至少达到五阶,二者遁术虽然都有小成的境界,可在修为上的差距,却没有那么容易弥补。

  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莫千离,东方墨一咬牙,同时手中多出了一把深黑色的桃木剑,猛然转身,对着身后大地之下,一剑斩了下去。

  “噗!”

  一道黑色的剑气闪过,将身后的土石斩开了一丈之深。

  同时,一道倩影从那土地一下显现了身形。

  莫千离娇躯一转,方一显现身形,却纤足踩在一颗碗粗的绿竹之上,那绿竹被压弯一个弧度,而后瞬间反弹,借着这股反弹之力,莫千离脚下一跺,速度奇快的对着东方墨急射而来。

  同时,就见到她双手飞快结印,临近东方墨不足三丈之时,双手交替一转,屈指一弹,顿时一座迷你的小山,瞬间涨大,对着东方墨狠狠砸了过来。

  见此,东方墨并未硬接,身形一晃就要避开,可不知为何其周身气息猛然一紧,木遁之术被阻碍一息,恰在此时那小山就已经撞了过来。

  东方墨心中一惊,此时心念转动,在其面前顿时浮现一层厚重的藤甲。

  “轰!”

  随即而来的,却是那藤甲碎裂而开,而他身形足足往后退了七八步,这才一把抓住一根铁绿竹顿了下来。

  尚在此刻,莫千离身形左右闪现,就像是一只灵巧的蝴蝶,转瞬出现在东方墨一侧,手中一横,那精美的玉笛已经被其轻放在唇边。

  下一刻,随着尖锐的笛声,一道道音浪化作的箭雨向着东方墨四周激射而去,堵住其后路。

  东方墨一声冷哼,手中木剑一转,瞬间幻化出一个扇形的剑花。

  “噗噗噗!”

  箭雨打在剑花当中就像是刺进了水面,被其一一化解开来。

  同时,东方墨左手穆然一指,在莫千离身侧数根绿竹之上,蔓延出几根细小的藤蔓,对着莫千离缠绕而去。

  莫千离之前就曾看到过东方墨对付吞天虎使用过这招,此时早有准备,身形一晃,轻易躲开,当侧过身来想要再次对东方墨出手时,却看到眼前一道长长的剑气当头袭来。

  莫千离本欲不屑,可下一刻,那剑光一晃,化作了数十上百道,同时眼前一阵旋转,出现了层层幻影。

  其大惊失色,没想到东方墨这中阶法器还有如此诡异的神通,就在东方墨剑光距其不足一尺之时,莫千离眼中陡然恢复了清明。

  “噗!”

  剑光陡然将她一斩两半,但下一瞬,那身影却化作了道道灵光消散,竟然是一道残影。

  东方墨心中早就知晓莫千离没有这么容易对付,在剑光斩过其身之时,就已经察觉到一股微不可寻的黄光遁入了地下。

  此时想也不想的身形一跃,同时撒手一连十数道木刺对着方才所站之处刺去。

  “噗噗噗!”

  十数根木刺扎在地上,刺入了近一丈的深度。

  这时莫千离的身形陡然被逼出,旋转冲天而起,同时双腿一抬,一左一右横踩在两根绿竹之间,做出一个一字马。

  可东方墨分明看到其裙摆已经被木刺划破了一截,嘴角不仅一扬,暗道这小娘皮伤势果然没有恢复,不然不可能只是这般实力。

  “好,这身段,真不错。”

  东方墨拍了拍手,看向莫千离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有嘴硬的机会。”

  莫千离银牙一咬,对东方墨实在讨厌的紧。于是手中再次结印,下一刻,东方墨就感觉到四周一股压迫之力越来越强。

  是以毫不犹豫地双手飞快掐诀,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周身数十根藤条同时蔓延而出,堵住了莫千离的四周,对其缠绕而去。

  就在藤条还未触及其娇躯,东方墨只感觉到头顶之上一股巨大的压迫之力陡然袭来。

  抬头一看,竟然是一只数丈的小山,那小山形如实质,下一刻,便瞬间落下,呼啸而落。

  这便是修为的差距,使得东方墨似乎要慢上一拍。

  想要遁走,木遁之术再次一凝,刹那被耽误的一息功夫,同时小山就已经砸了下来。

  东方墨神色并未慌张,周身突然蔓延出一层藤甲,眨眼将其包裹其中,化作一颗圆形的茧。

  “轰!”

  下一刻,那小山瞬间砸在了那藤茧之上。

  东方墨没法遁走,此时一咬牙体内法力猛然鼓动,双手一抬,注入藤茧当中。

  “嘭!”

  在小山落下的同时,东方墨脚腕刹那没入地下,足足数息,这才抵挡至那小山化作灵光消散。

  而这时,其周身的藤茧也消失无踪,只见东方墨嘴贱溢出一缕鲜血,脸色异常的苍白,显然方才那巨大的压力之下,让他内脏都有些受损。

  “不可能!”

  莫千离一声惊呼,深知这重山术的威力,尤其是这蓄势一击,即使未能发挥出自己全盛之时的威力,也并不是东方墨能够抵挡的。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当猜到这可能的同时,莫千离心中大吃一惊。

  之前看到东方墨跟那吞天虎想都还未察觉,此刻方知晓,这小道士化藤甲即便没有修炼到大成境界,也差不远了。

  没想到他仅仅四阶修为,不但将木遁之术修炼到了小成境界,这化藤甲更是快要达到大成的地步,怎能不让她惊讶。

  “怎么样,怕了吧。”

  东方墨哼哼一笑,法力一动,只见莫千离周身漫天的藤蔓,就像是一根根灵蛇,刁钻诡异,席卷而去。

  同时想也不想的收回了桃木剑,转而一把拿出了一把洁白的拂尘,就要施展某种手段。

  莫千离脸色一白,显然方才那术法也消耗了她不少的法力,瞬间有些吃紧,下一刻只见藤条就要缠绕过来。

  就在她考虑着是否再次拼着法器受损也要将东方墨重伤之时。

  一道蓝色的身影陡然闪现,在其出现的一瞬间,只见其身影极快,幻化出四道残影,前后左右,八只手臂不断狂挥,周围的藤条便被轻易的击碎。

  当所有藤蔓被其击退时,一看之下,竟然是那绿袍少年赵无极。

  东方墨眼神一凌,没想到这人会横插一脚,一定是看到莫千离这小娘皮已经黔驴技穷,才会出手相助。

  “道友这是何意?我和莫小娘皮私赌终身大事,还望你不要插手。”

  东方墨拂尘一甩,并未急着出手,反而眼中一凌的说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