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520章 再遇泥坛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2:33:22 源网站:云来阁
  遥记得当年他在骨山山顶时,骨牙从那口冒着血水的泉眼中,找出了一只黑色的泥坛,东方墨最后在这老贱骨的唆使下,大着胆子将泥坛打开了。

  而储物袋中的鬼画符,就是泥坛中封印之物。

  鬼画符上的血色纹路,犹如鲜血胡乱淋上去一般,乍一看没有丝毫规律可言。但就是此符,能够将骨山上诸多的阴灵和残魂吞噬。当年他被西域几大势力的人追杀进了坟谷,也是靠着这张符箓,阻挡了太乙道宫宫主卜真人一击,从而逃出生天的。

  后来,他和姑苏婉儿一起,更是动用此符能够吞噬阴灵的特性,穿了坟谷,进入了鬼魔宗的鬼冢之地,顺利来到了东域。

  看着储物袋中四处激射的鬼画符,东方墨蓦然又想起当年在骨山顶上,他触摸到那只泥坛的刹那,脑海中曾浮现了一幅九只泥坛,撕破星域结界,降临这片星域的画面。

  若是他所料不错,那九只泥坛应该和骨牙一样,都来自冥界。

  如今他储物袋中的鬼画符毫无征兆的震颤起来,再加上此地遍布枯骨,东方墨瞬间就想到了某种可能。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他伸手一抓,从灵兽袋中将双眼冒着绿焰的骨牙一把抓了出来。

  “如何,有没有将那小娘皮办了?”

  骨牙刚一出现,就看向东方墨“关切”的问道。

  然而他话语刚落,眼窝中的火焰就忽的一颤,好似有一抹震惊闪过。

  可骨牙掩饰的很好,那一抹震惊一闪即逝就恢复了过来,转而看向东方墨依然一副好奇的样子,似乎在等待他回答刚才的问题。

  东方墨时刻注意着这老贱骨的举动,自然将他之前那一抹异色看的一清二楚,于是开口道:“小道的事情无需你多挂心,此时叫你出来,是想问问你可有感觉到此地有什么熟悉的气息吗。”

  “熟悉的气息?”骨牙不解。

  东方墨嘿嘿一笑,并未再追问什么,虽然骨牙不愿承认,可他显然知道答案了。

  这老贱骨当年无意中将泥坛找了出来,并且让鬼画符落在了自己手里。后来他隐隐看出,骨牙已经后悔了当初的举动,显然那泥坛和他储物袋中鬼画符,有大秘密。

  东方墨感兴趣的是,既然那九只祭坛来自域外,说不定就是他离开这片星域的一丝契机。

  念头一转后,他便看向骨牙再度道:“你不用想掩饰什么,既然小道此时此地让你出来,你难道还不知道原因吗。这附近应该有一只上次你在骨山上找到了的那种泥坛吧。”

  骨牙眼中火焰跳动起来,他知晓瞒不过去了,片刻后便道:“哼,不错,你知道了又如何。”

  “若是小道所料不错,那九只泥坛应该来自冥界。告诉我,泥坛和鬼画符的作用是什么。”东方墨神色郑重道。

  “你觉得骨爷爷会告诉你吗。”骨牙双目注视着他。

  “你要是不说的话,那小道这就去将那只泥坛找来,到时候我让你冥界和妖族一样,阴谋都破坏在小道手里。”东方墨将骨牙拿在面前,双目寒光闪烁的说道。

  他当年可是将偷天换日大阵中的血罗妖给杀了,阻止了穆紫雨想要挪移走这片星域的天大阴谋。

  虽然他不知道九只泥坛和鬼画符的作用,但这二者关乎必然不小,当年他就曾有这种预感。

  看着东方墨的目光,骨牙气焰大涨。

  “管骨爷爷屁事,有本事你去找啊。”

  骨牙话虽然说的满不在乎,可东方墨分明从这老贱骨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心虚。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声冷哼后,他就将骨牙再度塞进了灵兽袋中。

  至此,他手持拂尘,警惕的迈动脚步向着山谷深处走去。

  而他只是前行了百丈,就已经深入了山谷,并且这时他储物袋中的鬼画符,震颤的越发厉害了。

  就在东方墨小心翼翼的又前行了小半刻钟后,忽然间他脚步一顿。

  此时他抬头向前看去,赫然发现前方百丈是一面崖壁,堵死了去路。而在崖壁上,还有一扇五六丈高的铁门。

  如今,十余道身影正盘膝坐在铁门前。

  这些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全都双目紧闭着。不用说东方墨也知道,这些全都是活死人。

  这些活死人中,并没有谁让他有沉重的压迫感,看样子应该没有化婴境修士的存在。

  并且东方墨赫然注意到,在这些活死人身旁,还有一具具横七竖八的尸体,细数之下怕是有七八十具之多,让他暗自咋舌。

  而这些死去的人,要是他没有猜错,十有八九也是活死人。

  再看那扇数丈高度的黑色的铁门,其上锈迹斑斑,并没有铭刻任何花纹。不过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年代久远之物。

  东方墨这时诧异发现,那扇铁门中间有一条拳头大小的缝隙,似乎铁门被人打开过,正虚掩着。再结合那数十具活死人的尸体,东方墨隐隐猜出,应该有人不久前进入了这扇铁门。

  而正盘坐的这些活死人,多半是听到动静后才来的,毕竟数月前他也遇到过这种情况。

  念及此处,他摸了摸下巴。

  能够一连斩杀数十个活死人,那来人修为必然深不可测,很有可能是化婴境修士。若是他闯进铁门,想打那泥坛的主意,与来人照面必然极度危险。

  “隆隆……”

  就在他沉吟间,他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颤了颤,并且从前方铁门中,隐约传来一声轰响。

  东方墨眉头一皱,看的出铁门内有人在打斗。

  略一思量,他便稍稍向后退去,藏身在山谷旁一颗巨石后。将气息收敛起来的刹那,他一把摘下了腰间一只黑色布袋。

  手臂一抖,一阵嗡嗡声响起。在他的心神操控下,米粒大小的魔沙猛地向铁门外那十余个活死人扑了过去。

  紧接着就听到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传来,随之还有滔天的嗡鸣,以及喀嚓喀嚓的啃食声。

  东方墨只是等待了数十个呼吸,他就看到三道人影咻的一声,向着山谷外掠了出去。

  见此他点了点头,虽然魔沙威力奇大,但也不可能将十余人全灭,有修为高深之辈逃走,也在他意料之中。

  东方墨从逃走的三人身上收回了目光,并闪身从巨石后站了出来。

  当他向前行去,就看到魔沙变成的一朵黑云,正扑在地上一具具尸体上,不断的啃食着。

  只需要三五个呼吸,这些灵虫就能将一具尸体啃食的干干净净。毕竟这些人都是人族,可不是牛头壮汉还有银角妖族,有那种恐怖肉身能够比的。

  此时东方墨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这些灵虫尽管能威胁化婴境修士,可他只能操控数十个呼吸。

  将腰间的布袋抓住后,他的身形飞扑而至,心神一动之下,使得这些灵虫定在半空,他将手中布袋一挥,将魔沙全部卷了进去。

  如今神识之力耗尽,但他没有停顿,将耳力神通发挥到极致后,他顺势就冲进了那扇铁门。

  只见在铁门中,是一座宽阔的足有百余丈长宽的石殿。石殿内阴气森森,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魔魂之气!”

  而当感受到周遭的阴气,东方墨瞬间分辨出了这些都是魔魂之气的气息。

  虽然这些魔魂之气没有当初他在乾清宫摔碎那只玉瓶,放出无为子时的精纯,但比起他掌心镇魔图中的魔魂之气,又要精纯的多。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殿中两个正疯狂的大战人影所吸引。

  其中一个是黑衣黑发,约莫四十余岁且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

  还有一个是身着绿色宫装长裙,年龄二十七八岁左右的貌美少妇。

  黑衣男子手持一柄短尺,挥动间一道道红色匹连斩出,轻易的将空气都给撕开。

  而那貌美少妇,则挥舞着两根绵长的绿色水袖,将黑衣男子斩出的匹连纷纷击碎。

  东方墨心中震惊,看得出这二人都是化婴境修士。

  而且从他们出手的威势,他能判断这二人的修为,比起那个被他和凌亦等人联手斩杀的肉山男子,还要强上一线,看样子多半是化婴境后期修士。

  面对这种人,东方墨即便灵根变异都绝对不是一合之将,恐怕遇上连逃走的希望都有些渺茫。

  但这两人如今大战正酣,加上此地无法展开神识,所以并未发现藏在门口阴暗处的他。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人的战圈之外,还有一个白衣白发的男子,正面带微笑,向着大殿正中走去。

  这时东方墨才看到,此地的森森枯骨,比山谷外还多,已经在大殿正中,堆砌成了一座数丈高的小山。

  而在枯骨小山的顶端,放置着一只人头大小的东西。仔细一看,那是一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泥坛,而周遭的魔魂之气都是从泥坛中溢出的。

  看到这只泥坛的刹那,东方墨瞳孔猛地一缩。只因这只泥坛,和当年在骨山上骨牙找出的那只一模一样。

  见此,他脸上露出一抹狂喜。

  并且这时,他发现储物袋中的鬼画符,已经震颤到无以复加的境地,若非他在储物袋上加了数层禁制,恐怕此物必然会破袋而出。

  不过此刻他可不敢贸然将鬼画符拿出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东方墨很快就从泥坛上收回了目光,又看向了那白衣男子。

  随即他眼中有着一抹异色闪过,因为这时他才注意到,这白衣男子和那正与貌美少妇大战的黑衣男子,长相竟然一模一样,二人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正向着泥坛走去的白衣男子,步伐似乎有些艰难。原来他前方的泥坛,散发出了一股寒冷的魔魂之气,使得他越向前走,阻力就越大。按照他这个速度,没有一时半会儿,显然是无法靠近泥坛的。

  “双煞二魔,你二人真要与我鬼魔宗为敌不成。”就在白衣男子向着泥坛走去之际,貌美少妇神色阴沉的说道。

  听闻此女的话,东方墨陡然一惊,没想到黑衣男子和白衣男子竟然是东海三大霸主之一的双煞二魔。

  并且从她的话语,他还听出此女竟然是鬼魔宗的人。对于鬼魔宗,他可不算陌生。

  “碧影真人,此地乃是蓬岛,你鬼魔宗的威名可不好使。而且你以为我二人会惧怕你鬼魔宗吗,当真是笑话。”

  “这地方我二人一百多年前就曾发现,并且将禁制破开了一半,这次趁着蓬岛开启,终于将其打开,你却半路想来分一杯羹,没立马斩你已经是给足了鬼魔宗面子,你还敢出口威胁,当真是找死。”

  黑衣男子冰冷的说道。

  闻言,暗中的东方墨心中讶然更甚,那貌美少妇居然就是鬼魔宗的碧影真人。

  他犹记得当年在魔阳城,他曾将一个叫做徐阳的鬼魔宗弟子给杀了,而那徐阳就自称是碧影真人的记名弟子。

  并且当年在魔阳拍卖会上,他为了疗养婆罗门那只啼魂兽给他造成的神魂之伤,拍到了一瓶养魂丹,据说那瓶养魂丹就是出自碧影真人之手。

  听到黑衣男子的话,碧影真人一声冷哼,并没有反驳。因为此人说的不错,她的确是半路横插了一脚。

  但这也怪不得她,她修炼的是鬼道功法,之前双煞二魔打开这处禁制的刹那,远在数百里之外,她都感觉到了一股让她心悸的气息。

  当她来到此地,并亲眼目睹骨堆上那只泥坛后,她更是神色惊变。她有种直觉,若是将此物拿到手,对她将会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想到此处,此女不再犹豫,两条水袖挥舞间,两股绿色的鬼气喷涌而出,蠕动间化作了两只七八丈高度,头生牛角,青面獠牙的巨鬼。

  这两只巨鬼手持板斧和铜锤,方一化形,就一声狞笑,向着黑衣男子冲了过去,并举起板斧和铜锤一斩一砸。

  “化婴境阴灵!”

  看到这两只巨鬼后,黑衣男子神色一恼,随即他手中的短尺忽的爆发出一股璀璨的红光,照耀在巨鬼身上,立刻出呲呲的声响。仔细一看,那两只巨鬼表面开始被灼烧的腐烂。似乎黑衣男子的手段,对碧影真人放出的两只巨鬼能够克制一二。

  而这时,东方墨赫然注意到,那白衣男子趁此机会,已经走到了距离泥坛不足三尺的地方,几乎对泥坛触手可及。

  咬了咬牙后,他法力鼓动,注入了腰间的灵兽袋。

  将骨牙拿出的瞬间,他周身立马撑开了一层罡气,将这老贱骨眼中绿焰遮掩的同时,也怕骨牙死性不改,大喊大叫的容易将那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可东方墨显然多虑了,骨牙出现后,看到远处那只泥坛,眼中火焰疯狂的跳动起来。

  可当看到那碧影真人,还有双煞二魔后,只听他破口大骂道:“人族都是一群蠢货。”

  “你是想让那泥坛落在他人手中,还是落在小道手中。”

  听到骨牙的骂声,东方墨并未动怒,而是沉声说道。

  闻言,骨牙看了看远处大战的二人,又看了看那靠近泥坛的白衣男子,其眼中火焰闪烁不定起来。

  不过若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看向白衣男子时,眼中有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

  片刻后他就收回了目光,只听骨牙开口道:“骨爷爷劝你别打这只泥坛的主意,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为何!”东方墨道。

  “当年你能得到一张鬼画符是走了狗屎运,因为你手中的鬼画符并未苏醒过来。而前方那只泥坛中温养的鬼画符,骨爷爷所料不错的话已经苏醒了,你想打此符的主意,完全就是找死。”

  “老贱骨,莫非又想吓唬小道不成。”东方墨将信将疑,根本不信什么鬼画符能苏醒的话。

  “嘿嘿,你这些年来应该发现,鬼画符能够吸收阴灵,还有诸多的残魂。”

  “不错。”东方墨点了点头。

  “骨爷爷现在告诉你一些秘密也无妨,鬼画符之所以能吸收阴灵和残魂,是因为此物本身就封印了一只我冥界的厉鬼。而要撕开星域结界,必须将厉鬼的修为降到最低。当鬼画符降临这片星域,吸收了诸多的阴灵还有残魂后,其中的厉鬼就会苏醒过来。而苏醒过后的厉鬼,凭你的修为想打它的主意,不是找死是什么。”

  “不是骨爷爷吹,就算那三个化婴境的人族修士,要是敢将泥坛打开,他们也绝对讨不到好。现在你还是有多远跑多远吧,免得到时候殃及池鱼。”

  听到骨牙的话,东方墨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但他并未立马开口,显然以他生性多疑的性格,在考虑着是否相信骨牙所说。

  眼看他沉默不语,骨牙又道:

  “骨爷爷就知道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德行。我且问你,你可知蓬岛关闭后,为何留在岛上的人,他们的神魂会消失,只剩下唯有意识的躯体。”

  闻言,东方墨先是一愣,随即他猛地看向那只泥坛,倒抽了一口冷气。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 来 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