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448章 小生凌亦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35:39 源网站:全书网
  天云城,处在南阳山势力范围西北方位,但却并不是南阳山最边沿的城池。因为地域位置相对靠中,所以这座城池在大小上,算得中等。

  此时城中守卫森严,不少南阳山弟子在街道上穿梭疾驰着,大都神色肃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给此城营造了一种压抑的气氛。

  祖家攻势势如破竹,数日前就连破南阳山青柳城、弯月城、阳易城、古西城四座城池。不仅如此,据说黑雨城如今也岌岌可危。

  若是黑雨城也被祖家攻破的话,那么祖家下一目标,必然就是天云城了。是以南阳山反应再迟钝,如今也在天云城中严加布置,准备将祖家彻底阻挡在此城之外,而后再想办法,将失去的城池一步步拿回来,最后开始反攻。

  这时,一个身着长袍,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的身影,脚踩一只丈许长度的飞梭,从天边疾驰而来,片刻间就到了天云城外的上空。

  来人身形修长,俊朗不凡,正是东方墨了。

  当日杀了南阳山五个凝丹境修士,将为首老者的神魂炼化之后,他从其口中得知,除了黑雨城之外,他距离最近的就是这座天云城了。所以他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此地,想要用老者的身份令牌,借助此城的传送阵,直接传送到南阳山最东侧的一座叫东极城的地方。

  是以他花费了三日的功夫,如今才赶到此地。

  而他之所以将道袍换成长袍,甚至将头发也披散下来,则是为了蒙混过关。今时不同往日,传送阵这种东西,绝对是各大势力命脉般的存在,不是任何人交付灵石,就能使用的。

  至于他为何不选择传送到更远的地方,那是因为他知道,发生这种大战,每一股势力都会将对外的传送通道封闭起来,顶多是在自己所辖的城池间相互传送。这样做的目的和作用,不用说也知道,是为了防止某些意外的发生。

  不过即使只传送到东极城,东方墨起码也能节省一年的时间,对他诱惑不小。

  之前将南阳山老者的神魂炼化后,从其口中他得知,那凝丹境老者叫田青天,乃是南阳山一位地位不低的长老。进入天云城后,用他的令牌借用传送阵,应该没有问题。

  可是当东方墨驻足半空,看到天云城戒备竟然如此森严,他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以他的谨慎性格,自然是在担心,他的身份是否会暴露。若是暴露的话,恐怕到时他将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当中。

  但略一思量,他就一声冷哼,而后法力一收,向着城中大摇大摆的走去。

  天云城有十八道城门,东方墨随意选择一道,临近之际,身上一股凝丹境的修为波动,毫无顾忌的荡开,将周遭诸多的炼气期还有筑基期修士排挤在他丈许开外。

  不少人看向他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有些许畏惧的,主动远离他一些距离。

  见此一幕,东方墨心中冷笑,他知晓高阶修士就该有高阶修士的霸道。反正只是路过此地,高调一番还能让他节约不少时间,何乐而不为。

  南阳山数十万修士,他可不信所有人都相互认识,所以他没有在容貌上做什么手脚。来到城门后,他取出了田青天的身份令牌晃了晃。

  而见到刻有一个“南”字的银色令牌,严加值守的两个筑基期中年修士,神色大变,更是立马一拱手。

  “拜见长老。”

  “起来吧!”

  东方墨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直到步入城中,才传来他没有丝毫情感波动的声音。

  而他之所以敢如此大摇大摆的走进天云城,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从田青天口中得知,此城,甚至是周边的几座城池内,短时间都不会有化婴境修士出现。

  至于具体缘由,就连田青天自己都不知晓。

  田青天被他炼化成魔魂,自然不可能说假话。尽管东方墨也奇怪,为何化婴境修士不会现身,可他对此没有太大的兴趣。南阳山应该没必要欺瞒田青天这种地位的长老,那么这消息就不会有假,如此就足够了。

  只要没有化婴境修士,那他便不会有丝毫的惧意。凝丹境中,他还没有遇到过谁是他的对手。

  进入天云城之后,东方墨没有任何停留,径直向着城中心走去。因为传送阵的位置,他早就从田青天口中得知。

  不消片刻,以他的速度就来到了城中心一处高大的阁楼前。

  驻足观望,他看到不少人,正从阁楼当中神色匆匆的走出来,而进去的,则还没有看到。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应该都是南阳山从其他各个地方,调集到天云城的修士,正筹备对付祖家的计划。

  念及此处,东方墨眼珠子转了转,而后一提长袍,便步入其中。

  走进阁楼后,他果然就看到了有两座散发着空间波动的六边形阵法,处在阁楼正中心的位置。

  两座阵法不时有白光闪现,待得白光消散之后,便有一个,或者多个修士从中走出来。

  这些人的修为大都是炼气期,少数是筑基期,至于凝丹境的,东方墨目前还没有看到。

  可让他神色微微一沉的是,在两座阵法旁,各有一个凝丹境大圆满的修士盘坐着,双目凌厉的,看着从阵法当中走出的每一个人。

  仔细一看,其中一人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魁梧男子。还有一个,则是身形瘦小,身着布衣的老妪。

  那魁梧男子即使长袍裹身,可一身浑身肌肉隆起,将长袍撑的满满当当。透过长袍,隐隐有淡淡的红光冒出,显然此人是修炼了某种特殊的炼体秘术。

  而那老妪,则双手放进袖口当中,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不过她浑浊的双眼扫视,时刻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压迫。

  眼看二人驻守此处,东方墨心中一跳。要他同时对付这两个凝丹境大圆满修士,以他的手段,加上诸多的大杀器,恐怕胜负也只在五五之间。

  因为凝丹境大圆满,已经无限接近化婴境,隐隐能够触及到一丝法则之力了。

  只是他的目的并非要将这二人斩杀,他只想借助此地的传送阵而已。

  于是眼睛看似不经意的,看了二人袖口位置一眼,而后暗中松了一口气。他定了定心神,就向着前方走去,来到了二人面前。

  这时,老妪以及魁梧男子显然注意到了他,二人几乎同时抬起头来。

  “你是何人。”只听老妪率先开口问道。她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仿佛有某种疾病缠身。

  闻言,东方墨伸手将一面银色的令牌拿了出来,举在二人面前,随即开口道:

  “第七峰新晋护法长老,方墨。”

  他三日前从田青天口中,将南阳山大概了解了一下,自然准备好了说辞。

  南阳山总共分为三十三峰,每一峰的人数,都有近万。所有的凝丹境修士加起来,怕是有近千人之多。

  而且每一峰在服饰上,都有细微差别。比如他这身上这套,从之前那三个凝丹境初期修士储物袋中搜出来的长袍,在袖口的位置有一个“七”字,代表着三十三座山峰当中的第七峰。

  面前这两人,东方墨从他们袖口的地方,看到的则是“十一”和“二十九”,不用说这二人是十一峰和二十九峰的人了,这也是他刚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原因。要是这两人碰巧也是第七峰的人,那他今日恐怕就要穿帮了。

  另外,他不敢冒充田青天,是因为此人修为高深,在南阳山必然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这二人十有八九认得。所以他报了一个假名,仗着自己刚刚突破凝丹境,顺水推舟的说自己是新晋护法长老。

  因为在南阳山有个规矩,修为只要突破到凝丹境,就能位列长老一职。他如今凝丹境初期,说是新晋长老,也在情理之中。

  想来这二人不可能连南阳山所有筑基期修士都认识吧。

  “第七峰,方墨?”

  听到东方墨的话后,老妪和魁梧男子互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疑惑,显然不曾听说过这人的名号。

  见此,东方墨早有准备,法力鼓动之下,捏着令牌的手掌一震。

  “嗡!”

  只见令牌上,忽然爆发出一道刺眼的银光,银光当中,隐隐还能看到一座拔地而起的巨山的模样。

  约莫三五个呼吸,东方墨法力一收,银光再度没入了令牌当中,而那座巨山,也随之不见了踪影。

  “果然是第七峰的道友,之前我二人过于谨慎了。”

  当老妪看到东方墨激发了令牌,当中显露的,正是南阳山第七峰的时候,终于对他的话相信了大半。

  南阳山的令牌是一件品阶不低的法器,唯独可以用一种南阳山特有的秘术激发,用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刚才东方墨能催发令牌,银光中显现的,也的确是第七峰,因此他的身份不会有假了。

  “不必客气,如今情况危急,谨慎一些是应该的。”

  东方墨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还好这二人没有怀疑。

  “对了,方道友应该是要借用传送阵对吧。”这时,老妪又道。

  “不错,在下的确是这个意思。”东方墨点了点头。

  “既然是第七峰的道友,借用传送阵自然是可以的,不知方道友是要传送到哪里呢。”

  闻言,东方墨神色大喜。

  “在下有要事,要到东极城去一趟。”

  “东极城?”

  听到他的话后,一直没有开口的魁梧男子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道:“东极城处在我南阳山的最东侧,和神道谷相隔不远,如今我南阳山和祖家大战,不知方道友为何要去如此遥远的地方呢。”

  听到魁梧男子的话,东方墨脸色露出了一抹不快。

  “虽然战事迫在眉睫,但在下为何要去东极城,恐怕没有理由告诉道友吧。”

  “哼,冯某只是不想让某些贪生怕死之辈溜走而已。”魁梧男子一声冷哼。

  “你……”

  东方墨一时之间竟然被此人噎的说不出话来。

  “好了,冯道友不必如此,方道友应该的确有事要处理,毕竟临阵逃脱罪名可不小,不是任何人能承受的。况且我南阳山难道还怕一个区区祖家吗,可没有必要临阵逃脱。”

  这时,一旁的老妪出声打了一个圆场。

  而魁梧男子竟然一扭头,就继续看向了从阵法当中不断走出的低阶修士,不再理会二人。

  “方道友请吧。”

  待得老妪所在的这座阵法内,又有一人走出后,她伸出干枯的手掌,打出法决,将传送掐断。而后看向东方墨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步入阵法。

  “多谢!”

  东方墨抱拳一礼,就昂首阔步的向前走去,最后站在了六边形阵法的正中。

  接下来,老妪再度挥手连连,随着她的动作,阵法逐渐亮起了一道白光。

  当东方墨感觉到一阵空间波动将他笼罩后,心中一阵狂喜,没想到此行如此顺利。更是暗自庆幸,若是再等两日祖家攻来,绝对就没有这么轻松了。

  可就在白光逐渐浓郁,不消多时他就能传送离开时,一道清朗的声音由远及近,忽然从大殿外传来。

  “三尺青锋毕俗恨,一壶浊酒慰风尘。欲上青天揽明月,醉枕江山倚昆仑。”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后,一个身着青衫的青年,右手拖着一柄青锋,左手提着一壶浊酒,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此人约莫二十余岁,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迎风吹起后,露出一张俊郎不凡的白皙面孔。

  这时,他眼中还带着几分朦胧的醉意,三尺青锋点在地面,随着他的脚步,摩擦出一阵“哗哗”的声响,并留下一条白色的细痕。

  步入大殿后,青年男子随意往一根石柱上一靠,并仰头痛饮了一口壶中浊酒。

  浊酒下肚,这才看向众人灿烂一笑,怡然自得的样子,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洒脱感。

  “凌亦,你这余孽还没死。”

  看到此人出现的刹那,老妪二人神色一变。

  “小生命贱,死不了。”

  听到老妪的话,青年男子笑的更加灿烂了。

  “知道命贱就好,你来干什么,该不会是来送死的吧。”

  这时,一旁的魁梧男子接着开口。

  “非也非也,实不相瞒,小生今日是来屠城的。”被称作凌亦的青年男子好似真的醉了,抬了抬沉重的眼皮,有些不满的说道。

  “屠城?哈哈哈,就凭你这凝丹境后期修为吗。”听到他的话,魁梧男子怒极反笑。

  “不错!”青年男子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继续道:“我给你们看个东西。”

  语罢,他不急不缓的从胸口掏出了一只黑漆漆的石球,而后屈指一弹。

  “咻……”

  只听一道破空声响起,指头大小的石球,顿时向着二人所在的传送阵激射而去。

  “天雷子!”

  看到这颗石球的刹那,老妪和魁梧男子神色猛地大变,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手掌一拍大地,身形向后暴退。

  而见到黑漆漆的石球激射而来,再听到“天雷子”三个字后,身处阵法当中的东方墨同样色变。不等白光将他彻底淹没,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在身前催发了一层犹如水波的罡气,浑身更有一股强悍的排斥之力爆发。

  “砰!”

  他脚下一跺,将阵法都踩踏出一道道裂痕,身形借力同样向着后方爆退开来。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

  若是站在远处,就能看到天云城中心的位置,一座高大的阁楼,轰然坍塌,原地出现一个数十丈的深坑。

  大地猛烈摇晃,足足十余个呼吸,周遭才渐渐平静下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