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449章 一人屠一城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2:33:22 源网站:云来阁
  天云城中所有人的修士,不管是疾驰的,走路的,交谈的,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纷纷抬头,看向了城中心所在的位置。

  仅仅是刹那间,这些人身形爆射而至。如今南阳山正和祖家大战,众人全都绷紧了心弦。城中有如此大的动静,众人立马就想到了会不会是祖家在来犯。

  当一层层的人,将城中心的传送阁楼围的水泄不通后,他们一眼就看到了之前坍塌的大殿,竟然还有一根石柱矗立着,在石柱下,则有半丈之地完好无损。

  一个手持酒壶的青年,正靠在石柱上,仰头痛饮着壶中烈酒。那酒壶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其中的酒液好似无穷无尽,“咕噜咕噜”的声音不绝于耳,顺着他的喉咙滚淌到腹中。

  “哈!”

  痛饮了七八口,这青年被辣了喉咙,终于放下酒壶,并长长的呼了口气。久久之后,这才抬头扫过四周围拢的众人。

  随即青年一声嗤笑,好似对这些人的到来,极为讽刺。下一刻,他就霍然转身,看向被之前那颗天雷子,轰成了废墟的阁楼某处。

  “呼啦……呼啦……”

  在他目光所看的位置,一个身形瘦小的老妪,和一个身着黑袍的魁梧男子,从废墟当中冲了出来。只是此时这二人,嘴角全都流淌着鲜血,脸色异常的苍白。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魁梧男子看向叫做凌亦的青年,脸上杀机难以遏制。

  “当初灭你满门,唯独让你漏网,今日老身看你怎么跑。”

  老妪身躯微微颤抖,满是皱纹的脸颊扭曲着。

  二人完全想不到,此人竟然拿出了一颗让化婴境修士都不敢轻视的天雷子。

  看了看脚下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这些都是之前在阁楼中,尚未走出的南阳山修士,以及正准备从阵法中踏出的人。只是在天雷子的自爆下,残肢断臂七零八落的散布着,全都死无全尸。

  尽管这些都是低阶修士,可他二人清楚,若是闪躲的慢了一拍,恐怕他们的下场,也和这些人差不多。

  天雷子和雷震子属于同一类东西,不过天雷子的威力,比起高阶雷震子,都大了不止一筹,所以在名字上也有区别。

  此人选择在传送阵前激发天雷子,目的不言而喻,就是顺带将天云城的命脉给掐断。

  “嘿嘿嘿,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的话,小生可要动手了。”

  对于二人的话,青年男子犹如未闻,而是环视了一圈四周,嘿嘿一笑。

  “一起上,杀了他。”

  闻言,老妪看向魁梧男子一声低吼,看样子似乎对这青年异常忌惮。

  话语落下,她率先伸手一抓,一柄蛇头拐杖就被她拿在了手中。随即脚下一跺,一声闷响传来,她将虚空都踏出些许涟漪。

  再看她的身形,骤然消失。

  刹那间,青年同样动了,拖在地上的三尺青锋蓦然举起,没有任何花哨的自上而下一斩。

  “嘶啦!”

  在他面前的空气,被他一剑划开,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色裂痕。

  “梆!”

  紧接着,一道干硬的声音响起。

  只见老妪消失的身形,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不过此时双手握住了拐杖两端,高举在头顶,而青年手中的长剑,则斩在了拐杖的正中。

  老妪的身躯仿佛不堪重负,不断地颤抖着。满是皱纹的脸上,难掩吃力之色。

  “还不动手。”

  于是看向不远处的魁梧男子,厉声喝道。

  闻言,魁梧男子一声冷哼,身形晃动,同样从原地消失。

  青年露齿一笑,握住长剑的手腕忽的一抖。

  “哗!”

  众人只能看到他手臂化作了一抹残影,不知何时,三尺青锋已经再度点在了地面上。

  而在他面前的老妪,眼中先是一抹茫然,而后从她眉心一条竖着的血线浮现,随即她的目光渐渐暗淡下去。

  “噗!”

  最后身躯从中裂开,变成了两半,鲜血顿时洒满了半空。就连她手中的蛇头拐杖,也被斩成了两截,切口光滑如镜的样子。

  “你找死!”

  见此一幕,身形激射而之的魁梧男子又惊又怒。只见他身躯猛地一震,随着“砰”的一声,一身长袍被震的四分五裂,露出了他泛着红光的壮硕身躯。

  其双拳紧握,拳头上还有一双黑色的铁质拳套。

  紧接着他双臂打直,脚下一点,身躯犹如陀螺一般旋转,向着青年绞杀而来,尚在远处,就让人感觉到一股心惊的压迫气息。

  青年手臂抬起,依旧是极为平凡的一剑自上而下斩来。

  “嘶啦!”

  随着空气被撕开,一道丈许长度的剑芒,斩在了旋转而至的魁梧男子身上,霎时就听“嘭”的一声,魁梧男子的身躯倒射了出去,尚在半空他就鲜血狂喷,身上的红光立即黯淡了大半。

  “唰!”

  青年的身形从石柱旁瞬间消失,与此同时,魁梧男子浑身汗毛根根竖起,一抹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他心间。

  关键时刻,其法力鼓动,手上的拳套泛起了一股冲天的黑光,一拳对着面前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轰了过去。

  “叮!”

  一声金属交击的脆响传来。

  三尺青锋刺在了他的拳套上,再看魁梧男子,脸色蓦然变得惨白。

  “噔噔噔!”

  一击之下,其脚步连踩,不断后退,手臂更是剧烈的痉挛着。

  “怎么可能!”

  他满脸骇然,南阳山“绝杀榜”上,排名第一的凌家余孽,竟然有这种实力,看来传言是真的。

  就在他准备抽身暴退,拉开二人距离时,忽然间他感觉脖子一痒。随即他眼中的画面,竟然天旋地转起来,他好似看到了一具鲜血喷出了数丈高,浑身泛着红光的无头尸体,紧接着他的意识就彻底的模糊了下去。

  青年只是三两个呼吸,就连斩两个凝丹境大圆满修士,不禁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天云城中所有的人,看着平日里只能仰望的两位长老,如今却成了两具残缺的尸体,无不大骇。

  “愣着干什么,杀了他!”

  恰在这时,从远处一个中年修士激射而来,此人身上传来的法力波动,同样达到了凝丹境大圆满,并且他冰冷的眼眸,还让人感觉到一种如坠冰窖的寒意。

  “袁长老!”

  所有人看到此人后,神色一动。

  而被称作袁长老的中年修士根本没有看众人一眼,他深知在他面前的俊郎青年,实力有多么的恐怖。方一出现,他手指猛的掐动起来,顷刻间向着青年曲指一弹。

  “咻!”

  只见从他手上一只古朴的黑色戒指迎风大涨,旋转着,最后化作了一只半丈大小的铁圈,狠狠向着青年砸了过去。

  青年撇了撇嘴,依旧是举起了手臂,一剑落下。

  “波!”

  只是这一次,当他斩在了那黑色的铁圈上时,随着一声轻响,黑色铁圈竟然爆开。忽然间青年眉头一皱,只见在他周身一圈黑色的灵光凝聚,最后化作一只铁圈浮现,这时他已经被困在铁圈当中。

  铁圈滴溜溜转动,发出嗡嗡声响,最后狠狠一勒,青年就感觉周身一紧,身躯立马无法动弹。

  “动手!”

  袁长老脸色一喜,看向众人爆喝道。

  听到他的话后,这些南阳山修士反应极快,立马举起了手中法器,纷纷施展了术法。

  一时间一股剧烈的法力波动荡开,漫天的各色灵光,快若闪电的,向着中间的青年激射而去。

  青年陡然抬头,犹如星辰的深邃瞳孔一缩。

  “轰隆隆!”

  可他尚未从铁圈中挣脱,身躯就被漫天的灵光淹没。

  感受到即使是化婴境修士面对,也要色变的剧烈波动,袁长老大喜过望。只要将此人斩杀,那宗门赐予的奖励,即使是他想起,也兴奋的颤抖起来。

  然而下一瞬,他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却和之前的魁梧男子一般,面前的景象一阵天旋地转。临死之际,他看到了周遭南阳山诸多修士,看向他脸上惊恐至极的神情。

  竟然是青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袁长老的身后,此时他身上的青衫有少许破碎的痕迹,面无表情的看着袁长老无头尸体从半空坠落。

  “快退!”

  就在众人愣住的刹那,一个凝丹境后期老者的声音传来。

  “此人乃是南阳山的头号缉拿要犯凌亦,曾经有化婴境修士出马都重伤而归。”

  “嘶!”

  众人全部倒抽一口冷气,凌亦的名号自然是听说过,十年前被南阳山满门屠杀的凌家余孽。

  之前他们对此人的传闻,还有些嗤之以鼻,以为是以讹传讹罢了。可一看此人挥手间,连斩三个凝丹境大圆满修士后,满心惊恐,知道传言没有半分虚假。

  而老者话语落下后,身形骤然一花,眨眼就消失无踪。

  “快跑!”

  这时,眼看凝丹境长老都遁走,所有人全部反映了过来,立马向着四面八方逃遁。

  “哼!”

  青年一声冷哼,五指张开隔空一摄,一股吸力爆发,之前被他斩杀袁长老的储物袋,顿时从无头尸身的腰间激射而来,被他拿在了手中。

  修长的手指猛地一捏,储物袋上的玉环,直接被他捏的粉碎,一时间,诸多的物品琳琅满目的倾洒下来。

  青年双目一凌,对于诸多法器、灵石等没有多看一眼,又快又准的抓住了其中一只球形的玉石,而后法力滚滚注入其中,并且口中念念有词的样子。

  随着他的动作,整座天云成忽然震动起来,只是三五个呼吸,一圈环形的白色光幕忽然升起,冲上了半空,最后在头顶汇聚,形成了一只倒扣碗装的结界,将整座天云城笼罩。

  之前的魁梧男子和老妪,守护着天云城中的传送阵。而被称为袁长老的中年修士,则是守护着护城大阵的阵眼。

  至于青年手中的浑圆玉石,则是控制护城大阵的秘钥了。

  青年似乎对南阳山布置的护城大阵极为了解,轻而易举的,就将护城大阵开启。

  这大阵原本是需要化婴境修士来主持,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可城中如今修为最高的修士,只是凝丹境而已。即使护城大阵威力无法发挥到最大,但要困住这些人,也绰绰有余了。

  眼看众人被困,不少人激发术法,轰在结界上,结界就连一丝颤抖都没有后,青年兴致似乎还不错,摘下了腰间的酒壶,又一次仰头痛饮起来。

  辛辣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淌,浸湿了他的青衫,对此他浑然不顾,三五个呼吸后,将酒壶往腰间一挂,随即再看向众人时,脸色变得冰冷至极。

  “唰!”

  只见其身形突然消失,再度出现时,已经在千丈之外的数个炼气期修士身后。

  其手臂从左至右一扫,一道青光顿时划过,他的身形就又消失无踪。

  当出现时,这次他挡在了两个筑基期修士身前。手臂一抖之下,青年的身形再一次消失。

  如此,其身形在百丈范围内连连闪现,有去刮起了一股青风。

  仅仅是十余个呼吸后,让人骇然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之前他身形所过之处,那些南阳山的弟子,无论修为高低,身躯不约而同的一顿。而后这些人的脖子上,全都浮现出一条血色的细线。

  接着,“骨碌碌”的声音不绝于耳,一股股血柱喷涌而出,成片的无头尸体倒下。

  青年的剑招之快,以至于这些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身首异处了。

  “砰!”

  这时,之前传送大殿坍塌的地方,某处废墟轰然爆开,一个身着长袍的男子,从中冲了出来,身形凌空站立。

  如今的东方墨,气息有些紊乱。但眼中杀机闪烁,怒火充斥着整个胸腔。

  只是他刚一出现,就看到一个青年,正面色从容,一步杀一人,神色为之一愣。

  “这是……”

  他自然认得出,此人就是之前动用天雷子,差点将他重伤的人。心中却诧异,为何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逃也是死,一起上杀了他。”

  这时,最初那个凝丹境老者看着成片的尸体倒下,恐惧之余,脸上浮现一抹凶狠。

  在座的人不少都是精明之辈,听到此人的话后,绝大多数人一咬牙,身形折返而回,向着青年所在的位置疾驰而来。

  不消片刻,青年的上下左右,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将他包围其中。

  至此,所有南阳山修士毫无保留,将自己的压箱手段施展,势必要将此人斩杀。

  只见漫天的灵光激射,散发出的法力波动,比之刚才还要猛烈数倍,所有的神通术法,尽数向着青年镇压而去。

  见此一幕,即使怒火中烧的东方墨也不禁色变。如此多的人同时施法,即使是化婴境修士面对,恐怕也要退避三尺。

  “吟!”

  不过下一瞬,一声颤人心神的剑鸣之音传来,在东方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包围青年的所有人,身躯纷纷一震,而后他们的身体就被一束束青光穿透。

  从远处看,就像一朵绚丽的花朵怒放开来。只是花朵盛开的代价,却是数百人同时毙命。

  “哈哈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似乎在宣泄着心中悲愤的压抑,随着“扑通扑通”身体坠落的声音响起,青年的身形不知何时已经盘膝坐下,而他手中的三尺青锋,则在他面前上下沉浮。

  “咻!”

  青年食指中指并拢,对着数百丈外遥遥一指,只见三尺青锋化作一道青光一闪即逝,又是几个炼气期的弟子,大好头颅掉落了下来。

  至此,在他的操控下,三尺青锋来回激射,不断穿插,将一个个炼气期,筑基期,甚至是凝丹境的南阳山修士斩杀着,没有人能够逃脱死亡的命运。

  “啊!”

  所有人发出惊恐的叫声,被青年的手段吓破了心神。没想到天底下会有这么强的人,一人屠一城。

  东方墨也被震惊的无以复加,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有着远远超过同阶修士的实力。不止他一个人,能够碾压数个,甚至数十个同阶对手。

  若是他灵根变异,他有信心与此人一战。但以他目前的状态,不动用镇魔图这等大杀器,对上此人怕是败多胜少。

  天云城中的所有南阳山修士,在青年手中都不堪一击。绝望之余,剩下的立马转身,各施手段轰在护城大阵的结界上,想要再次尝试,能否将阵法破开。

  “轰轰轰!”

  阵阵连绵不绝的巨响传来,可结果证明,他们不过是徒劳而已。

  只是盏茶的功夫,惨叫声开始渐渐稀落,周遭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而那柄三尺青锋,依旧在不断的疾驰着,穿梭在天云城的各个角落。在青年庞大神识的笼罩下,将一个个躲起来,试图蒙混过关的南阳山修士性命终结。

  他原本有更直接,甚至更快捷的手段将这些人斩杀,可他似乎对这个过程极为享受,不急不缓,似是在以此宣泄自己心中的某种情绪。

  这时在东方墨脚下,早已血流成河,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大多数头颅被斩掉,也有人被劈成两半,或是腰斩成两截。

  不知为何,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好似勾起了东方墨心中的共鸣,让他隐隐都变得兴奋起来。

  “唰!”

  就在他呼吸越发急促之际,在他面前一道青光闪现,最后凝聚成青年男子的模样。再看他之前盘坐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

  “加上你,三万两千五百零八人。”

  语罢,青年伸手虚抓,三尺青锋就落在了他的手掌,而后其手臂一轮。

  “嘶啦!”

  东方墨只觉面前一道让他毛骨悚然的犀利气息,向着他的脖子划了过来。

  “你找死!”

  刹那间,一股浓郁的杀机,从他眼中猛地爆发。

  (友情推荐一本不错的书,巫医觉醒)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九四文学,或者直接访问网站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