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427章 开口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青木兰此‘女’当年暗中算计于他,若非有骨牙那老东西的提醒,恐怕他就已经着了此‘女’的道了,是以东方墨对此‘女’的仇恨自然不小。天籁小说ww

  可因为当年他看出,风落叶和此‘女’关系似乎还不错的样子,所以之前他才没有将关于青木兰的事情说出来,免得风落叶生出心结。

  “自从上次一别之后,我也没有再见到过青师姐了,原本以为她会参与钦点之战,不过当年诸多的参与之人当中,也没有看到她的身影。”风落叶道。

  “这样吗。”

  东方墨‘摸’了‘摸’下巴,风落叶自然不会欺骗于他。

  如此的话,说不定青木兰应该是躲在哪个地方疗伤去了,毕竟当年她将自己血祭,即使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活下来,恐怕也受了严重的伤势,调养十余年并非没有可能。

  “我记得青师姐当年说,她是青灵宗的隔代传人,不知风师姐对她了解到底有多少呢。”东方墨念头一转,又问道。

  闻言,风落叶放在嘴边的茶盏顿了下来,转而看向东方墨道:“其实我并不算太了解她,只是当年萍水相逢,后来有过几次‘交’际,觉得青师姐为人还不错而已。怎么,难道青师姐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这个倒是没有。”

  东方墨连忙打了个哈哈,就将此事盖过。

  听到他的回答,风落叶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并将灵茶送进了嘴里。

  不过她心思缜密,猜得出东方墨和青木兰二人之间,应该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东方墨不提,她也不会去问。

  东方墨心中叹了口气后,就将青木兰的事情从脑海中抛开,此生不见就罢了,若是以后再遇到此‘女’,他必然会痛下杀手。

  于是他转移了话题,看向风落叶打趣道:

  “对了,此次小道可是一‘波’三折才来到这里,风师姐不愧是风家明珠,寻常人想见都见不到啊。”

  “师弟说笑了,你这不就见到了吗。”风落叶白了他一眼。

  但接着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道:“不过我很好奇,师弟是怎么上来的,按理来说没有我的手谕的话,那两个丫头应该不可能让人进来才对。”

  东方墨有些尴尬,但还是如实道:“实不相瞒,小道士偷偷潜入进来的。”

  “你……”

  风落叶美眸一瞪,随即就从怀里拿出了一面‘精’致小巧的令牌,再随手一抛。

  东方墨下意识的挥手,将此物抓在手中。并放在眼前打量,只见令牌光滑如‘玉’,其上刻着一个娟娟字体——风。

  “上次有些匆忙,没来得及将此物给你,若是以后有事的话,只要出示此物就能见到我。”

  “好在我风家如今的各种禁制,都处于潜伏的状态,并未完全‘激’。否则以你的修为不但无法进来,说不定还会触碰到一些杀阵,切记下次可不要‘乱’闯了。”

  “这……”

  东方墨眉头一皱,风落叶话语虽然说得轻巧,可当体会清楚此‘女’话中的意思后,他心中顿时一阵后怕,背后甚至还有冷汗流出。

  他仅仅是筑基期修为,竟然能够闯进风家少主的‘洞’府,的确有些不可思议。原来是那些禁制还有阵法,并未完全‘激’的原因。

  将令牌收进了储物袋后,东方墨暗中舒了口气。

  “那就多谢风师姐了。”

  闻言,风落叶只是点点头,便再度恢复了清冷的样子。

  “风师姐应该突破凝丹境了吧。”这时,又听东方墨问道。

  “不错。”

  “其实小道在数年前,同样曾经冲击过一次凝丹境。”

  “哦?”风落叶有些动容,随即上下将他打量了一番,而后她就诧异的现,东方墨果然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这般度可着实不凡。

  “只不过,那次失败了而已。”东方墨又苦笑着摇摇头。

  “师弟不用灰心,修行本就是逆天行事,不如意十之**,在你这番年纪,机会还多。”风落叶似是安慰道。

  “多谢师姐开导了,其实那次也不完全算是失败吧,小道有数次机会,都能够凝丹成功,不过最终都选择放弃,只因小道所凝结的,全部都是杂丹。”东方墨有些不甘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就说以师弟的资质,应该不可能失败才对。不图小利,必有大谋,师弟的选择是对的。毕竟结成杂丹,就相当于断送了自己的化婴之路,若是想要走的更长远,没有人会选择凝结成杂丹。除非天资所限,‘逼’不得已。”

  东方墨点了点头,深表赞同,随即切入正题道:

  “所以此次小道前来,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师姐帮忙。”

  “什么事情。”风落叶

  “呵呵,小道是想借用一下风家的那座巨型聚灵阵,再次尝试突破凝丹境。”东方墨直言不讳。

  “可以。”

  其话语落下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风落叶就点头将此事答应了下来。

  尽管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当听到答案后,东方墨依旧大喜过望。

  “哈哈哈,那实在是太好了。”

  “冒昧问一句,师弟这次打算突破到哪种丹品。”此刻风落叶问道。

  闻言,东方墨眼中‘精’光闪烁。

  “玄丹,甚至是法丹。”

  “咦,师弟竟然还知道有法丹的存在。”风落叶有些意外的样子,而后此‘女’继续开口。

  “杂灵玄法,四种凝丹品阶天差地别。其中杂丹自不必说了,天底下绝大多数凝丹境修士,所结成的都是杂丹。”

  “而能够结成灵丹者,天资足以用万中无一来形容,东域诸多的天资不凡之辈,就是这一列。”

  “至于结成玄丹者,凤‘毛’麟角,我东域怕是不出十指之数。”

  听到此‘女’的说法,东方墨心中骇然,没想到仅仅是灵丹,就足以用万中无一来形容了。而玄丹,更是连十人都没有。

  “虽然师姐不想打击你,可想要结成传说中的法丹,师弟有些不切实际了。”

  闻言,东方墨不解道:“为何?”

  “想来师弟应该听说过,突破凝丹境会引入天地灵气重铸‘肉’身。而突破到化婴境,则会引导一丝法则之力灌体,从而可以开始接触,并修行法则之力吧。”

  “不错。”东方墨点头。

  “正因如此,你想想看,结成法丹需要突破到凝丹境就引导法则之力降临,从而铸造法身。那岂不是说,在凝丹境就能接触到化婴境才能触‘摸’的那一层境界,那需要何等的天资。”

  “我东域据说在三千年前,曾有一位前辈突破时,结成了法丹,从那至今,再无一人。”

  “这……”

  以东方墨的头脑,转瞬就明白了风落叶的意思。

  他突然就想到了邢伍,恐怕唯有传说中的九炼之体,在突破凝丹境时,才能引起了一丝法则之力降临,从而结成法丹吧。

  不过他对于自己的资质,也有些自信。若是突破时,能够引动灵根变异,再加上‘激’他体内东方家的血脉之力,以及他强悍的‘肉’身,说不定还是有一丝可能结成法丹的。

  沉‘吟’好片刻后,他又看向风落叶好奇道:“不知风师姐所结成的,又是哪种丹品呢。”

  原本对于这种问题,修士之间是再忌讳不过的,但风落叶只是犹豫了一番,就开口道:“侥幸结成了玄丹。”

  “嘶!”

  闻言,东方墨呼吸一窒。

  玄丹仅次于法丹,按照风落叶的说法,那就是凤‘毛’麟角,整个东域都不足十人,不愧是天之骄‘女’啊。

  接下来,两人又随意谈论了一番。可让东方墨意外的是,风落叶竟然将她凝丹时的景象给他大概说了一遍,期间还有意无意的,提及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东方墨从此‘女’的话中,立马找出了他上次凝丹境时的诸多不足。

  当此‘女’说完之后,他哪里看不出风落叶是在指导他,心中不禁生出了几分感动。

  此‘女’虽然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可却真心将他当做师弟来看待。

  几乎是下意识的,东方墨有一种风娘皮会不会是看上他的想法。

  但念头只是刚刚升起,他就立马摇了摇头,绝对不可能。

  “对了,师弟准备何时突破呢。”这时,又听风落叶问道。

  “小道早已准备好,随时都可以。”东方墨神‘色’一喜。

  “那好吧,我等这就前往聚灵阵,反正路途还有些遥远,若是师弟还有什么没有明悟的,可以在路上说。”

  “且慢!”

  但这时东方墨忽然出声。

  “嗯?师弟还有什么事情吗。”

  “小道这里有一物,乃是偶然所得,名叫淬骨丹,可小道不知道这枚丹‘药’到底有没有问题,所以我想让师姐帮我鉴定一番。”

  语罢,东方墨伸手拿出了一只颇为‘精’致的‘玉’瓶。

  “淬骨丹?”

  风落叶稍稍动容,这种丹‘药’风家自然能够炼制,可其材料极为稀缺难寻,往往数十年才能出一炉,没想到东方墨还有这等机缘。

  此‘女’眉头一皱之后,还是伸手一抓。

  “咻!”

  只见东方墨手中的‘玉’瓶不翼而飞,再度出现时,已经被她隔着半分距离捏在掌心,并放在面前打量着。

  在此‘女’法力的‘精’妙控制下,她将‘玉’塞弹开,看向其中的一粒白‘色’丹‘药’。

  可片刻后,她就再度将瓶塞盖了上去。

  “我明白师弟的意思,不过此物我也看不出端倪,不过师弟放心,我自有办法,师弟请随我来。”

  语罢风落叶手腕一转,‘玉’瓶就向着东方墨‘激’‘射’而去。

  而后此‘女’纤细的身影呼啦一声站了起来。

  “茶盏送给师弟了。”

  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她当先走出了大殿。

  东方墨将‘玉’瓶接过,再品味一番风落叶的话后,他看向自己用过的茶盏,不禁眼角一‘抽’。一口将杯中灵茶饮尽,顺手就将茶盏塞进了储物袋当中。

  随即他紧跟此‘女’的身后,二人向着山下行去。

  一路走过秀美的山涧,二人不多时就来到了山脚。透过禁制,还看到那两个黄衫少‘女’,正尽心尽责的值守着。

  风落叶屈指一弹,一张两指宽度的符箓顿时‘激’‘射’而出,打在了那层晶光禁制上,就见禁制就‘露’出一个丈许高度的圆形缺口。

  风落叶莲步款款的走了出去。

  “见过小姐!”

  两个黄衫少‘女’感觉到身后的法力‘波’动,立马转过身来,看向风落叶躬身行礼。

  “起来吧!”

  风落叶脚步都未停下的说道。

  闻言,二‘女’才敢抬起头来。

  但这时,二‘女’目光一顿,落在了一道修长的身形身上。

  “你……”

  当看到跟在风落叶身后的东方墨后,眼中满是愕然以及难以置信。

  “这是我一位故人,不必大惊小怪。”

  风落叶淡淡的解释了一句,便‘玉’足一踩,冲天而起。

  东方墨双手倒背,看向二‘女’报以一个淡淡的微笑,而后身形一晃,跟了上去。

  “此人是谁,竟然能够让小姐亲自接待,而且他是怎么进去的。”

  其中一个黄衫少‘女’就像喃喃自语。

  “不认识,不知道。”

  而另外一人,则摇了摇,眼中依然震撼。

  东方墨自然不知道二‘女’在想什么,此时他紧跟风落叶的脚步,随着她疾驰了约莫数十里,途径了无数的殿宇,更是撞见了不少的风家族人。

  “快看,少主出关了。”

  “咦,果然是少主!”

  这时,那些风家族人显然也注意到了风落叶。可在看到风落叶身后的东方墨后,这些人的神‘色’就和之前的黄衫少‘女’二人一般无二了。

  “那道士是谁,竟然和少主一起。”

  “没见过。”

  “难不成是东域某个天才。”

  “我看不大像,之前五十个钦点之人我都有所耳闻,但没见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只听众人七嘴八舌议论开来。

  也难怪他们如此,风落叶平日里深居简出,对任何男子都不假以辞‘色’,更不用说有谁能单独和她在一起了。

  而在众人的注视目光下,东方墨二人的身形,很快就来到了一片造型奇特的断崖处。此地的崖层,就像海‘浪’一般往上堆砌,极为壮观。

  风落叶没有任何停留,直奔崖层中心的一座‘洞’府而去。

  守在‘洞’口的是两个风家的筑基期族人,这二人正神‘色’有些倨傲的,看着山‘门’前十余个静静等待之人。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当中大多数都是凝丹境修为。

  他们大都是一些其他势力之人,或者散修,前来此地求见风家一位擅长炼丹的长老。他们各自带着珍贵的材料,以及丰厚的报酬,并且有的人已经在此地等候了数日之久。

  当那两个神‘色’倨傲的筑基期族人,看到忽然出现在此地的风落叶时,神‘色’猛地一变,更是躬身一礼:“见过少主!”

  “起来吧,风萧离长老可在府中。”

  风落叶没有理会山‘门’前的人,而是看向那两个守在山‘门’的筑基期族人淡淡问道。

  “师尊正在炼制一炉丹‘药’。”

  其中一人恭敬回答。

  闻言,风落叶径直向着‘洞’府当中行去。

  那两个筑基期族人对此没有任何敢阻拦的意思,不止如此,二人眼中还带着一丝明显的讨好之意。

  东方墨心中好不羡慕,他当年的理想就是要想有钱的老爷一样,任何人都要毕恭毕敬的,看到如今的风落叶,不正是如此吗。

  于是他一甩拂尘,亦是走了进去。

  那两个风家的筑基期族人看到他之后,神‘色’微微一动,但最终还是没有多言。他二人也算经验丰富之辈,善于察言观‘色’,当然明白这道士是和风落叶一起的。

  随着风落叶的脚步,东方墨七拐八绕,走过了一片壮丽的地宫,最后来到了一处温度极高的大‘门’前才停下。

  “落叶见过三叔祖。”

  只见风落叶微微欠身,对着大‘门’行了一礼。

  而足足十余个呼吸后,大‘门’才“嘎吱”一声打开,其中传来一道硬朗的声音。

  “进来吧!”

  闻言,风落叶没有丝毫停顿的,就走了进去,

  当东方墨随着风落叶踏入其中后,现此地最显眼的,当属一只足有丈许高度,浑身好似被烧的通红的圆鼎了。

  圆鼎悬浮在半空,而一个老者正盘膝端坐在下方。

  此人身形清瘦,下巴上有着一尺白须,正时而挥手,将一缕缕黄‘色’的火焰打入圆鼎当中。

  随着他的动作,周遭就会有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使人闻上一口就觉得通达无比。

  “这次又要什么丹‘药’吗,竟然亲自跑来了。”

  老者抬头看向风落叶,嘴角微微上扬。

  “咦,这是谁!”

  但这时,他忽然注意到了站在风落叶身侧的东方墨。

  “禀告三叔祖,这位是我昔年在太乙道宫的师弟东方墨。”

  “晚辈东方墨,见过前辈。”

  至此,东方墨向着老者抱拳躬身一礼。

  “太乙道宫?哦,我想起来了,当年你好像是为了那什么‘洞’天福地而去的。落叶,你带他来找老夫,是有什么事情啊。”

  老者捋了捋下巴的胡须。

  “实不相瞒,东方师弟是有一粒淬骨丹,想要让落叶鉴别一下真伪,但落叶并不擅长丹道,是以才会来找到三叔祖求助。”

  “哦?仅仅是如此你就亲自带着小子来了?这些年可没见过你对何人如此上心。”

  老者看向她一副打趣的神‘色’。

  而听到他的话后,风落叶则闭口不言,眼观鼻鼻观心起来。

  见此一幕,老者一声轻笑,深知此‘女’的‘性’格就是如此,于是不再取笑于她,而是看向东方墨道:“拿来吧!”

  闻言,东方墨连忙上前,将一只‘玉’瓶双手奉上,这才退了回来。

  老者将‘玉’瓶直接弹开,倒出了其中一粒洁白如雪的丹‘药’。

  至此,他双目微眯,掌心一股温热的火焰燃烧起来,将丹‘药’笼罩其中。只是五六个呼吸,他就抬起头。

  “的确是淬骨丹,而且杂质较少,品阶还算上乘。”

  语罢,老者将丹‘药’放回了瓶中,便大手一挥。

  东方墨法力鼓动,将‘玉’瓶卷了过来,拿在手中欣喜不已。这老者被风落叶称为三叔祖,想来必然是化婴境修士,而且此人擅长丹道,既然他都说淬骨丹没有问题,那定然就没有问题。

  看来商清果真没有骗他,既如此的话,那他对于这次冲击玄丹,甚至是法丹,又多了几分把握。

  “多谢三叔祖,落叶告辞。”

  淬骨丹鉴别完了之后,风落叶再度向着老者一礼,竟说走就走不再逗留。

  东方墨对于风落叶的态度极为讶然,没想此‘女’不仅仅是对外人清冷,就连长辈都是如此,但他自然不可能这般无礼。

  “多谢前辈。”

  于是看向老者恭敬的说道,这才缓缓转身,随风落叶离开。

  接下来,一路上依然是诸多的人,对跟在风落叶身后的东方墨指指点点。

  尤其是当二人路过一个平台时,一些负责接待外人的风家弟子,更是抬头看到了这一幕。

  只见其中一个少年吃惊的长大了嘴巴,一声惊呼道:“怎么可能!”

  东方墨二人在众人各‘色’的目光下,走出了风谷,并步入了一座传送阵当中。

  两人的身形在一阵白光包裹下,眨眼就消失无踪。

  ……

  而这时,在之前那座东方墨鉴别丹‘药’的‘洞’府当中,那叫做风萧离的老者,正不断的捋着胡须。

  “东方墨,东方墨,为何如此耳熟。”只听他喃喃自语的念叨着。

  “我想起来了,当年西域传来的消息,和那神游境大魔头有关联的道士,不正是叫东方墨吗。”

  而再联想到风落叶所说,东方墨乃是她在西域太乙道宫的同‘门’,下一瞬,此人眼中‘精’光乍现。

  略一沉思后,他的身形唰的一下,直接消失在‘洞’府当中。

  “砰!”

  此人前脚刚刚离开,就听一声闷响从悬浮在半空的那只圆鼎当中传来。

  而后一股仿佛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味道,渐渐弥漫而开。

  在风谷最深处的某个地方,有一座巍峨的殿宇坐落在一座白雪皑皑的巨山之上,而此地便是风家家主的寝宫所在了。

  此时在大殿当中,数个风家位高权重的长老,正在和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低声商议着什么,几人都是眉头紧锁,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的样子。

  而这时,一个留着白须的老者,身形一‘花’,突兀出现在此地。

  “唰唰唰!”

  几双凌厉的目光顿时犹如剑芒一般的扫了过来。

  老者对此视若无睹,而看向众人朗声道:“不用说了,我有办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