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299章 交涉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3:39:26 源网站:999文学
  而此女,便是韩家大名鼎鼎,拥有天火灵根的韩灵了。

  作为声名响彻整个东域的天之骄女,“韩灵”二字,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至于她如今屈尊于东域边沿的魔阳城,乃是因为韩家百年前曾托付鬼魔宗,让其代为温养一朵鬼灵花,而那朵鬼灵花的成熟期即将逼近。

  这种事情本来用不着她亲自出马,但是一年前,她从西域大地得到的那颗异卵,终于破壳而出。在有着家族诸多长老以及她父亲的护法之下,她终于将那只异兽收服,但是神魂却因此受到了重创。

  这朵鬼灵花原本韩家有着其他作用,不过她的身份使然,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自然是当先考虑到她了。

  鬼灵花含苞百年,而花开只有三日。如此短的花期,就使得她必须在魔阳城,将此花配合培元果一同服下,才能将神魂的创伤治愈。

  而魔阳城每隔两年都会有一场浩大的拍卖会,此次拍卖会也即将临近,所以此女特意赶在魔阳拍卖会之前,从遥远的东海海域赶来,也算是当做是见识见识了。

  只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数月前她突然收到鬼魔宗的传信,说韩家的鬼灵花丢失了。

  如今她神魂受创,迫切需要鬼灵花来温养。若是此花丢失,玩笑可就开大了。

  此女话语落下后,只见盘膝而坐的鬼魔宗古姓老者,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她平静的说道:

  “小辈,你觉得我鬼魔宗该如何给你交代。”

  “自然是赔我韩家一朵了。”

  面对化婴境修士,韩灵没有丝毫的惧意,此时沉声开口。

  “呵呵,为何!”

  闻言,古姓老者微微一笑。

  “为何?莫非鬼魔宗,或者是古前辈你,就是这般不讲道理的吗?”

  “百年前我韩家将东西交给你鬼魔宗,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后,你鬼魔宗也承诺,会给我韩家培育一朵鬼灵花。如今期限将至,你却告诉我鬼灵花丢失了。而我韩家向你鬼魔宗讨要,你倒反问我为何,古前辈你说天底下哪有这般道理。”

  韩灵一双美眸中,依然没有任何波动。

  “不错不错,后生可畏。”

  看到此女不卑不亢的样子,古姓老者似是赞许的点了点头,而后继续道:

  “鬼灵花的丢失,的确是我鬼魔宗的责任。此事既已酿成,多说也无益。至于你要我鬼魔宗赔你一朵鬼灵花,这要求也不算过分。但这件事老夫说了可不作数,待我向宗门禀明情况,再给你答复。”

  “你……”

  老者话语落下,韩灵眼中闪过一丝温怒。

  这般说辞,明显就是在拖延推诿。于是她再次开口:

  “那古前辈可否给晚辈一个时限,多久才能得到贵宗的回复。”

  “不急,用不了多久的。”

  古姓老者道。

  这一次,韩灵眼中的怒火更甚,只见他火红的衣裙无风自动,袖口两条长绫更是在半空摇摆,其上不时有些许火苗窜出,将空气都燃烧的发出“呲呲”的声响。

  “哼!”

  古姓老者眉头一皱,似有些不悦的样子。

  同时一股强悍的威压猛地从他身上爆发。

  “轰!”

  这股威压化作一圈气浪,直接轰在了韩灵的娇躯。

  但是此女眼眸一凌,在这股化婴境修为才能释放的强大威压下,其身躯仿佛狂风当中站立的一颗翠松,巍然不动。

  “咦!”

  见此,古姓老者有些诧异,随即将这股威压加大了三分。

  “轰!”

  然而此女衣袂飘飘,神色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至此,老者极为讶然。沉思片刻后,眉头微微皱起,就将威压撤了回来。

  要知道一般的凝丹境修士,在他面前也会身躯颤抖,甚至胆战心惊。

  但是此女仅仅是筑基期大圆满,却能如此沉着,这份天资和心性,实在是了得。

  “晚辈这些日子会呆在魔阳城,静等古前辈的答复。当然,若是最终的答复让晚辈为难的话,说不得晚辈就只有请家中长辈前来,和鬼魔宗商榷此事了。”

  韩灵忽的转身,莲步款款的向外走去,此时背对着古姓老者头也不回的说道。

  其话语虽然客气,但古姓老者哪里听不出她言词当中的一番威胁的意味。

  面对此女如此无礼的举动,老者眼中寒光一闪,随即手掌霍的抬了起来。

  而就要对此女出手时,他立马想到了此女的身份,便犹豫了。

  直到韩灵的倩影已经消失在大殿当中,古姓老者的手掌依然保持举起的姿势,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四五个呼吸之后,他才脸色难看的将手掌放了下来。

  “走吧!”

  走出大殿之后,韩灵对着一个一直守在门外的青年男子沉声开口。

  若是东方墨在此,就会认出此人正是当年一脚踢碎了他内脏的黑衣男子。不想他当初以炼气期修为和筑基期的黑魔灵猴大战,后来还被祖念琪死死纠缠,却依然能够活着。

  直到两人离开之后,在大殿内的一个角落里,那叫做连戟的鬼魔宗弟子站了出来,看向古姓老者道:

  “师尊,此事如何是好!”

  闻言,古姓老者瞥了他一眼,开口说道:

  “鬼灵花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宵小之辈,从我眼皮子底下偷走的,对此老夫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实在不行的话,就只有赔韩家一朵了。”

  “可是,赔韩家的那一朵,从何处去寻?”

  连戟道。

  “当然是从其他势力温养的鬼灵花中打主意,我查了查,离花期最近的鬼灵花乃是神道门之物,还有三年盛开。你现在就给我联络一下神道门的人,说老夫原意用等价之物,和他们交换此花,看看他们怎么说。”

  “这……恕弟子直言,为何师尊不直接用等价之物赔偿韩家,如此岂不直截了当。”

  连戟不解。

  “呵呵,我倒是想,但我刚才对那小女娃出手之际,隐隐看出她的神魂受了伤势。而以她的身份,愿意为了一朵鬼灵花从大老远的东海赶来,恐怕也是为了治愈她神魂的创伤。所以你觉得我用等价值之物赔偿她,她会答应吗,韩家又会答应吗。”

  古姓老者乃是化婴境修为,而且鬼魔宗的功法大都和神魂沾关,以他的造诣,自然不难看出韩灵神魂的虚实。

  “原来是这样。”

  连戟极为讶然,没想到韩灵是神魂受了伤。

  若真是如此的话,恐怕此女绝对不会答应的。

  “好了,此事我自有定夺,你先去问问神道门的人关于交换鬼灵花之事。”

  老者一挥手,下了逐客令。

  “是,弟子告退。”

  连戟一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对了,还有一件事,连祁那小子你也给我查查,我总觉得这小子还没死,若是能够找到他,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眼看他就要离开,老者再次开口。

  闻言,连戟点了点头,便消失在大殿之中。

  ……

  “小姐,我们就这么离开?”

  此时,韩灵二人早已离开鬼冢之地甚远,只听其身后的青年男子开口问道。

  “那还能如何!”

  韩灵声音有些冰冷。

  “可是您的伤势刻不容缓。”

  青年男子道。

  “死不了,只是怕拖久了对日后的修行有所影响。”

  “不如我去将那老匹夫引开,你趁机将那些尚未盛开的鬼灵花全部摘下,即使药效达不到最佳,可数量也能弥补了。”

  “此事不可,为了一朵鬼灵花可没必要和鬼魔宗交恶,毕竟还在别人的地盘。而且你觉得鬼魔宗丢了一朵鬼灵花,他们还能没有防备吗。”

  韩灵淡淡道。

  “是属下鲁莽了。”

  至此,青年男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对了,昨日让你查此次魔阳拍卖会上,拍卖之物中是否有培元果,你查清楚了吗。”

  “属下已经查明,此次拍卖会并没有培元果。”

  青年男子道。

  “很好,那就拿一颗出来参与竞拍。”

  韩灵道。

  “可是培元果此次我们只带了两颗,到时候找到鬼灵花,小姐的伤势万万少不得此物。”

  “你懂什么,我当然知道要服下鬼灵花,万万少不得此物。但正因如此,我才拿一颗出来拍卖。”

  韩灵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小姐的意思是……用培元果,说不定能将偷走我韩家鬼灵花的贼人引出来?”

  青年男子霍然惊醒。

  “不错。”

  韩灵点了点头。

  “如此奇招,小姐实在是英明。”

  青年男子言语中满是恭维。

  “不过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这种办法只是碰运气而已。毕竟培元果到时候竞拍的人不会少,能不能将此人找出来,还是个未知数……”

  两人谈论间,就逐渐离开了鬼冢之地,转而向着魔阳城而去。

  ……

  而在魔阳城中。

  东方墨手指不断掐诀,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在他面前悬浮的那根肉眼难见的碧游丝,则上下起伏着。

  不消片刻,双目紧闭的他陡然张开了眼睛。

  “疾!”

  与此同时,其口中一声低喝。

  随着他话语落下,只听“呲”的一声轻响。在他面前的碧游丝便不见了踪影。

  东方墨眼珠子不停转动,看向周身四处各个空当。

  在外人看来,其周遭并没有任何异常。可只有他清楚的知道,那根碧游丝在他心神的控制下,速度已经快到一种恐怖的境地,于其周身不断疾驰,只是呼吸间,就围绕着他穿梭了数百转。

  某一刻,只见他伸手向着腰间抓去,拿出了一面漆黑的圆盾。

  随即法力鼓动,注入圆盾当中。霎时,圆盾散发出一阵乌光,甚至轻微的颤抖起来。

  “呲!”

  可下一息,就见此盾灵光突然黯淡了下去,最后好似化作了凡铁。

  见此一幕,东方墨眼中露出一丝狂喜。因为他刚才操控着碧游丝,对着此盾猛地一刺,如今在圆盾的正中央,就浮现了一个纤细的小孔。

  此盾可是以防御为主的中阶法器,没想到在碧游丝一刺之下,竟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哐啷”一声,将圆盾随手扔下。

  东方墨伸出食指,放于面前。

  下一瞬,一条细丝就激射而来,缠绕在他的指头上。

  将食指放在眼前打量,他就发现一根难以看清的白丝,将他的手指缠绕了数圈。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

  碧游丝轻柔且锋利,可谓杀人于无形。比起常见的针类法器,还要刁钻和诡异。

  东方墨已经能够想象出此物在日后,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惊喜。

  而且将碧游丝缠绕在手指上,和掌心的镇魔图一般,往往能够让人防不胜防。

  欣喜之余,他就要再熟练一番这件新得的异宝,但随即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

  眉头一皱之后,他便站起身来,直接来到姑苏婉儿所在的偏室。

  一把将石门推开,便开口道:

  “姑苏娘皮,为何这件法器没有神通,你想要糊弄小道不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