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308章 舍身相救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0-03 04:26: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此人正是徐阳。

  东方墨心思转动间,转瞬就明白此人出现在此的目的,多半是因为姑苏婉儿。

  刚才被韩灵逼迫的节节败退,让他心中早已怒火中烧,体内那股暴戾的杀意若非被他强行压制,恐怕早就爆发了出来。

  此时看到徐阳站在洞府之外,再加上此人图谋不轨的举动,不知为何,其心中那股暴戾瞬间加重了三分。

  徐阳眼中的诧异只是一闪即逝,随即就突然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东方兄为何如此狼狈。”

  东方墨眼中杀气一闪,随即身形一花,瞬间出现在徐阳面前。

  “你猜!”

  只见其诡异一笑,语罢手掌霍然抬起,在徐阳惊骇的目光当中,其掌心一面四四方方的图案浮现而出。

  “啪!”

  徐阳尚来不及反应,其修长的手掌,就一把盖在了他的天灵之上。

  “嘶!”

  一股针对神魂的强悍吸力猛地爆发,就要将其神魂抽出来融入镇魔图。

  可下一刻,东方墨神色聚变之下,一声惊呼:

  “怎么可能!”

  竟然是他一抽之下,发现徐阳的识海中空空如也,竟然没有神魂。仿佛此人的肉身只是一具空壳。

  而再看徐阳,惊骇之色看向他,不多时就又恢复了一脸和煦的微笑。

  “东方兄此举何意?”

  不知为何,徐阳此时的表现,尤其是脸上时刻一副灿烂笑容的样子,给他一种时曾相识之感。

  略一回想,他瞬间就想到了徐阳的神情,和当初阻拦他和姑苏婉儿那满脸胡须的大汉,二者何其相似。

  想到此处,东方墨鼻子下意识的抽了抽,随即他脸色就再次一变。

  只因徐阳的身上,他果真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和那大汉同源的味道。

  他敢肯定这二人接触过,或者两人和同一人接触过。

  与此同时,他立马将血引之法展开,仔细感悟他留在大汉修士身上的那滴鲜血。

  可随即他就发现,那滴血引竟然消失了。

  至此,他脸色更是难看。

  因为洞府爆开,这般大的动静必然引起了魔阳城高阶修士的注意。他本要将徐阳神魂抽出来炼化,以此人对魔阳城的熟悉,好想办法从此地逃走。

  可如今发生这诡异的一幕,其心中狂跳的同时,打算更是直接落空。

  但事以至此,要放过此人自然不可能,于是他手掌猛地一扭。

  “咔嚓!”

  直接将此人的脖子拧成一个夸张的角度。

  徐阳眼中神色涣散,渐渐没有了声息。不过临死之际,脸上依然保持灿烂笑容的样子,此番场景看起来不禁让人有些发怵。

  而这一切看似繁琐,实则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东方墨回头的看了看依然在剧烈摇晃,甚至还有不少山石滚落的洞府,眼睛一眯之下,身形立马冲天而起。

  或许是因为裂空石撕开了空间的原因,此地的禁空禁制竟然暂时失去了效用。

  大喜之下,他连忙祭出了遁天梭。法力鼓动,身形转瞬就出现在数千丈之外。

  “轰!”

  就在他前脚刚刚离去,坍塌的洞府发出一声巨响,一道火红的倩影从狼藉的乱石中冲出,凌空站立。

  此人便是韩灵了。

  如今的她胸口起伏,气息波动剧烈的样子。并且在她脸上的面纱,还有一团殷红之色,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要知道姑苏婉儿和此女,可都是处在裂空石和法宝自爆的中心。没想到此女只是受了些许伤势,如今更是并无大碍的样子。

  不消多时,乱石堆再次炸开,又是一道壮硕的身形激射而出,站在此女身后。

  “小姐您没事吧!”

  青年男子关切的开口。

  “无事!今日一定要抓住他,而且给我抓活的,我要将他的神魂抽出来点魂油,追……。”

  语罢,韩灵就要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小辈好大的狗胆,当我魔阳城是什么地方。”

  可就在这时,一道浑厚的声浪由远及近,当最后一个字落在韩灵二人耳中,已经是滚滚震天。

  “唔!”

  韩灵本就受了些许伤势,在这声浪下,半空的娇躯一颤才站稳。

  而青年男子比她要好一些,只是眉头一皱,就恢复了过来。

  二人抬头,就看到一个一头黑发,脸上尽是皱纹的老者,已经站在了两人身前十余丈。

  此人方一出现,只是淡淡的看了看东方墨逃走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不屑之后,就忽的转身看向韩灵二人,脸上杀机不加掩饰。

  只听他其一声冷哼。

  “哼!”

  同时一股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将四周的空气都挤压的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响。

  见此,韩灵美眸一凌。

  之前已经用阵法将洞府加固,想要将那道士瓮中捉鳖,暗中就给解决,这样的话不会引起任何不必要的麻烦。

  却不想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还是引来了鬼魔宗强者。

  鬼魔宗在整个东域,实力极为强悍。魔阳城又禁止私斗,她这样做,无异于在抽鬼魔宗的脸。

  虽然他韩家实力比起鬼魔宗只高不低,但远水怎能解得了近渴。如今别说想抓住那道士,恐怕她自己都会有一些麻烦。

  但此女心思近妖,念头只是稍稍一转,再度看向这老者,就拱手一礼道:

  “晚辈东海韩家,韩修之女韩灵,见过前辈。”

  此女话语刚落,其身侧的青年男子原本看向这老者,依然是一副桀骜的神色,可一看韩灵的举动,他同样立马躬身一礼。

  “韩家?”

  闻言,老者眉头一皱,但脸色并未有任何好转,相反那股威压再次加大了几分,将韩灵的长裙吹得猎猎作响。

  “今日引起魔阳城****之事,全在于晚辈的过错,晚辈愿意向鬼魔宗请罪赔礼,望前辈大人大量,不予计较。”

  韩灵依旧俯首,不为所动的说道。

  若是平日里,凭她的尊贵身份,谁人能让她低声说出这番话来。

  但此女城府极深,知道目前若是想要尽快脱身,再将那道士抓住的话,她不得不这样。

  语罢,果然就见到老者杀机闪烁的目光,稍稍温和了一丝。

  见此,韩灵继续道:

  “为表歉意,韩灵代表韩家,愿意赔偿前辈一朵深海芝兰,晚辈承诺一年之内差人送到,还望前辈莫要推辞。”

  话到此处,韩灵更是将身躯放低了一分,尽显恭敬的姿态

  并且她话说的极为讲究,并没有说是赔偿给鬼魔宗,而是直接赔偿给此人,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了。

  至此,果然就看到老者脸上稍稍动容。

  深海芝兰只有东海才有,而且韩家乃是东海的霸主,此物大都出于韩家之手。

  此物对于化婴境修士而言,也有着静心温神的奇效,有助于修炼突破,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他是不知活了多久的老怪物,自然明白此女话中的意思。

  有人在魔阳城私斗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以他的身份,自然能够轻易压下来。

  再看到韩灵放下了韩家家主之女的尊贵身份,对他躬身行礼,态度也异常的诚恳,老者不知不觉间,心中的怒气就消散了不少。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那一朵深海芝兰。

  于是道:

  “滚吧,下不为例。”

  “多谢前辈大量,之前那捣乱之人晚辈也愿意代劳为前辈将其处置,还望前辈恩准。”

  韩灵露出大喜的神色。

  “哼,老夫对你们之间的事情没有兴趣,只是要警告你,若有下次,不管你是谁人之女都没有用。”

  老者自然知道韩灵和逃走的那小子有仇怨,不然不可能犯了鬼魔宗的忌讳,都要在魔阳城私斗。

  虽然不打算再追究此事,可该有的腔势还是要有,于是沉声道。

  “晚辈保证不会有下次,答应前辈的承诺,晚辈也绝不食言,告辞!”

  语罢,韩灵身形冲天而起,瞬间消失在天边。

  青年男子自然紧跟其后。

  不过当两人刚离开魔阳城,青年男子神色就变得有些阴沉。

  “老匹夫真以为自己是谁,小姐刚才就该让我暂时缠住他,以您的实力同样能够抓住那道士,又何必对他如此恭敬。”

  “愚蠢,此地乃是魔阳城,城中高阶修士众多,你即使能够暂时缠住一人,又有何用。”

  韩灵头也不回道。

  “那老匹夫明显是为了深海芝兰,还一副大人大量的态度,真是虚伪。”

  青年男子继续道。

  “用一朵深海芝兰换那道士一条贱命,倒也值了。”

  韩灵眼中杀机已然浓烈到了极致。

  随即又听此女犹如自言自语道:

  “白灵,去追上他,彻底离开魔阳城的范围之后,将他缠住,记住别把他弄死了。”

  “咻!”

  此女话语刚落,一道白光瞬间从其眉心激射而出,刹那就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再看半空,一只雪白形似鹰隼的灵兽,双目如电,紧盯着数百里之外一个脚踩飞梭,身形有些狼狈的道士。

  此兽双翅只是扑闪了数次,不消多时,就已经出现在这道士的头顶,并且盘旋着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足以见得此兽的速度,有多么的恐怖。

  而这时在魔阳城中,坍塌的洞府之外。一脸笑容,却已经倒在地上的徐阳,扭曲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几声脆响。最后竟然恢复并且站了起来。扭了扭头颅,他便转身快速离开。

  不一会儿,他就出现在了一座杂草丛生的偏僻洞府处,四下一望就打开大门走了进去,径直来到一个侏儒老者面前。

  此刻,徐阳满脸的笑容瞬间消失,神色变得极为麻木的开口:

  “那小子和韩家的韩灵,在魔阳城斗了起来,最后引来了刘长老。最终韩灵用一朵深海芝兰,使得刘长老不再追究。而她和一个手下,向着城东的方向追那道士去了。”

  闻言,侏儒老者蓦然睁开双眼,有些怒意的开口道:

  “这龟儿子跑到东域来也不安生,还敢在魔阳城私斗,若是被擒住小老儿哪里去找我的那些虫子。”

  语罢,其眼中露出阴晴不定的神色。

  抬头又看了看神情木讷的徐阳,侏儒老者摸了摸下巴的一簇胡须。

  这鬼魔宗弟子两日前被他操控,原本想利用此子对魔阳城的熟悉,再加上徐阳也认识那道士。以此用计将东方墨引来,不知不觉的将他解决。

  只是没想到那小子到处惹是生非,竟然被人追出了城外,这导致了他的计划全盘落空。

  “罢了,现在不得不动动这把老骨头了。”

  侏儒老者身形一跃,就跳下了石床,而后双手倒背的来到了徐阳身前。

  他的身形矮小,只能达到徐阳的膝盖处,样子看起来极为滑稽。

  “吃吧,吃完就走。”

  只见他看向徐阳,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可在他话语落下后,徐阳身躯猛地一颤。

  “喀嚓喀嚓!”

  随即就听其体内传出一阵奇异的怪响。

  下一瞬,徐阳就突然栽倒在地,而后身形扭曲变形。

  数个呼吸之后,就见原地只留下了一具森森白骨。

  白骨中一只形似蚕蛹的血色虫子蠕动着,将嘴角的残血舔尽。

  而在洞府中的某个角落,还有一具同样的白骨静静躺着。

  侏儒老者将手中一只泥坛举起,那血蚕一跳,化作一道血光钻了进去。

  至此,泥坛再次猛地颤抖起来,发出“砰砰”的闷响。

  “你们两个小东西安生一点……”

  侏儒老者拍了拍泥坛,随即将其夹在了手肘下,这才慢吞吞向着门外走去。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