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284章 长生须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35:39 源网站:全书网
  只见盒子当中安静的躺着一物。

  当东方墨看到此物的模样时,却浮现一抹讶然之色。

  盒中之物,竟然是一撮泛着青光的白色细丝。

  “这是……”

  细丝不算多,一把就能握住,于是他极为诧异的将其拿了起来。

  而当他手掌刚刚触及此物时,一股浓郁木灵力,不由自主的就向着他手中汇聚而来,而后水到渠成的融入了他的身体。

  东方墨本就是木灵根,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此物当中,木灵力已经精纯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

  而且这股木灵力让他隐隐有种熟悉之感,仿佛和他手中的不死根,有种相似的气息。

  仔细的将此物放于眼前打量着。

  细丝有着三尺长度,纤细的程度和头发差不多。浑身呈现银白,但表面却有青光溢散。

  其中一端分散开来,垂落在半空。另一端则有一个好似木质的结头,将其聚拢。

  “若是本姑娘不,你决然不知此物是什么。”

  此时,姑苏婉儿看向他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弧度。

  “呵呵,敢问姑苏道友,此物是?”

  于是东方墨微微一笑,极为谦虚的开口。

  见此,姑苏婉儿恶狠狠的看着他。这道士当真是脸皮堪比牛皮,可一想到姑苏慈对她的告诫,她还是道:

  “此物叫做长生须!”

  “长生须?”

  东方墨不解。

  但他随即就想到了手中的“不死根”,在名字上,这二者似乎有什么关联。

  “哼,这东西天地罕见,比起你手中的不死根也不遑多让。据是当年某个异族的大能之士,找到太上爷爷,让他老人家代为炼制一件异宝。但是那大能之士后来却再也没有现过身,所以此物就被太上爷爷珍重的收藏了起来。”

  “主之前趁着太上爷爷闭关之际,将此物偷了出来,让我转交给你。”

  “她还,用法宝给你换不死根,真要算起来,也是你吃亏。主宅心仁厚,可不想贪图你的便宜。”

  到此处,姑苏婉儿更是不屑的对着东方墨翻了个白眼,而后继续道:

  “此物和你那不死根,本就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二者合并,绝对是世间罕见。”

  “再加上你乃是木灵根,因此,主大发慈悲的成全你。有这两件宝物在手,也能让你多实力,将来能够踏出这片旮旯之所。”

  “来日到了我姑苏家,她会好好给你算这笔账。”

  闻言,东方墨摸了摸下巴,不禁陷入了沉思。

  看来这长生须和不死根果然有些一些关联。

  而且他更没想到,姑苏慈那子如此仁心,将这种宝贝都给了他。倒是他之前的表现,太过于气了。

  因此,心中罕见的生出些许愧疚之意。

  但一想到那子家底丰厚,身份也绝不简单,这丝愧疚立马转瞬即逝。只听他再次问道:

  “那此物有何作用?”

  “很简单,你将不死根拿出来就知道了。”

  姑苏婉儿道。

  此女话语落下后,东方墨几乎没有丝毫犹豫,伸手一探,就将一根古朴的三尺木杖取了出来。

  可就在他取出的瞬间,只见不死根和长生须,竟然同时颤抖起来。并且一种同源同宗的气息,开始弥漫。

  在他诧异的神色之下,长生须有着木质结头的一端,好似受到了某种牵引,直接吸附在了不死根粗大的一头。

  随即二者开始融合,只是呼吸间就化作了一体。

  而且结合之处,没有丝毫间隙,仿佛天生如此。

  此时再看手中之物,就像是一颗奇怪的树。

  树树干古朴,枝叶则如青丝垂落。

  但晃眼一看,它应该更像一柄拂尘。

  只是这拂尘的拂丝,以及手柄,全都浑然天成,没有丝毫人为的雕琢和炼制。

  东方墨看着手中这把让他有些熟悉,当更多的确实是陌生的“拂尘”,心中突然狂跳了一下。

  将其轻轻举起,散发着青光的白色拂丝,就自然垂下。

  只是将些许木灵力注入其中,拂尘就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好似对他的回应。

  而且一股汹涌澎湃的法力波动,在拂尘上凝而不散。

  似乎只要他心念一动,拂尘当中,就会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

  东方墨心中难掩激动,想要立马试试此宝的威力。但立马反应过来此时还在棺椁当中,并且还有不少化婴境修士在外寻他二人。

  “呼!”

  长长的舒了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中的激动压了下来。

  “这长生须,可比给你几件血脉之力催发的法宝强多了。还有,必须告诉你一个消息,你那些精血,主已经用来炼制成了一盏血明灯。”

  “血明灯?什么东西?”

  东方墨眉头一皱。

  “你只需知道是和本命魂灯差不多的东西就可以了。若是将来有一天你死了,那血明灯就会熄灭,到时候你这两件东西就是无主之物,可就归我姑苏家所有了。”

  只听姑苏婉儿悠悠道。

  东方墨眼皮一抽,一时间竟不出话来。

  但细细一想后,便释然了。倘若自己有一天真的身死道消,那这些东西给那子也无妨,反正他无牵无挂。

  然而生性的警惕,让他也有些担心。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若是那子用他的精血给他下什么咒之类的,他又该如何是好。

  可思量片刻,他便再次摇了摇头。

  那子要对他图谋不轨的话,又何必差人给他送长生须这种宝物。看来是他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件事情只有主,和你我二人知道。你手中的法器想来也没人能够认出,你可要好自为之。”

  “这是自然。”

  东方墨笑着了头。

  就在姑苏婉儿还要开口什么时,她并没有察觉到,一道黑光突然从棺椁的缝隙当中激射而来,眨眼就融入了荧光之下东方墨的暗影。

  与此同时,东方墨神色一动。在其脑海中则浮现出一片画面。

  画面当中,是一个身着白袍的老道,从远处激射而来。

  在另外一个方向,手持蛇杖的婆罗门门主同样现身。

  至此,东方墨神色大变,立马将手指放于唇边,示意姑苏婉儿噤声。

  姑苏婉儿本就聪慧异常,立马明白了东方墨的意思。并且其手中法决飞快掐动,在她动作下,二人面前漂浮的珠子,不断散发出柔和又浓郁的荧光,将两人的身躯笼罩。

  而这时,两股比之前那妇人还要强悍的多的神识,向着此地滚滚而来。

  两股神识犹如风暴一般,周遭的阴灵被波及后,直接化作了青烟消散。

  白色石块垒砌的坟头也乱石激射,肆虐开来。

  姑苏婉儿连忙伸手从袖口当中抓出了一只玉瓶。将玉瓶一倾,就倒出了两粒绿色的丹药。

  其中一颗递给了东方墨,另外一颗她立马服食了下去。

  见此,东方墨甚至没有考虑,就同样照做。

  丹药入口之后,他起伏的胸口,以及有着细微波动的法力,竟然全部平息下来。就连跳动的心脏也暂时静止了。

  但他思维清晰,一切感知也都在。

  二人相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紧张。

  两股神识来回扫荡了七八遍,这才缓缓的收回。

  “卜老怪,你是不是也感觉到此地有些许异常的波动。”

  只听半空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

  “婆篓,贫道做事与你何干。”

  下一息,老道的声音响起。

  “桀桀桀桀……之前活动了一番身子,此时老婆子我又有些手痒难耐,你可愿陪我打上一场。”

  “没兴趣。”

  但老道一双甩手,此时转身就向着远处破空而去。

  原地只留下婆罗门门主驻足。

  此人站在半空,看向老道离去的背影,虽然脸上笑脸面具依旧,可那笑容中,却透露着一股子诡异。

  驻足片刻后,她才回过神来看向脚下。其头颅转动,似是扫视。随即手中蛇杖探出,对着身下虚空一跺。

  “轰!”

  一圈环形的气浪激荡而开,从其脚下大地向着四周蔓延了出去。

  这股气浪之下,土石纷纷翻飞起来,大地好似被掀开了厚厚的一层。

  东方墨二人所在的坟头直接被抹平,身处的巨大棺椁也裂开了数条缝隙。

  强劲的气浪转瞬轰在了二人的身躯。

  只见两人的嘴角同时溢出了鲜血。

  也不知道之前他所吞服的是什么丹药,即使两人受伤,但气息也尤为的平稳,没有散发出丝毫的波动。

  珠子散发的荧光,从远处看,和坟头白色的石块,颜色倒是相差无几。

  佝偻身影低头扫视了一阵,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于是乎她才转过身来,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破空而去。

  直到老道二人离去一日后,东方墨二人体内的丹药,药效才慢慢的消退。

  此时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尤其是姑苏婉儿,脸色苍白,眼中甚是虚弱。

  至此,她双目紧闭,开始缓缓调养起来。

  东方墨虽不至于如此,但神色同样难看。

  他暗自猜测,必定是刚才两人那一番动作,才将老道二人引来的。

  沉默半响后,他也闭上了双眼,慢慢调息。

  一眨眼,两日已过。姑苏婉儿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双目缓缓睁开。

  而东方墨早已醒来,注视着她良久。

  并且在此女睁眼的刹那,其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瞥了外面一眼。

  姑苏婉儿秀眉一皱,立马意会了他的意思。

  于是二人就这般盘膝坐下,谁也没有开口,谁也没有挪动。

  转瞬又是半月的时间过去。期间二人极为沉得住气,都没有出现不耐的样子。

  “哼!”

  半个月之后的某日,此时棺椁之外的百丈虚空,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随后一个身着白袍的老道,身形显现而出。老道淡淡的看了身下的大地一眼,才转身拂袖而去。

  原来此人之前看似离开,实则一直隐藏于暗处。

  如婆罗门门主所言,老道当然是因为察觉到此地有着些许异动,才来查看一番。

  只是他的疑心,比婆罗门门主更重,耐心也更好,才多等了些时日。

  之前他们几人追着乌鸦傀儡留下的空间波动而去,良久也没有追上,而且后来那道空间波动竟然凭空消失。

  至此他才突然惊醒,若是东方墨有如此快的速度,恐怕早就逃了。所以应该是此子不知用什么办法,施展的调虎离山之计。而那子,恐怕如今还在坟谷的某个地方。

  其他化婴境修士和他一样,都是老奸巨猾之辈,自然想到了这一,于是纷纷折返而回。

  可找了这么长时间,却始终没有发现那子的身影,此子仿佛凭空蒸发,让几人大动肝火。

  十余个化婴境修士,竟然让一个筑基期子从眼皮子底下溜走,出去谁人会信。

  东方墨二人透过棺材的缝隙,看到一道白光再次消失在天边,心中的石头才又一次落下。

  之前要不是影子管状的瞳孔,不时看向虚空某处,从而引起了他的怀疑。恐怕二人想要立刻溜走,必然会败露行踪。

  这些化婴境修士,每一个都是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不管是实力,心智,还是手段,都远远不是他能够比的。

  为了保险起见,二人又隐藏了数日的功夫,这才将棺盖缓缓滑开。

  东方墨将影子放出后,两人隐若在荧光当中,悄悄的向着坟谷深处而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