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267章 魔念生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4 15:35:39 源网站:全书网
  “呼!”

  在虚空的某个混沌之处,这里的灵气絮乱,呼啸的罡风四起。

  而且此处法则之力四处激荡,即使是化婴境修士,恐怕也会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此地便是这片星域的结界之处了。

  某一刻,只见散发出阵阵黄芒的混沌当中,雷电突然弥漫,发出噼啪的声响。

  而就在雷电刚刚消散的瞬间。

  “咻!”

  一道青光,突然从混沌的间隙当中激射而来。

  这青光就像是一条鱼,轻易的就从星域结界这张大网的空挡穿过。

  青光刚刚冲过结界,便摇摇坠坠的从半空跌落下来,眼看就要直直向着地面砸下去。

  但就在这青光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向着地面疾驰了上千丈距离后,忽然间一顿,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青光当中,包裹着一个人影。

  此人乃是一个约莫二十余岁的青年,其面若冠玉,极为俊俏。

  不过从其平坦的喉结就能发现,此人应该是女扮男装。

  这女子一身黄袍,头上戴着一圆帽,圆帽正中则镶嵌了一块碧绿的玉石。

  并且在她身上,还笼罩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似乎其周身的青光,便是从这轻纱上散发而出的。

  不过此时轻纱之上,许多地方焦黑一片,甚至在后背以及前胸的位置,还有三前后透亮的窟窿眼儿,想来应该是之前混沌当中的雷电所致。

  见此,此女身躯一抖,使得本就破碎的轻纱,化作了齑粉洒下。

  直到此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呼……这星域结界还真是够危险的,利用这具只有炼气期的分身,还毁了一件避雷纱,才终于穿过来。”

  “也不知道当年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是怎么做到的。”

  话到此处,她脸上露出悻悻的神情。

  “罢了,办正事要紧。那子叫好像叫什么东方……东方墨?我倒要看看他是哪路神仙,居然能够让我家姐上心,并且还亲自让姑奶奶跑一趟给他送东西。”

  “好在有那子的精血作为牵引,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语罢,只见此女手掌一翻,掌心多出了一个鸡蛋大的玉珠。在玉珠的正中间,还有一滴殷红的鲜血。

  此女站在半空,身躯缓缓转了一圈。

  当她转到正东某个方向时,只见玉珠当中的鲜血突然跳动起来。

  “原来在这个位置。”

  见此,此女将玉珠一收,而后伸手向着怀里一摸,祭出了一只巧的飞舟,便向着正东的方向破空而去。

  ……

  而如今在第血魔宫八层,黑袍身影等三个血族首领,正驻足在石门之外。

  之前东方墨被抓进石门后,他们便看向石门,神色各异的样子。

  “我知道你们很奇怪,更是对这石门当中的东西无比好奇。”

  只见他腹部鼓动,开口道。

  闻言,噬青以及白发女子二人相视一眼,倒并未反驳。

  “想必你们应该听过,当年血祖飞升之前,曾有一股神秘的势力找到过他,更是和他商议了某件隐秘之事。”

  “那股势力是谁,我不便多,你们也不用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们,那些人和血祖商议的事情,便是将一只绝世大凶,镇压在血魔宫当中。”

  “据那大凶来自域外,手染无数生灵的鲜血。许多大能之辈将其困住后,却无人能凭借自己的手段将它杀死。所以便将此凶囚禁这我等这片低规则星域当中,以法则之力,将它的实力压制到最低。”

  “什么?没有人能将它杀死?”

  噬青极为震惊。

  “不用觉得不可思议,虽然我也不大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黑袍身影道。

  “那此凶的修为?”

  白发女子开口相询。

  “具体的修为无法揣测,但在我看来,即使有这片星域法则之力的压制,此凶的**的力量,至少也达到了神游境。”

  “神游境!”

  黑袍身影话语落下后,噬青以及白发女子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这种境界,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我千方百计的来到此处,就是想将它放出来。”

  “只要此僚一出,以它的实力以及凶性,别什么人族七大势力,就算东域那些传承无数年的宗门,以及家族,也会感到胆颤。”

  黑袍身影继续道。

  至此,噬青以及白发女子二人再次相视,终于明白了他的最终目的。

  黑袍身影曾,要将整个人族搅得天翻地覆,若是石门中那大凶的修为,真是神游境,加上它嗜血残杀的话,那他就绝对没有假话,人族必然寝食难安。

  但两人转念就想到,若是这样血族同样会被殃及,而且应该是第一个遭殃才对。

  可随即二人便释然了,到了他们这种修为,只为追求更高的大道,根本不会顾及同族之情。

  就如早已飞升的血祖,当年不也同样血祭了无数族人吗。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

  就在这时,噬青突然开口。

  “嗯?”

  黑袍身影转过身来看向他。

  “为何当年那股势力,会将这大凶镇压在血魔宫当中,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

  “呵呵,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此凶之所以被镇压在此地,大半的原因是因为当年血祖大人和那股势力商议之后的决定。”

  黑袍身影道。

  “原来如此。”

  噬青了头。

  “走吧,石门一开,此僚不久便会挣脱束缚,我等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语罢,黑袍身影当先而行,身形一晃,便消失在第七层的石阶尽头。

  白发女子看了看石门,沉思片刻后,同样化作一道白光掠过。

  至于噬青,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原本平静的神色,突然闪过一丝阴沉。

  “你认为将这大凶放出来,只为报复人族,我会相信吗。没有好处的事情,傻子才会去做。所以将其放出,你必然有着其他打算。”

  噬青心中根本不相信黑袍身影这么多年的计划,只是单纯的为了将人族搅得不安宁。

  驻足片刻后,他强忍住进入石门一探究竟的打算。之前那道士恐怕凶多吉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石门中那凶物真有神游境的实力,那么他进去也是送死。

  于是便向着来时的路疾驰退去。

  石门当中,东方墨正惊疑不定的打量着,面前这浑身金光不断闪烁的怪物。

  在他骇然的目光下,只见这怪物突然站了起来。

  那串垂到它胸口的佛珠,左右摆动。肩头的袈裟,一直拉到了其膝盖处。

  “哗啦啦!”

  其手腕上铁链摇晃,发出一阵脆响。

  一片巨大的阴影将东方墨笼罩,抬头一看,这怪物果然有二十余丈高。面对此僚,他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咔咔咔!”

  这怪物左手忽然往前一探。

  只见束缚其手腕的铁链被它绷得笔直,随即其身躯一震。

  “咔嚓!”

  根本没有废多大的力气,铁链就完全断裂开来。

  下一刻,其左脚往前一踢。

  “咔嚓!”

  铁链再次断裂。

  右脚猛地迈出。

  “咔嚓!”

  随着最后一声脆响,它完全恢复了自由。

  “施主不必吃惊,禁锢贫僧的枷锁,不过是个形势而已,真正能囚禁贫僧的,其实是自己。所以只要贫僧愿意,便随时能够挣脱。”

  只听这怪物开口道。

  闻言,东方墨微微松了口气。因为此僚尚且能够和他交流,便还没有失去神智。

  可即使如此,这怪物身上的金光也越发的暗淡,甚至不时还有一丝黑芒荡漾而出。

  “贫僧本不愿杀戮,奈何杀戮常伴我行。既如此,一念之差,不成佛,便成魔。”

  这怪物口中如是道。

  语罢,它浑身金光突然黯淡了下去,眼中爆发出两道慑人的黑芒。

  微微侧目,就能穿过虚无,看到血魔宫当中数个身影。

  其中血族首领,噬青,白发女子,还有光头大汉,以及在这大汉手中苦苦支撑的邢伍,最后还有那躲藏在暗中的刺客少女。

  “佛念起,一切皆众生;魔念生,众生皆凡尘。”

  “吾将为魔,终行一善!”

  话语落下后,这怪物右掌一抬,东方墨身形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它的掌心上。

  下一瞬,此僚突然抬起了右脚,对着大地猛地一跺。

  “轰!”

  一道犹如开天辟地的巨响传来。

  只见在其脚下,血魔殿直接坍塌。

  此僚身形一跃,高速移动之下,东方墨只能感受到周遭一片虚影闪现,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紧接着,这怪物就落在了一片广袤的沙漠。

  竟然此僚一脚踏碎了血魔殿,直接来到了死灵沙海。

  而这时,其身后的一片废墟当中,几个身形纷纷冲天而起。

  仔细一看,这些人正是四大血族首领,在边沿处,还有邢伍以及身裹夜行衣的刺客少女。

  “能动用法力了?”

  看到这些人站在半空,东方墨心中一喜。

  “轰!”

  可来不及细思,这怪物再次一跺脚。

  这一次,死灵沙海直接四分五裂,周围的虚空更是直接崩溃。

  一阵剧烈的空间波动传来,东方墨只觉头晕眼花。

  当他一咬舌尖,终于清醒一丝的时候,周围居然是一片湿气繁重的沙地。

  “这是之前那血湖?”

  他一眼就认出,此地乃是在骨山之下无垠的血湖,也是他被吸入巨蝠之口的地方。

  微微转身,就发现一片破碎的石台,以及裂开成两半的巨蝠石像。

  没想到这怪物两脚之下,就踏碎了血魔宫,以及死灵沙海。

  “嘭!”

  但随之而来的,又是一声巨响。

  霎时,东方墨耳畔一阵狂风呼啸,他能够感受到,他正垂直向上而去。

  “这是?”

  就在他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之际,这怪物带着他好似冲破地面,再次出现在了某个地方。

  抬头一看,四周竟然一片迷障笼罩。在地上,则是数之不尽的白色枯骨。

  “骨sd方墨心中骇然至极。

  向着脚下望去,那原本丈许大的泉眼,已经被此僚完全冲开,形成了一个十余丈的黑黢黢深坑。

  要知道他们用了数年的时间,才从骨山到达血魔殿,没想到这怪物只是跺了三次脚,就做到了。

  “这是什么实力?”

  东方墨敢肯定,此僚绝对不是化婴境修为。

  “嘶!”

  就在他震惊的无以复加之时,只见这身披袈裟的怪物,猛地一吸。

  同时,周遭的迷障化作了两股浓郁的黑烟,从它的朝天鼻没入,被其吸入了腹中。

  十万丈高的骨山,无尽的迷障,只是数个呼吸就被吸的干干净净。

  终年笼罩迷障的骨山,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即使在无尽遥远的距离,也能看到一座白骨皑皑的高山,矗立在大地之上。

  此时在山,这怪物右手平摊于面前,掌心上站着一个对它来,就像虫子般大的人族修士。

  而在其周围,血族四大首领,邢伍,还有那刺客少女,纷纷落在不远处。

  东方墨也明白了这怪物之前“终行一善”,应该便是指将这些人一同救出。

  可让他愕然的是,在骨山之下,此时竟然有着密密麻麻的修士。

  这些修士有人族,有血族,似乎正在进行着一场凶残的厮杀。

  但是因为骨山的巨变,他们暂时停止了争斗,转而一脸错愕的望着骨山的方向。

  一些修为高的人,更是能够看到骨山山,有一个形似猴子的庞然大物。

  “嗡!”

  就在东方墨愣神的刹那,下一息,他就有所感觉的回过头来。

  随即就惊恐的发现,面前这怪物浑身散发出一阵浓郁的黑光,并且一股让人颤栗的魔性,从其眼中爆发出来。

  现如今,它早已没有了之前那种佛性的光辉,好似完全入魔。

  这怪物注视着掌心,嘴角忽的翘起一丝残忍的笑容。

  但若是仔细的话,就会发现它并非是完全注视着东方墨,而是盯着他灵海当中那粒干瘪的莲子冷笑连连。

  “桀桀桀桀!”

  只听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快走!”

  恰在此刻,黑袍身影腹部鼓动,声音回荡开来。

  语罢,他更是身形一晃,眨眼便融入了面前的虚空当中。

  他已经知晓,这怪物即将凶性大发。

  能够动用法力之后,血族另外的三大首领,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化婴境修为,立马将面前的虚空撕开,踏入其中。

  至于那刺客少女,原本古井无波的眼眸,当看到眼前这一幕后,也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只见她向着怀中一摸,拿出了一张法力波动剧烈的白色符箓,一把将其捏碎。白光闪耀之下,其身形顿时消失。

  至于邢伍,此时身躯拔高了一尺,面色狰狞异常,但嘴角鲜血溢出,似是受了一定的伤势。

  他之前和血族那光头大汉苦战,尚未从那种狂化的状态恢复过来。

  如今看向那怪物,其眼中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惊骇,仿佛面对一只绝世大凶。

  不知是否是因为东方墨尚在那怪物手中,他刚要逃离,脚步却硬生生停了下来,陷入两难的境地。

  在这怪物的注视下,东方墨身躯就像被直接看穿。

  然而不知不觉中,其灵海内那颗干瘪的莲子,突然颤抖了一下。

  至此,那怪物残忍的目光忽的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挣扎。

  片刻后,只见它瞳孔当中汇聚了两道微弱的金色光芒,似是恢复了些许理智。

  而后看向东方墨,嘴唇开合起来,好像在述着什么。

  只是它的话唯独东方墨能够听见,即使邢伍就在身旁,也没有任何察觉。

  这怪物嘴唇不断蠕动,东方墨则一副诧异聆听的样子。

  足足四五个呼吸之后,此僚眼中的金光忽然消失。

  “啊!”

  霎时,只听它仰天一声暴戾的大喝,同时一把握住东方墨的身躯,手臂伸直,猛地一抡。

  “咻……”

  东方墨直接化作了一道流光,眨眼就消失在天边。

  “东方兄!”

  邢伍已经从那种癫狂当中恢复过来,此时看到东方墨消失,再一看面前这凶神恶煞的怪物,心中立马生出一股惊恐。

  只见他双脚弯曲,再猛地伸直。

  “嘭!”

  身躯弹射而起,直接从骨山山向着山腰坠下。

  那怪物的吼声可谓震天,足足持续了好片刻,这才蓦地一低头。

  看向骨山之下无数的人族以及血族修士,一声狞笑后,眼中爆发出两道嗜血的光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全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