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234章 滔天杀机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10-03 04:26:27 源网站:八一中文
  “这应该是银极之铁。”

  当初从阴殇手中得到天下奇录榜之后,他就曾仔细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

  此时蓦然想到,奇石榜上排名第九十七位的银极之铁,和炼制这银针的材料颇为相似。

  奇石榜对银极之铁的描述,就是轻若鸿毛,时而还会闪过一丝晶光。

  不过眼前这银极之铁,分量实在是太少了吧?也只有炼制成银针法器最为合适。

  东方墨原本有些惋惜,可突然脑海灵光一闪,想到了当初和皂袍童子一起时,那小子曾给他提起过一种极为刁钻诡异的法器,名叫碧游丝。

  这碧游丝乃是将某种炼器材料,炼制成丝状,能够避开神识的探测,攻击时让人防不胜防。

  可这“丝状”并非字面意思那般笼统。而是要求比发丝还要纤细数十上百倍,达到肉眼根本无法察觉的地步,才能称之为“丝”。

  当然,想炼制成比发丝还要纤细数十甚至上百倍,对材料的要求就相当的高,一般的高阶矿石都不可能达到这种坚韧的程度。

  但是这银极之铁,排在奇石榜第九十七位。自然不是普通的炼器材料,想来足以炼制成那碧游丝。

  想到此处东方墨点了点头,将其珍重的收了起来,这才转过身。

  “咕噜咕噜!”

  当他看向前方时,却发现英俊少年的尸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所有的精血全部浸入了大地当中。

  见此,东方墨蓦地看向了不远处那数十丈深的干涸血河,看着河底流淌的猩红液体,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凝重神情。

  片刻后他就回过神来,伸手一吸,将英俊少年遗落的储物袋抓在了手中。

  他和英俊少年的斗法,看似繁琐,实则只有数十个呼吸就已经结束。

  于是猛然抬头,看向远处,扫过另外十余处战团。

  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一个魁梧的身形上。

  此时的邢伍,将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青年男子,逼迫的节节败退。

  那疤脸青年也不知道是哪一方势力的弟子,修为足有筑基后期。其手中控制着一柄奇形怪状的乌黑飞梭。

  飞梭两头尖尖,中间浑圆。疾驰时自身高速旋转,发出“呜呜”的声响,让人有些胸闷。

  要知道邢伍一拳之力足以将筑基后期修士直接轰爆。可此人根本不与他正面为敌,仗着那飞梭的锋利纠缠于他,本身则不断地游斗。

  邢伍身形虽说魁梧,可奔行间化作一股狂风肆虐,速度倒也极快,照此下去,疤脸青年必然落败。

  于是东方墨将目光看向了其他地方。

  其中一处战团是一个面容普通的黄袍女子,操控着一张黄色符箓,和一个筑基后期的姜家大汉激战。

  不过二人的战斗显然已经接近了尾声,只是观察了四五个呼吸,黄袍女子就用头顶的符箓,将那姜家大汉焚烧成灰烬。

  东方墨再次转首,看向一个身形有些矮小的少年,和一个公孙家男子。

  那少年手指极长,显得怪异。身形灵活之极,飘忽不定间,突然就出现在那公孙家男子身后,其手掌猛然一探。

  随着“噗!”的一声,连带整条手臂,都没入了公孙家男子的后背。足有常人巴掌长度的手指,直接从其胸膛穿了出来。

  公孙家男子低头一看,就发现那手掌当中,还抓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

  至此,其瞳孔涣散,眼中失去了神采。

  类似的一幕,还在多处上演着。

  东方墨只是看了一圈,就收回了目光。而后摸了摸下巴,其眼珠子转了转,就像是想到了什么。身形蓦然一动,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数十丈之外那疤脸青年身后。

  此时疤脸青年正苦苦躲避邢伍的双拳,而他操控的那柄飞梭,灵光时明时暗,显然在邢伍的肉拳之下,已经损伤到了法器本身的灵性。

  东方墨方一出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掐诀间对着疤脸青年脚下一指。

  “噗噗!”

  两根手臂粗细的藤蔓闪电一般钻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疤脸青年的脚踝缠绕。至此,其后退的身形陡然一顿。

  而借此机会,邢伍化成一阵狂风,顿时出现在他面前,一只硕大的拳头就在他眼中不断放大。

  疤脸青年神色大变,此时双手交叉放于胸前。手臂上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仿佛由金汁浇筑而成。

  “嘭”的一声。

  下一息邢伍的拳头狠狠砸在了其手臂上。只见他金色的双臂瞬间炸开,双肩以下变成空落落的。

  疤脸青年张嘴就喷出了一口热血,脚下藤蔓崩断,身形更是倒飞了出去。

  虽然他断了两条手臂,可暂时性命无忧。此人也算是果断,于是身形顺势向后爆退,同时已经决定要施展出某种燃烧寿元的秘术,将断臂重塑,自身实力再提升一倍。

  虽然这样做有无穷的后患,可事到如今,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疤脸青年刚刚落地,就要和邢伍拉开距离。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一个年轻小道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他身前。

  只见这道士举起了右手,修长的手掌一把拍在了他的额头。

  “啪”的一声。

  恍惚间,疤脸青年好似看到这道士掌心,有一面四四方方的图案显现。

  随即他就感觉一道暴戾,且强悍的魔魂,从那道士手心钻出,再从他眉心钻进了他的识海。

  霎时,疤脸青年神色扭曲,露出一抹难言的痛苦。只是三五息的功夫,其身躯就软倒在东方墨的脚下。

  东方墨心神一动,掌心镇魔图再次隐若了下去。

  “洒家能打死他,你又何必出手!”

  这时,邢伍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看向他有些不满的说道。

  “我知道你能打死他,可如今不是逞能的时候。”

  东方墨眼中血丝弥漫,连杀两人,让他极为亢奋,心中嗜杀的情绪几近抑制不住。

  关键时刻,他一咬舌尖,同时法力注入腰间的黄铜铃铛。

  “叮铃铃!”

  随着一阵悦耳的声响,他用力甩了甩脑袋之后,终于恢复了一丝清醒。

  于是不着痕迹的瞥了远处那黄袍女子一眼。

  他刚才看得清楚,原本此女已经准备向着自己杀来,或许是因为此地他的修为只有筑基初期,看似最弱。

  然而当她看到自己竟然和邢伍站在一处,沉思片刻后,最终选择了另外一个筑基后期的剑谷弟子出手。

  东方墨收回了目光,他可是切切实实此女身上,感觉到一股筑基期大圆满的气息。而且此女头顶的黄色符箓,必定是一张符宝。所以对此女,他极为忌惮。

  这也是他闪电般出手,不顾一切将疤脸青年斩杀的原因,只为让其他人知晓,他和邢伍是一路人。想要对他们出手的话,就必须掂量掂量。如今一看,果然有着奇效。

  而这时,那身形矮小的少年,阴枭的目光也看向了东方墨二人。只见他将浸染着鲜血的手指,放在了嘴边,舔了舔殷红的鲜血,对着二人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

  “狗.日的,洒家二人岂是你这撇人敢乱看的。”

  面对此人的挑衅,邢伍勃然大怒,不由分说就要向着那少年杀去。

  “住手!你这蠢货。”

  东方墨神色一抽,身形化作一道残影,挡在其身前。

  好不容易让其他人投鼠忌器,要是邢伍这猪脑子再贸然出手,定然又是一番麻烦。

  “你让开,洒家要打死他!”

  邢伍一把拍在了东方墨肩头,想要将他推开。

  巨力之下,东方墨身形一个趔趄,差点被他拍翻在地。

  不过好在他早有准备,此时肩膀一个晃动,就将那股力量从肩头引导至双腿,再卸向了地面。

  “噗!”

  其脚下深陷三寸,身躯站稳之后,依然挡在邢伍身前。

  此时他真想将邢伍这厮,按在地上暴揍一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做事根本不经过思考。

  “不用多此一举,马上就要结束了。”

  东方墨巍然不动,看向他开口。

  闻言,邢伍抬头看向前方。

  只见那黄袍女子,靠着头顶悬浮的那张符箓,将剑谷弟子再次焚成一堆灰烬。

  而在另外一处地方,一个蓝袍少年和一个身着短卦的精瘦男子大战成一团。

  蓝袍少年手持一只牛角,牛角中不断喷涌出滔滔的河水。

  而精瘦男子则双手上挂满了一圈圈铁环,手臂挥舞间,一层层波纹激荡,将那河水挤向了两旁。

  不过那河水波涛汹涌,仿佛无穷无尽,化作潮汐,一浪盖过一浪,向着精瘦男子滚滚而去,眨眼其身形就被淹没在河水当中。

  河水扭曲,将精瘦男子包裹成一个足有三丈高度的椭圆形茧。

  至此,蓝袍少年不屑一笑,就要将手中法器收回。

  但下一息,只见河水突然炸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正是精瘦男子,他尚在半空,就双臂抖动,一圈圈铁环相互碰撞,发出“哐啷啷”的声响。

  同时,一股肉眼可见的白色波纹,向着蓝袍少年席卷而去。

  随着“砰”的一声。

  蓝袍少年尚未反应过来,身躯就直接炸开,四分五裂。

  直到此时,精瘦男子才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来,消耗颇为巨大的样子。

  见此一幕,东方墨也微微松了口气。

  如今在场之人,只剩下了他,邢伍,那黄袍女子,还有身形瘦小的少年,以及那精瘦男子。不多不少,刚好五人。

  于是东方墨一侧身,和邢伍并肩而立,看向其余三人眼中尽是警惕之色。

  邢伍双手抱臂,同样低头俯视着那三人,眼中则满是不屑。

  然而片刻后,邢伍就像是想到了什么,陡然抬头看向半空盘膝而坐的黑袍身影,开口道:

  “你这撇人不是说只留下五人吗。如今只有五人了,有话就说,就屁就放,洒家可没闲工夫和你周旋。”

  “嘶!”

  闻言,众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

  心道这小子是吃了雷震子吗,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用此番语气,和那修为不知多深的血族首领说话。

  东方墨也被吓了一跳,极为小心的抬起头来,看向半空那黑袍笼罩的人影。

  邢伍话语落下后,那黑袍身影不为所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片刻后,他才以腹语开口:

  “本座的确说过留下五人,不过你们当中有六人,还多了一个。”

  “多了一个?你当洒家不识数吗,我呸!”

  邢伍环顾一周,发现确实只有五人后,便有些恼怒,说着一口唾沫吐出了三丈远。

  然而在黑袍身影话语落下的瞬间,不知为何,东方墨心中猛然一跳。

  下一刻,其浑身汗毛乍起,只因一股犹如毒蛇般阴冷的气息,就要噬咬向他的后背。

  东方墨神色大变的刹那,身形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侧。

  “呼呲!”

  一把细长的软剑,无声无息的从他胸前划过,将空气都直接撕裂。

  还好他动作快,若是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恐怕软剑就会将他的胸膛刺一个对穿。

  东方墨陡然转身,就看到一个身着夜行衣,只露出一双冰冷眼眸的瘦高身影,身躯前倾,右手持剑,依然保持出剑的姿势。

  此人正是上次差点让他在骨山殒命的刺客。

  没想到这刺客也在阵法当中,而且隐若到了最后,直至此时才对他凌厉出手,想要将他一击毙命。

  见到这刺客的刹那,东方墨血液沸腾,眼中蓦然爆发出两道慑人的杀机。

  对此人的杀意,早已超过了当初的红衣少女,生死不共戴天。

  “找死!”

  没有任何犹豫,其手臂抬起,一把对着此人面门抓去。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