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生 第232章 最后的屠杀

小说:道门生 作者:莫麻公子 更新时间:2018-09-13 22:33:22 源网站:云来阁
  “现在你我二人最好保持法力的充沛,因为再有二十日的时间,此地就会缩小到百丈的范围,那时候才是厮杀最惨烈的时候。”

  东方墨道。

  可邢伍摆了摆手将他打断,开口说道:

  “东方兄不必担忧,难道对洒家的实力你还不放心吗。”

  闻言,东方墨不由气结,心道不是对你实力不放心,而是对你整个人都不放心。

  可下一瞬,远处数道破风声就已经传来。

  二人同时抬头,就发现三个姜家弟子已经站在了两人身前十丈的位置。

  这三人都是身形较为壮硕之辈,看样子应该是修炼了某种炼体之术。

  “你们三个龟儿子,挡在此处是几个意思。”

  不等东方墨开口,邢伍身形一动,就站在了他身前,看向三人神色不善的样子。

  那三个姜家子弟中,以一个年约二十余岁的青年为首。

  青年男子听到邢伍的话,脸色不由阴沉了几分。再一看到这二人身上传来的法力波动并不算强,于是对着身后挥了挥手。

  见此,其身后两个筑基中期的修士一声冷哼,身形立马向前掠去。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洒家了。”

  邢伍将手中酒坛一扔,随着“乓!”的一声,被摔得粉碎,而后大步向前走去。

  这时二人距离他已经不到一丈。

  见此,邢伍突然举起了双臂,依然是毫无花哨的两拳,对着二人轰了过去。

  那两个姜家弟子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屑。可还是伸出了手掌,纷纷向着他的拳头抓去,想要将他两条手臂直接撕下来。

  “噗噗”

  然而二人刚刚触碰到邢伍的拳头,身形就被一股毁灭性的力量,直接轰成了血雾。

  邢伍魔神一般的身躯,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将血雾阻开不沾染丝毫,径直向着最后那筑基后期的青年走去。

  “嘶!”

  此时,那为首的青年男子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没想到两个实力筑基中期的族人,在这少年手中,根本不堪一击。

  至此,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恐怕也绝非此人对手,于是想也不想的抽身爆退,向着远处逃去。

  “想跑!”

  邢伍脸上闪过一丝凶光,其身形一动。

  “呼!”

  一阵狂风席卷而过,再看远处,那青年男子身前,突兀的多出了一具魁梧的身影。

  “去死吧!”

  邢伍低头俯视着他,蓦然抬起了右手,以掌为刀,对着他当头劈下。

  为首青年神色大骇,想也不想的祭出了一只圆形的铁盾,对着头顶一扔。

  铁盾眨眼化作三尺方圆,悬浮在头顶滴溜溜转动不停。

  “轰!”

  可下一瞬,邢伍的肉掌劈在铁盾上,一股恐怖的力量,顺着铁盾作用在了青年男子的身躯。

  霎时,犹如隔空打牛一般,青年男子身躯直接爆开,鲜血再次倾洒。

  “不自量力!”

  至此,邢伍拍了拍双手,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远处,即使东方墨早有所料,依然被他只用了数个呼吸,就干净利落的将三人斩杀,再次深深的震撼到了。

  在他看来,自己要杀了那三人的话,绝对不会如此轻松。

  于是心中不禁和邢伍做了个比较,若是他二人交手的话,会是什么结果。

  然而最后东方墨猜测,恐怕自己仗着有镇魔图、不死根这等手段,胜率也不到五成。

  换句话说,就是和邢伍交手,败多胜少。

  最关键的是,邢伍至始至终,都没有施展出任何威力巨大的术法,或是展示出自己的法器,仰仗的一直都是肉身的力量。

  想到此处,他暗自欣喜还好这蠢货跟自己是一条船上的,否则的话他此行便会多出一个强大的敌人。

  “走吧!”

  摇了摇头后,就抛开了杂念,率先向着前方走去。

  若是始终待在一个地方,保不准会被人再次围住。虽然他不惧,可也不想惹麻烦。

  见此,邢伍也不再多言,将那案几收起来后,二人并肩而行。

  让东方墨始料未及的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乃是他进入这阵法当中,最为悠闲的半个月了。

  因为不管沿途碰到了多少人,根本不需要他出手,那些人在邢伍手中都难以坚持数个合。

  东方墨原本以为他已经够高估这小子了,没想到邢伍带给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震撼。

  邢伍的肉体当中,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远不知疲惫一般。

  可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管来者何人,只是一拳之事。

  而二人浑然不知的是,半个月的时间,血雾笼罩的范围,已经缩小到了不足百里。

  其中人族修士的人数,从当初的五万多人,只剩下了如今的两百人,足以让人唏嘘。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切不过是为了生存罢了。没有谁对谁错,也怪不得谁。

  还好数万人的尸体,全部爆开,鲜血浸染大地,滚滚流入血河。否则的话,必然是四面疮痍,满地残尸。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最后的几日当中,已经少有筑基期修士联手的情况了。

  或许是因为众人越杀越烈的原因,如今所有活着的人族修士,各个都像是陷入了癫狂的状态,无不双眼猩红,遇人就杀。所谓六亲不认,也不过如此。

  因为邢伍的原因,东方墨半个月来都没有出手过一次。但即使这样,其心中那种血液沸腾,想要大杀四方的冲动,也越来越浓。

  要不是他时时刻刻都在压制,否则早已沦陷。心中不禁暗自庆幸遇到了邢伍,不然以自己本就嗜杀的心绪,他也不知道如今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在看向一侧身形魁梧的邢伍时,他更是摇了摇头。

  这家伙不仅实力强悍,而且心性犹如磐石一般。尽管邢伍也算凶残,可不管杀了多少人,其心性都没有丝毫变化,仿佛不受影响。

  东方墨叹了口气,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如何,洒家说过,东方兄你都不用出手,我保你无恙。要知道凝丹境以下,还没有人能抵得住洒家的拳头。”

  邢伍转过身来,看向他嘿嘿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东方墨拱了拱手,算是谢过了,于是再次静下心来,使自己平神静气。

  就这般五日的时间很快又过去了。

  如今的东方墨双眼隐隐发红,心中更是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

  若非好几次其腰间黄铜铃铛,传来一阵清神悦耳的声响,让他头脑更加清醒几分,否则他必然沦陷。

  “呼呼”

  就在邢伍将一个筑基期大圆满的公孙家男子一拳轰爆之后,此时东方墨双耳抖动,听见了一阵奇异的声响。

  于是其神识猛然探开,笼罩方圆数千丈。下一瞬他就露出了一丝讶然的目光。

  竟是数里之外,血雾仿佛被一层无形的罡气罩住,在不断的收缩,就要向着他二人所在之地聚来。

  邢伍同样有所感应,二人相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到一抹惊疑。

  只是不到半柱香,血雾就已经聚拢到了二人数十丈之外。

  “这应该是阵法的边沿。”

  东方墨眼睛一眯,开口说道。

  “哼,看洒家一拳将它轰碎,我等皆可逃出去。”

  邢伍眼中怒色一闪,就要向前而去。

  “且慢!”

  东方墨出声,立即挡在了他前方。

  “东方兄这是何意,难道你觉得洒家还破不开这阵法不成。”

  邢伍恼怒的说道。

  之前他曾想方设法,要找到这阵法的边沿,或者阵眼,好将其破开,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没想到东方墨却将他制止。

  “我不是觉得你破不开,而是你肯定破不开。”

  东方墨开口道。

  “洒家不信,你且让我试试便知。”

  邢伍似是打定了主意,就要绕过东方墨。

  “你这蠢货,万万不可!”

  东方墨身形一晃,再次挡在了他身前,看向他继续道:

  “你可曾觉得我会害你?”

  “这是什么话,洒家岂会这般想!”

  闻言,邢伍神色略显不快的开口。

  “那就好,这次听小道一言,因为这阵法处处透露着诡异。”

  东方墨将之前那低沉的话语记得清清楚楚,若是想尝试破开这阵法,即使是凝丹境也会死的很难看。虽然邢伍实力凶残,可东方墨依然不想他以身犯险。

  在其话语落下后,血雾已经聚拢到了二人数丈之外,就要继续向前挤来。

  “走吧!”

  东方墨不再多言,身形一晃就向前走去。

  邢伍皱眉沉思,然而片刻后一咬牙,最终选择跟上了东方墨的脚步。

  这一次,当二人再次前行了万丈左右,前方隐隐传来一阵“哗哗”的声响。

  “这是”

  东方墨神色一动,便加快了步伐。

  不消片刻,二人就来到了一条足有数十丈深的干涸的河道旁。

  不知为何,看到眼前这河道,东方墨隐隐有一种熟悉之感,似乎和当初血冢城中流淌而出的那条血河,有几分相似。

  然而下一刻,当他定眼向着河道深处看去时,不由瞪大了眼睛。

  只见河底有一小股河水在流动,方才那“哗哗”的声音,正是由此传出。

  不过那河水呈现猩红之色,散发出浓浓的血气。

  见此,东方墨心思转动间,突然就想到了之前杀死的那些人族修士,各个鲜血都浸入大地的一幕。

  将这二者联想起来,他心中已经有了某种猜测。

  “咦,你看!”

  就在这时,邢伍诧异的声音响起。

  闻言,东方墨抬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河对岸,突然有十余人显现了身形。

  东方墨诧异的同时,就像所感应,不由向着身旁两侧看去。

  原来在他们这一侧的河岸,同样有着十余人在此。两方加起来共有二十人左右。

  其神识蓦然探开,却只能笼罩方圆百丈的范围,应该是那阵法已经缩小的原因。看来已经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了,这些人,就是仅有的幸存者。

  “没想到那天杀的在河对岸。”

  邢伍突然看向对面,一个左脸有一条刀疤的青年男子,眼中杀机闪烁。这青年就是他之前提起,陷害他成为众矢之的的人。

  可东方墨的注意力,却完全被在他左侧数十丈外,一个英俊少年吸引。

  “很好,尔等只剩下了最后的二十人,你们当中最后五人可以活下来,各自出手吧。”

  就在这时,一个笼罩在黑袍当中的身影突然出现,盘坐在半空当中,同时传来一阵低沉的腹语。

  众人全部抬头,看向了此人。

  可此人面目笼罩在黑色的斗篷当中,使人看不真切。

  东方墨心思飞快转动,想来这黑袍身影,就是将他们囚禁,让数万人参与生死血炼的罪魁祸首了。

  他将对此人的杀机很好的隐藏了下来。要知道能够布置出这种强大阵法的人,根本不是他如今能够招惹的。

  “若是你们还不出手的话,本座不介意再给你们加点东西,到时候你们若是心智丧失,那就谁都救不了了。”

  看到众人有些犹豫,黑袍身影手中突然多出了几颗血球,说道。

  其话语落下后,再看到其手中血球,东方墨瞳孔陡然一缩。想到了自己等人一路而来,心中杀机越来越重的一幕。

  现在看来,果然是此人搞的鬼,而且应该和他手中的血球有关。

  如今听其话语的意思,要是自己等人不出手,恐怕他会再次动用这种手段,到那时候,恐怕众人心中的杀机,就会完全爆发,再也无法抑制。

  在座的所有人能活到现在,都是心思敏捷之辈,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不想完全沦陷,那就必须出手。

  只是一瞬间,众人都明白了其中利害关系,于是四下望去,就要选择对手。

  然而动作最快的,当属东方墨无疑。

  此时的他,身形早已消失,出现时已经在那英俊少年身前,手中一根古朴的木杖陡然对着他眉心指点而去。

  “好胆,今日必然将你挫骨扬灰。”

  英俊少年之前就曾注意,并防备着东方墨,此刻反应极快,看向他眼中杀机浓烈,再也没有任何了顾忌。

  其喉咙鼓动,张口的瞬间,一道肉眼难以看清的银芒突然激射而出。

  “咻!”

  银芒后发先至,转瞬出现在东方墨眼前。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九四文学),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道门生,道门生最新章节,道门生 云来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