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兵王 第2271章 大结局

小说:超级兵王 作者:步千帆 更新时间:2018-10-25 10:40:09 源网站:八一中文
  虽然谢飞这么説,但是,包括谢飞在内,所有的人都十分的清楚,这三个人那绝对不是泛泛之辈,虽然都是克隆出來的,可是,他们却是的的确确拥有着和本人一样的功力,这些人可都是曾经江湖上叱诧风云的人物,每一个都是难得的高手,跟这样的人决战,説实话,叶谦他们的心中还是有些沒谱。

  付十三微微的笑了一下,説道:“就你的话最多,罗冥这么沉默寡言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师弟呢。”付十三的话音落下,忽然间,站在他身后的龙歌身子动了一下,只见漫天的寒光朝着谢飞飞射而去。

  龙歌号称唐门第一高手,就连唐靖南提到他的时候那也是竖起大拇指称赞不已,龙歌自创的朝孔雀,江湖上能接下这招的人并不多,叶谦曾经见鬼狼白天槐使过一次,可是,如今亲眼看到龙歌使出來,还是十分的震撼,龙歌的动作非常的快,双手不断的挥动,就宛如孔雀开屏一样,这也是这招的來历。

  鬼狼白天槐的眉头一蹙,慌忙的冲到谢飞的面前,双手不断的挥舞,同样的使出了朝孔雀,道道寒光在空中碰撞,最后跌落在地上,双方同时住手,鬼狼白天槐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來,目光紧紧的盯在龙歌的身上。

  显然,鬼狼白天槐在暗器上跟龙歌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他的身上刺了好几根银针,而龙歌却是安然无恙,一diǎn事情也沒有,其实,这也很正常,龙歌练了多久,几十年,而鬼狼白天槐才多久,自然沒有办法跟他相比。

  银针封住了鬼狼白天槐的穴道,让他体内的气劲不断的乱窜,很难受,鬼狼白天槐紧紧的皱着眉头,强行的压住,站在他身后的谢飞最先发现他的不对,慌忙的问道:“你沒事吧,有沒有受伤。”

  “沒……沒事。”鬼狼白天槐説完,“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叶谦慌忙的冲了过去,扶住鬼狼白天槐,关切的问道:“天槐,你怎么样。”看到鬼了白天槐伸手插着几根银针,慌忙的伸手想要过去替他拔掉。

  “不要。”鬼狼白天槐慌忙的叫道,“这些银针不能拔,这是我师父的绝技,如果胡乱的拔出來的话,只会让自己的气劲卸掉,就再也沒有了战斗力了,放心吧,我还能撑得住。”唐门有双绝,暗器和毒,可是,龙歌却是唐门里唯一一个不用毒的人,因为,他已经不屑用毒,就是这一招朝孔雀,能挡住的人并不多,他又何必要用毒呢,不过,鬼狼白天槐跟随在龙歌的身边也有一段时间,所以,也很清楚如何的应付朝孔雀,当身子被银针封住穴道的时候,千万不能胡乱的将银针拔出,否则的话,体内的气劲就会从银针处泄掉,到时候就真的是一diǎn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不过,却也不是沒有办法。

  只见鬼狼白天槐从身上拔出一根足有一尺长的银针,看了一眼龙歌,説道:“师父,这是你教我的,你曾经跟我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用这个方法,现在,是时候了,因为,我知道不这样做,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话音落去,鬼狼白天槐忽然间将银针从自己的头dǐng插入,一尺长的银针,尽根的沒入,沒有留一diǎn在外,看的让人触目惊心。

  这是一种激发人身体内潜能的办法,不过,一般的人也根本无法使用,因为,这需要很强大的意志力,以及很强大的自控能力,而且,使用这种办法对自身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就如同八门遁甲一样,龙歌就曾经很严肃的告诉过鬼狼白天槐,不到万不得已,需要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时候,绝对不能使用这个办法,如今,鬼狼白天槐正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视的人,他不得不用这样的办法。

  银针入脑,刹那间,鬼狼白天槐浑身的气势大涨,叶谦分明的可以感觉到他身体的周围包围着一道强大的气劲凝聚而成的网,“啊……”鬼狼白天槐大吼一声,身上的银针被强大的气劲逼出体外,倒飞出去,沒入一旁的柱子上。

  “叶谦,他就交给我了。”鬼狼白天槐看了叶谦一眼,説道,话音落去,整个人顿时的朝着龙歌飞射而去,鬼狼白天槐十分的清楚,如果要论暗器的手法,自己跟龙歌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所以,想要击败龙歌,最好的办法就是近距离的近身战,如果远距离的战斗,龙歌高明的暗器手法将会逼的他沒有任何的还击之力。

  “墨者行会的人应该死在墨者行会的手里。”墨龙冷冷的説道,“叶谦,他就交给我了。”墨龙口中的他,自然指的就是墨峰,不过,墨龙不承认他是自己的爷爷,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所以,墨龙只用了一个他來代替,探手入怀,墨龙掏出一把匕首,正是墨者行会的传家宝,火陨。

  叶谦微微的diǎn了diǎn头,看了他一眼,説道:“小心。”这个时候,説再多的话都是多余的,这一句小心,就足以概括他们兄弟的情义了,这是一场生死之战,胜者,将会站在权利之巅,输者,将会一无所有,叶谦自然要拼尽自己的全力,每一个人都会拼尽自己的全力。

  谢飞的目光闪动,在剩余的人身上扫了一眼,説道:“魔门的门主,我也很想领教一下,看看传説中的魔门,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谢飞估摸着利浩的功夫要胜过那个名,所以,他承担起了对付利浩的担子,将名交给了林枫,能者多劳嘛,谢飞的功夫在这群人之中是除了叶谦最高的一个了,由他來对付利浩自然要比林枫对付利浩要好的多。

  林枫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説道:“虽然我不是很满意,不过,也只有这样了,名,是吧,还记得在m国见面的时候我跟你説的话吗,我説过,有机会我一定要领教你的功夫。”

  名淡淡的笑了一下,説道:“可是,我不是很想很你比试。”

  微微的耸了耸肩,林枫説道:“这种情况之下可就由不得你了,你就将就一下吧,我的功夫虽然不如他们,可是,却也还凑合。”

  无奈的摇了摇头,名説道:“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

  鬼狼白天槐将自己身体的潜能激发出來,整个人宛如地狱的修罗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强大的杀气,不停的朝着龙歌攻击而去,不过,越打,他也是吃惊,虽然眼前的这个龙歌只是一个复制品,可是,他的功夫却是一diǎn都不逊色于真正的龙歌,鬼狼白天槐很清楚自己师父的本事,龙歌可以号称是唐门第一高手,靠的可不仅仅是他独特的暗器手法,他的修为那也是在唐门独一无二的。

  鬼狼白天槐步步紧逼,而龙歌步步后退,仿佛不敌,沒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可是,鬼狼白天槐的心里清楚,事实不是如此,每一次,龙歌都可以很轻易的避开自己的进攻,而自己面对他的进攻时,却显得仓促,这就好像是他的每一个拳头都打在了棉花上,那么的无力,这种感觉让鬼狼白天槐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啊……”大吼一声,鬼狼白天槐用尽自己的全力,奋力的一拳朝龙歌打去,他必须逼龙歌出手,否则,自己因为这样耗损大量的气劲,而对方却是丝毫无伤,最后倒霉的就一定是自己,鬼狼白天槐算准了龙歌的每一步退路,全部都给他封锁住了,让他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不得不硬接自己这一招。

  龙歌避无可避,只得硬接这一招,虽然鬼狼白天槐的功夫跟龙歌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可是,毕竟跟龙歌相处了有一段时间,对于龙歌的招式和功夫,鬼狼白天槐还是比较的清楚地,也正是因为如此,鬼狼白天槐才可以逼迫龙歌硬接自己这一招,“砰”的一声,两拳对接,鬼狼白天槐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真气朝自己涌來,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而龙歌也不好受,“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几步,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

  墨龙很小的时候因为墨者行会的巨变,离开了墨者行会,而他的爷爷墨峰也死在了那次的巨变之中,因此,墨龙几乎沒有得到墨峰传授过什么功夫,所有的,都是他自己琢磨出來的,以及之后掌握了墨者行会之后,从各种墨者行会收藏的典籍里学习的,不过,终究时日尚短,如何能够跟墨峰相比呢。

  纵然墨龙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这个假冒的墨峰除掉,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墨龙完全的被墨峰给压制住,步步后退,沒有一diǎn的还击之力,身上也不知道中了多少拳,如果不是墨龙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只怕早就已经垮下了,他不知道是应该开心好,还是应该沮丧好,开心的是自己的爷爷并不亏是墨者行会的高手,功夫出神入化,沮丧的是,面对这样的高手,自己简直沒有多少的反抗之力。

  “墨者行会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到了你这一代,竟然只有这diǎn本事吗。”墨峰冷笑着説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免得你留在世上丢人。”话音落去,墨峰忽然间冲上前去,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墨龙的身上,墨龙一声惨叫,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摔倒在地,连连的吐出好几口鲜血。

  ……

  看到这般情形,叶谦是大惊失色,有心想要去救墨龙,可是,却根本就脱不开身,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对付十三这么的看中了,他的确是一个高手,一个厉害到让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应付的高手。

  好像他根本就沒有出力似的,自己就有些应付不來了,感觉自己好像使出多大的力气,在他的面前都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自己根本就无法应付,他感觉自己是不是以前都太高估自己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对自己寄予的厚望太高了,他怎么就能放心让自己去对付付十三呢。

  叶谦有些沮丧了,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的倒在了地上,他内心开始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竟然无能为力,为什么自己不能强大起來。

  谢飞的功夫虽然很厉害,可是,面对魔门的上一任门主利浩之时,还是沒有多少的还手之力,胸口重重的挨了利浩一拳,体内的气劲紊乱,差diǎn走火入魔,索性谢飞平常淡薄名利,再这样关键的时刻也不会胡思乱想,总算是将体内紊乱的气劲慢慢的平复下來,可是,饶是如此,受的伤还是不轻,一连的吐了好几口鲜血。

  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谢飞苦涩的笑了一声,説道:“尼玛,悲催了,老子不是他的对手,靠,这丫太变态了。”谁能面对困境依旧坦然自若,除了谢飞,还会有谁,谁也沒办法跟他比啊,谢飞是最淡薄名利的一个,也是最无欲无求的一个,他渴望胜利,但是,并不追求胜利,即使现在败了,他依然可以笑的出來。

  林枫可能是最幸运的一个了,很明显的名并沒有要跟他争斗的意思,即使是知道现在双方必定会不死不休,可是,始终沒出全力,就是他那强大的异能,名也沒有使出來,好像他根本不把林枫当做敌人似的。

  一个个的兄弟倒在了地上,叶谦的心情沮丧到了极diǎn,所有的斗志也仿佛在这一刻被消磨干净了,或许,就这样死了,也是一种解脱吧,自己拼了这么多年,争了这么多年,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自己做了这么多,为的就是等待这一天,等待付十三把自己的一切都拿走吗,他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吗。

  一个人失去斗志是最可怕的,叶谦这么多年走过來,不是每次都顺风顺水的,遇到过无数的危险,而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虽然有着运气的成分在其中,但是,的还是靠着他自己坚强的意志力。

  如今,叶谦失去了斗志,他更加的沒有办法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了,付十三一拳狠狠地打在叶谦的身上,叶谦一阵踉跄,跌倒在地,面如死灰,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或许,死,也是一种解脱。

  付十三淡淡的笑了一下,説道:“叶谦,还是放弃吧,乖乖的跟我走,我可以保证,你的兄弟朋友亲人,不会有事。

  看到叶谦这样,名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沒有説话。

  “叶谦,你混蛋,你是狼牙的首领,你是一直那么的高傲,你从來都不认输的,怎么,你现在要放弃了吗,你是一个懦夫。”鬼狼白天槐大声的斥道。

  “老大,能跟着你,是我们的幸福,你从來都沒有让我们失望过,是你带领着我们狼牙走到了今天,难道到了今天,你要放弃了吗,老大,沒有了你,你觉得我们这些兄弟还有意思吗。”墨龙説道。

  “是啊,叶谦,你要相信自己,你是从不服输的叶谦,狼王叶谦,这个王八蛋的话也能相信吗,就算你死了,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们,那就应该站起來,站起來将这个王八蛋给打爬下。”谢飞説道。

  “叶谦,还有很多的人在等着你呢,你的老婆,你的孩子,如果你死了,她们怎么办,谁照顾他们,她们以后一定会被人欺负的,难道你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出现吗。”林枫説道,“我相信杰克早就有了安排,他一定可以将所有的进攻全部挡下來,华夏那边的所有古武术门派家族都会帮你的,叶谦,你是叶正然的儿子,华夏古武界第一高手的儿子,你怎么能输在这里,如果你输了,输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你还输掉了尊严,输掉了一切。”

  疲惫,叶谦从來沒有感觉到这么的疲惫过,身心疲惫,他不想再争,不想再斗下去了,沒意思,真的沒意思。

  忽然间,一道寒光飞射而來,速度快如流星,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也沒有料到,寒光直射站在一旁的龙歌,等到龙歌反应过來之时,不由的大吃一惊,慌忙的闪身躲让,可是,已然來不及了,一把飞刀宛如带着地狱的催眠符咒似的,刺进了龙歌的身体。

  飞刀,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只见吴焕锋从外面走了进來,跟随在他身后的还有宋然胡可赵雅若水。

  “大哥哥。”看见叶谦浑身鲜血的躺在地上,若水忍不住的叫道。

  宋然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大声的斥道:“叶谦,你混蛋,你就是一个王八蛋,你想死为什么不早一diǎn,你现在死了,你让我们怎么办,我认识的叶谦不是赵雅的,他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都能够坦然的面对。”

  叶谦心里不由一颤,有一丝不名的东西,仿佛被触动,“叶谦,月姐姐让我跟你説,她和孩子在华夏等你,她要我们跟你一起活着回去,你明白吗,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你不能放弃,我已经接到杰克的电话,天网的所有进攻都已经被拦下了,现在只差杀了付十三,你行的,你一定可以。”

  “首领给我打來电话,他説,他相信你,他已经把他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你,因为,你是叶正然的儿子,是叶家的骄傲。”赵雅説道。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装死吗。”宋然愤愤的骂道,“我真是瞎了眼,怎么就沒看出來你是那么沒用,好,你想死是吧,我们陪你。”话音落去,宋然忽然间朝付十三冲了过去,完全自杀式的袭击。

  “不要。”叶谦大声的叫道,可惜,宋然根本就不听他的话,不但是宋然,胡可若水赵雅都朝着付十三冲了过去,她们知道自己不是付十三的对手,可是,她们不会放弃,如果她们的死可以换來叶谦的斗志,她们愿意一死。

  不屑的哼了一声,付十三转头看了名一眼,根本一diǎn动手的意思也沒有,对这几个女人,他是完全沒有一diǎn的兴趣,跟他们交手的兴趣都沒有,他只是觉得,这出戏似乎越來越精彩了。

  虽然名也不想伤害这些女人,可是,她们是冲着付十三而去的,他不能不动手,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名的眼神闪过一道精光,顿时,宋然等女只觉得浑身好像被大火包围,燃烧起來似的,痛苦难当,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传了过來,然而,她们的目光却是紧紧的盯在了叶谦的身上,眼神里透露出无尽的不舍之情。

  叶谦仿佛看见了她们躺在了地上,剩下的只是一具具冰冷的尸首,这就是失去的感觉吗,不要,叶谦不要失去,他要紧紧的抓住这一切,无论是谁,也不能从他的身边带走,“啊……”叶谦大吼一声,打开了八门遁甲的第八门,死门,就算是死,他也要保护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不能让他们受到一diǎndiǎn的伤害,眼前的右眼,闪过一道精光,刹那间,宋然等女一下子清醒过來,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上根本一diǎn火焰都沒有,这一切都是幻觉,然而,却是那么的真实。

  “哦,越來越有意思了啊。”付十三微微的笑了一下,説道。

  “我要杀了你。”叶谦的双眼赤红,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杀意,当名接触到叶谦的目光时,竟然不自觉地退了一步,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形势,完全的扭转了,叶谦朝付十三冲了过去,鬼狼白天槐谢飞林枫墨龙,也都纷纷支撑着爬了起來,身体虽然依然有伤,可是,却还是可以凭着自己的意志继续的支撑下去。

  “你不是想要我的双眼吗,來吧。”叶谦大吼一声,双眼闪过一道精光,付十三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顿,身体开始扭曲,不由的大吃一惊,大吼一声,浑身的气势大涨,硬生生的将自己拉了回來。

  “好,那我就成全你。”付十三冷哼一声,身子一闪,眨眼睛已经到了叶谦的面前,二人的战斗,快如闪电,根本就看不清楚,看不清到底谁是谁,只看到两个人影不断的來回游走,忽分忽聚。

  面对鬼狼白天槐和林枫两个人的进攻,名明显的有些应接不暇,有些疲于应付了,不过,他并沒有任何的紧张,仿佛早就想到过这样的场面似的,平静,如水,鬼狼白天槐一刀刺了过去,快如奔雷,很快速,却也很直接的一刀,鬼狼白天槐也沒有想到名会接不下自己这招,也根本沒有想依靠这招可以伤到名。

  名很轻易的避过开了他的进攻,可是,就在鬼狼白天槐要转招式的时候,忽然间,名避让过去的身体再次的转了过來,对准了鬼狼白天槐的匕首,这分明就是自杀啊,鬼狼白天槐不由的大吃一惊,想要收手,可是已然來不及了,只听“噗嗤”一声,匕首穿透名的身体,刺进了他的心脏。

  鬼狼白天槐愣住了,愕然的看着名,説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名苦涩的笑了一下,説道:“这样不是最好的结局吗,能死在你的手里,我一diǎn都不后悔,天槐,我这一辈子做过不少的错事,唯一作对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和你成为朋友,希望下辈子,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不过,不要再像这辈子一样了。”

  説完,名缓缓的倒了下去,鬼狼白天槐慌忙的抱住他,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一直以來,鬼狼白天槐都相信,在天网中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好人的话,那名绝对就是那唯一的一个。

  “砰”的一声,叶谦和付十三双拳对接,叶谦的身子倒飞出去,凌空一个筋斗,稳稳的落到了地上,只觉得体内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就要想涌出來,叶谦慌忙的忍住,硬生生的将已经到了喉咙的鲜血吞了下去。

  付十三也不好过,身子“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而此时,墨峰和利浩也都躺在了地上,他是孤身应战了,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付十三説道:“看來我还真的是养虎为患了。”

  “怎么,后悔了吗,可惜已经迟了。”叶谦冷声的説道,“用你的鲜血,來祭奠我死去的那些兄弟吧。”话音落去,叶谦再次的冲了上去,叶谦双眼精光大盛,天目魔瞳真正的发挥出了它们强大的力量,天目,紧紧的将付十三锁住,这是控制时间的一种方式,就好像将将付十三的时间停顿住,可是,叶谦却还可以zìyóu的行走,魔瞳,瞬间的开始撕裂空间,将付十三的身体扭曲,试图将他的身体撕裂。

  付十三虽然早就知道天目魔瞳的厉害,可是,却沒有想到竟然威力大到这样,他的心里也忍不住暗暗的想,看來自己是真的错了,错的太离谱了,不该等叶谦成长起來再动手的,他拼命的挣扎着,用尽力气挣扎,可是,根本就无法摆脱,“啊……”一声惨叫,付十三的手臂被拧断,鲜血飞溅。

  叶谦的身影迅速的跟上,手中寒光一闪,血浪匕首划破了付十三的咽喉,宛如一道夏夜的一道流星,闪过一道光彩夺目的光芒,消失不见。

  “老公。”一阵整齐的叫声在叶谦的耳边响起,宋然若水赵雅胡可齐齐的朝着叶谦奔去,而在她们的身后,秦月林柔柔姬雯陈思思王雨,也缓缓的走了进來,微笑着朝叶谦飞奔而去。

  全书完九四文学网启用新网址94shu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好看的言情小说吧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兵王,超级兵王最新章节,超级兵王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